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越女

越女

越女,春秋时女剑术家。越国人。据《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载:"越有处女,出于南林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就之术"。其剑法天成,居于山林,授剑法以士兵,助越王勾践灭吴。越王称其"当世莫胜越女之剑"。

据《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载:"越有处女,出于南林……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就之术。…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道,内实精神,外示定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气候,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虎。追形逐日,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顺逆,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越王即加女号曰越女。"越女论剑术,她以《易》理、《老子》思想及《孙子兵法》之战理论剑,从理论到技术、战术及心理等到方面论述击剑要领,阐明了剑艺中动与静、快与慢。攻与防、虚与实、强与弱、先与后、内与外、逆与顺、呼与吸、形与神等说辩证关系,论述了内动外静、后发先至、全神贯注、迅速多变、出敌不意等搏击的根本原则。东汉王充《论衡别通篇》:"剑伎之家,斗战必胜者曲城越女之学也,两敌相遭,一巧一拙,其必胜者有术之家也。"越女就是赵处女

古代诗人也常把南方的女子称为"越女"。

如杜甫的五言律诗《又》"雨来沾席上,风急打船头。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缆侵堤柳系,幔卷浪花浮。归路翻萧飒,陂塘五月秋。"并不是吴越春秋中的那个女子。

卅三剑客图《卅三剑客图》又名《三十三剑客图》,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木版画。金庸曾为其作传。「赵处女」是《三十三剑客图》的第一图。当代著名作家金庸曾据此编写成短篇小说《越女剑》,成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外的第十五部武侠小说。

在《越女剑》中,《卅三剑客图》中的"赵处女"化名阿青,她以竹枝为剑,斗败白猿。从而引发了一段吴越争霸中的传奇插曲。

江苏与浙江到宋朝时已渐渐成为中国的经济与文化中心,苏州、杭州成为出产文人和美女的地方。但在春秋战国时期,吴人和越人却是勇决剽悍的象征。那样的轻视生死,追求生命中最后一刹那的光彩,和现代一般中国人的性格相去是这么遥远,和现代苏浙人士的机智柔和更是两个极端。在那时候,吴人越人血管中所流动的,是原始的、犷野的热血。吴越的文化是外来的。伍子胥、文种、范蠡都来自西方的楚国。勾践的另一个重要谋士计然来自北方的晋国。只有西施本色的美丽,才原来就属于浣纱溪那清澈的溪水。所以,教导越人剑法的那个处女,虽然住在绍兴以南的南林,《剑侠传》中却说她来自赵国,称她为"赵处女"。但一般书籍中都称她为"越女"。

金庸的武侠小说《越女剑》以吴越争霸为历史背景,吴优而越劣,勾践为击败夫差,采用了范蠡的计策,就在接近成功时,在铸剑和剑术上遇到了挫折。吴国剑士不但剑利术精,且善用兵法,越人不敌。而此时出现的放羊女阿青却轻易地击败了吴国八剑士,范蠡以之为奇,将阿青接到府邸,终于使越国剑士观摩到了"神剑"的影子。就凭这"神剑"的影子,越国的剑术已是天下无敌了!另一方面,在薛烛的指点下,越国也造出了利剑千万,条件成熟,勾践早已按耐不住,终于大破吴军。而在范蠡的心中,攻破吴国并不是唯一的目的,他更想见到被献给夫差的美女西施。当两人见面时,阿青出现了,因为她已经喜欢上了范蠡,并以剑气伤了西施。但最终因西施的美貌而黯然离去……

《吴越春秋》载

《吴越春秋》中有这样的记载:

"其时越王又问相国范蠡曰:'孤有报复之谋,水战则乘舟,陆行则乘舆。舆舟之利,顿于兵弩。今子为寡人谋事,莫不谬者乎?'范蠡对曰:'臣闻古之圣人,莫不习战用兵。然行阵、队伍、军鼓之事,吉凶决在其工。今闻越有处女,出于南林,国人称善。愿王请之,立可见。'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戟之术。

"处女将北见于王,道逢一翁,自称曰'袁公',问于处女曰:吾闻子善剑,愿一见之。'女曰:'妾不敢多所隐,惟公试之。'于是袁公即杖(竹名)竹,竹枝上颉桥(向上劲挑),未堕地('未'应作'末',竹梢折而跌落),女即捷末('捷'应作'接',接住竹梢)。袁公则飞上树,变为白猿,遂别去。

"见越王。越王问曰:'夫剑之道如之何?'女曰:'妾生深林之中,长于无人之野,无道不习,不达诸侯,窃好击剑之道,诵之不休。妾非受于人也,而忽自有之。'越王曰:'其道如何?'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看上去好像温柔的女子,一受攻击,立刻便如受到威胁的猛虎那样,作出迅速强烈的反应)。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越王即加女号,号曰'越女'。乃命五板之堕('堕'应作'队')高('高'是人名,高队长)习之教军士,当世莫胜越女之剑。"

