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四灵血阵

四灵血阵

"黄鸟"、"夔牛"、"饕餮"、"烛龙"被称为四大上古神兽。 黄鸟:黄羽大鸟,纵横九天,代天帝护守八方灵药,震慑玄蛇。

萧鼎的仙侠小说《诛仙》中的一种阵法。

"黄鸟"、"夔牛"、"饕餮"、"烛龙"被称为四大上古神兽。

黄鸟:黄羽大鸟,纵横九天,代天帝护守八方灵药,震慑玄蛇。

夔牛:上古奇兽,状如青牛,单足无角,吼声如雷。久居深海,三千年乃一出世,出世则风雨起,雷电作,世谓之雷神坐骑。

烛龙:蛮荒万载寒潭所出,性喜吞噬妖物,能御万水,震慑群妖。后传为异人收服,为灵山守护。

饕餮:万火之精玄火鉴之守护异兽,周身赤焰,火毒汹涌,中人立死。传闻有异教密法,上古凶神,以赤焰魔兽催持八凶法阵,至为诡异。

四神兽神力合一可激活"四灵血阵",妖力强大无比!正是由于传说中神兽所具有的特性与神性,使它们成为了先民崇拜的图腾。

狐岐山。

鬼王宗总堂所在。

在荒凉的山体之下,鬼王宗的总堂隐匿在坚硬的岩洞之中。在弯弯曲曲的隧道里,某个幽深静谧的地方,长长的隧道中空无一人,只有两旁石壁上每隔数丈,镶嵌着一盏铜灯,照亮了些许地方。

面蒙黑纱的幽姬,身影飘忽,独自向前走着,远远看去,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道幽魂。这个地方,已经是鬼王宗的禁地所在,与碧瑶所在的寒冰洞,同是鬼王宗里最神秘的地方,向来严禁普通弟子出入。但幽姬身为鬼王宗四大圣使之一的朱雀身份,是鬼王宗最核心的成员之一,所以才能自由出入这些地方。

只不过,她往前方那幽幽延伸、仿佛永无止境的深深隧道望了一眼,脚步却忽然慢了下来,看去似乎有几分迟疑之意,但终于还是迈步走去。

前方阴影深处,此刻仿佛也传来几声怪异的低低咆哮声,像是什么野兽嘶吼。

又走过了一段长长的隧道,两旁的灯光也越来越是昏暗,终于,在拐过了一个拐角处后,幽姬走到了这条隧道的尽头,那里赫然是一道石门,门楣上刻着三字:

龙阙

幽姬盯着那三字望了许久,周围一片寂静,只有从刚才开始就不时响起的怪异咆哮声,渐渐清晰了起来,空气中,也仿佛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她面上的黑纱动了动,似乎是摇了摇头,轻声叹息,然后走进了这个石门。

一进石门,豁然开阔,里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石窟,旁边岩壁上怪石突兀,各具形状。而在幽姬处身的石门前,是一条悬空的石径,蜿蜒向前,通向石窟中央。此时此刻,她竟然是处身在这个巨大石窟的半空中。

幽姬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看到这等景象,却也没什么吃惊表现,只沉默了片刻,就顺着那条窄小石径向前走去。石窟的上半部分是一片黑暗,但就在石径的下面,却有红光隐隐闪耀,反射上来,反而将石窟上边的岩壁映的有些狰狞。

空气中的血腥味道,越发重了。

这条巨大石窟中的悬空石径,也不知道是天生形成,还是人工所造,就这般横悬空中,远远望去,底下竟无一根可以支撑的石柱,直是匪夷所思。

幽姬黑色的身影,在石径上走着,行走间却连一点脚步声也无,倒真有几分鬼气森森的样子。不过没走多久,她就看到了前方的那个身影。

鬼王。

石径的尽头,是一个七尺大小的石台,鬼王此刻就站在上面,负手而立,从背后望去,他的身影沉稳而厚重,看去似乎和这个巨大石窟都有融为一体的奇异感觉。幽姬走到他的身后,低声道:"宗主。"

