网络热词 > 高斌

高斌

高斌(1682~1755年),字右文,清高宗乾隆皇帝时期著名大臣,慧贤皇贵妃之父,曾任河道总督、大学士、内大臣。乾隆二十年三月卒于治河工地,年73岁。二十二年清高宗因其"任河道总督时颇著劳绩......功在民生,自不可没",下令入祀贤良祠,赐谥文定。

家族本八旗汉军包衣,因女贵,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1735年)乾隆帝诏令高氏母家由内务府包衣抬旗,入满洲镶黄旗。原姓高氏,嘉庆二十二年奉旨,改姓高佳氏。

高斌世居辽阳地,出身内务府包衣世家,初隶内务府。雍正元年,授内务府主事。再迁郎中,管苏州织造。六年,授广东布政使,调浙江、江苏、河南诸省。九年,迁河东副总河。十年,调两淮盐政,兼署江宁织造。十一年,署江南河道总督。十二年,回盐政任。复署河道总督,培范公堤六万四千馀丈。十三年,回盐政任。旋授江南河道总督。

乾隆元年,疏请河工抢修工段需用土方,令河兵挑运十之四,用民工十之六。又请苇荡营采柴均归厂运。又请各州县河工外解各项悉归河库道。河南永城、江南萧县频年被河患,上命高斌会两江总督赵弘恩、河南巡抚富德筹疏通之策。高斌等奏:"黄河南岸砀山毛城铺向有减水石坝一,萧县王家山有天然减水石闸一,睢宁县峰山有减水闸四,建自康熙间,诚分黄导淮以水治水之善策。年久淤浅,水发为患。毛城铺旧有洪沟、巴河二河,为减泄黄水故道。闸下地势,东北偏高,水向南行,漫入祝家口。请俟水涸疏浚二河,并於二河上游开蒋沟河,筑祝家口、潘家口二坝。漳水南流,使尽入蒋沟、洪沟、巴河分流下注,永城、砀山诸县当无水患。王家山天然闸减水会入徐溪口,旧有引河,间有淤浅;峰山减水四闸,历年既久,引河亦有淤浅:均应疏浚。"又奏:"淮扬运河自清口至瓜洲三百馀里,其源为分洪泽湖水入天妃闸,建瓴而下,经淮安、宝应、高邮、扬州以达於江,惟借东西漕堤为障。请於天妃、正越两闸之下,相距百馀丈,各建草坝三。坝下建正石闸二,越河石闸二。又於所建二闸尾各建草坝三。重重关锁,层层收蓄,则水平溜缓,可御洪泽湖异涨,亦可减运河水势。湖水三分入运,七分会黄。山盱尾闾天然南北二坝,非洪泽湖异涨不可轻开,使清水全力御黄;而高、宝诸湖所受之水,循轨入口,不至泛溢下河。则高、宝、兴、盐诸县民田可免洪湖泄水之患。"疏入,均议行。御史夏之芳等疏言:"毛城铺引河一开,则高堰危,淮、扬运道民生可虑。"命高斌会大学士嵇曾筠、副总河刘永澄等详度。安徽布政使晏斯盛、广东学政王安国复请浚海口,又命高斌与宏恩及江苏巡抚邵基会勘。

二年三月,高斌请入觐。赵弘恩内擢户部尚书,亦诣京师。上命王大臣集议,并召之芳等皆与。高斌言:"毛城铺减水坝康熙十七年靳辅所建,减水归洪泽湖,助清刷黄。六十年来,河道民生,均受其益。现浚毛城铺,乃因坝下旧河量加挑浚,使水有所归,并非开坝。况减下之水,纡回曲折六百馀里,经徐、萧、睢、宿、灵、虹诸州县,有杨等五湖为之蓄。入湖时即已澄清,无挟沙入湖之患,亦无湖不能容之虑。"之芳等仍执所见,议未决,御史甄之璜奏:"毛城铺开河,淮、扬百万之众,忧虑惶恐。"钟衡条奏亦及之。上卒用高斌议,斥之璜、衡、之芳等。高斌复请别开新运口,堵塞旧运口,以避黄河倒灌。三年正月,淮、扬运河工竟,有旨嘉奖。

