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王媛媛

王媛媛

王媛媛,中国享有国际声誉的现代舞蹈编导。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 。

王媛媛 舞蹈艺术家,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团长。1995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并留校,后在加州艺术学院舞蹈专业取得硕士学位。曾在国内外多个编舞大赛中获奖。她曾与张艺谋合作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为冯小刚编排电影《夜宴》中的舞蹈,还受邀为包括中央芭蕾舞团、丹麦皇家芭蕾舞团在内的舞团创作。2008 年,她与韩江、谭韶远等不同领域的舞台艺术家共同创办了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担任艺术总监及编舞至今。

先后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和美国加州艺术学院编导专业,获硕士学位。

曾任中央芭蕾舞团常驻团编导;丹麦皇家芭蕾舞团特邀编导;香港演艺学院特邀编导;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编导学院编导;上海芭蕾舞团特邀编导;天津芭蕾舞团特邀编导。

曾荣获法国国际舞蹈比赛、保加利亚瓦尔纳国际芭蕾舞比赛 、美国杰克逊国际芭蕾舞比赛、俄罗斯国际芭蕾舞比赛、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的最佳编舞奖,成为第一个赢得四次国际最佳编舞大奖的中国编导。

2011年王媛媛受香港艺术节委托创作舞剧《金瓶梅》。

2008年,担任奥运火炬手

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舞蹈编导

2008年,香港演艺学院特邀编导 《跨界》

2007年,根据"牡丹亭"创作现代舞剧《惊梦》

2006年,为丹麦皇家芭蕾舞团创作舞剧《情-色》,在哥本哈根皇家剧院演出

2006年,受贵州省委托创作舞剧《红色遵义1935》

2005年,为山西省歌舞剧院音乐剧《天水》编舞

2005年,接受著名导演冯小刚邀请担任电影《夜宴》舞蹈总监

2005年,为上海芭蕾舞团创作现代芭蕾《对话肖邦》

2005年,与美国作曲家和丹麦室阿萨莱斯室内乐团合作多媒体舞蹈音乐会"乐-色"并创作《湘江掠影》、《独白》

2004年,为天津芭蕾舞团创作《十面埋伏》、《夜星》

2004年,被香港演艺学院舞蹈学院邀请为客座编导,并创作《梨花梦徊》

2003年,接受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编导学院Peter Martins 先生邀请成为2003年客座编导

2001年,被著名的美国加州艺术学院舞蹈学校录取为研究生,获得奖学金赴美国深造。在校的两年中,同时执教现代舞课程,并编导了《个人映像》,《流逝》《四季之歌》几部作品,以及舞蹈电视作品。

2001年,与中国著名电影导演张艺谋导演合作,被邀请成为《大红灯笼高高挂》芭蕾剧的舞蹈编导。并在北京,上海,香港,新加坡,英国,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进行了世界巡回演出。并获得中国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

1999年,在国际电脑音乐节担任舞蹈总监,创作了《血》和《异域之光》

1999年,成为中央芭蕾舞团常驻特邀舞蹈编导,创作《梁祝》,在人民大会堂纪念中央芭蕾舞团四十年庆典上首演。同年后期, 《胡桃夹子》以及《夜之虹》、《落情》等。 1995年,被邀请为联合国第四届国际妇女大会的开幕式做编舞。

1997年,创作《牵引》并指导学生参加第七届法国巴黎国际舞蹈比赛获得现代舞银奖。

新作 《野草》里这几篇诗意且充满隐喻

新京报:鲁迅的《野草》成为你新作品的灵感来源,它在哪些地方触动了你?

王媛媛:整部《野草》有同一种气质:生存。去年9月之后,舞团的生存环境让我有了这种体会,很多东西藏在内心,很难去诉说。

最初想做的是《彷徨》,后来觉得太具体,对编导来说空间小,对观众来说空间也小了。创作的解读不该是经由我手后出来的还是鲁迅,无论什么题材,都要经过自己内心的路径,把它化成你的。

新京报:鲁迅的《野草》有二十来篇,你只选了其中几篇,怎么选的?

王媛媛:从舞蹈呈现的角度考虑。这几篇最容易和舞蹈发生联系,它们都诗意且充满隐喻。这些隐喻折射到每个人心里也是不同的。

《影的告别》今年4月在北京首演,说的是你和影子的关系,控制与被控制;《死火》5月在丹麦皇家剧院首演,是和丹麦演员合作,他们的肢体我完全不熟悉,我看了都觉得不像我的作品,出来的东西很新鲜;排《极地之舞》时离苏州首演只有20天,我又在生病,从没这么紧张过,我坐在排练厅里哗哗掉眼泪,演员都在等着我,让我告诉他们要做什么。

理念:现代舞是思考,不是任何一种技术

新京报:你怎么界定"当代芭蕾"与通常意义上的"现代舞"?

王媛媛:芭蕾舞团觉得我们是现代舞团,现代舞团又觉得我们是芭蕾舞团。其实我们是一个现代舞团。从二十年前到现在,现代舞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几乎就是强调个性,这就演变成"我跳我的,你爱看不看,看不懂是因为你水平低"。我不希望这样,我想跟观众有更多共鸣。现代舞对我来说是一种思维方式,是编导脑子里的思考,不是任何一种技术。

新京报:你的作品里有明显的芭蕾元素,但你以前的学习背景中并没有芭蕾。

王媛媛:我很多作品是给芭蕾舞团排的,我也习惯在芭蕾舞团工作,演员身体条件好,而且非常配合。芭蕾舞团的工作制度非常严谨,排练也很规范,这种制度也帮助我建立了现在的舞团,我可以有序地运营它。

但在现代舞团工作,你会觉得每一个人都是编导。我们目前都没有专门为现代芭蕾培养的演员。芭蕾训练很僵硬,演员如果不去训练,也达不到我的要求。我们团的演员,一般要一年后才能进到作品里相对重要的位置。

现状: 做舞蹈后不再觉得影视演员苦

新京报:国外很多舞蹈演员年纪很大了还在跳舞,为什么中国的舞蹈演员几乎都是吃"青春饭"的?

王媛媛:舞蹈演员经常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你做过舞蹈演员后,就一定不觉得做影视演员有多苦。欧洲有针对舞蹈演员的专业保险,这很重要。我们国家的舞蹈演员到25岁就心慌,会担心跳不了了怎么办,所以很多人刚毕业就改行。

对舞团来说,保存一个好演员也非常难,我们每年演员更新率在20%左右。留下来的演员可能觉得团里的发展和作品能吸引他,但也只能多跳一年是一年。

新京报:你同学中还在从事这个行业的有多少?

王媛媛:我有两拨同学,北舞附中就剩我一个,大学有我和高艳津子两个。舞院附中已成为中戏的附中,改行演戏的大把大把。附中有一个专门的班就是给中戏、北电送演员的,除了学舞蹈,还学声乐和表演。

新京报:你仍在从事编舞的动力是什么?

王媛媛:精神上的满足。做其他的,可能我比现在做得更好,或过得更好,也轻松,但快乐对我很重要。人生就是一个过程,接受这个来来去去的过程,就不会把不重要的事放在心上。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