鬼王回过头来,点了点头,微笑道:"你来了。"

幽姬面上的黑纱忽地一顿,似是吃了一惊。石径到了这个平台,就算到了尽头,前方是一片空荡荡,相应的,石窟底下的神秘红光,从此处看也亮了许多。此番鬼王转头,那红光顿时从他转身间射了过来,隐隐约约将他的面容照的有些模糊,甚至连他的眼睛里,有似有淡淡红芒。

鬼王似乎也没注意到这些,只道:"你过来吧。"

幽姬走了过去,站在平台之上,顿时眼前大亮,再无石径遮挡,将石窟底部事物一览无遗。

这个石窟下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血池,鲜红的血液灌满了巨大石窟的底部,真不知道鬼王宗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新鲜血液。想来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味,就是从下面而来的。

在血池之中,赫然浸泡着两只巨兽,一只是死亡沼泽中的黄鸟,一只是东海流波山上的奇兽夔牛。这两只上古奇兽大半的身子都被浸泡在血水之中,同时从血池上方各有一道暗红光芒,笼罩在它们身上。看那暗红光芒所发出的地方,正是被莫名力量凌空孤悬半空的伏龙鼎

伏龙鼎所在位置,离鬼王和幽姬站立处颇远,但幽姬仍然能看到在伏龙鼎上有一道黑色人影正在施法,只是在红芒遮挡下模糊不清。不过纵然如此,她却依然知道那是什么人--鬼先生,魔教鬼王宗中最神秘的人物。

幽姬身为鬼王宗上一代的四大圣使之一,对鬼王宗大小事情几乎了若指掌,但只有这个鬼先生却是例外。原因很简单,此人原先并非鬼王宗中人物。而是当代鬼王登位之后,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一位神秘人物,鬼王对他极为敬重,而这个神秘人物在极少数几次的出手中,所展现的诡异道法,也让青龙、幽姬等鬼王宗高手为之动容。

但在幽姬心中,却始终对此人抱有深深警惕之心,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在鬼先生的大力推动之下,鬼王终于在十年之前,开始启动"四灵血阵"。

鬼王宗历代传递的镇宗法宝"伏龙鼎",来历神秘莫测,其中蕴含着无尽灵力,非正非邪,诡异之极。而在伏龙鼎鼎身之上,除了古拙花纹之外,还刻着许多神秘铭文,历代鬼王宗祖师都无法参透。但到了当今鬼王这一代,他胸中包罗万象,实是个不世出的奇才,正好在他身边又突然出现了一个对这种神秘文字似乎专有研究的鬼先生,二人合力,竟然是将这些神秘文字给解了出来。

原来这伏龙鼎鼎身铭文,所记载的是一种名叫"四灵血阵"的诡异法阵,需要以远古洪荒时代的四种奇兽灵力,引发伏龙鼎本身诡异法力,则成一威力无匹的绝世法阵。按照古鼎铭文中所说的,这四灵血阵一旦形成,其力量便足以毁天灭地。

鬼王乃是雄才大略的不世枭雄,自然不会对这种强大力量视而不见,而十年之前青云一战,青云门诛仙剑阵威震天下,所向披靡,直非人力所能抵挡,鬼王仔细思量,惟有这四灵血阵,才能有战胜诛仙剑阵的可能。

从那以后,鬼王宗的一切行动,便开始围绕四灵血阵而进行了。

幽姬目光从鬼先生那模糊不清的身影上收回,望向血池中的那两头灵兽。虽然被血水围绕,但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头的黄鸟显然并不甘愿,时不时就是发出一声愤怒清啸,双翅展动,登时将周围血水鼓出巨大波涛。