四年,上闻时论议高斌所改新运口离黄稍远,而上游水势遇黄河异涨,仍不见倒灌,命大学士鄂尔泰乘驿往勘。鄂尔泰仍主开新运口,如高斌议。八月,高斌入觐,命便道与直隶总督孙嘉淦、总河顾琮会勘直隶河道。六年,奏言:"黄河自宿迁下至清河,河流湍急,内逼运河,唇齿相依。请培运河南岸缕堤,作为黄河北岸遥堤。"又言:"江都瓜河地势卑下,请量改口门,别浚越河,以减淮水入瓜河分数。"又言镇江南岸埽工宜改砖工。均下部议行。调直隶总督,兼管总河。奏言:"永定河惟在尾闾通畅,请於三角淀旁开引河,下接大清河老河头,上接郑家楼水口。挑去积土,即於北岸圈筑坡埝,以防北轶。南岸亦量为接筑,以遏南溜。下口河唇,随时疏通。至上游应筹分泄,请於南岸双营,北岸胡林店、小惠家庄各增建三合土滚坝一;并减堤高,使卑於坝。南岸郭家堤旧草坝应一律修筑如式。"

七年,淮、扬水灾,上命高斌及侍郎周学健会总督德沛等治赈。事毕,还直隶,复奏言:"永定河上游为桑乾河,自山西大同至直隶西宁,两岸可各开渠灌田。自西宁石闸村入山,经宣化黑龙湾、怀来和合堡、宛平沿河口,两山夹峙,一线中趋。若於山口取巨石错落堆叠,仿竹络坝之意,为玲珑水坝,以杀其汹涌,则下游河患可减。"疏上,均议行。十年三月,加太子太保。五月,授吏部尚书,仍管直隶水利、河道工程。十二月,命协办大学士、军机处行走。

十一年,御史杨开鼎劾南河河道总督白钟山河决匿灾不报,命高斌往江南会总督尹继善按治,白钟山坐夺官。疏言:"淮、黄二渎,每年伏秋水涨,以老坝口水志为准则。乾隆七年最大,水志连底水一丈四尺七寸,当以此较量每年水势。各处闸坝开闭,应以就近石工水涨尺寸为度。"运河水涨,又命高斌往勘。疏陈培六塘河谢家庄、龙沟口诸处堤堰,浚中墩河、项家冲东门河;又疏请豁免海州、沭阳、赣榆诸县逋赋,及板浦、徐渎、中正、莞渎、临洪、兴庄诸场折价带徵银:并从之。高斌尝谓黄水宜合不宜分,清水宜蓄不宜泄,惟规度湖河水势,视其缩盈以定蓄泄,方不至泛溢阻碍为民害。诸所筹画,皆可循守。十二年三月,授文渊阁大学士。四月,命往江南同河道总督周学健督理防汛。五月,直隶水利工竟。

十三年,命偕左都御史刘统勋如山东治赈。又命偕总督顾琮如浙江按巡抚常安婪贿状,高斌等颇不欲穷治。上又遣大学士讷亲往按,责高斌模棱,下吏议,夺官,命留任。闰七月,周学健得罪,命兼管江南河道总督。寻以籍学健家产徇私瞻顾,夺大学士,仍留河道总督。十六年三月,上南巡,命仍以大学士衔管河道总督事。闰五月,暂管两江总督。八月,盱南阳武漫工未合龙,诏往相度修筑,命未下,高斌奏请驰赴协办。上奖其急公任事,得大臣体。十一月,工竟,命同侍郎汪由敦勘天津诸处河工。十七年,年七十,赐诗。

十八年,洪泽湖溢,邵伯运河二闸冲决,高邮、宝应诸县被水,下部严议。学习河务布政使富勒赫奏劾南河亏帑,命署尚书策楞、尚书刘统勋往按。策楞等疏发外河同知陈克济、海防同知王德宣亏帑状;并及洪泽湖水溢,通判周冕未为备,水至不能御,不即奏劾状。上责高斌徇纵,与协办河务张师载并夺官,留工效力赎罪。九月,黄河决铜山张家路,南注灵、虹诸县,归洪泽湖,夺淮而下。上以秋汛已过,何至冲漫河堤,责高斌命往铜山勒限堵塞。策楞寻奏同知李炖、守备张宾侵帑误工状,上命斩炖、宾,絷高斌、张师载使视行刑,仍传旨释之。二十年三月,卒於工次。予内大臣衔,发内库银一千治丧。

二十三年,赐谥文定。御制怀旧诗,列五督臣中。命祀贤良祠。

(一)乾隆二十年(1755)。闻知高斌去世消息,清高宗乾隆帝曾发一通议论,说高斌:

