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光荣

光荣

这是讲述20个关于警察的小故事,每个故事都表现了警察为保护国家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奋不顾身的精神,有即将退休警察还有怀孕在身的女警,有遇到重挫的警察新生的故事还有关于爱情、职责的故事……

报备机构:哈尔滨电视台2006年6月许可证号:甲第075号

序号

剧名

编剧

导演

题材

体裁

集数

拍摄

日期

制作

周期

联合制作机构

备注

一般

喜剧

戏曲

31

光荣

徐晴

蓝海瀚

当代涉案



20

2006.5

3个月

北京金盾信通影视文化责任公司


内容提要:本剧由四个独立的故事组成。《立秋》讲述了东山乡派出所所长简宏志只身调解村民鲁洋殴打袁继成老婆一案,鲁洋觉得简宏志有偏颇就拿刀将其刺伤后逃走。村民抓住了鲁洋并围殴他,血流不止的简宏志不顾自己的安危,迅速赶到制止,说服村民由法律制裁鲁洋。村民们被他的行为感动,表示今后按法办事。

《小昆》王权、鲁友军、安胜利三个警察在一个加油站旁蹲守。鲁友军和安胜利是出名的好搭档,两人都喜欢上内勤小昆。鲁友军蹲守时间去上了厕所,出来时在加油站的小卖部发现了罪犯。欲将罪犯逮捕,遭遇罪犯反抗。鲁友军牺牲,王权重伤。安胜利痛失战友,他向同事讲述了小昆恋爱真相。

《黑山门》一个叫黑山门的边境地带,禁毒大队干警柴彪、梁志红和何不可一起埋伏,等候毒贩的到来。深夜起雾,毒犯不见踪影,何不可为了看时间按亮了手机遭毒犯袭击。较量中,柴彪、梁志红与大毒犯斗智斗勇,最终将毒犯一网打尽。

《陈小手》治安巡警陈斌、小马一起去居民区例行检查,但没想到碰上入室抢劫的罪犯,陈斌被罪犯砍伤一只手。从此以后,他拒绝上级安排的轻松工作,仍然回到了一线派出所,与正常的巡警一样办案,他的精神威慑着罪犯,最终,将砍了他的手的罪犯抓捕归案。

省级管理部门备案意见

同意备案

相关部门意见

已征求省公安厅意见

——这是一名即将退休警察的故事

主要演员:吴旭、赵洪纪、王志强、孔兵

远方饭店水房炸弹现场,排爆警察杨洪达满头大汗的虚脱在炸弹现场。沈局长让他好好休息,先别想炸弹的事儿。可是离炸弹爆炸不到二十分钟了,韦树挺身而出,排除了水房里的炸弹。

突然,饭店里搜爆组的人跑出来,说又找到一枚炸弹。很快,恢复体力的杨洪达又将炸弹排除。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发现两枚传呼机引爆的炸弹,杨洪达和韦树合作将其排爆。

回到家的韦树对自己的老伴说了今天排了2枚炸弹的事情后,老伴对此担心不已。

第二天天刚亮,杨洪达就被拉到了饭店现场。搜爆组的人告诉他说又发现五个炸弹,杨洪达有些撑不住了,只好将韦树叫到了炸弹现场。韦树逐个看着那五个炸弹,发现跟前面的几个炸弹接法都不太一样。

韦树在向家里人做了告别之后。进了炸弹现场,正在这时,外面的人抓到了放置炸弹的犯人,韦树带着犯人,一起到了现场。五颗炸弹被排除了。就在大家以为没事的时候,搜爆组找到最后一颗防拆炸弹。

韦树用计将杨洪达锁在车里,只身一人进入现场。过了一会儿,一声巨响……

——这是一名怀孕在身的女警察与小偷斗智斗勇的故事

主要演员:陈莉、沈航、隋抒洋、付超凡、杨长启、付国栋、吴艳杰

所长冯志敏带着人去配合刑警队在本地区的一次围捕行动,所里只剩下怀孕的杨粤和李征两人。这时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同事关向前押着惯偷余化龙回来了。之后李征和关向前到会议室去审问余化龙。

因为现场人手严重不足,冯志敏将李征和关向前调到了现场,所里只有杨粤和惯偷余化龙,杨粤就开始了对余化龙的审问,但发现余受了伤,追问下余说是李征打了他,杨粤对这件事很是生气,就给李征打电话。

所里的电话突然没了信号。在杨粤去地下配电室修电话线的时候,余化龙用掉在地上的圆珠笔中的弹簧打开了手铐,并将杨粤铐在暖气上,然后得意的告诉杨粤,伤是自己打的。

通过对话,杨粤得知余化龙第一次犯事儿是李征抓的他:那时余化龙还是个高中生,但没偷东西,是去找女同学,然而李征根本不相信——认定余是小偷,最后余化龙自暴自弃成为陵园地区最有名的小偷。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杀了李征全家。