只是这血池之中的血水似乎对它有奇异的克制功用,黄鸟的灵力和力量显然远非当日可比,特别是在它头上,还有一道从伏龙鼎上发出的暗红光芒笼罩着它。黄鸟一有异动,这暗红光芒登时明亮,被其笼罩的黄鸟顿时如被泰山压制一般,刚刚昂起的身子立刻就像被不可匹敌的重力生生压了回去。

如此几个回合之后,黄鸟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去,虽然还在反抗,但却越来越是无力。而在血池的另一头,单足巨躯的奇兽夔牛整个身子浸泡在血池之中,一动不动,只有目光偶尔向黄鸟那边望上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困在此处时间久了,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

望着这两只原本不可一世的灵兽竟然落到这个下场,幽姬忍不住在黑纱之下微微皱眉,心中一阵莫名的反感。

站在她身边的鬼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向她看来,忽然道:"你在想什么?"

幽姬一惊,随即镇定下来,淡淡道:"没什么,宗主。"

鬼王看了看她,随后目光移到血池之中,半晌后缓缓道:"如今四灵血阵已经完成一半,只要再找到另外两只灵兽为引,我们鬼王宗称雄天下之日,指日可待。"

幽姬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是。"

鬼王负手而立,目光仍没有离开血池之中那两只灵兽,口中却突然转换了话题,道:"你比我先到死泽,我嘱咐你暗中观察鬼厉,你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幽姬面上黑纱轻轻动了动,片刻之后,道:"他在死泽之中,带领手下周旋于万毒门、合欢派和正道之中,在那等复杂诡秘、杀机重重的情势下,依然进退有据,并最终与他人联手灭了长生堂,实有大将之才。而且……"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下来,鬼王略感意外,道:"怎样?"

幽姬迟疑了片刻,道:"他在内泽之中,突起偷袭重伤了万毒门的秦无炎,心思坚忍狠辣,不可小觑了。"说着,幽姬忽然心中一阵恍惚,自己在谈论的这个人,真的就是当年那个张小凡么?

碧瑶所真心喜爱的那个人,真的就是他么?

鬼王却似乎颇为满意,点头道:"此子性情坚忍刚毅,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些年来他修习我圣教功法,又有天下无双的邪器日夜在身,性子暴戾好杀一些,也算正常。"

幽姬抬头,向鬼王看去,只见他嘴边隐隐有一丝笑意,但衬着他那张不怒而威的脸庞,竟然透出一股寒意。

"不过,"鬼王忽然说道,"我听说鬼厉在死泽之中,与那些正道中人碰面时候,尤其是遇到一个名叫陆雪琪的青云弟子,他的情况便有些异样,可有此事?"

幽姬身子一震,却见鬼王面容淡泊,看不出他究竟想着什么,只是她心中不知怎么,突然一阵紊乱。她与青龙二人暗中潜入死泽,鬼厉与陆雪琪之间隐隐有些微妙,她大部分都在暗中看到。只是此刻想来,她却觉得一阵莫名的心痛。

就像一枚尖针,刺入了心房。

"怎么了?"鬼王转过头来,看着幽姬

幽姬缓缓低头,因为黑纱蒙面,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表情。片刻之后,她的声音不知怎么,似乎有些嘶哑,但依然很清楚很冷漠地,回答着鬼王:

"是,他和青云门陆雪琪之间的确有些暧昧,我亲眼看到在天帝宝库之外,面对黑水玄蛇,他冒死去救了那女子一命!"

鬼王没有再说话,但是只在片刻之间,周围的血腥气息突然十倍百倍的浓烈起来,那个男人依旧负手而立,但不知是不是被石窟底下的红光照耀着,他眼中红芒,霍然大盛。

幽姬缓缓向鬼王行了一礼,向后走去,慢慢走出了这个隐隐让人喘不气来的石窟。

只是她刚走到那个石门,突然就愣住了。青龙静静地站在石门外头,淡淡地望着她。

幽姬迎着他的目光,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许久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青龙缓缓走上前来,从她身旁擦身而过,向石窟深处走去,留下幽姬一个人,怔怔地站在隧道之中。

从始至终,他没有和幽姬说一句话。

※※※

南疆幽月,孤悬在西方天际。

深山古刹,虫鸣凄切,一派凄凉幽暗景色。

"呼!"