○谕曰。本一居心忠厚之人,易为属员所愚,又身有残疾,不能亲身督率,以致滋弊偾事,国法所在,固不可宽,戴罪河干已经二载,念系宣力旧臣,剔历年久,方欲量给大臣职衔,以为余年光宠,今闻溘逝,不及蒙恩,殊为可悯,著赏给内大臣职衔,俟伊子高恒扶椁到京日,赏内库银一千两,料理丧务。

(二)乾隆二十二年,清高宗南巡,谕曰:"原任大学士、内大臣高斌,任河道总督时颇著劳绩。即如毛城铺所以分泄黄流,高斌设立徐州水志,至七尺方开。后人不用其法,遂致黄弱沙淤,隐贻河患。其於黄河两岸汕刷支河,每岁冬季必率厅汛填筑。近年工员疏忽,因有孙家集夺溜之事。至三滚坝泄洪湖盛涨,高斌坚持堵闭,下游州县屡获丰收。功在民生,自不可没。癸酉张家路及运河河闸之决,则其果於自信,抑且年迈自满之失。在本朝河臣中,即不能如靳辅,较齐苏勒、嵇曾筠有过无不及。可与靳辅、齐苏勒、嵇曾筠同祀,使后之司河务者知所激劝。"

高斌至少有四个女儿,其中的长女(或次女),即是清高宗乾隆帝的慧贤皇贵妃;

高斌在女儿去世的乾隆十年(1745年)这仅仅一年中,开始了火速的升迁历程:完成从"直隶总督"到"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兼"总管内务府大臣"兼"经筵讲官兼协办大学士"兼"军机处行走"的大转变,并被恩赐墓地,陪葬清东陵。高斌及其家族在乾隆朝的崛起,除了高斌本人颇有才干、治河有方外,和其女的后宫地位有极大关系。高氏终身未生育子女,但甚得清高宗宠爱,在乾隆后宫里她生前的地位仅次于孝贤皇后。她是乾隆朝第一位获封贵妃、皇贵妃的女子,也是乾隆朝唯一的一位初封贵妃。

慧贤皇贵妃(?--1745年),高佳氏(高氏),高斌的长女(或次女),本八旗汉军包衣。按惯例,出身于内务府汉军包衣女子必须参加选秀,若入选,只能作"承值侍应之人",即使女。雍正十二年以前,高斌之女以秀女身份入选,被指派给皇四子弘历(后来的清高宗)为使女,雍正十二年三月,超拔为侧福晋。

清世宗雍正皇帝驾崩于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两日后的八月二十五日(1735年),清高宗乾隆帝诏令高氏母家由内务府包衣抬旗,入满洲镶黄旗;雍正十三年九月初三正式即皇帝位,九月二十四日诏封高氏贵妃,乾隆二年正式行册封,十年正月二十三日晋皇贵妃,两日后薨逝,谥曰慧贤皇贵妃,年30多岁。十七年葬入清东凌之裕陵。原姓高氏,嘉庆二十二年奉旨,母家改姓高佳氏。

乾隆御制诗有关高斌部节选如下:

乾隆五年

《赐总河高斌 》

禹功万古仰平成,浚随时赖俊英,淮浦建牙资保障,黄流奏绩久澄清。

息机早是无穿凿,顺性犹然矢朴诚,潘靳嘉猷编简在,千秋惟尔继贤声。

(注:潘靳,指明代潘季驯、清康熙朝靳辅,皆能治河者。)

乾隆六年

《赐总督高斌之任》

淮扬底定早垂,钺新开紫气分,自是经纶方藉展,可知鱼水正需殷,

人言久庆江南雨,物望应归冀北云,保障茧丝须识取,编氓一路颂声闻。

乾隆?年

《览高斌奏报淮水渐消喜而有作 》

忧心日日在扬州,玉食无能解愁,览奏喜闻洪涨退,中宵稍为展眉头。

乾隆十七年

《大学士高斌七十寿辰诗以赐之》

早参黄阁侍金銮,晚觉扶鸠步履难,卧里藉卿为保障,成功告我永安澜,

读书未懈平生志,益寿何须九转丹,黄髻皤皤在朝众,勤劳轸念久河干。

乾隆?年(应为乾隆二十年以后,具体时间待考)

《故大学士兼江南河道总督高斌》

本朝善治河,靳辅齐苏勒。斌实可比靳,弗徒保工急。

至其于齐也,有过无不及。惟是闭三坝,自信过于力。

下河曾受福,异涨害亦迫。用此抵以罪,劝惩国之则。

然终谅其心,与祠复原职。壬午复南巡,清口亲定式。

预拆东西坝,频年已受益。昨秋黄河决,洪湖涨因逼。

无已徐启坝,未至冲溃棘。使斌而有知,应叹初未识。

乾隆三十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户部奏:"移会稽察房奏为查抄原任侍郎高恒家产案内有坐落遵化州属乾隆十年恩赏原任大学士高斌坟地应否准留给三顷抑或全数免其入官伏候谕旨 十二月十六日奉旨,不必入官。"