杨粤和赶来探望她的老公陈齐用计将余化龙反锁在枪库里,绝望的余化龙只好投降就擒。

--这是一个遇到重挫的警察新生的故事。

主要演员:杨志刚、张彬、王欢、李净洋张宇彤、梦庆国

两名治安巡警陈斌、小马一起去执行例行检查,但没想到碰上了突发事件,陈斌被罪犯砍掉了一只手。从此以后,陈斌再也无法正常生活,好像作为警察的他已经死掉了。他拒绝了上级安排的一切轻松的工作,最后仍然到了一线派出所。在他心如死灰的时候,他发现了曾经的小偷袁虎想自杀。在帮忙袁虎走出误区的同时,陈斌的状态慢慢恢复了,在他让袁虎走上正路之后,他好像救活了死去的那个"警察陈斌"。最后,陈斌遇到了已经上路的袁虎,袁虎向他伸手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陈斌装上了他一直拒绝的假手。

——这是一名热爱岗位的刑警为工作困惑的故事

主要演员:王烈、朱宏嘉

杨光烈是一名刑警,他的各项指标都非常优异,甚至在全队的射击比赛上获得第一名,可是在他当刑警的十年中一直没有放过一枪,也没有挨过一枪。这让他十分懊恼。这十年里他一直被失眠、便秘、胃疼困扰着。

抓捕队队长扈勇刚在杨光烈心中就是个英雄。每次有危险扈队长都冲在第一线,看到受伤的扈队长杨光烈十分羡慕,他想向扈队长一样英勇,做一名优秀的刑警队员。但是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太焦虑了,每次都把事情搞砸。

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杨光烈与扈队长冲在了最前面,正当他兴奋于这次行动时,意外发生了,杨光烈从楼上跳下抓捕罪犯时不慎手枪走火打伤了扈队长。杨光烈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蒙了。

经过深思熟虑,杨光烈认为自己不是做刑警的料,决定离开刑警队。离开前他向扈队长告别,扈队长告诉他:其实你是个很优秀的警察,这事儿我一点都不怪你,只怪我自己,我是块磁铁,专吸人家子弹的。

——这是一个警察自检工作差错的故

友情在这个行业中有特殊的表达方式,那就是帮助你正确行为,避免伤亡。

主要演员:关淮天、付大龙、战越新、姚阔、郝瑞、于洋、付英

傍晚,林良杰、刘林、徐继洪、白少民、周之平在抓捕完马东玉后回到刑警队办公室。

大家觉得大案总算破了,今天庆幸没有人出事儿,明天是周末,应该喝点儿庆祝一下。这时,邓斌把徐继洪叫道中队长办公室,为他介绍桌前坐着市局的老田,来这里搞一些调研。老田想了解一下今天抓捕的具体情况。

在今天的行动中,是徐继洪上前敲的马东玉家的门,拿出警官证来要求那个男人开门,并问他的姓名,男人自称姓袁,关上了门。老田点评他今天举动是在冒险。

外面办公室,大家笑闹喝酒的时候,徐继洪从屋里出来了,让林良杰进去。老田开始问林良杰胳膊的枪伤:徐继洪和邓斌分头去208隔壁的门调查,让林良杰继续劝说里面的男人出来配合检查,防盗门突然里面的木门开了,里面的男人抡着猎枪开了一枪。老田又问了问枪响的时候林良杰想什么?

林良杰抽着烟出来对刘林说:小刘,该你了。刘林进去了。大家又开始边聊天边喝酒。

刘林坐在老田对面, 老田问起他头部的伤。刘林讲他听到枪响之后,马上就冲过去,马东玉打完一枪之后,居然卡壳了。马东玉在里面扔掉枪,大叫着"一起死"冲了出来,马东玉身上围着一个巨大的炸药包,刘林扑过去就抱住马东玉。老田又开始点评刘林的行动。

刘林出来,看到大家正在游戏着喝酒,刘林说:老白,该你了。白少民进门就对着老田说:我当时在楼下守着,听到枪响马上就冲上去了。上去的时候看到徐继洪、邓斌两人拚着老命捂着马东玉在地上争夺什么,就在这一瞬间,邓斌手里一个黑东西飞了过来,白少民下意识地接住,整个人被撞得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白少民抱着那堆东西才发现那是一个引爆的电雷管和一大捆炸药,自己的手正捏在电雷管开关上。邓斌和徐继洪拖着瘫软的马东玉下楼,白少民让他们赶紧下楼,马上把排爆专家叫来。

徐继洪一直蹲在白少民身边,两个搭档就那么在那里耗着,直到排爆专家过来。老田叹了一口气:你和老徐都是好汉子。白少民从里面出来,说:周之平,你也去瞧瞧吧,老田快走了。

中队长办公室里,周之平正十分苦恼地讲自己的事儿。老田问:他们抓马东玉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周之平说:我在车里,防止马东玉逃跑的时候可以追。老田问:你一直坐在车里。

