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苍

霹雳布袋戏 经典角色之一。

道境玄宗六弦之首,修为极高,其人抚琴背剑,个性冷眼观世,因修行仙道,行事应运天时,知天机而行天命,其心境修为已超脱凡尘俗骨,身负一讨玄宗叛徒与消灭魔道之天命。

名称:六弦之首苍

其他称号:弦首、六弦之首、黑色道子、黑道大哥(秦假仙语)、黑道仔(车车老语)、葱(道友戏称)、酱油(观众称)

性别:

身份:玄宗六弦之首

诗号:倚筝天波观浩渺,苍音掀涛洗星辰。白虹贯日荡魔寇,明当空照古今。

初登场:霹雳奇象第24集

暂隐:霹雳天启第16集

再登场: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第6章

来自:道境

组织门派:玄宗

根据地:怒海沧浪天波浩渺

挚友:赭杉军银朱武

朋友:蔺无双赭杉军墨尘音银朱武一步莲华素还真(靛羽风莲)、一页书叶小钗三先天(剑子仙迹疏楼龙宿佛剑分说)、羽人非獍如月影伏龙先生(曲怀觞)、雅僧佛公子照世明灯摩诃戒者倦收天、原无乡、感谢师祖鸿钧、慕潇韩

同修:翠山行赤云染白雪飘黄商子九方墀(玄宗六弦)

部属:道清子灵湘子碧霞君

兵器:白虹剑明剑

所有物:怒沧琴、玄苍珀、青玉龙毫、丹青绢、银

豪言壮语:众人退至吾身后

出关旁白:掌握玄尘降邪威,身披白虹灭妖氛,世道再现苍之迹,魔界还要惧三分。(奇象33)

伏天王降天一玄元天法现鎏影

伏天王降天一日天金阳

伏天王降天一日天成就苍云破封

伏天王降天一日天成就风火金雷敕令神封

伏天王降天一怒海苍流

伏天王降天一青龙蟠日

伏天王降天一天海白虹现苍音

伏天王降天一古玄怒云极

伏天王降天一玄宗至法无形我相

伏天王降天一封魔玄坤

风火金雷敕化金剑、乾妙玄坤华剑一指、风天法印、无距间法、掩命术、斗星指北位遥极点玄功、奉天道借玄元三昧天火、移天之元、梦境之法

天波浩渺(天波浩渺场景曲)

◎时间:03:13

◎曲/编曲:浩旭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九》

◎代表场景:天波浩渺

◎音乐初登场:霹雳奇象 第24集

◎乐曲介绍:楚天山阔下,阵阵青烟迷蒙,钟琴声低沉萦绕,领人一入无垠天际,尽纳自然宇宙之广,云海深深之后,琴声吟吟而摆,一切世俗纷扰,于此情此景,尽化虚无。

玄宗六弦(玄宗武曲)

◎时间:03:19

◎曲/编曲:浩旭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九》

◎代表人物:玄宗六弦

◎音乐初登场:霹雳奇象 第27集

◎乐曲介绍:笛乐声交错落动,辅以太鼓鸣撼破霄。磅礴中,蕴揉道者先天风范。犹不可及,却仍可待!琴弦几相偕,如道者乾坤浩朗。

六弦之首苍(苍之文戏曲)

◎时间:03:01

◎曲/编曲:黄名伟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十》

◎代表人物:玄宗六弦之首苍

◎音乐初登场:霹雳奇象 第33集

◎乐曲介绍:倚筝天波,俯观浩渺江湖;轻盈古琴弦弦盘旋而上,一任夜阑金风悠悠。其人抚琴而背剑,英姿飒爽不凡。锣击一响,鼓鸣沉稳焕发,一若道者待事应运天命,知天机而行天命;其心境修为已超脱凡尘俗骨,沉眼观世,如梦烟尘。

◎人物介绍:玄宗六弦之首,与蔺无双、一步莲华、买醉人为至友,为人正气凛然、风雅沉着,能观天命、知天机,行事作风以天意运行为主,对于世事惯于保留转寰,但若真正发怒时,不得已则会痛下杀手,如对叛徒金鎏影与紫荆衣的过程。武学至今深不见底,能同时使用「明白虹」之绝代神兵,擅长琴剑双流,术法更为道境玄宗第一人。

