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黑暗重金属

黑暗重金属

黑暗金属音乐是二十世纪最为极端的音乐形式之一,它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达到了最辉煌的时期。黑暗金属音乐的主题是对黑暗和魔鬼撒旦的歌颂,它揭示了人类心灵的黑暗和现实社会的黑暗,它从古老的神话传说中去找寻信仰,它站在基督的对立面成为宗教的反叛者。在黑暗金属音乐中,撒旦是反宗教的一个象征,或一个符号,“如果有上帝存在,那么就会有撒旦存在;如果世界上的邪恶战胜了善良,那么就意味着魔鬼比上帝更强大”。

据《创世纪》记载,上帝用七天创造了世界,第一天创造了光,弥尔顿在《失乐园》中如是描述上帝的这一神迹:“上帝说:‘要有光’;顷刻间就从深渊中跳出了灵光……”有了光,也就有了与之相对的黑暗。

黑暗金属音乐是二十世纪最为极端的音乐形式之一,它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达到了最辉煌的时期。黑暗金属音乐的主题是对黑暗和魔鬼撒旦的歌颂,它揭示了人类心灵的黑暗和现实社会的黑暗,它从古老的神话传说中去找寻信仰,它站在基督的对立面成为宗教的反叛者。在黑暗金属音乐中,撒旦是反宗教的一个象征,或一个符号,“如果有上帝存在,那么就会有撒旦存在;如果世界上的邪恶战胜了善良,那么就意味着魔鬼比上帝更强大”。

雨声、雷声、隐约传来的教堂钟声,然后是邪恶的歌声,沉重的敲击。这就是《黑色安息日》,此乃“黑暗”的开端:

站在我眼前的是什么?

隐约可见的影子在黑暗中面对着我

他旋转着飞快地变大并开始狂奔

他找到了你,被他选中的那一个。哦,不!

巨大的黑色的朦胧的影子正在用燃烧的双眼告诉人们他的欲望撒旦正微笑着站在那里

看呢,那火焰越烧越高,越烧越高。哦,不!不!

恳求上帝救助我!

这就是末日,朋友

撒旦的到来散播了疯狂

人们惊恐地奔逃

是的,明智的人们最好远离这里。

不!哦,不!请不要!

来自伯明翰的Black Sabbath(黑色安息日)乐队1970年出版的首张专辑《黑色安息日》的主题歌,是金属音乐发展史上的里程碑,死亡金属、厄运金属和黑暗金属音乐随后相继登上了摇滚乐坛。现在,Black Sabbath被认为是死亡金属和厄运金属的开创者,同时也是黑暗金属音乐的开创者。

八十年代初,来自英格兰的Venom(毒汁)乐队于1981年出版了《欢迎来地狱》,在音乐中加入了更多撒旦的主题,尽管它与真正的黑暗金属音乐还有一段距离,但却是一张超越时代的作品;1982年Venom又出版了《黑暗金属》,正式宣告金属音乐中最极端、最邪恶的分支黑暗金属的诞生,他们也因此被称为第一支黑暗金属乐队。Venom的追随者、来自瑞士的Celtic Frost(冰冷的凯尔特)乐队和来自瑞典的Bathory(吸血鬼巴托里女伯爵)乐队,又将挪威维京人的传说作为素材引入自己的作品,随后,北欧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的神话也相继出现在许多黑暗金属乐队的作品之中。这些源自于北欧神话传说的黑暗金属音乐,带着对基督教的否定,狂热地追求异教,或倾向于无宗教信仰,他们遵循了一条古老的法则:“生命本质是与自然连接的,是与夜晚心境连接的”,他们认为,基督教偷换了古代的教义,带来了暴力和死亡,而在这同时,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人类自然的天性正在消失,人类的星球正陷入黑暗与毁灭。

Celtic Frost最著名的专辑是1985年的《To Mega Therion》,音乐风格明显是对Venom的发展;Bathory是初期黑暗金属乐队中最接近现代黑暗金属音乐的,他们出版于1985年的第二张专辑《回归》(The Return)就已经与后来的黑暗金属音乐区别不大了,而且,这支乐队的创作一直持续到现在,1994年的《安魂曲》(Requiem)距离他们的首张专辑出版有十年之久,而风采依旧不减当年,他们的最新专辑是2001年出版的《世界的毁灭者》(Destroyer Of Worlds)。