根据此推断,清高宗乾隆帝在乾隆十年,即其女慧贤皇贵妃薨逝后不久,恩赐高斌清东陵陪葬墓地。(高斌墓志铭记载是乾隆十一年,与上述记载稍有不同:"......乾隆十一年丙寅,恩赐公兆于三陵东南隅之中峪。乾隆二十年九月十五日,恒奉公与三夫人,以壬山丙向兼乙亥三分合葬焉。"

公讳斌字右文号东轩,原隶内府佐领,今上特恩赐隶镶黄旗满洲。

直隶兵备道累赠光禄大夫讳登庸,公大父也。内府郎中兼参领佐领累赠光禄大夫讳衍中,公考也。

母李太夫人诰封一品夫人。公兄弟三人,公居次。伯兄三弟俱官至总兵,所至各树威德,拊循将士兵民安辑,皆先公卒。公生而端凝厚重,至性孝友。长而好学,读书于经史,外博通先儒诸集,一切稗官野史不接于目。

雍正四年,由内府曹郎出督苏州织造。旋授广东布政使未赴任,因太夫人年高。奉命浙江就近迎养。

历江苏河南布政使、河东副总河、巡视两淮盐政兼摄江宁织造、江南河道总督、直隶总督、吏部尚书、议政大臣、军机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协办大学士充经筵讲官、玉牒馆副总裁、拜文渊阁大学士,再出为江南河大总督。乾隆二十年乙亥三月初九日以疾卒。奉旨赠内大臣。

公生于康熙三十二年五月初四日,寿六十有三。乾隆二十二年,特诏祀公于江南河臣合祠。

二十三年,赐谥文定。原配陈夫人、继配祁夫人、马夫人,俱诰封一品夫人。子恒,巡视两淮盐政。

女四。孙男四,孙女六。先是乾隆十一年丙寅,恩赐公兆于三陵东南隅之中峪。乾隆二十年九月十五日,恒奉公与三夫人,以壬山丙向兼乙亥三分合葬焉。

公子恒请予铭其藏。忆予于乾隆三年秋先慈服阕还京,舟过清江浦,公时督理南河,适黄水浸溢,舟不得渡,目睹公于洪涛骇浪中乘小舟于波上下,每日亲自督率员弁相度水势、巡视堤岸。夜就宿河干行帐者已,四十余昼夜矣。公之勤于民事不辞劳瘁。视此,予泊舟处逼近公行帐,公过予舟,予亦就公行帐。公曰:此异涨也,赖皇上洪福,无大害,水势渐平,三日后,风潮信过,君可渡河而北矣。与公相聚河干,凡三日夜不成寐,衣不解带,剪烛深谈。余论文析理议论风旨,闻得公底蕴殊悉。

后予再视学,畿辅公总制直隶其事将一载。公余印公防河之法,公曰:黄流宜合不宜分,固金堤、明疏引,要也。问治清水,公曰:可蓄不可泄,加倍石堰、节宣启闭、无大误耳。至于费心力善相度,则非口舌所能书矣。与潘印川但可补偏救弊、无一劳永逸之语吻合。

自后,每岁晏人观复同直内廷。

辛未,公再任诃帅。上初举南巡盛典,余忝扈从与公同阅召试卷,公平日不喜谈诗赋。及评拾试卷,商定进呈数卷,公复就中举二三卷曰:是有清华之气,他日当有声词苑。不数年,皆如公言,公之鉴别类此。

公子恒念予辱之公深谆,复以请。自不得以衰老无文辞。夫志以考行铭以传世。

公诗文政绩为世称述者,方垂之永久。予惟拾其梗概,为公志且铭曰:

猗欤高公,醇濡气象,德惟自修,道在充养,真积力久,浑然天成,喜怒不色,宠辱不惊,事上惟忠,执事惟敬。扬历中外。治静而正词,不尚缛德。亦有言,程朱津筏,洙泗渊源,筹不中废,守益邃密,老而逾坚,始终如一。据此,众善福乃锡之,哀荣备至,明于祠,既显及身,复昌厥后,国典旌贤,子孙用受,有崇者峪,拜赐自越,老友来铭公阡。

右墓志铭钱陈群撰。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