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琴师

琴师

《琴师》是一首网络歌曲,由古风歌手音频怪物谱曲,是音频怪物的一首代表作,收录于专辑《老妖的奇异之旅》中。

作词:EDIQ

作曲:音频怪物

编曲:刘泰戈

混缩:Allen

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咽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年月能悄悄的过去

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想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LRC歌词

[00:04.48]琴师

[00:09.52]作词:EDIQ

[00:14.63]作曲:音频怪物

[00:19.51]编曲:刘泰戈

[00:24.69]演唱:音频怪物

[00:29.47]

[00:34.48]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00:39.51]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00:45.27]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00:50.65]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00:55.36]

[00:56.09]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01:01.67]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

[01:06.82]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01:12.85]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01:18.02]

[01:18.48]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01:23.90]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01:28.95]悲欢徒然岁月无常散聚

[01:35.24]这年月能悄悄的过去

[01:41.15]

[01:55.48]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02:00.40]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02:05.96]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02:11.57]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02:16.79]

[02:17.06]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02:22.31]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02:27.83]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02:33.85]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02:38.77]

[02:39.09]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02:44.95]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02:50.02]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02:55.93]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03:01.68]

[03:26.74]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03:32.05]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

[03:37.24]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03:43.55]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03:48.58]

[03:48.84]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03:54.65]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03:59.56]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04:05.69]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04:10.88]

[04:11.14]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04:16.85]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04:21.84]水澜静宛如短暂的思绪

[04:27.93]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04:33.24]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04:42.23]

[04:43.69] -END-

[04:53.90]

翻唱:优秀的版本:谦哲

洛天依;东篱


陌上白衣

小说改编:小九

文案:七夜

填词:不系之舟

选曲:《琴师》笛子版

演唱/后期:宁月曦语

海报:芊芊

案:又是一个雨落的黄昏,晚风轻吹过窗沿,我抬首望见瓦当下摇晃的铃儿,

它发出阵阵低吟。今年,你依然没有回来。我看着这帘外的雨,想起那一年,

你白衣玉笛,陌上清立的身影。

案前书翻出一卷黄昏雨

淅沥一段旖旎回忆

在杏花烟雨江南阡陌里

连晚风也如此写意

那年我无心水榭焚香琴一曲

不过一支寻常昵昵儿女语

回头望你白衣似雪持一玉笛

笛声竟解我潜藏的忧郁

负琴年年赴约来这里

只是不见陌上白衣

珍藏你送我的那卷墨迹

勾抹一折平仄相思意

案:

那年,外面烽烟四起。听闻吴王为报父仇亲举大军征越。

刀兵之年,女儿家不能上战场保家卫国,只能在这一方小苑里抚琴遣怀。

水榭间,正不得意,却忽听山间陌上笛声轻和。曲中之情,竟能解我心意。

目光所及,你白衣如玉,笛声清幽,自此,我抚琴,你吹笛。日日如此。

我的心,也仿佛沉醉在了这与你琴笛共和的光景里,忘却了所有的烦忧。

夜色迷离看江岸战火起

听闻吴剑已斩越旗

兵燹过后陌上草色萋萋

风儿也低吟你名字

平湖月怎奈秦淮灯影流离

刺伤心事散碎了一地

鸿雁过尽始终没有你的消息

这相思 琴声再也荷不起

我还在阡陌里裁剪一段诗句

温习形若昙花相遇

马蹄踏碎的刀光剑影里

你是否也会把我想起

案:我始终没有问你的名字,因为女儿家的矜持,也不敢同你讲一句话。

直到,你走下山间,走到我面前的那一天。那是我同你唯一如此亲近相处的一日。

我们都没有问彼此的名字,只是饮茶谈诗,谱曲弈棋。

下棋的时候,雨下了起来,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因为就能和你多待些时间。

棋间,我无意提起战争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止,越国不知能不能安然度过。

你的眉头皱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棋,你说你要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那一刻我这样害怕。临走前,你写了一阕诗,说送给我。