Celtic Frost和Bathory作为黑暗金属音乐最重要的承上启下者,开启了黑暗金属音乐发展史新的一页,为八十年代末期来自挪威的一些乐队最终确立黑暗金属音乐的乐风做好了铺垫。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黑暗金属音乐在挪威这块北欧寒冷的土地上发展了起来,那里被看作黑暗金属的发源地,Mayhem(残害)、Darkthrone(黑暗宝座)、Burzum(黑暗)、Enslaved(奴役)、Immortal(不朽)、Emperor(帝王)、Ulver(狼)等乐队统治了黑暗金属的天下;另外,波兰的Graveland(坟冢之地)是同时期挪威以外最著名的北欧乐队。

黑暗金属乐队的标志常常是倒悬的十字架、顶尖朝下的五角星、北欧神话中雷神叨尔(Thor)的神锤(Mjollnir)和凯尔特十字,这些标志象征了对撒旦的崇拜,同时也为了证明他们不是上帝的羔羊。乐队的成员画着令人恐怖的脸谱,比如将脸上涂抹成尸体的样子,仿佛来自地狱,而当他们疯狂弹奏和如同死神般低吼的时候,你所感受到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更多的伤感,只有当你深陷其中的时候才能真正领悟,在沉重与黑暗之中,隐藏着的动人旋律;黑暗金属音乐有着速度金属摇滚那样的迅猛冲击,也有着古典音乐那样的内在深沉。

Mayhem乐队是挪威黑暗金属音乐开创者之一,成立于1983年,最早的乐队成员都是Venom乐队的歌迷。Mayhem乐队在八十年代出版的唱片不是很多,1987年出版的《死之拥抱》(Deathcrush)被人认为是形成现代黑暗金属雏形的专辑。1991年,Mayhem的主唱Dead(意为“死亡”)切断了自己喉咙和腕部的动脉,并开枪打中自己的头部自杀,他的头被子弹轰掉了一半,这是挪威黑暗金属界的一宗著名悲剧事件,而Dead尸体的照片成为乐队一张专辑《黑暗之心的黎明》(The Dawn of the Black Hearts)的封面。1993年,Mayhem乐队又发生了另一起悲剧,吉他手Euronymous(死亡之子)被贝斯手Count Grishnak(也是Burzum乐队的创立者)连刺了十九刀而死去,后者被判二十一年监禁,这一事件导致了乐队一度解散。Mayhem的风格属于纯黑暗金属音乐,同时也具有非常强烈的残暴黑暗金属的特征,《神秘的萨沙纳斯大教堂》(De Mysteriis Dom Sathanas)是他们最经典专辑,出版于1993年,吉他手就是同一年被刺死的Euronymous。用原始、狂野、残忍、混乱来形容这张专辑的音乐是再恰当不过了,自始至终是鼓的猛烈的沉重的单调的敲击声和吉他的失真的狂躁的噪音,令人无法喘息,还有撕裂一般的邪恶阴冷怪诞的歌唱,让人身陷恐惧的漩涡之中。唱片由八首歌组成:《迷雾中的葬礼》、《冰之月》、《永恒的诅咒》、《异教徒的恐惧》、《不朽的生命》、《来自黑暗的过去》、《在时间与尘埃中埋葬》和《神秘的萨沙纳斯大教堂》。

1986年,挪威黑金属界早期最重要的乐队之一Darkthrone成立,他们的音乐充满了原始的气息和强烈的攻击性,而且以思想的极端激进而闻名。他们宣扬邪恶与憎恨,崇尚死亡,并宣称自己的音乐是为死亡而创作的,因此遭到世人的非议。但Darkthrone在黑暗金属音乐从早期风格到现代风格的发展方面起着开创性的作用,他们也是艺术成就最高的黑暗金属乐队之一。1991年,Darkthrone以第二张专辑《北方天际之火》(A Blaze in the Northern Sky)给人们带来了极端和原始的冲击,随后的专辑《在葬礼之月下》(Under A Funeral Moon),音乐更加极端,情绪阴秽,歌声凄惨,内容宣扬的是死亡;他们在这张唱片中鸣谢了巴西一搞街头暗杀的恐怖组织。1994年,《特兰西瓦尼亚的欲望》(Transylvanian Hunger,Transylvanian是罗马尼亚西部的一个地区)出版,这是一张被称为“充斥着撒旦旋律”的专辑,音乐具有绝对的摧毁性,曾被指责具有纳粹倾向。然后,在第二年,他们又给人们带来恐怖的《防坦克导弹发射器》(Panzerfaust)。