周之平严肃地点头:对,邓中队长安排我这样的,我绝对不会离开岗位。

老田说:今天的事儿,如果没有那些侥幸,他们都会死掉,只有你不会,你是唯一一个没犯错误的人。老田说完收拾桌上的东西放好,夹着包出去了。

周之平在办公室坐了半晌,慢慢走出来,看到桌子前面的几个人全都已经睡着了,桌上摆着的菜仍然原封没动,谁也没吃他买的东西。周之平坐到桌前,自言自语:我明白了,我做的最丑的事,就是我没犯错误……我自罚三杯。

--这是一个有关生死、荣誉与友情的故事

主要演员:岳丽娜、贺生伟、李江、孙鹏

激烈的战斗中,剩下的两个兄弟都想抢在前面,都想把安全的机会留给战友。可是,在最后一切结束之后,不能说话的战友还想告诉对方,自己不是"娘儿们"!

一个叫黑山门的边境地带,禁毒大队副队长柴彪、禁毒大队侦察中队中队长梁志红和小镇派出所副所长何不可一起埋伏,等候即将到来的毒贩,但一直等到深夜对方都没有到来。因为开始起雾,三人起身往前方移动。在移动的过程中,何不可在梁志红问"几点了"的同时按亮了手机,山坡后马上传来一声枪响,发出亮光的何不可被击中牺牲。

柴彪和梁志红迅速隐蔽,用枪遥控住了对方背着毒品的两个人,但对方还有第三人躲在暗处用狙击步枪射击,梁志红和柴彪只能隐蔽。站在中间地带的两名毒贩在两方势力的威胁之下,不敢走向任何一边。柴彪与梁志红争执着抢到了冲上前的机会,不得已的时候柴彪还骂梁志红"娘儿们"。柴彪上前后,其中一名罪犯狗急跳墙被击毙,另外一名想投降,但在爬回来的过程中被暗中操纵的狙击手严厉威胁终至绝望,拉响手雷自杀,导致与他离得极近的柴彪身受重伤。而躲在后面的梁志红不顾一切想打电话求救时,又被对方狙击手击中亮光的面部。

战场安静之后,对方狙击手终于出来,准备将重伤的柴彪打死,但他背后,面部受伤无法说话的梁志红过来用枪顶住了他。狙击手跪在柴彪面前,猜测着传达梁志红想表达的意思,艰难地向柴彪表达敬意、友情与玩笑。

战场一片安静,只有罪犯在扮演着警察,抒发最纯洁的男性情谊。

——这是一个解救人质的故事

主要演员:纳志东、吕一钉、王茂雷

江劲风来到刑警队,说他叔叔江松今天突然打电话来,让他到公司取100万现金送到红莲小区。江劲风怀疑叔叔出事儿了,让警察陪着他一块儿去。刘英俊、潘凯、杜智勇三人各佩一把六四手枪,跟着江劲风来到江松家。警察的到来,令江松很吃惊。这时卧室门突然打开,三个持枪者突然闯了出来,对准三名警察就要射击,并趁机劫持了江松。正在这时,卧室里传来两声枪响,两个男人的惨叫声,和婴儿的哭声。这时,潘凯发现自己的枪丢了。

原来挟持江松的女人是江松的原配老婆温九,那个哭着的孩子江延年是新的江夫人和江松生的。江松也在辩解,说这是家务事儿,不用警察管。

潘凯在狼狈的找枪,面对赶来的队长撒谎说自己的枪被刘英俊借走,现在要找把枪。拿到枪后,潘凯从邻居家的阳台进江松家卧室,发现江劲风和另外一个凶手大眼两人都倒在血泊中。与碰巧进来的另外一个凶手毛边的搏斗中,裹着尿不湿的江延年从卧室里走出去。温九见状举枪要打死江延年,江松一下子昏了过去,但温九马上就拿枪劫持了江延年,大声嚷嚷着让警察全部撤下去,并给她准备好车,她要离开。温九抱着孩子走出屋。

刘英俊和杜智勇退着往楼下走,潘凯跟在后面。江延年边哭边在温九胸部乱抓乱挠,令温九既愤怒又尴尬,忽然,楼道里一声枪响,刘英俊、杜智勇和楼上的潘凯慌忙冲到中间这层楼梯上,看到温九已经开枪自杀了,潘凯也在江延年解开的尿不湿中找到了他的那把枪。

——这是一个关于生死和友情的故事

主要演员:刘燕斌、姜明、武家辉

邓刚、肖治国、范选伟刚刚执行完一个抓捕任务,押着犯罪嫌疑人回刑警队的路上,突然发现随行的法医周涛被拉在了犯罪现场,邓刚心里有不祥的预感,他马上掏出手机给周涛打电话,对方声音极小,说自己被两个重返现场的罪犯给堵住了,现在只能躲在小阁楼的杂物后面等待机会逃走。他希望邓刚马上来救他。

