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帝王

帝王

王(dì wáng):是皇帝各种君王总称"其时当权"。帝(Emperor)和王(King),严格说,不是同一级别的。

周之前,字义相近。秦始皇之后,藩国附属国的君主称王。如齐王、晋王、朝鲜王、越南王、泰王等。天无二日,理论上天下只能有一个皇帝(自称为''),而有多个王。

对华夏所谓天朝正统而言,不承认世上任何其他皇帝。但天朝正统衰落时,中国本土会出现多个皇帝并存的情况。

帝王(dì wáng):皇帝及各种君王的总称。《史记孝武本纪》:"方士多言古帝王有都甘泉者。"

1.创业

帝王有多种方法,愚见最艰苦和最值得尊敬的无非是创业者。

诚如某些看似得虎狼之狠然内里却具大儒之风者所论,这种帝王,便似建园者,废尽心力的为众人辟造了一处美所,其间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而且外人们对这建园的辛苦欲得知的想法亦欠奉,帝王,称帝前,曾励精图治,运筹帷幄,挥斥万军,决胜沙场,其所历种种非有大韬略,大韧性,大志向者不能当之。

王国维在其《人间词话》中曾总结凡经此大历练而得成功者的三个阶段性境界:(一)"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般地,前两个境界是不为人所了解的,众人所见的大多还是第三个境界,似乎成功者,称帝者本就有那份命在,是天数,与人为没太大干系,于是,你看,开头所说的种种情绪便蓬勃地宣泄了开来。忠从,艳羡,觊觎,妒忌,都来了,一股脑地演变为表面的一些示君以警的大义凛然的行为,似乎是不要命也要让"帝"了解一下"民"的作用吧,然又不是,在自己不是"帝"时,你看他们就是以"民"的身份来勇气可佳的说说"民"的作用,倘他们做了"帝",实不知其能如何待"民"。

知创业之苦难,对得来之江山倍加珍视。于是,也难免被功得后的"懦弱"所占领,缺乏了当初征战时悍勇的十之一二。大体内里的原由是这样的,创业何以成功,当初必有众人相助,否则纵有天妒之才,亦难凭一人之力而成如此大事,而既能聚众,必有能令众甘心的内容罢?!对,一般地,是"我若为帝,当……"这个"当"的后面是可以省去很多字的,但大体意思该不会逃出一个范畴,就是称帝后将如何待这些为他付出的人。那么当初的承诺,现在该到了真实的考虑的时候了,再加上刚才所说的那些人对于如何"勤政爱民"又大加"指点说教","冒死力谏",当年英伟无匹的创业霸者终于在治国时为这些琐碎的问题踟躇了.踟躇在治国之方上,踟躇在分辨真伪上,踟躇在究竟是该享享清福还是要为自己找来更大的"麻烦"上.帝王在踟躇了太久时,便就勃然了,我是帝王,我本是当权的,怎么竟被这些"民"们所左右了起来?于是乎,前头的那种种劣行霎时间显得软弱无力的败下阵来了,与此同时,我说"帝王"啊,你,哦不,您,牺牲了的是当年的承诺啊,那些真正是"能载舟覆舟"的"民"们,那些在您当初勤恳建下的园里游玩过的而终究被这园子所吸引而留下来的"民"哟.您真的觉得他们不重要么?不,能靠大智慧创业的帝王是不会这么认为的,那兜回来说也只是帝王一时的勃然而已.既然如此,那"民"们也不必多呐喊着挥舞着为了自己的那种本应得的权利了,帝是总会平静下来的,我想,帝确是总会平静下来的,当帝平静了,作成的伤害恐怕真的还未及能让这些"民"们作大水般的来覆舟罢?!那么,帝和民,大家都坦然了?!

2.守业王者

创业为者有伟大的勋绩在前,后便有过失,足以互为消融一下,起码也是落得个"无功无过".即使是独具慧眼的罢,也总会百年之后,那么就会有世袭的后辈来作这守业者。中国流行一句俗话:守业更比创业难。我不知其是否真的被历史所铭证了,但既然说出来了,总该有一定的道理罢?!创业的艰难与险阻是可以想见的了,而守业的难度在哪里呢?其中之一方面我想还在那个分辨上。创业的先帝、先王是晓得"民"的重要性的,所以于分辨能力上比着后辈们可能算是稍有那么一点先机罢!于是,在先帝的眼中清晰的"民"与"非民"在后辈的守业者眼里便茫然了起来.而这种分辨上能力上的退化所造成的结果就是为了防止被愚弄,为了艰巨的守业大业,只好错杀一千莫纵一民了,你看,这就更加荒唐了,盛世看似确是盛世了,然盛在其表,朽在其里.这民终还不是能轻易的扼住的,你觉"我是当权者,我能决定一切,民算什么,没你们这群民,我自然还能拥有一群更好的民",果真如此么?未必别国的政事没有触及这个社会的和历史的敏感末梢,而别国之民仍安居,此国却竟为守业开始逐民了,逐民为守业?贻笑大方乎?!本末倒置乎?!于此,守业即使勉强是守业了,但是没了创业的那大功绩的烘衬,已开始功不抵过了罢?

3.虚位为帝王者

这里的虚位并非指史上的某些被大宦所挟号令诸侯的傀儡。而是说虽然坐的是帝王位,然谋的并非是帝王事。守业者纵然是功不抵过了,总也算勉强守住的了。留下给这些帝者的就是那么些个的庭台楼宇,那么些个的珠光宝气,那么些个的红粉佳人,这也许都是些个需要穷一生来掘其真趣的实在事物罢?!那么,逐走的民又算是什么呢,是早该忘却的……但是,"民"不见了,空有那庭台,那珠宝,那美人又怎能算"帝王"?所以,大凡如此的,以"虚位"称之我丝毫不觉不妥,而经历久远的朝盘也最终落索在了这些"虚位"的手上,再于是,那么新的创业为帝王者来……民也来了……不过,还是倒过来说罢,民来了,新的帝王来了!!

历来说法不一,如果只从秦始皇开始算起,秦朝3位,汉朝30位,新朝1位(建兴帝王莽),三国11位,晋朝16位,五胡十六国78位,南北朝59位,隋朝3位,唐朝24位,五代十国55位,宋朝18位,金辽西夏35位,元朝18位,明朝16位,清朝12位,还有南明、北元,其它诸如李自成张献忠,以及太平天国洪秀全父子、甚至称洪宪帝仅两个月的袁世凯,加起来一共409位。

但如果把秦始皇以前历时840年的东周西周春秋战国时代的王、公、侯都加进去,那就更多了,这些君王共121位,公217位,侯23位。若再把周朝以前的商朝夏朝60帝也算进去,中国帝王应该有830位。

[七律]错入帝王家老街味道

南唐词帝徽宗画,木匠朱门寒雀床。

天下李家迷作戏,佛边萧氏爱焚香。

哀红满地归河洛,酤酒屠牲断建康。

百姓不言思舜禹,天公无道做君王。

以下加*的,为追谥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