怒海苍涛(苍之武戏曲)

◎时间:03:15

◎曲/编曲:浩旭 收录于《霹雳英雄音乐精选十》

◎代表人物:玄宗六弦之首苍武戏

◎音乐初登场:霹雳奇象 第33集

◎乐曲介绍:暗鼓鸣鸣,阴险郁郁,古筝急促拨弹,象征黑与白的世界,阴与阳的双分。黑色的世界透露着邪恶的光影。情势一转,梆笛转折起伏,霎那间,怒海苍涛狂风破浪,圣气引入灭魔障,魔障四窜急奔逃,道者奇谋略志,终能一反黄沙百战。

霹雳会刊135期

今之李耳-苍 文/编辑部

苍所修持之道,正是老子强调的:"持静、处后、守柔、内收、凝敛、含藏"的理念。当中原武林日后遭逢不亚于泪阳血月的横祸浩劫之时,当芸芸众生需要一位元道济天下之溺,音起武林之衰的救世主之际,玄宗六弦之首苍,将再次只手回天!老子、庄子、列子,是道家三大代表人物,而在今天,霹雳的玄幻世界里亦形成了所谓的「道门三御三家」:玄宗弦首苍剑子仙迹,以及云飘渺蔺无双

如果说"御风而行,冷然善也"、认为"万品以终灭为验,想念以着物自丧",对生命表现出最达观,最磊落的列子让我们联想到蔺无双;那么剑子仙迹与苍的形象则分别诠释了"高迈凌越、舒畅自适"(庄子),以及"凝神敦朴、谨严审慎"(老子)两种不同典型的道家意境。

苍浪无潮由于弦首迥异于众多霹雳英雄的人格特质,使得世人普遍认为六弦之首苍有君临天下的优雅、行云流水的裕如,却少了点快意恩仇的爽利、豪气干云的气概。殊不知,苍所修持之道,正是老子所强调的"持静、处后、守柔内收、凝敛、含藏"的理念。但若把老子所著五千余字的开宗经典《道德经》信手翻来,竟可见弦首身影言行。剧中秦假仙总爱以"黑道大哥"来戏称弦首,这是因为苍一身玄黑造型。而在《道德经廿八章》中的我们能找到这样的句子:"知其白,守其辱(黑)"。这便是苍的元祖设定的来历了吧!又有一次群侠聚集欲破风水禁地之前,苍因有事耽搁而最后到来,于是嘴巴一向不饶人的车车老趁机讪笑他是否为姑娘需要时间梳妆打扮时,弦首毫无尴尬地直接承认,让在场众人皆感错愕莞尔,也让苍的另一面展现在看剧人的面前,不得不说是一个亮点。然而究其深意,除了苍本身所具有的幽默,更有蕴含"知其雄,守其雌"、"大巧若拙、大辩若讷"的丰富人生趣味。正是这份从容坦诚,让车车老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先哲在自己的论述中言道:"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大盈若缺,其用不弊"。

在苍与玄宗叛徒金鎏影(昭穆尊)最后一战中,双方实力的悬殊,让人讶异于苍先前实力的保留。苍的武学之井,看似空虚,实力却是深不见底;而曾经神器加身的六极天桥之主、盛极一时的武林公法庭之首,则是印验了那句真理:"持而盈之,不知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剧中两人曾有多次对阵,因此在剧情张力上,看剧人或有"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叹,但是若能体会"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的个中三昧,必然会对霹雳编剧群的巧手妙心倍感赞佩。

苍天之行在武器的选择上,虽然拥有不世神兵白虹与蔺无双所"托孤"之明,然而弦首最常使用的兵器仍首推怒沧琴。除了钟爱琴本身所具有的"和以意气,感人善心"的深刻含义,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苍明白"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的道家道理。所以苍的两把宝剑,非到最后关头,从不轻易出鞘。