那一天,看着雨中你远去的身影,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

我沉沦陌上花未开的故事里

黄昏雨轮回了一季又一季

如今的你正为谁披上新嫁衣

那玉笛又句读了谁琴意

那年未下完的一局棋

是不是预示了结局

菩提树下默诵过的谶语

原来早已书写了结局

负琴年年依约来这里

琴声动再无笛声起

焚烧你送我的那卷墨迹

静静拨送最后一支曲

恍惚间又见陌上白衣

案:你走之后不久,即传来消息,越国都城破,国灭,越王为奴。我想你可能不会再回来,但我还是想等下去。于是,我在这里等了一年又一年,

你始终没有再出现。我烧了你送给我的那首诗,想起你走的那一日在菩提树下默念于心的那一句,君若不归,妾当死侯。

原来,早已就是我们的结局。就让我再为你抚最后一曲罢。

泪眼婆娑间,恍惚又看见陌上你白衣翩翩,持笛微笑,一如当年。

陌上白衣

文/九少

我出生的时候,莲香四溢,却从未见过生我的人。

父君说,母妃是江南的女子,温婉如水。

父君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着莫名的光。

很多年以后,我才明了那种光是什么。

中原的人称之为思念与爱恋。

杏花烟雨江南。

父君带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很不解。

十六年间我从未离开过莲城。

我曾问过父君那里为什么叫莲城,父君说是因为那里都是莲花,很纯洁,像她。

父君带着我一直走一直走,穿过了好几条巷子。

我们站在梨巷巷口,那里满树的梨花。

我看见巷口那个逆光而立的女子时,风卷起她的发丝,她笑的恬静。

女子身旁的男子和他很配,她的脸上那种笑容我把它叫做幸福。

我也明白了父君为什么没有带走母妃。

父君的手在颤抖,却只是笑笑拉着我离开。

父君走的那一天,江南下着雨。

父君说他以为他爱着她,她也一样。

父君还说让我不要再回莲城了,江南是个很美的地方,如果适应不了再回去,莲城终归是我的。

父君说了好多,说的雨水把他的血都冲走了,那种浅浅的红,像莲城的红莲。

那天,我又见到了母妃,却没了父君。

母妃带我回了那个庭院。

那天,我没有哭。

第一次见到轻若是父君去世后的几天,颀长的身体,墨发用红丝缠起,面前一架古琴。

他坐在柳杨水榭里,笑的云淡风轻。

琴声中点点哀思。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那时的心情,却只想着宽宽他的心。

笛声清越,我想他看见了我。

我看见他急忙起身,他在我面前站定,局促的样子让我感到好笑。

他的声音很好听,不似莲城那些粗犷的汉子们,带了点低沉感。

他说我的笛声让他很安心,他还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此后的几日里我一直呆在他身边,他很博学。