挪威另一早期著名黑暗金属乐队Burzum于1990至1991年间成立,除了具有同Darkthrone一样纯黑和原始的特点外,他们的音乐凝聚着更多强烈的感情,阐述着生命中无尽的痛苦,渗透着更多深刻的思想,如同是黑暗中的思索,并在后期作品中,风格上常常不局限于黑金属音乐风格。

Burzum的创始人之一是富有传奇色彩的Count Grishnak(意为“黑暗的光芒”,原名Varg),他带着对基督的刻骨仇恨和对斯堪的纳维亚战神奥丁(Odin)的狂热崇拜,大肆焚烧教堂,致使挪威一座又一座著名教堂在他的指使下被烧毁,不间断的暴力行为最终导致他因杀死Mayhem乐队的吉他手而入狱(这一事件前面已叙述过)。Burzum乐队1991年出版的首张专辑《黑暗》(Burzum)是一部异教的颂歌,主唱极其异端的死腔,令人置身寒冷的黑暗之中;其中《黑暗的中世纪城堡》一曲是一首出色的纯器乐的氛围音乐。1992年,Burzum出版的单曲碟《灰》(Aske)和第二张专辑《Det Som Engang Var》延续了第一张专辑的风格,其中《灰》的唱片封面是一座被烧毁的教堂的残垣。1993年,Burzum发表的第三张专辑《Hvis Lyset Tar Oss》是一张只有四曲的唱片,首尾两曲都是长达将近十五分钟的作品,第四曲《Tomhet》是具有简约风格的纯器乐曲,音乐非常动听。Count Grishnak在1993年入狱后,依旧继续他的创作,1996年出版的《Filosofem》发展了上一张中《Tomhet》的风格,音乐语言变得更加简约,器乐占据了绝对的比重,往往是以电吉他演奏出的噪音来衬托某个单一的旋律。1997年的《balder's dod》进一步发展了简约风格,音乐更加浪漫,而且有些曲目具有中世纪音乐的特色,神秘而优美,并均为纯器乐曲,让人觉得已经不属黑暗金属音乐了。

大约在Burzum乐队成立的前后,挪威黑金属乐坛又先后出现了Immortal和Enslaved两个乐队。Immortal的音乐风格偏向传统原始的黑金属,具有斯堪的那维亚式的神秘气氛,是充满毁灭性的残暴血腥的黑暗金属音乐,主唱的声音邪恶而具有煽动性,吉他的弹奏喧闹而嘈杂,鼓的敲击急速而凶残。Immortal著名的专辑是1993年的《无瑕的燔祭》(Pure Holocaust)和1997年的《凶残的暴风雪》(Blizzard Beasts),其中《无瑕的燔祭》是黑金属音乐的杰出经典。Enslaved的创作以维京人的神话传说为主题。维京人是中世纪驰骋在北大西洋上的异族武士,他们驾驶着皮制的划艇,在不停的劫掠和战斗中生存,被当时欧洲各王国称为野蛮人,对之极其畏惧。Enslaved的音乐强调日尔曼人早期的海盗文化,追求残酷和霸气;他们最著名的专辑是1997年出版的《火焰》(Eld,挪威语,即Fire)和1998年出版的《以血还血》(Blodhemn)。

1991年,有“黑金属之王”称号的Emperor乐队成立,他们开始尝试新的风格和技法,进一步发展了挪威的黑暗金属音乐;他们最突出的试验是在纯黑暗金属中注入了交响因素,侧重于气势的营造,键盘乐器占据了突出位置,并开始注重音乐的旋律性。1994年,他们的第一张专辑《暗面之蚀》(In The Nightside Eclipse)即成为黑暗金属的经典,音乐在嘈杂和狂躁中暗藏着凄凉的旋律,合成的交响曲般的音响宽广恢宏,主唱歌手的演唱具有爆炸性和冲击性,展示了一幅黑暗降临时震慑魂魄的恐怖图景;这张专辑共有八首作品,给人以一气呵成的感觉:《陷入无尽的思索》、《点燃寂静的阴影》、《给予我创造和时间的宇宙之秘诀》、《遥远之地的广阔浩瀚的森林》、《即将到来的众神》、《夜之天空的庄严》、《我是黑暗的巫师》和《心中的魔鬼》。