一声呼啸,光芒闪处,吕顺驭剑飞来,落到了这座古刹庭院之中,双眼里精光闪耀,一分一分仔细地向这座古刹大殿扫过去。

他在刚才已经驭剑搜遍了附近十里,毫无所获,竟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思量之下,却突然惊觉这座古刹反而是自己疏忽的所在。

夜风冷冷,已经废弃的大殿连大门都已经不见,虽然就在刚才不久,吕顺还在大殿里面与人谈话。只是此刻看去,里面突然变得阴气森森,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窥视着他一样。

他手心忽然冒出了些许冷汗。

刚才死的那个鱼头人身的怪物,是南蛮鱼人族的族长,此番在与自己见面的时候被人狙杀,自己实在是脱不了干系。他深知南蛮异族和自己门派暗地里有着神秘交往,更了解那些蛮族的可怕与残忍,此番若不给蛮族一个交代,只怕自己要有苦头吃了。

但以他对南蛮异族的了解,这些鱼人的战力非同小可,虽然和自己这等修行高深的修真之士相比仍有不如,但要想一招即杀,这狙击之人的道法之高,只怕不在自己之下。

吕顺深深吸气,忽地高声道:"是哪一位高人,请出来说话。"

"说话……说话……"

夜风带着他话音的尾声,在古刹中间轻轻飘荡着,只是大殿之中依然一片寂静,没有任何的声音。

吕顺脸色更沉,一咬牙,手中仙剑光芒大盛,人剑合一冲进了大殿之中,片刻大殿里登时明亮起来。但就在他人影刚刚没入大殿的同时,大殿残垣断壁的一侧,两道黑影迅速无比地离开大殿,没入了旁边的黑暗阴影之中,再无声息。

半晌,只听吕顺在大殿里东翻西找,乒乒乓乓响了好一会儿,但最终还是颓然走了出来,显然一无所获。他站在台阶之上,面色阴晴不定,过了许久,一跺脚,叹道:"罢了,罢了。"

说着不停摇头,随即驭剑而起,往南而去,片刻间消失无踪。

古刹之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刚才被吕顺惊吓消失的虫鸣,也再一次响了起来,冷月清风,又是一副荒凉景色。

只是随着吕顺消失了许久,这古刹仿佛也失去生机一般,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又过了片刻,忽然半空中一声锐啸,红色剑芒突然从高空云层疾冲下来,迅疾无比地落在古刹庭院之中,摇晃几下,现出了吕顺身影。

他这番去而复来,竟然是施了个空城计谋,假装远遁,却从远处折返,藏身在天空黑云之中。可惜饶是如此,古刹之中却依然无人出现,吕顺面上终于露出沮丧神色,长叹一声,沉默了片刻,才再次驭剑飞起,往南方飞去,此后再也不见他的踪影,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古刹之中,也再一次恢复了宁静,但片刻之后,两道黑影晃动,缓缓现出了两个人影。

当先一人,慢慢走到庭院当中,月华如水,冷冷洒下,将他的身影,在残破的青石庭院石板上,拉出一条细长的影子。

正是鬼厉。

抬头,望月。

月色清冷,照在他的脸上。

忽然间,他看去竟仿佛有了几分沧桑。

就连趴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此刻似也沉默,和主人一样,默默地抬头望着月亮。

"怎么,公子喜爱这南疆月色么?"忽然,身后另外一道仍旧隐没在阴影里的窈窕身影,发出悦耳轻柔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鬼厉慢慢收回目光,却并不回头,也不回答那个阴影女子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了那个鱼人?"