我喜欢听他用那样魅惑的声音叫我的名字。

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看见他会觉得很开心,看不见会失落。

母妃说,那是喜欢一个人了。

喜欢吗?我问母妃,是不是像父君那样。

母妃没有说话,眼里却噙着泪水。欲语还休。

我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深深的感到心痛,那一夜,母妃在我怀里哭了一夜。

十七岁前夕,我喜欢上一个人。

我回到莲城的时候战火已经烧到了城门。

莲城的百姓们还在奋战,而我这个城主却才回来。

我看着城下的士兵们,我很困惑,那个中原皇帝为什么这么喜欢打仗。

火光照亮了黑夜,听着耳边的厮杀声,我难以释然。

在战火里,我看见了他,他还是那样一尘不染。

和初次见面一样,我笃定他看见了我。

他伸出手来,嘴角上扬,上来。声音依旧温柔。

那温柔,带着一抹嗜血的残忍。

我没有伸出手,我突然就笑了,我想,那一刻,我是恨他的。

在这座宅子里关着的日子,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

那么巧,父君刚去世就遇见了他,也那么巧,他听见我是城主是没有惊讶。

原来,我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忽视掉了。

那天未下完的一局棋,是不是早就预示了我们的结局。

残局,心也残。

他每天都来看我,却没有给我自由。

我笑,他蹙眉。

我很不喜欢他蹙眉,那样我会心酸,但我不想说话。

下巴被抬起,我撞进了他深邃的眸子,那里面有抱歉,也有不悔。

我别过头,不发一言。

我听见他说,你想要如何。

自由。

不可能,他回答的很快。

我不再说话,这么几个月都是这样子,已然习惯了。

再次听见他的琴声,我却没了心思去和。

我回眸。

桌案上,一幅画卷轻展,画中的人早已变了。

而我又何必苦苦守着那颗未变的心。

他放我走了,没有理由。

可我知道,他一定有原因。

我很喜欢这个原因,尽管不知道是什么。

我站在江南黄昏里,阳光浅浅照在身上。

我感觉得到,他一直在看我,目送我走出他的府邸。

我没有回头,我怕我回头了,看见他就狠不下心。

那年,我十八岁。

十一

再回到江南,我骤然发现:

江南的雨好像下不停。

看见皇榜的时候,我感到世界都空白了。

原来他是皇子,难怪他领军踏破我的家乡,

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潮湿得很。

我想着他现在会是怎样,但从没想过,见到的是那样的场景。

一袭白衣,却衰老如斯。

他问,是谁?

眼睛里没有焦距。

我没有回答,准备离开。

莲衣,是你吗?

我听见他发问,却不知该不该应声。

呵呵,不是吗?又听错了。他喃喃道。

我看见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是鲜红的。

十二

坐在他的墓前,我看着他的手札,原来,这才是真相。

无论是带兵攻城亦或是放我离开,都只是他被逼无奈。

莲衣啊莲衣,枉你自诩聪慧。

踉跄起身,那幅画卷掉落盆中,带着最后一丝情意,灰飞烟灭。

我轻抚琴身,为他弹一曲离殇。

火光里,我似乎又看见了他的身影,白衣如雪,浅笑盈盈,问着:姑娘,可愿得一知己?

晓风吹过,湮灭了相思。

梨树下,女子面颊染泪,沉沉睡去,再也未曾醒来。

《琴师》一经推出就广受欢迎,歌词写得扣人心弦,引人遐想纷纷。原型版本颇多,然后词作者出来澄清。以下为微博原话。

@ediq : 最近很多人猜《琴师》描述的原型是谁,这首歌原型其实是钟仪。

以下为钟仪简介:

钟仪,春秋时楚人,是有史书记载的最早的古琴演奏家,世代都是宫廷琴师。春秋楚、郑交战的时候,楚国钟仪被郑国俘虏,献给了晋国。

晋成公9年(约公元前582年)去世,晋景公继位,到军中视察,遇见了他,晋景公问:"那个被绑着、戴着楚国帽子的人是谁?"钟仪说:"楚国的俘虏。"景公又问:"你姓甚?"钟仪说:"我父亲是楚国的琴臣。"景公就命令手下的人松绑了钟离,给他一张琴,命他演奏,他弹奏的都是南方楚调。景公又问:"楚王是一个怎样的人?"钟仪说:"王作太子的时候,有太师教导他,太监伺候他。清早起来以后,象小孩子一样玩耍;晚上睡觉。其它的我不知道。"范文子对景公说:"这个楚国俘虏真是了不起的君子呀。他不说自己的姓名而说他父亲,这是不忘本;弹琴只弹楚国的音乐,这是不忘旧;问他君王的情况,他只说楚王小时候的事,这是无私;只说父亲是楚臣,这是表示对楚王的尊重。不忘本是仁,不忘旧是信,无私是忠,尊君是敬。他有这四德,给他的大任务必定能办得很好。"于是晋景公以对外国使臣的礼待他,为了促进两国和好,叫他回楚国谈判和平。钟仪便被称为四德公,其后世以其为祭祀祖宗的堂号。

原文:

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召而吊之。再拜稽首。问其族,对曰:"泠人也。"公曰:"能乐乎?"对曰:"先父之职官也,敢有二事?"使与之琴,操南音。公曰:"君王何如?"对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问之,对曰:"其为大子也,师保奉之,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不知其他。"公语范文子,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称先职,不背本也。乐操土风,不忘旧也。称大子,抑无私也。名其二卿,尊君也。不背本,仁也。不忘旧,信也。无私,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行之。事虽大,必济。君盍归之,使合晋、楚之成。"公之,重为之礼,使归求成。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