暴力事件似乎总是钟情于挪威的黑暗金属乐队,Emperor乐队也不例外,1994年,鼓手Faust因杀人而入狱,乐队不得不重组。在经历种种挫折之后,Emperor最终树立起自己的王者之尊。1997年,史诗般的《献给黄昏苍穹的赞美诗》(Anthems to the Welkin at Dusk)出版了,它包含了序曲和终曲在内的十首作品。序曲《起誓》在键盘乐器奏出的冷而美的旋律和隐约传来的夜鸟啼鸣声中开始,令人置身于神秘幽暗的境界之中,音乐如同斯堪的纳维亚群山寂静密林深处漂浮的雾气,阴森而寒冷,然后在中世纪的号角和战鼓中,不间断地进入第二曲《Ye Entrancemperium》,接下来的曲目是:《夜之灵魂如是说》、《被打乱的魔法》、《威严诅咒的遗失》、《镣铐的欢呼》、《我与力量一同燃烧》、《迷路者》、《渴望中的灵魂》和终曲《魔鬼的歌剧》。整张专辑给人以迷幻感和凄凉感,尤其以疯狂速度敲击的鼓声,渲染出极度狂暴的效果,歌曲的内容是对远古宗教的幻想和对大自然的描绘,终曲如一首专注于内心世界的交响曲,最后,这首黑暗的史诗伴随着钟声的敲击而结束。关于这张专辑,美国《极端金属》杂志评论道:“在他们具有爆炸性效果的恢弘乐章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与之不协调的人类的悲哀。”英国《令人恐怖者》杂志则称之为“血腥之王”。

在这张象征着他们艺术生涯顶峰的《献给黄昏苍穹的赞美诗》之后,Emperor又开始了新的尝试,他们在1999年出版的《均衡IX》(IX Equilibrium)中,融入更多传统金属音乐的元素,比如没有使用纯正的黑金属演唱方式,键盘乐器也没有占据主导地位,似乎也不像以往专辑那样狂暴,而是增强了幻想的色彩,但依旧惊心动魄,不可否认,Emperor在这张具有开创性的唱片中,又再次引导了黑暗金属音乐的潮流。

Ulver是挪威最有意思的一个金属乐队,以风格多变著称,他们最初是纯粹黑金属风格,后来又尝试了民谣、电子、环境实验主义等各种类型的音乐,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金属乐队了。其最著名的三张专辑中,唯有《夜之牧歌》(Nattens Madrigal)是原始黑金属风格,它可以用粗糙、狂躁、悲情来形容,是献给人狼的赞美诗,包括八首曲目:《狼与恐惧》、《狼与恶魔》、《狼与憎恨》、《狼与人类》、《狼与月亮》、《狼与激情》、《狼与命运》和《狼与夜晚》。另一张专辑《Bergtatt》(意为被咒语所缚)没有使用黑金属的演唱方式,而是以净嗓来演唱,属维京黑金属风格,由五个章节构成。Ulver乐队最显著的特点是古典吉他独奏的恰当运用,上述两张专辑就有不少出色的吉他独奏段落,而在纯粹民谣风格的专辑《黎明之歌》(Kveldssanger)中,吉他主奏的曲目占据了绝大部分篇幅,十三首散发着自然光辉的优美乐曲,将人引入宁静、神秘、寒冷、黑暗的氛围之中。

在介绍了如此众多的挪威乐队之后,我们不应忘记,黑暗金属最初源起于瑞典和英国,那么,现在让我们再来看一看这两个国家和欧洲其它各国黑金属音乐的发展状况,以及黑金属在九十年代末的风格变化。

1990年,瑞典迄今为止最优秀的黑暗金属乐队Marduk(玛杜克)成立,其名称“玛杜克”是古代巴比伦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的战争与魔法之神。Marduk乐队有“战争机器”之称,他们的作品主题充斥着战争和淫秽,他们的音乐风格暴虐、原始、疾速,他们最大的渴望是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音乐。1991年,他们出版了第一张专辑《Fuck Me Jesus》,它的封面是一个用十字架自淫的女子,内容充满了对基督的极端反叛,它立即在七个国家遭到禁止。

Marduk于1996年以《天国将燃烧……当我们被聚集在那里的时候》(Heaven Shall Burn...When We are Gathered)确立了自己的纯黑暗金属风格,这张专辑也被看作是他们最好的作品。整张专辑黑暗之极,鼓和吉他以极其快的速度咆哮着演奏出杀气腾腾的如汹涌浪涛般的噪音,主唱的声音残忍而恐怖,自始至终都是令人压抑的和窒息的邪恶。它包括八首歌:《黑暗的召唤》、《上帝的仁慈在遥远的地方》、《地狱永存》、《黑暗之神的赞美》、《黑暗将要降临》、《撒旦之邪恶的施刑者》、《特兰西瓦尼亚的德古拉伯爵》(德古拉为著名吸血鬼)和《古罗马军团》。在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第四首歌《黑暗之神的赞美》,使用了《荒山之夜》的旋律,穆索尔斯基这首交响诗描述了死神在荒山之夜狂欢舞蹈的场面,肃杀和阴冷的气氛正好与这张专辑的内容相吻合,Marduk的改编更增加了这一作品狂乱和阴惨的氛围。