邓刚让范选伟看着罪犯,自己和肖治国赶回现场。因为车速太快爆胎了。邓刚和肖治国只能跑着赶往现场。就在这时,邓刚的电话响了,传来范选伟极度紧张的声音:罪犯拿手术刀绑架了医生,他说自己腿部已经负重伤,无法搏斗。

进退两难的两人决定先救周涛,打电话让范选伟死扛。邓刚的电话又响了,周涛的危险解除了,两个罪犯拿了点东西开着一辆农用车走了。两人刚要松口气突然想起来范选伟还在和罪犯僵持,马上翻身又往回跑。

在往回跑的时候,邓刚一直跑在前面,肖治国热得受不了,脱了警服和枪套甩到草丛里,把枪插在腰带上光着膀子继续往前追。一辆农用车从肖治国身边开过去,肖治国突然记起什么,他大声朝前面穿着警服的邓刚大叫,邓刚回过头的时候,农用车上一声枪响,邓刚应声倒地滚到路边。

肖治国打爆了农用车的轮胎,经过激战,两名罪犯终于伏法,此时范选伟也打电话来说已经制服了罪犯。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关于职责的故事

主要演员:高健、高雁、侯勇、田仪

杨浩和胡劲松是搭档,胡劲松一直在追求局里的后勤员左榕。这天,分局来了一个小姑娘,是从几十里的山区走着过来报的案,说她哥哥在矿井中被塌方塌死了,可煤矿矿主刘文广却说她哥哥自己跑到山里失踪了,所以一分钱也不给她。

局长派杨浩和胡劲松去处理这件事情,但小姑娘身体十分虚弱,胡劲松建议让左榕跟着一块儿去照顾小姑娘,局长同意了。

到了煤矿之后,矿主刘文广一口咬定没有死人,他把小姑娘的二哥从家里叫来了,他说大哥没有死,只是累了已经回家了。现在,他来顶替大哥继续挖煤。

杨浩三人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胡劲松和杨浩商量要按小姑娘说的矿井去找找线索。最终发现刘文广拿三十万封了二哥的口,把塌方砸死的尸体埋在了废弃的矿井。其间胡劲松中枪,二哥被击毙。

杨浩立刻向局里请示,领导让他们在局势没有恶化前赶回来,但是已经晚了,小姑娘带领着一帮人拦住车不让离开。杨浩好不容易脱离重围,但是车胎被矿工打爆了,车滚下山坡。左榕昏迷刘文广双腿也被卡伤了。

左榕明白警察的职责,她让杨浩赶快带着刘文广离开,无奈的杨浩只能把她藏在一个山洞中。刘文广得救了,但是杨浩却再也找不到左榕栖身的山洞……

——这是有关战友情的故事

主要演员:鲍大志张衣、王新军、唐静

2005年11月19日,我和指导员在巡警大队值班,徐贵来报:女婿刺伤了他,并要杀掉他女儿,现在女婿正和女儿在一起,女儿生死未卜。

指导员让我和治安员刘华一起赶往徐贵家,发现西屋内的床上躺着一名血迹模糊的妇女,生死不明。为解救受害人,我只身从房门西侧的窗户跳入屋内,指导员和刘华也同时从房门进入。躲藏在门窗之间的女婿的突然袭击。混乱中撤至屋外,这时,赶来增援的刑警大队副队长范钢和他手下的人到了。我身上连受刀伤,范钢过来关切地看着我询问有没有问题。好在伤都不是很重,我让范钢不要管我,赶紧控制现场。此时女婿跑回西屋企图用刀自杀,范钢在向指导员简单询问后,即向室内喊话,见女婿没有反应,范钢和手下一人遂持枪进入室内,并将拒捕的女婿击毙。

范钢亲自送我回家,让我休息一周后再说,到局里后,直接到他办公室找他,别在指导员手下干了。

因为有人写匿名信举报范钢,让范钢非常生气。范钢以为是指导员写的匿名信。指导员非常委屈。在一次追捕偷队里的电视机的小偷时,范钢因为保护指导员受了刀伤,指导员也说出了知道是我写的匿名信,并且原谅了我。

--这是一个孤胆英雄的故事

主要演员:柏钐、朱晋科、红鹰、张宇宙

他的枪是仁慈的,永远不会对着任何人,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会赢得最大的尊重与信任。

东山乡派出所所长简宏志只身调解村民鲁洋殴打袁继成老婆一案,鲁洋却要求简宏志先惩处他的仇人张世贵,因为张世贵拿石头砸过他的屋顶。简宏志说袁继成先报的案,应该先处理,但鲁洋却因此认为简宏志和袁继成、张世贵是一伙儿的,紧张之中拿刀将简宏志刺伤。