依然隐身在阴影中的那个女子发出一声轻笑,道:"那些鱼人不仅害了公子部属,也害了我的手下,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子你出一口气啊。"

鬼厉脸色丝毫不变,显然对这些话根本不信,淡淡道:"久闻'紫芒刃'乃九天神兵,今日在姑娘手中施展开来,果然有神鬼不测之力。"

那女子一声轻笑,声音柔媚悦耳,在这凄凉夜色之中,突然似添了几道颜色一般,变得鲜活起来了。

脚步声缓缓响起,她从阴影中,缓缓走了出来。

赫然是魔教合欢派,人称"妙公子"的金瓶儿。只见在月色之下,她依旧是一身鹅黄衣裳,柔顺衣襟在夜风里轻轻摆动,更有几缕细细发丝,在鬓发间垂下,微显零乱,却似乎更有种莫名的撩人情怀。

深山古刹,冷夜美人!

此时此刻,她眼波盈盈如水,眉目间似有春光图画,清丽无方,一时间,竟连这夜色,仿佛也温柔了起来。

鬼厉转过身,目光在她脸上看了看。

金瓶儿嘴角依然挂着微笑,柔声道:"公子你身怀异宝,乃是'噬血珠'与'摄魂'合而为一的不世奇珍,我这小小的紫芒刃,哪里敢和你的噬魂相提并论?"

鬼厉眼中红芒一闪而过,但面色却没有什么变化,道:"姑娘此番南下,可也是为了追查这些鱼人异族的么?"

金瓶儿微微点头,随即眼中眼波流转,道:"不过没想到此事居然和焚香谷有关系。"

鬼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心中对这个女子却是越来越是警惕,刚才她突起狙杀鱼人异族族长,这份道行之高,似乎比起当日在死泽之中,与自己还有秦无炎三人围攻长生堂玉阳子时显露出来的道法要高出不少,只怕当日她是没尽全力。

只是这道行高深,却还是其次,自己当日也保有后手。但金瓶儿狙杀鱼人,却分明有嫁祸焚香谷,挑拨暗中勾结的蛮族与焚香谷关系之意。

此女心机之深,手段之狠,实在非同小可。

金瓶儿目光在鬼厉面上转了几转,忽地微笑道:"公子此次南来,必定也是追查这些鱼人的罢,倒不知道有何发现?"

鬼厉淡淡道:"没有。"

金瓶儿听他回答冷漠,却也不生气,反而笑的更是柔和,道:"只是如今我们都已经知道焚香谷似与这些蛮族怪物有暗中来往,不知道公子打算如何?"

鬼厉目光闪烁,道:"姑娘以为如何?"

金瓶儿微笑道:"是我先问公子的啊。"

鬼厉听她似嗔似笑的反问过来,眉头一皱,心下已转了无数念头:此番突然发现焚香谷竟然与南蛮异族有暗中勾结,实在是耸人听闻的一件大事。若是传到天下,只怕那些正道人物要吓得目瞪口呆了。

当此形势之下,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探一探神秘莫测的焚香谷了,只是眼下情况,其中似大有文章,先不说南蛮异族向来神秘之极,单是一个焚香谷,实力便是不容小觑。昔日从焚香谷中出来的李洵燕虹等人,包括刚才的老者吕顺,道行均是极高。

金瓶儿慢慢走到鬼厉身前,抬头向他看去,微笑道:"公子可是想夜探焚香谷?"

鬼厉眼光一闪,道:"怎么,姑娘也有此意么?"

金瓶儿微微一笑,妩媚动人,竟似有股美丽当面而来,鬼厉心志竟然为之一动,心中不由得为之一震。

只听金瓶儿淡淡而道:"我自然愿和公子走这一趟,只不过有件事,还盼公子答应了我才是。"

鬼厉目光一凝,道:"什么?"

金瓶儿微笑道:"我只盼公子切莫如对付秦无炎一般,突然在一旁出手将我杀了。"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