Marduk在“燃烧”了天国之后,于1998年又出版了以吸血鬼为题材的专辑《夜之翼》(Nightwing),它以喀尔巴阡山地区民间传说中邪恶的吸血鬼弗拉德德古拉(Vlad Dracula)为主题,以歌颂吸血鬼的残酷行为来向基督宣战。然后是1999年出版的以战争为题材的《坦克炸碎玛杜克》(Panzer Division Marduk),专辑中加入了大量战场上的枪声和炮声的采样,呈现出残酷的战争场面,此专辑乃是一曲毁灭的颂歌,邪恶在这里最终战胜了正义。2000年,Marduk出版了淫秽至极的单曲碟《顺从》(Obedience),包括《顺从》、《淫妇的葬礼》和《进入光辉的地窟》三首作品,它们也是Marduk最出色的一些作品,这些音乐密集而强力,如同上了发条一般持续不间断,首版的唱片封面是一被***的女子,被看作是《Fuck Me Jesus》的续篇。2001年,《庄严的死神之舞》(La Grande Danse Macabre)出版,它向世人证明,玛杜克神依旧在这个世界游荡着。

在Marduk组建三年后出现的Dark Funeral(黑暗葬礼),是瑞典一支著名的残暴型黑暗金属乐队,他们的音乐犹如地狱一般,冰冷、凄凉、凶恶,主唱的声音尖锐刺耳、如呕吐一般、如恶魔在咆哮。1996年,他们发表首张专辑《黑暗艺术的秘密》(The Secrets Of The Black Arts)是邪恶的赞美诗,是一场肆虐的混乱,也是黑暗金属的经典之作,凭着这张专辑,Dark Funeral被称为了瑞典最极端的黑暗金属乐队。1998年,他们出版的《与恶魔同在》(Vobiscum Satanas)加强了旋律感,音乐也更加丰满。2001年,Dark Funeral最出色的专辑《心灵深处的恶魔》(Diabolus Interium)出版,音乐依旧保持了第一张专辑的那种极端和阴暗,同时,又具有非凡的磅礴气势,是一部撒旦交响乐;它由八首歌曲组成:《撒旦的统治到来了》、《向屠杀者欢呼》、《鸡奸女神》、《心灵深处的恶魔》、《一个撒旦的弟子》、《我这样说》、《善与恶的决战终于到来》和《冰冷的心》。在这些作品中,“恶”最后终于战胜了“善”,原来“恶”就藏在心灵的深处,故“恶”不战自胜,而心灵也因“恶”而冰冷。

黑暗金属音乐发展到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向旋律化发展,英国的Cradle of Filth(污秽的摇篮)和挪威的Dimmu Borgir(黑暗城堡)是旋律性黑暗金属最著名的乐队。成立于1992年的Cradle of Filth自称是“英国唯一的黑暗金属乐队”,他们的音乐融合了哥特金属音乐风格,既有黑暗金属的凶暴,又具备哥特金属的凄美;他们的作品始终以传说中的吸血鬼为题材,主唱如魔鬼般凄厉尖叫的声音活现出吸血鬼的残忍,给这个乐队带来了最突出、最与众不同的特色;而且,他们还经常在自己的音乐中使用管风琴和小提琴两种古典乐器,体现了英国古典音乐的传统,这也成为他们另一别具一格的特色。