简宏志在现场对地开枪,没有伤着鲁洋,鲁洋带刀逃走。简宏志拿枪追逃,但伤重不支,准备返回乡里先治病。在简宏志离开村口的时候,袁继成满脸是血地跑来,说鲁洋开始报复他了。

简宏志不得已只能带伤回到袁继成家,发现袁继成老婆被鲁洋刺成重伤。他再赶到张世贵家里,发现张世贵老婆也被鲁洋刺伤,张世贵正和鲁洋对打。鲁洋看到简宏志赶到,马上又逃走了。

这一次,鲁洋犯了众怒,村里人全部参与合围抓住了鲁洋并围殴他,眼看鲁洋就要死在乱拳之下。简宏志不得已鸣枪让群众散开,但袁继成和张世贵坚决要"为民除害",流血不止的简宏志不得已跟他们谈判。谈判不成,简宏志不得不再次鸣枪警告,终于将袁继成和张世贵的行动遏制住。

袁继成背着已接近昏迷的简宏志,农民们用板车推着已经被打昏的鲁洋往医院赶。在村口,遇到了被拉回来的袁继成老婆,据说还没到医院人就已经没气儿了。袁继成又疯了,要杀了鲁洋。简宏志不得不拖着重伤的身体继续与袁继成僵持。

最后,救援的救护车赶到,袁继成没了斗志放下凶器。重伤的简宏志指挥救护车抢救鲁洋和袁继成老婆。鲁洋很快苏醒了,袁继成老婆也被奇迹般地救活,村人们全都松了一口气。袁继成寻找简宏志,却发现简宏志一个人躺在废弃的小卖部里,好像已经死了。

袁继成哭着要拿斧子再次去劈了鲁洋,失血过多的简宏志却在身后醒来说:真冷,清明了吧?

袁继成一边哭一边笑,脱下自己的衣服替简宏志穿上。

——这是一个为了荣誉、责任的故事

主要演员:朱旭、陈立新、胡洋

下午2时许,照相馆老板王启国到黄泥路分局刑警一中队报案称:自己被毛裤头敲诈一万块钱,不给就杀他全家。副中队长曹力带着警员白建功、张斌一起出门到了毛裤头家,可是家里没有找到毛裤头。

曹力三人从大杂院出来,马上就看到王启国倒在地上。因为毛裤头威胁说要杀王启国全家,曹力和白建功、张斌马上上车赶到王启国家里。

赶到王启国家,发现了毛裤头。毛裤头一看警察拿着枪,马上就满脸惶恐,曹力拿出手铐刚铐上毛裤头一只手,毛裤头突然从身边的地上摸出一把菜刀反抗,并夺门而出。在楼梯上,把赶来张斌打翻逃跑。

当曹力和白建功两人下来,毛裤头已经影儿都没有了。

医院,曹力三人收拾完伤口后,和王启国老婆相遇,在聊天中才知道王启国因为店里的胡玉惹祸上身。曹力意识到毛裤头很可能要对付漂亮小姑娘胡玉,赶紧赶往胡玉的租住地。

到了胡玉的出租屋附近,得知胡玉今天没有回来,女伴儿说胡玉会住到照相馆去。 三人照相馆后发现胡玉不在,就继续蹲守在照相馆。

凌晨四点多钟,胡玉和男友回来了。曹力下了车往照相馆门口走,想去通知胡玉不要和男友住在照相馆里。被骑着摩托车的毛裤头撞翻并把枪抢走。

张斌和白建功下车追击毛裤头,经过枪战,毛裤头被击毙,二人也倒在血泊中。

蛐蛐儿马上就到

——这是一个警察友情、亲情的故事

主要演员:达达、王柠、李郁文

庄伟是刚从警校毕业,他的师傅蛐蛐就是他的搭档。这天是蛐蛐结婚的大喜日子,刑警队抓到一帮聚众赌博犯人,在审讯中得知一会将有一个送现金过来的赌场头目要过来。因为大家都在忙,蛐蛐儿本来已经走出去了又回来叫庄伟一块儿去堵一堵那个回来送钱的赌徒。

蛐蛐儿让庄伟带齐装备出去,两人到了现场蛐蛐儿才发现庄伟因为什么都不懂,只带了一副手铐。蛐蛐儿说这太危险,但是此时回去取已经来不及了,送钱的人到了,搏斗中蛐蛐倒在了血泊中,临死前蛐蛐让庄伟代替自己参加婚礼。

热闹之极的集体婚礼现场,巨大的横幅上写着"东山头分局集体婚礼"的字样,主持人让新郎新娘都站到一块儿,一共是四对新人,但习玉屏只有一个人。

婚礼现场的洗手间里,庄伟已经被蛐蛐的战友打得东倒西歪,但是他为了完成师傅的遗愿走进了礼堂。庄伟为了让习玉屏不起疑心,用蛐蛐的手机给习玉屏发消息说自己因为案子来不了了,让庄伟代替他。不知情的习玉屏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高兴的与庄伟举行仪式。