在战事的部署上,苍也深悟并顺应老子用兵之法:"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因此,在天荒不老城诡龄长生殿多次交战之中,纵使苍武冠三军,却不曾扮演攻城略地,过关斩将的开路先锋角色,反而化主动为被动,以精心安排的太极八卦阵,担负起防守不老城的人物,这也是仅此一步,退无死守的最后一道防线。可见,看似无所作为的弦首,其实正可是"可以托三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的最佳人选。

纵观苍在《霹雳奇象》与《霹雳谜城》中的事迹表现,恰如一则道家醒世的最佳寓言。蔺无双的出场,带出与其并驾齐驱的玄宗之首。然而,已臻"飞龙在天"九五之势的无双,终究避不开"亢龙有悔"的无奈;而通演易,晓爻辞的苍,则选择维持在"或跃在渊"之姿,终能持盈保泰。这不也印证了"凡事不能太尽,太尽,缘分势必早尽"的说法吗?"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在玄宗两位叛徒金鎏影与紫荆衣(尹秋君)身上也正得到了验证。更有趣的是,对于两人苦心夺取五大神器的行为,《道德经廿九章》中竟也能找到警示的真理:"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而苍面对神器加身,强行逆天的昔日同修,其所作为不过是顺天应人,代天行道罢了。清理完玄宗门户的苍,终慰道门众英灵的弦首,虽然受到长生殿主所伪装的九章伏藏之暗算,以及多位高手的围击,但仍然能从容不迫地毁掉不老神泉,翩然离去。

现在所有喜爱苍的朋友,最关心的当然是在完成阶段性任务后,弦首是否会服膺"天道"-"功遂身退"?即便如此,我们仍旧坚信:当中原武林日后遭逢不亚于泪阳血月的横祸浩劫之时,当芸芸苍生需要一位元道济天下之溺,音起武林之衰的救世主之际,玄宗六弦之首苍,将再次只手回天!

霹雳会刊137期

一曲天波怒潮生,六弦沉寂为君吟--论六弦之首苍

苍"天波浩渺"是个特殊所在。它依靠怒山,濒临沧浪,独亭映月,天际偶有闪电阴霾之云,基于结界与外隔绝。神秘的紫衣道者临风抚琴,袍袖翻飞,暗夜掩去他眼底的深邃,超群之气浑然天成。听罢道者与佛者的恳谈,脑海中顿时闪现"清冷"二字。清,思绪之清,冷,抉择之冷。"你的天命,我的罪孽。"是圣尊者一步莲华对己身与六弦之首--苍的定位。

第一弦:绝世风采。第一眼看到苍,那冷沉的气质,雍容的矜贵,既有儒门的风华又有佛门的沉寂还有道门的出尘,于是脱口赞叹:好一个六弦之首!对比一身白衣相交满天下的剑子仙迹,紫衣的苍飘逸潇洒,待人张持有度,礼到辄止,风度万千但又非和蔼可亲,甚至说有一丝淡漠,淡紫的睫毛半睁半阖,总能动烛先机,在众人高谈阔论之时游弋每个角落。比如一页书与昭穆尊打斗正酣,尹秋君刚要在背后出手,当即被苍的含沙射影止住,而那时的苍,看得是战场,眼波流动所对之人则是身侧的尹秋君--提到苍的眼,那是极有特色的,眼角微挑,视线高于水平面,猛一看,会给人轻蔑孤傲的错觉。其实非也,苍所看不是眼前人、不是眼前事,而是包罗万象的世态。人以眼为神,苍的外在也好内在也好,迷蒙的双眼都是他的魅力之一,纵不开口,一双眼涵盖炎凉。

第二弦:过人胸襟。古书《庄子天道》有"呼牛唤马"一词,讲的是道家"毁誉随人"的理念。古人士成绮一时误会,自责老子不配当圣人,老子当时也不反驳,次日,士成绮发现言过其实就去给老子道歉。老子解释:"你叫我牛我就是牛,叫我马就是马,假如你说的对我不愿意承认,那就是错上加错;假如你说的不对,那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是牛马,何需争辩?再来看苍,也就能明白他的过人之处。赶往风水禁地前,遭遇了同门之死,苍的悲愤不难想象,车车老看他姗姗来迟就讽刺弦首是个姑娘,借此责难他耽搁时间。苍的回答出人意料,不愠不怒,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是"字,坦荡磊落,倒让车车老自惭形秽。另外,苍用玄宗之宝玄苍珀救过紫宫太一,但在第二次破风水禁地时求助紫宫世家,遭到紫宫彤麟的怒斥,他对恩德一事只字未提,知恩不望报,胸襟岂不似天波浩渺般无垠?