《吴越春秋》的作者是东汉时的赵晔,他是绍兴人,因此书中记载多抑吴而扬越。元朝的徐天祜为此书作了考证和注解,他说赵晔"去古未甚远,晔又山阴人,故综述视他书纪二国事为详。"

书中所记叙越女综论剑术的言语,的确是最上乘的武学,恐怕是全世界最古的"搏击原理",即使是今日的西洋剑术和拳击,也未见得能超越她所说的根本原则:"内动外静,后发先至;全神贯注,反应迅捷;变化多端,出敌不意。"

《艺文类聚》载

《艺文类聚》引述这段文字时略有变化:"(袁)公即挽林内之竹似枯槁,末折堕地。女接取其末。袁公操其本而刺处女。处女应,即入之。三入,因举杖击袁公。袁公则飞上树,化为白猿。"

叙述袁公手折生竹,如断枯木。处女以竹枝的末梢和袁公的竹杆相斗,守了三招之后还击一招。袁公不敌,飞身上树而遁。其中有了击刺的过程。

《剑侠传》载

《剑侠传》则说:"袁公即挽林杪之竹似桔槔,末折地,女接其末。公操其本而刺女。女因举杖击之,公即上树,化为白猿。"

"桔槔"是井上汲水的滑车,当是从《吴越春秋》中"颉桥"两字化出来的,形容袁公使动竹枝时的灵动。

《东周列国志演义》载

《东周列国志演义》第八十一回写这故事,文字更加明白了些:

"老翁即挽林内之竹,如摘腐草,欲以刺处女。竹折,末堕于地。处女即接取竹末,还刺老翁。老翁忽飞上树,化为白猿,长啸一声而去。使者异之。

"处女见越王。越王赐座,问以击刺之道。处女曰:'内实精神,外示安佚。见之如妇,夺之似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捷若腾兔,追形还影,纵横往来,目不及瞬。得吾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大王不信,愿得试之。'越王命勇士百人,攒戟以刺处女。处女连接其戟而投之。越王乃服,使教习军士。军士受其教者三千人。岁余,处女辞归南林。越王再使人请之,已不在矣。"

这故事明明说白猿与处女比剑,但后人的诗文却常说白猿学剑,或学剑于白猿。庾信的《宇文盛墓志》中有两句说:"授图黄石,不无师表之心,学剑白猿,遂得风云之志。"杜牧之有两句诗说:"授图黄石老,学剑白猿翁。"所以在《越女剑》的小说中,也写越女阿青的剑法最初从白猿处学来。

处女是最安静斯文的人(当然不是现代着迷女裙、跳新潮舞的处女),而猿猴是最活跃的动物。这故事以处女和白猿作对比,而让处女打败了白猿,是一个很有意味的设想,也是我国哲学"以静制动"观念的表现。孙子兵法云:"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拿处女和奔跃的兔子相对比。或者说:开始故意示弱,令敌人松懈,不加防备,然后突然发动闪电攻击。

白猿会使剑,在唐人传奇《补江总白猿传》中也有描写,说大白猿"遍身长毛,长数寸。所居常读木简,字若符篆,潦不可识;已,则置石磴下。晴昼或舞双剑,环身电飞,光圆若月。"

旧小说《绿野仙踪》中,仙人冷于冰的大弟子是头白猿,舞双剑。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中,连续写了好几头会武功的白猿,女主角李英琼的大弟子就是一头白猿。

《越绝书》载

《越女剑》小说中,提到了薛烛和风胡子,这两人在《越绝书》第十三卷《外传记宝剑》一篇中有载。

篇末记载:楚王问风胡子,宝剑的威力为甚么这样强大:"楚王于是大悦,曰:'此剑威耶?寡人力耶?'风胡子对曰:'剑之威也,因大王之神。'楚王曰:'夫剑,铁耳,固能有精神若此乎?'风胡子对曰:'时各有使然。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断树木为宫室,死而龙臧,夫神圣主使然。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以伐树木为宫室、凿地。夫玉亦神物也,又遇圣主使然,死而龙臧。禹穴之时,以铜为兵,以凿伊阙,通龙门,决江导河,东注于东海,天下通乎,治为宫室,岂非圣主之力哉?当此之时,作铁兵,威服三军,天下闻之,莫敢不服,此亦铁兵之神,大王有圣德。'楚王曰:'寡人闻命矣!'"

《越绝书》作于汉代。这一段文字叙述兵器用具的演进,自旧石器、新石器、铜器而铁器,与近代历史家的考证相合,颇饶兴味。风胡子将兵刃之所以具有无比威力,归结到"大王有圣德"五字上,楚王自然要点头称善。拍马屁的手法,古今同例,两千余年来似乎也没有多少新的花样变出来。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