仪式结束了,庄伟偷偷用蛐蛐的手机给习玉屏发了个短消息说自己马上就到,习玉屏兴高采烈的告诉了庄伟。再也忍不住的庄伟跑到了一个没人的操场放声大哭……

--这是一个有关爱情与友情的故事

主要演员:高亮、王彤、施展、张兴哲

安胜利在情场上赢得了胜利,但他的这种胜利让他觉得自己背叛了那个死去的絮絮叨叨的战友,他选择了战死沙场来捍卫警察神圣的友情。

在一个小城市的加油站附近,蹲守着三个警察:王权、鲁友军、安胜利。鲁友军和安胜利两人都喜欢内勤小昆,鲁友军在蹲守期间,不停地和王权说着自己和小昆的种种幸福的细节,但鲁友军到加油站上洗手间的时候,安胜利却说他全是瞎编的。

鲁友军在加油站小卖部遇上了罪犯,两名罪犯在小卖部里杀死了他并抢走了枪。在外面蹲守在王权和鲁友军发现情况不对赶进来,却被罪犯之一在背后用刀袭击,王权受伤,击毙了这个罪犯。但他们再也找不到另一个罪犯。

说过鲁友军"坏话"的安胜利极度自责,一直坐在加油站台阶上不走,好像战友还在自己身边。接连过来两个警察请他回去,他们都说不敢把鲁友军牺牲的消息告诉小昆,怕小昆承受不了,他们两人还都回忆了鲁友军讲述的他追上小昆的关键细节。安胜利每次都摇着头说:这小子,瞎编的。

最后,局长派王权回来请安胜利回去,王权又要讲鲁友军与小昆的事儿,安胜利终于讲出了最真实的一版,大家这才知道鲁友军是怎么追上小昆的。

离开的时候,安胜利要冲洗一下鲁友军流出来的血,但血水堵在了下水道篦子那儿。安胜利刚要去疏通,另一个躲藏的罪犯从里面跳出来,开枪击中了安胜利。王权击毙了罪犯,扶起安胜利,安胜利微笑着:刚才我讲的故事,其实是我自己的事儿,小昆最后和我好上了……现在,你们该发愁,要不要把我的事儿告诉小昆了吧?

安胜利说完就牺牲了。

——这是一个有关警察的职责的故事

主要演员:傅晶、李梦男、张万昆张春仲

高成是一名巡警,岁数已经不小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女朋友,同事都劝他赶快找一个,他总是笑笑说没机会。

高成因为单身,父母又都在家乡就经常值夜班。奇怪的是高成每天都能看见一个刀疤脸的男人开着一辆看不清楚牌照的捷达,他一直很留意以为是开黑车的。

高成有个习惯,每天执勤后都到一家24小时店吃卤煮火烧,他发现那个开捷达的刀疤脸每天也和三个人去那里吃,而且跟老板很熟的样子。因为高成没有穿警服刀疤脸没有认出他来。

高成无意间听到刀疤脸同伙的聊天,好像他们每天等警察交班的时候做什么事情,这引起了高成的警惕。

这天,高成又与搭档夜巡,又发现了那辆捷达,他决心暗地跟踪弄明白刀疤脸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刀疤脸发现了他们的警车假装借火,发现高成后开枪,在激战中刀疤脸及同伙被击毙。从捷达车后搜处大量毒品。

——这是一名已经退休的警察的故事

主要演员:蔡鸿祥、高伟、陈春生、李瑞、马岩

蒋凯是名老警察了,在他居住的小区里接连发生了几起入室盗窃杀人案,这让蒋凯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蒋凯今年退休,但是他找到曾是自己徒弟的郭力说自己的身份证上的生日是阴历的而且是虚岁,要求明年退休好赶上年底的涨工资。郭力说这是原则问题。

入室盗窃杀人案一点头绪都没有。每次室内都留下一个同样的脚印,这个脚印说明这个人大致是1米78左右的个子,体重在一百公斤上下。最后一起案件就发生在蒋凯家对门,蒋凯问老伴有没有发现什么陌生人,老伴告诉他曾看到一个国字脸穿水暖工模样的人。

蒋凯因为退休的事情十分恼火,一气之下提交了退休报告。蒋凯和老伴儿愉快地过了两天准退休生活。第三天,蒋凯顺道给蹲点车里的小警员们送点心,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对面楼里下来。蒋凯大开着面包车的门,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人影看到车里的情况就跑。这时候只有蒋凯看到了这个人是张国字脸。蒋凯让大家去追,可是让人给跑了,还打伤了一个警员。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又发生了入室盗窃案,而且蹲守的失败跟蒋凯有直接关系,蒋凯被批准退休了。

