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神的孩子

神的孩子

《神的孩子》是中国女文学家夏雪缘的代表作,作品充满了幻想、浪漫,非常富有创造力,作品深受年轻读者的喜爱。

姓名:夏雪缘

性别:女

地域:中国

职业:用文字跳舞

公司:魅丽优品

性格:温和感性

文字:透明、淡雅

文风:在疼痛中感受甜蜜,在微笑中体味眼泪

创作特色:生活在现实的幻想里;融合着现在叙事气息和传统言情小说的故事;一半文字让惊涛骇浪生出更多爱恨情仇,另一半文字则极尽唯美梦幻情韵。

愿望:为所有人现实青春岁月里营造一座童话的爱情宫殿。

唯美夏雪缘:

喜欢唯美的事物,

至少看起来是。

比如花开得比春天更美的初夏,

以及冬天结束前的最后一场大雪。

如果说,

盛放在枕上的,是梦;

那么,写在手心里握着的,

不仅是呓语,更是真心。

字面背后隐藏的甜蜜和忧伤,

我所说过的,但愿你都能懂得。

"四叶草主题小说系列第三叶真爱之叶"--

《神的孩子记得吗Loveless》

花漾预览:

他说:"我一直相信我们会重新相遇,不管你走得多远,这个信念,强盛到可以令命运之轮发生逆转,如果天要惩罚我的狂傲,那就叛天吧!"

他说:"如果这世界上的眼泪和笑容是一样多的,有人微笑就一定会有人流泪,如果能让你一直微笑,那么所有的悲伤,就让我独自一人来承担吧。"

而她说:"天底下最难的事,好像就是爱上一个人。可是,我可以拒绝爱,却似乎不能拒绝你。"

一起看过的花谢了又开,从指缝里看见的天蓝得像谁的眼睛?有人为了守护幸福而存在,亦有人为了成全真爱而离开。

这些,神的孩子全都记得吗?

《神的孩子记得吗Endless》

花漾预览:

原来从心里拿掉一个人,会这样痛,这样难。

那些太过执拗的爱,变成了最深厚的围墙,堵住去路。

如果某天彼此的存在变成了互相伤害,是该继续贪恋还是离开?

海岸线上的灯亮了又灭,依然戒不掉心中无尽的爱。

当最后的圆舞曲终结,凝视她眼里的悲伤,才明白爱从来都是无路可退。

需要用深夜来保护自己的歌,夏雪缘和她的神的孩子

读完《神的孩子你记得吗》,我突然发现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在喧闹的白昼来欣赏它。以至于那些随着它而来,不能为外人所察觉属于最隐秘的我的表情,被清楚的阳光暴露得无可遁藏。

如果是在深夜,哪怕是被击败崩溃,也可以用黑暗来保护自己。

就跟昙花的绝美只属于纯黑的夜和至极的静,以及那一份独自开放的孤独。有一些细腻得脆弱的情感也是这样的。而神的孩子能够激起的正是人心底,埋藏得最深的那种情感。那种窒息一般憋闷疼痛,却又让人感到万分珍贵美好的情感。

通常情况下,这种情感被我们藏匿得十分坚固,纵然是最亲密的人的恳求也难以真正的打开;哪怕是持续了十年的暗恋,在他将走之时也不会说;就是这样咬紧了牙齿,痛得可以却不忍割舍的感情。

仿佛就是一种壳,一种包在你我身上厚厚的壳。

我不明白夏雪缘用了什么魔法,让这身壳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裂开了。于是冬日的冷风强行钻了进来,刺透脊梁!

夏雪缘的笔调不似我想象中的慢,从森在珠宝展上惊鸿一般的微笑,转到他决绝冷酷的离开,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但就是这不慢的笔调却让人有种时间打结的感觉。因为简约美好的文字构筑的画面,强烈而夺人魂魄。在文字进行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的已经超越了文字本身,而延展到了画面,甚至声音。我可以肯定,在森关上大门的一刻,听到了沉重坚决地撞击声。就像是在观赏昙花盛放的同时听到了竖琴的叹息声,于是所有的感觉都被抓住了,不能挣脱。

抓住了你,然后打开你。

如果说被神的孩子抓住是因为森的微笑,而慢慢打开那层壳的就是文字间异常敏感的触觉。

害怕被爱重伤的紫佑汐,拒绝一切爱的可能,却又或在千辰的爱组成的空气中。就像生活在有毒的空气中,深知再如此下去,就要被爱的毒腐蚀掉一切,但捂上鼻子却会立即死亡。这种尴尬挣扎的生存现状本就是会让人思绪打结的愁,但夏雪缘要说的绝不止这个。她要说的是那个结的紧,在这样的空间中生存的痛的深。有多深,她用文字,用一切可以被你感知的东西,告诉你,这个深并不是一个数字,一个程度,它是一条很浅的河,却能没过所有人的头。

同样的,面对不敢去爱却只剩下爱的力量支撑他的生存的千辰,已经没有了笑容只剩下一根救命稻草的森,还有同样陷入漩涡的星烨和盛雪。夏雪缘没有说他们活着、坚持有多么不易。他们的不易显而易见。她要说的是……这种不易的深,在漩涡中呼吸的艰难,长久地被光明抛弃后手上虚弱的力度。

于是记忆里尘封的一些东西被唤醒了。不是和记忆里曾经走过的少年说过的那些话,也不是和他一起月下漫步的风景。而是那种感受,面对他无法说出心中的话的那种几乎崩溃的虚弱,看着他的背影攥紧生痛却还是伸不出去的手。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有的时候会忘记那些能被语言、画面确切表达的东西。忘记那些世纪存在过的动作、语言,却将那些语言画面背后深藏于心底,连自己都不能言明的微微触动保留了很久很久。记得有一首在儿时听过的英文歌,歌词、歌名甚至连旋律都忘了,却深深地记得听那首歌时,泪水落下来了。于是在若干年后,那首歌再次响起的时候,虽然已经遗忘它曾经是你的最爱,却还是忍不住泪水掉了下来。

于是壳在此刻被夏雪缘打开。因为我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一个可以用生命去呵护佑汐的千辰,不知道是否有一个活在孤独中的森,却连皮肤上的毛孔都知道那种深不见底的软弱。知道那条很浅的河,却能没过所有的人。

这就是神的孩子,这就是夏雪缘。

让我心灵最深处的颤抖毫无掩盖地暴露于白昼。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