第三弦:心思缜密。苍冷眼观世,行事谨慎。从他出场以来,每一句话,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有考究。苍为了救同修赤云染奔走于不老城与长生殿时,都遇到对方提出条件。可他前后的许诺在用词上截然不同:面对长生殿,苍的唯一前提是不违道义,而到不老城已是一句:但凭城主开口。这里有牵涉到两方的立场,不老城对外尚明理,而长生殿隐于暗处口碑不佳,不管他们是不是背后都藏匿了阴谋,苍在焦灼之际不忘字斟句酌,实在难能可贵。然后,陌生的九章伏藏拿了圣尊者的阴阳镜仪来到天波浩渺,苍一方面礼遇周到一方面不忘收回镜仪,任谁能说唐突?一步莲华意意识到中了风水禁地之计,精神上陷入对善法天子之死的愧疚与痛惜中,苍一边安排后续,一边提醒秦假仙等人冷静,还要感谢羽人非獍和太一相助。照身份说苍来自道境,这些人大多是苦境出身,该由圣尊者周旋,苍心细,考虑圣尊者需修养,更需静心,纷扰和压力如九章伏藏那会儿所说,交给不负所托之人就好--于是苍接手。二入破风水禁地,苍与九章伏藏先到,他敏锐地捕捉到一点就是九章伏藏和天子入阵后出来的位置不同,而太一是破阵时发现出口不同。尽管怀疑九章,苍也不排除阵局本身是陷阱这一点十分客观。破阵后他最先化光,提醒大家离开,细心的观众都看到了有趣的一幕,一根紫带协助迟钝的荫尸人离开了禁地,那个出手之人仍是苍。对每一个人,不管身份高低,样貌美丑,在苍眼里是平等的,该给予的关怀他不会倏忽。其实,苍对九章乍现时预测到的劫数从未搁浅。九章一度下狠手,差点当众在不老城杀了莎罗曼,同时对城主之女识玲珑过度热心,苍选择静观其变,对没确凿证据的事,决不打草惊蛇。之后的行动,不管与风莲商议,还是跟一页书化身的问天敌见面,钧不着痕迹瞒过了九章。谜城后期苍失踪了一段日子,仔细回想一遍,他是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局面在他的视线内,人不出,暗布早已妥当:从翠山行的话可以印证,苍失踪时联系了不少同道,毕竟那双眼不是局限于眼前的。正是这样,他的蛰伏也为不老城失陷后的众人留了余地。至于九章利用玲珑入阵,偷袭苍那掌,苍顺势揭穿了九章的身份,也彻底毁了不老泉--斩断双城祸世一个罪魁祸首。

第四弦:肩担大局。复仇是责任,不是唯一目标。当初救了白雪飘,三弦等待苍的一声令下,为阵亡的玄宗同修报仇,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重振玄宗。昔日景象是苍内心深处的痛,也是他誓言"一手回天"的范畴。这条路走得艰辛也在所不辞。一个做大事的人往往要冷静心狠,完全抛开自我。苍遇到同门被害的覆辙这种打击,还能冷静下来与其它人根据圣尊者的话破风水禁地。那绝不是一般的修为。苍喜怒不行于色,但在严重的打击下也万难无动于衷,看他排山倒海的那一刻已是克制到极限。冷静过后才能调整情绪,而人最先的是直观反应,然后是理智上的调整,中间需要的是--强大的自制力。当年封印道境,后来针对魔界断层,包括他登堂入室到沙罗曼的帐子里询问奇象之事,强行带走女占星师,所思所为,都不是一个拘泥于世俗之见的人,恰恰相反,乃是当断则断,斩钉截铁。