蒋凯陪老伴去买鞋,发现了那个国字脸的犯罪嫌疑人,他让老伴去打电话报警,自己追了出去,他忘记自己已经退休没有配枪……

追悼会后,郭力与人事处吵架,要给蒋凯评功,蒋凯根本就没有退休。蒋凯的生日是一月,而且退休手续还没办。

——这是一名狙击手的故事

主要演员:江涛、于又川、张楠、尹瑞年、尹瑞雪

车上还有两个其他的狙击手和中队长郑重。其他两个狙击手也戴着面具。郑重给他们分号:李涛是1号,其他两个分别是2号和三号。郑重交待了任务--缉毒警和特警大队配合包围了两个毒贩,一个已经被击毙,另一个劫持了两名人质,被围困在一个居民楼里。其中一名人质在枪战中已经受伤,所以力求在最短时间那解决问题。

狙击手有个说法,第十四个目标是个极限,是个坎儿。李涛已经干掉过十三个,用了十三颗子弹。

郑重站在车后用对讲机联络三个射手,李涛通知他,已经做好射击准备了。

毒贩手里有冲锋枪。李涛一说话,就有一梭子打出来,射在汽车上。郑重的声音不禁顿了顿。毒贩叫嚣,没有谈判,只有服从,让郑重立即把人撤离,准备交通工具。突然,毒贩扣动了扳机,人质的脑袋炸开。毒贩拉起了另一名人质,叫嚷如果不服从的话,这个警察也活不成。

郑重答应毒贩,满足条件。

郑重咣地把门推开,出现在李涛面前。郑重告诉李涛,他骂娘,对讲机里一清二楚。既然郑重来了,李涛索性跟他讲明了。李涛要求自由行动。机会稍纵即逝,只有两三秒时间。李涛通知郑重,郑重再下命令,这么一来回,机会早过去了。郑重告诫李涛,注意自己的身份,他是一名狙击手。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射击不是唯一方法。只要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机会,他就不会下命令。李涛急了,如果早开枪,那个兄弟就不会死了。郑重说那也好过被自己打死。郑重让李涛撤下来,2号到这里补位。于是李涛只得承认错误,保证不犯急躁。

毒贩正在推搡人质,突然噗一下,前额炸开一个洞。子弹是从后脑勺打来的。毒贩倒了下去。

李涛开始收拾枪具,捡起了弹壳,揣在兜里。他随手用望远镜看了一下自己的战果,突然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站着的人。他还来不及通知郑重,一切都发生了……

李涛的耳机里传来郑重的声音:1号位。李涛想都没想,抬起枪就打。

片刻沉静之后,毒贩让郑重立即满足条件,说着就跺掉了人质的一个耳朵……

毒贩要求交出开枪的狙击手,否则就打死人质。

郑重走进了毒贩的房间。毒贩看到他就是一顿暴打。当郑重出现在李涛瞄准镜里的时候,已经是鼻青脸肿不像人样了。

郑重对毒贩说,本来一枪也干掉你了,今天手不顺,你兄弟是我打的第十四个。狙击手就怕第十四个。猎人不打第十四头熊。我打了你五枪,一枪都没打中。郑重说得毒贩暴怒,扬起枪砸在郑重的头上。

李涛在瞄准镜里看到毒贩的枪口离开了郑重的脑袋,但是没有听到郑重的命令。

郑重被砸得头破血流,倒了下去。毒贩一下子发现面前没有了掩体,刚把枪指向地上的郑重。两边埋伏的特警已经扑了上去,将毒贩扑翻在地。

李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李涛默默地收起枪,又走了出去。老头还在客厅里,问李涛又撤了?李涛点点头,走了。

——这是有关战友情、有关法律尊严的故事

主要演员:徐铁人、杨立山、张京海、高山、纪永伦、周中和

派出所新来的指导员武大可在下基层的第一天,向王勇峰问起在一次查缉警戒任务中牺牲的庞俊的情况,王勇峰说庞俊是英雄,可对于当时的细节却支支吾吾。

随后武大可和李征来到现场,并模拟了当时庞俊和匪徒争斗的情况后,武大可觉得事里边有蹊跷。

武大可来到看守所提审打死庞俊的犯人——刘喜,犯人说出了新的情况。

利用周末,武大可把当时在场的另外三位民警叫到一块,说罪犯指出庞俊当时不在警车上,而是从路边的树林中穿出来的。那么三个人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实呢?李征对武大可撒了谎,说庞俊是去上厕所,武大可反复研究三个人说的经过,还是觉得有问题。

武大可又来到看守所提审刘喜,了解到新的情况——是庞俊先用枪对着刘喜的,但是他没有开枪才给刘喜空档反击,导致牺牲。

在武大可的逼问下,赵志达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是庞俊他自己出了错!武大可坚持要写出事实真相,令大家气愤异常。

之后,武大可干了一件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去看守所打了刘喜一顿,大家也就慢慢的理解了他。