1994年,Cradle of Filth的首张专辑《邪恶之本原创造众生》(The Principle Of Evil Made Flesh)取得了非凡的成功,至今都被认为是他们最好的作品。这一作品的主角是吸血鬼巴托里女伯爵(Bathory),她也将是Cradle of Filth今后几乎所有作品的主角。序曲《我们的黑暗新娘》(颈项之婚礼)仿佛将人带入夜的迷雾之中,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故事就此展开了:在主题曲《邪恶之本原创造众生》中,声声刺耳的凄惨叫声,划破夜的长空;然后,《森林低声呼唤着我的名字》,隐约传来的声音仿佛来自坟墓,那是“黑暗女神”的召唤;午夜时分,沉重的脚步声、摄人魂魄的雷声、无休止的雨声、管风琴的轰鸣,还有门被推开的吱呀声,在这漆黑的雨夜回荡,一个《牧师》见到了《黑暗女神的复活》;淫荡的“黑暗女神”轻吟挑逗的话语,送来《一个最后的死之吻》,键盘乐和弦乐的迷人乐声把这个“最后的死之吻”表现得满怀致命的诱惑力,令人身不由己投入到她的怀抱里;在心神狂乱之际,《不断增长的欲望在流淌》,那嗜血的欲望,那生命之血;《施以夏娃的魔法之力》散发邪恶与兽性,令人胆战心惊,管风琴在《雾霭和午夜的天空》中轻轻奏响,在一声惨叫之后,流水的声音和夜的奇妙音响讲述了故事的结局《我们被神秘的爱情淹没而死去》;《雪中之狼的梦幻》美丽而短暂,梦醒时分只残留下感伤,那《转瞬即逝的垂死之夏》的感伤。在残暴的外表下,这些音乐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浪漫的故事,此乃一部充满了美感和令人感动的黑暗金属作品。

《邪恶之本原创造众生》为Cradle of Filth带来了好运,随后的唱片几乎张张都受到很高的评价。1996年,单曲碟《吸血鬼》(Vempire/Dark Faerytales In Phallustein)出版,在这张唱片中,他们的风格更加成熟;1996年的长篇史诗般的《黄昏和她的拥抱》(Dusk And Her Embrace)、1998年的淫荡兽性的《残忍与野兽》(Cruelty And The Beast)和2000年的混合了多种元素的《米堤亚》(Midian,古代阿拉伯北部居民)均是杰出之作。2001年,新专辑《献给女魔的悲伤组曲》(Bitter Suites To Succubi)出版,在新的世纪里,Cradle of Filth继续向我们讲述着吸血鬼故事的续篇。

进入九十年代中期后,Dimmu Borgir成为挪威黑暗金属界最重要的乐队。Dimmu Borgir成立于1993年,当他们的第一张专辑《For All Tid》在1994年出版后,其浓重的黑暗气氛立即得到人们的肯定。随后,他们在1996年出版的《毁灭性风暴》(Stormblast)中确立了交响性黑暗金属的风格,并从此扬名世界。同年,Dimmu Borgir著名的单曲碟《魔鬼之道》(Devil's Path)出版,这张唱片包含了四首著名的作品:《不谐和的主人》、《魔鬼之道》和两个版本的《夜之恐惧》,其中《魔鬼之道》是Dimmu Borgir的代表作,它的旋律尽管单一,但是很动听,有着更多苍凉感:

太阳将永远亲吻着我的脸颊,

用它那燃烧的光芒将我爱抚。

即使我寓居在阴影之中,

与死亡共眠。

在邪恶的欲望中我同娼妓拥抱,

让她从羞耻的生命中获得解脱。

即使堕落天使的幽灵

如影随形。我为黑暗服务,

我是恶魔之中的王子,

故我拥有永生。

黑暗天国的君王,

被生命和万物所诅咒;

哦,我的永恒之心绝不会颤抖,

即使你向死亡的阴影发起攻击。

不朽的生命是上天所赐,

我将统治另一个千年。

1997年,Dimmu Borgir出版了黑暗金属的经典之作《黑暗王座的凯歌》(Enthrone Darkness Triumphant),它将传统黑暗金属风格与哥特金属和鞭击金属风格融为一炉,在黑暗金属的极端性之中融合了更多旋律性因素,并加入了合成器所营造的合唱效果,是一部交响史诗式的唯美之作;1999年,另一张出色的专辑《心灵黑暗的尺度》(Spiritual Black Dimensions)出版,Dimmu Borgir乐队又进行了新的尝试,他们在音乐中增加了更多鞭击金属和残酷死亡金属风格,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2001年,最新专辑《禁欲 欢欣 厌世》(Puritanical Euphoric Misanthropia)出版,这张唱片的封面很醒目:一幅被替换成女体并身缠荆棘的“基督受难图”;专辑中的音乐倾向于神秘主义和虚无主义,并较接近于死亡金属风格,它整体上如同一部交响曲,是Dimmu Borgir乐队最具震撼力的作品。弦乐首先演奏出阴冷的低沉的“交响序曲”《恐惧与惊异》,凶残的《赞美暴虐之君》随后而至,鼓一阵紧似一阵地连续敲击,紧接着,在凄厉的风声中,《欢庆创世的诸王》又降临了;这张专辑自始至终所有歌曲几乎都是不间断的,其后的歌曲包括:《杂种的标志变节》、《一个屠杀自然的组织》、《清教徒》、《灌输信仰》、《魔鬼般的漩涡》、《绝对唯一的公正》、《盛宴》和《无瑕的或虚无的》。作为“交响曲之末乐章”的《无瑕的或虚无的》,具有同“序曲”一样优美的弦乐,但一扫阴郁气氛,飘溢更多超脱。