第五弦:情义深重。苍出场之后,不是为救白雪飘,不会提前出关--他念是玄宗的血海深仇。这件事激化了当年脱逃叛徒--金鎏影与紫荆衣。紫荆衣下毒,金鎏影趁苍不在天波浩渺的时候,残忍地杀害了同修,还把他们挂在那里留字示威。荫尸人说:"弦首看起来很忙。"是的,苍还不知同修已死,他还在为长生殿的要求去向不老城要泉水,当秦假仙等人看到服下长生殿枯老散的苍时吓了一跳--那位飘逸卓然的黑色道子,何时成了行将就木的老叟?苍的原话是最好代言:吾非去不可。同修对于苍太珍贵,微垂的眼,轻低的头--预示下定的决心,哪怕付出再多代价也不放弃。

回到长生殿,苍逼出了指尖凝结的不老泉,毫不犹豫吃下药,甚至自诩为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这些无非是他不想纠缠,一心要赶回天波浩渺。然而拉下白布时,七窍流血惨死的同修令他发狂,手捂胸口,脚步踉跄,又是何等的撕心裂肺!假如随着苍把泉水倒给长生殿,相当于年华随指尖的泉水流逝,那么谁都能相信,就算要流尽体内之血苍亦然会做。为同修发狂的他,不会减少半分风采,不会因为他不是为武林做了经天纬地之事而被看轻,如斯情义重于泰山。别人手刃敌人会大快人心,可苍杀叛徒不会有一丝轻松。报仇是责任,而苍最恨出卖、残害同修的行为,由他动手杀金鎏影是何等滋味?今日的局面始终是一个悲剧,死去的都是玄宗之人。最后一战,苍眼神灰寂--他做出最后的申明:复出之后还曾留机会给叛徒,留情是希望他悔改弥补,不想却造成更多无辜的牺牲。那一刻再扣弦的苍,指尖凝聚了满腔愤慨--而对于死不悔改的人,他终于不再多看一眼。还给往生之人一个公道,无法消除他们而对玄宗的恨,是苍永远的伤。圣人云:"朝闻道,夕可死矣。"今生有同修如苍,下一刻殒命,无怨无悔。

苍有两个好友。一个是一步莲华,一个是蔺无双。对圣尊者,苍始终坚持一点是"不涉对方",除非对方开口,否则自己的"两肋插刀"并非尊重,而在处理奇象问题上,我们还是可以体会到他在暗中为圣尊者分压。圣尊者被袭灭天来吞噬,苍识天机不会不知,他提,不是不关心,只因圣尊者说:"那是他的罪孽,则为之付出代价的也该是他。"蔺无双的问题上就更不难理解,三境论道,蔺无双和苍并列鳌首,一人得明一人得白虹,以武相交以情相惜是对他们最恰当的形容。也许有人质疑:苍既然测出蔺无双有三劫,为何不帮他化解?命格对于知天命之人依旧存在变量,何况取决于蔺无双的一念之间?非到迫不得已,违背天命只会带来更多不可预期的后果。苍有那么多责任,他先是玄宗的弟子六弦之首,然后才是蔺无双的好友。道境的封印让玄宗伽叶殿众人元气大伤,苍本身也要恢复功体,还需协助同修,等待雪恨之机。很多事不是人力可以改变--苍那句"独力回天",是怀着怎样破釜沉舟的心情?在矛盾中取舍,最为难的莫过于情义深重的他。再看一个例--善法天子在风水禁地以死掩护众人,苍撤退前做了一个仓卒的屈膝--不过,决然坚定,转身刹那"唉"一声叹息,天地为之动容。剧中没交待苍与天子的交情,单独相处也不过是苍去不老城求泉水,善法天子在外与之一番警示。而当时的苍一心在解药上,对天子的好意以及道别,只是身形微转一个再轻不过的颔首。可那一屈一叹诚意万

千。所谓"物似主人形",有苍倚筝,天波呈现一片浩渺之阔。曾想过苍的一生,也许不会有蔺无双对练峨眉那般的痴。不是他不懂爱不能爱,而是他的爱太博大。他的气度和遭遇决定了他的胸襟:爱之于苍早已超出儿女之情,他的情义之深正因爱恋之无穷。是大海自然纳百川,江河之于大海,则为之脉。一般人渴望的美好感情,对于苍而言,应该就是那种大海与江河的关系了。