——这是有关责任的故事

主要演员:赵铁人、王志明、巩立锋、陈继铭

刑警丁志东、蔡晓勇在解救一名被拐卖的儿童时,遭到了村民们的暴力抗法,丁志东怕被追上,就把手枪拆散了扔进了水田。两人脱离危险后又趁天黑摸回了村子准备找回手枪,被守候在那里的村民发现了,五花大绑的带到了村里辈分最高的三太爷家里。三太爷看了两人的证件后给两人松了绑,并安排人帮他们找枪。

丁志东带领村民亲自下到寒冷的水田里寻找枪的零件,但是一无所获,正在这时,村里冷不丁响了一枪,大家都蒙了。丁志东缓过神来,请村长派人协助各家各户清点人数以便找出被害人,同时,他怀疑枪是收养被拐卖儿童的胡刚拿去了。死的是胡刚家的大母猪。

村长在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个叫贺玉红的人。贺玉红是个退伍军人,当兵时是神射手,丁志东觉得事态严重了。他让村长分析贺玉红拿枪的动机,可是村长说因为贺玉红是外姓,而且他做事很古怪是村里的笑柄。

为了让贺玉红交出手枪大家想尽了各种办法,但是都没有成功,丁志东明白贺玉红是跟他们较上劲了。枪里一共有7发子弹,丁志东用他的智慧让贺玉红打光了子弹而且没有伤到村民,自己的肩头却挨了一枪……

——这是关于预审员的故事

主要演员:白雪云、崔艺东薛咏煜

葛能说。当了十年预审员的他最自豪、也最引以为荣的是凡经他审过的嫌疑人没有不开口的,结案率百分之百。领导和同事因此送他一个绰号"铁嘴"!

处长--也是他师傅--扔给他一本卷宗说,你不是能说吗?这案子有四个嫌疑人,够你说一气的。把它拿下!

几个文物盗贼盯上了一件国宝,国宝没盗成,盗贼们却起了内讧,杀死了一个同伙。处长要求他尽快找出主谋理清线索送检察院。这对葛来说是小菜一碟。他把案中四人过了一遍堂,但没说几句话,他让案犯自己表演。他在观察四人中谁最有可能突破,果然发现一个叫马晓伟的家伙最懦弱。

葛能说成了习惯,跟谁说话都要占上风,但有一个人他不敢,就是他儿子葛元元的老师……葛元元与其他三位同学搞伤了体育老师,严重到体育老师需要住院治疗近百天。葛本以为搞清儿子的问题很轻松,却不想,儿子的问题赶上案件一样的复杂了。

马晓伟顺利招供,葛把卷宗扔回给处长说,师傅,交活!处长喜上眉梢。葛说,案子还结不了。杀人的不是马晓伟,外面还有人……处长说交抓捕队,跟你没关系了。葛笑眯眯凑到跟前说"师傅,我想跟他们一起去!"。处长立刻警觉起来,说为什么?你小子练完嘴皮想开溜?……葛说我想体验一下!处长说,你是"铁嘴"不是铁手,做事要扬长避短……葛说,看,连你都这么说!那我更得跟了。否则哪天儿子问我,爸,你当一辈子警察亲手抓过罪犯吗?我说什么?我跟他说,儿子,爸爸这辈子就干了一件事,耍嘴皮?……处长终于同意,说只此一回……

有葛参加,枯燥乏味的蹲守就变成了有趣的事情……队长给葛讲经历过的案子……葛突然说,咱们撤吧,不会有结果的!……

葛向处长提出撤回结案报告,说这案子审得太顺利了,我觉得有问题……处长说已经送了检察院……

审讯室里,葛坐在了处长和督察对面,督察解释说用这间屋只是图个安静,谈话可以不受干扰。葛苦笑,说挺好!可以让我换位思考……葛突然跳起来说,等等!我明白了,先让我审完嫌疑人你们再审我……

面对葛连珠炮般的发问,马晓伟笑了,说很好,你终于明白我的话了。葛问那孩子在哪儿?马晓伟说,别费心了,你永远也找不到!

孩子被凶徒与自己绑在一起悬空吊在楼顶,凶徒为了就进了监狱的姐姐想鱼死网破!……葛与凶徒说起自己儿子……说你姐走到今天除了她那位歹毒的丈夫,难道你就没责任?……世上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你姐姐更像是你的母亲,你愿意让在监狱里服刑的她连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希望都破灭吗?你不是在救她而是在害她……凶徒哭得跪在了葛脚下……抓捕队长紧紧抱住葛说,哥们儿,我请你喝酒……

全班孩子和四个家长坐在诺大的教室里,陈雯茜老师毫不留情地训斥着几位家长,陈小鸥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身穿警服的葛"砰"地推开了门……葛说重要的是教孩子什么?……

葛期待儿子的表扬,葛元元突然说,爸,我就是主谋!……葛愣住了……

葛说,我这辈子就输过一个人,就是我儿子!这小子要是当警察,肯定会是个优秀预审员!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