在Dimmu Borgir组建的那一年,挪威还出现了另一支旋律性黑暗金属乐队Old Man's Child(老人之子),不过他们的乐风更多地属于残暴交响黑暗金属音乐,1996年他们以单曲碟《在生命的黑暗中》(In The Shades Of Life)开始为人注意,这张唱片包含了他们的“队歌”《老人之子》。他们最重要的专辑是2000年出版的《启示666来自地狱的咒语》(Revelation 666: The Curse Of Damnation),666代表恶魔,指的是一年中第六个月的第六天六点钟;这一专辑确立了Old Man's Child在黑暗金属领域的地位。

旋律性黑暗金属在九十年代末开始被许多乐队所采用,瑞典的Siebenburgen乐队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一个,他们使用若隐若现的飘渺女声与死腔相对,是我所听过的最迷人的黑暗金属音乐;他们目前最好的专辑是2001年出版的《散播瘟疫的天使》(Plagued Be Thy Angel)。在新世纪到来之初,意大利黑暗金属界也出现了一支优秀的乐队Graveworm,他们是很注重氛围的旋律性黑暗金属,2001年出版的《恶毒的惩罚》(Scourge Of Malice)是一张古典化程度很高的专辑,大量使用了提琴的音色,比如第二首歌《被阴魂所亵渎》中有一大段动人的小提琴独奏段落,还有第五曲《葬歌》的前面大半部分都是古典吉他独奏曲,第七首《恶魔之臀》干脆就是一首格里高利圣咏不过很富于亵渎意味。

1995年,法国最著名的黑暗金属乐队Anorexia Nervosa(神经性厌食)成立,他们称自己是“交响性黑暗金属”,他们音乐的华丽特性非常法国化,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是“更加法式的艺术化之声”。Anorexia Nervosa经常被拿来同英国的Cradle of Filth相类比,不过,与Anorexia Nervosa惊人的速度和冲击力以及血腥的程度相比,Cradle of Filth要“柔情”得多,Anorexia Nervosa则要更加“激进”。2000年,Anorexia Nervosa出版的《女巫审判所》(Drudenhaus,这是中世纪德国一个关押并烧死女巫的场所)集狂乱、残暴、扭曲、堕落于一身,在虚无与颓废之中寻求到邪恶的浪漫,整张专辑给人的感觉可以用“歇斯底里”来形容。

2001年,Anorexia Nervosa出版了《蒙昧的新秩序》(New Obscurantis Order),在这张新专辑中,他们吸收了更多的哥特金属风格,并且内容和主题涉及了法国历史上著名的萨德侯爵(De Sade)。多纳谦 阿耳封斯 弗朗索瓦 德 萨德侯爵是十七世纪极端反叛的法国著名作家,“萨德”在现代英语中是***的代名词,他所著的小说《鞠斯汀娜》(即《贞洁的厄运》)讲述了纯洁少女鞠斯汀娜固守贞操,却不断遭受到虐待和蹂躏,最后被闪电劈死的故事,它也是一部“邪恶”战胜“善良”的赞美诗,亦正符合黑暗金属的主题,在这里,黑暗是贞操的强奸者。《蒙昧的新秩序》讲述的是萨德式的故事,它包含八首作品:《母亲 厌食》、《玫瑰之惩罚》、《黑色的死亡依旧》、《悲痛的圣母悼歌》、《处女之门》、《燔祭的圣坛》、《为暴虐欢呼》和《教会历书之亚比月的混乱:淫荡的圣餐》;第一首开始时,交响性弦乐演奏出的疾速旋律预示着某种不祥,混乱随之从天而降,《玫瑰之惩罚》和《黑色的死亡依旧》两首歌将混乱传递了下去;作为宗教音乐重要形式的“圣母悼歌”被Anorexia Nervosa用在了黑暗金属音乐之中,宗教合唱与死腔和疯狂的打击乐顿时混合成另一种混乱,这混乱的名字就叫:“蒙昧的新秩序”。那“圣母悼歌”中唱道:

……

我们是太阳,

我们是死亡之星,

我们是夜的天空,

我们是蒙昧的新秩序。

此刻,贞洁将成为“圣餐”,在“圣坛”上被黑暗所玷污;《燔祭的圣坛》上传来邪恶的狂笑,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为暴虐欢呼》竟如同一首钢琴独奏的“幻想曲”,钢琴的弹奏很有力度,乐音如流水般清澈,恰似那“圣餐”之前伪善的前奏,淫荡的、血腥的、残暴的“圣餐”随后便在狂乱中开始了……

因为这世界有黑暗,所以黑暗金属音乐就有存在的理由;因为它总是在提醒着我们这世界存在着黑暗,所以它就具有了超越它本身的价值;抛开黑暗金属音乐外在的极端,我们所看到的常常是扭曲的情感,而情感的扭曲源自于现实的黑暗,当我们直面了这黑暗,也就拥有了黑暗金属音乐所赋予的真诚。但丁在《神曲 地狱篇》的最后这样写道:“……我们一步一步往上走,……直走到我从一个圆洞口望见了天上美丽的东西;我们就从那里出去,再看见那灿烂的群星。”

第一次听Type O Negative的歌《Christian Woman》,是在一个夏天闷热的中午。一开场,主唱Peter就开始用魔鬼般浑厚低沉的嗓门轻声祷告着悠扬唱词,伴随着宗教音乐轻柔的管风琴过门,庄重虔诚;直到鼓点电吉他和唱诗班和音一并激烈地介入,被压抑扭曲的各种邪恶诱惑之景象忽然暴露于烈火之中,所有宗教音乐元素彻底转变为一场梦魇般的渎神仪式,只有Peter低沉的魔鬼唱辞继续舒缓悠扬。让人在闭眼的音符间幻化出无数骷髅乱舞、鬼魅壮丽。

哥特金属(Gothic Metal),假借欧洲哥特式教堂之名盗取各种宗教音乐元素的偏门摇滚。后来接触了许多所谓经典的哥特金属,才知道只要曲风题材偏点阴暗,扯上点死亡比如爱你爱得想杀掉你又杀不下手之类似乎就能称为哥特金属了;或者像日本、韩国这些流行符号极度浮躁的地方,强调“视觉系”什么的,只要穿上些怪里怪气的冷色调服饰,哪怕唱校园歌曲也能被称为哥特金属;难怪听说李宇春也在自称弄着哥特金属了……总而言之,终于明白了,以邪恶阴沉著称的Type O Negative并非典型的哥特金属。

其实Type O Negative乐队本身也并非一开始就如此邪恶阴沉的,在他们第三张专辑《Bloody Kisses》之前,曲风唱词都如传统类型金属般急躁凶残,虽然第一张专辑《Slow Deep %26amp; Hard》关于集体无意识、自杀率增长、妇女压抑等社会阴暗面取材之丰富与深刻为乐队赢来不少好评,第二张伪现场录音的录音室专辑《The Origin of the Feces》更在形式上带来了不少惊喜,但前两张专辑过多的怒吼嘶喊似乎并不能突出主唱Peter低沉嗓门的诗意魅力。于是,之后乐队向内敛阴暗的风格转型,在商业上果然大获成功,从摇滚界的地下党转成了正规军。上文所提到的歌曲《Christian Woman》,正是第三张专辑的一首主打歌。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使乐队接下来的专辑《October Rust》过分诗意盎然起来,旋律化的主题转向了悲情浪漫;虽然在单纯效果与唱腔方面标明了乐队的完全成熟,但对期待更加深刻与阴暗的老乐迷无疑是一种背叛。好在之后的三张专辑《World Coming Down》、《Life Is Killing Me》和《Dead Again》很好回归了庄重邪恶的作风,站于地狱角度对人世的批判力度始终在悲情自悯之上。对于没怎么接触过哥特金属的朋友,可以推荐听听Type O Negative在2000年出的精选集《Least Worst Of Type O Negative》(《最不糟糕的O型阴性》),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乐队的低调朴实。

鲁迅对呐喊有一个解释:和一群怯弱者同困于一无门无窗的密室中,想开个窗透点气,当你好声好气和大家商量,没人会把你当回事的;当你叫嚣着要把屋顶给掀了,就自然有人折中地提议,不如开个窗就算了吧。在西方,Type O Negative中文译名:O型阴性之流正可谓是一声呐喊,在人性边缘种下诗意、思辨的恶之花。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