第六弦:定义无限。情义之深重,可比浩渺天波,高风之亮节,犹如当空之明月。若说对苍的概括是以上几句还不很完整。玄宗的"六弦四奇"以颜色为名,那么,总要有一个可以涵盖万千的出现,于是乎有了六弦之首的名字:苍。从色泽上说,苍,即各种颜色掺入黑色后的颜色。从意义上说,苍,象征天空;从发音上还与"沧"相同。说到这里必须提到六弦之首的诗号,这四句中有弦有海有星有剑有古有今,而诗中的事物都可以从他的名字上得到印证。琴为怒沧,剑藏怒沧,海为沧浪,星在苍穹,古往今来何尝不是一天空。苍,一个简单而包涵万物的道号,意味他的有无限可能,世人谓之黑色道子。苍的出场,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奇妙。修道之人,讲究道法自然,遵循事物之规。却不得不承认存在个性论知,庄子的《秋水》,还有一些别的代表作都有对治世经典的歪曲,反应了道家部分理念的局限性。苍之所以迷人,就是他拥有无限可能,并非被局限,循天命也有逆天时之举。看山是山乎?看水是水乎?山者本是山,水者本是水,山山水水全由个人。

苍之道号由来:

在《霹雳迷城》第八集中,九章伏藏曾问及苍的名字。

苍回答:

「'苍'之一字,有无限的可能性与定义,所以吾道号正为一字,苍。 」九章伏藏了然道:"苍天,苍云,苍海,苍浪,苍风,苍音,弦首确实人如其名,有无限的可能性与定义。"

黑是唯一可以包容所有颜色的终极之色,正如"苍"之一字有无限的可能性,黑之一色同样如此,苍海纳百川,苍黑纳百色,一样的说明了苍这个人的性格,同时也是道家所崇尚的境界:包容,化解,顺其自然,而又自强不息。苍,只有一个字。苍茫,苍冷……广漠无垠的时空,有无限的可能。苍天不仁,以天地为刍狗。淡然注视那无限的可能衍生和消亡,是博大坚毅的感情。因而被很多人深深信爱着,以为心灵的寄托和依靠。

编剧罗陵笔下的苍:--摘自罗编博客

六弦之首-苍,人物设定与想法先等我一等^ ^

先聊聊解析一下这个苍,其实他很谜XD~苍是由我原创设计的角色,奇象时开始交代他与蔺无双的谈话,与一步莲华的对话,并解救白雪飘出魔界阵法等戏,但是到谜城我就少有写到他了,进入中原与中原侠士入双城的戏不是我负责,当时我以万圣岩为主,主写双佛与善法天子,那么唯有写到的是上六极天桥试探,与赤云染中毒一计,赤云染与白雪飘之死,那不能避免的是,后来剧情走到金鎏影背叛与杀同袍的秘密曝光,苍不得已清理门户的那一场为止。直到神州Ⅱ,为多增加入赭杉军的戏份,还有交代苍的行踪,所以我增添了赭杉军寻找苍的下落,而苍原来是发现天机,被锁入万年牢一事。

那句苍将一手回天不是我写的XD~我是后来写的人告诉我有这句,我还傻傻的想说,啊?我有写过这句吗?某三才告诉我是他写的XD~所以神3我帮他改了另一句,至少落实一下某三写的他想要努力回天(大误),当然,不是靠他一个~是靠中原群侠同心协力的力量^ ^~

来源出处:霹雳奇象25~霹雳皇龙纪2

【天命与罪孽,谁者为重,其实两者是一体轮回,有罪孽才有天命,有天命才需赎罪。】--奇象28,一步莲华离开后,与赤云染所问"弦首再为一步莲华担忧吗"而答)

【该为之事,就不该让它成为置碍。】--奇象28,欲救白雪飘

【无妨,观天时,明天机,此乃天意所指,也是吾之心意,出关之机虽未到,但白雪飘命不该绝,魔界无理吞噬。】--奇象33,苍欲独自前往魔界救白雪飘

【天时、天机、天利,这是注定不能变化的危机。想要扭转危机,代价就是陪上道境与苦境的诸多人马,重重的教训,咱们已经失去太多了。】--奇象35,苍对道境之战将要重现苦境表示担忧

【吾将一手回天!】--奇象35结尾,苍面对苍天之变,末日奇象所言

【天命若尽,无谓强求。天命未尽,浊世仍须染尘。】

【天命自在人为。】--奇象36,与一页书,一步莲华讨论'天命'

【道貌岸然,伪善伤人,非君子作风,也莫怪乎一页书愤怒欲杀昭穆尊,如此邪恶奸宄之徒,大梵圣掌必惩恶徒!】--奇象37,昭穆尊,尹秋君欲计杀一页书,尹秋君正准备偷袭时,苍适时出现,迫得尹秋君暂且收回背后欲出之手

【哦~那战端开启了!】

【无妨,背叛玄宗之仇,陷害同修之罪,你,今日同样必死!】--谜城1,对昭穆尊宣战

【事不可紧逼,逼甚则变。】--谜城2,回答尹秋君问话

【周全道友性命,也不能罔顾天地道纲。】--谜城4,就自己所开"有限制"的条件回应长生殿主

【殿主目的只在不老神泉,条件已成,殿主有需要对一名听令交换的小人物动手脚吗?】--谜城6,毫不犹豫服下枯老散解药之后回应长生殿主问话

【金鎏影,让吾怒焰焚心,你将尝到怒焰焚身的痛苦!】--谜城7,眼见同修惨状之后至怒难平

【是】--谜城7,与众人相约破风水禁地来迟,回应机车车老"是姑娘家出门要打扮吗"的问话

【苍之一字,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与定义】--谜城8,向九章伏藏解释自己的名字

【吾不请自来,久候主人不至,便登堂入室,焚香操琴以自娱,请主人见谅。】--谜城12,众人第二次破风水禁地,发现是阴谋。苍去找莎罗曼兴师问罪,沙罗曼外出未回,苍便在华幔内抚琴等待,沙罗曼回来后发觉有人,踟蹰不入时苍主动解释。

【观想未来虽非吾之专长,不过,观测天机却是吾之专长。】--谜城12,含蓄地警告莎罗曼

【金鎏影,你之罪,长江难洗!】--谜城14,与昭穆尊狭路相逢,苍怒指其罪行

【苍有自信,能让天地重回法则!】--谜城18,回应长生殿主的威胁

【叛徒,可知吾昔日留情何来?】

【叛徒,可知吾今日愤怒何来?】【此日此时此地,吾会如愿让你见到六弦之首苍,如何立于玄宗鳌首,以让你含笑九泉向亡魂赎罪!】--谜城31,于幻境中的玄宗总坛前与金鎏影最后决战,也终于亲手诛杀叛徒

【玄宗众位英魂,苍只能做到此了】--谜城31,杀掉金鎏影之后,苍对着总坛的自白

【聚力未足的一掌,将是你的遗憾!】--谜城33,因阵法破,被九章伏藏背后偷袭一掌

玄尘降魔,逆行讨贼,苍一人独行而无怨!】--谜城33,战斗中九章问苍为何强行介入皆为"逆天存在"的双城之战

【终究是自己的地方令人安心。】--谜城33,玄宗道子来援,毁神泉后众人一同回到天波浩渺

【好友半身融合,苍岂有不来祝贺之理?】--谜城38,在云渡山对上好友恶体袭灭天来,回应其挑衅

【众人退至吾身后!】--皇龙纪01,天荒山道之战关键时刻,苍欲施展困阵

【难!】--皇龙纪01,苍面对欲前往玄机门援助祸龙的黑夷大军,明白虹出鞘,一阻敌军

【未必然!】--皇龙纪01,玄亟十绝阵被破,苍一人被围千军万马之中,手持双剑回应毗非笑"苍,你命数该绝"之言

【执念深重,终是恶鬼。唉!】--皇龙纪02,苍一探长生殿血腥池,杀鬼针叟,心有所感

【魔界横世,妖魔驰天,如果天意真要灭中原,苍誓必逆天而行!】--霹雳神州III天罪01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