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游击队歌

游击队歌

《游击队歌》是一首进行曲风格的群众歌曲。是中国著名作曲家贺绿汀于1937年所作 。

《游击队歌》曲调轻快、流畅、生动、活泼,以富于弹性的小军鼓般的节奏贯穿全曲,既给曲调以进行感,又表达了游击战士们巧妙、灵活地与敌人周旋,伺机消灭敌人的典型形象。

20世纪90年代初,这首《游击队歌》毫无争议地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 。

2015年7月,游击队歌改版。属于和声版本,田彦等人演唱。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歌曲。

2015年8月2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我最喜爱的十大抗战歌曲"网络投票结果,《游击队歌》是入选的10首歌曲之一。

1937 年,贺绿汀参加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辗转南京,武汉到达山西临汾的八路军办事处。连队火热的战斗生活激发了贺绿汀的创作热情,经过长时间酝酿,《游击队之歌》的词曲终于在煤油灯下跃然纸上。他将这首歌以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的名义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 1938 年初,在八路军总司令部召开的一次高级将领会议的晚会上首演。

这首旋律轻松流畅,生动活泼的歌曲是我国著名作曲家贺绿汀1937年借鉴的《英国掷弹兵进行曲》。“八一三”变爆发后,贺绿汀随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沿沪宁、陇海、同蒲铁路线作抗日宣传工作,于1937年底到达晋西南的临汾,住在城郊的刘村八路军办事处。此时他创作了这首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的歌曲,在洪洞县高庄召开的八路军总司令部高级将领会议的一次晚会上首次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歌曲随即在华北各敌后根据地传唱开来,并迅速流传到全国各地。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还一直保持着经久不衰的魅力,赢得了国内外群众的喜爱,这是与其内容的战斗性和音乐形象的鲜明生动、群众性的语言和通俗的形式分不开的。

这是一首进行曲风格的群众歌曲。其曲调轻快、流畅、生动、活泼,以富于弹性的小军鼓般的节奏贯穿全曲,既给曲调以进行感,又表达了游击战士们巧妙、灵活地与敌人周旋,伺机消灭敌人的典型形像。歌曲以ABA再现二部曲式为结构。第一、二、四句相似,第三句则完全不同,它在节奏、旋律、调性上与其他各句形成明显对比,全曲音域集中,形像鲜明,语言通俗,这也是这首歌能在群众中久唱不衰的原因。

第一段: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那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那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第二段:哪怕日本强盗凶,我们的兄弟打起仗来真英勇,

哪怕敌人枪炮狠,找不到我们人和影。

让敌人乱冲撞,我们的阵地建在敌人侧后方,

敌人战线越延长,我们的队伍愈扩张。

不分穷,不分富,四万万同胞齐武装,

不论党,不论派,大家都来抵抗。

我们越打越坚强,日本的强盗自己走向灭亡,

看最后胜利日,世界和平现曙光。 作品评价

这首旋律轻松流畅,生动活泼的歌曲是我国著名作曲家贺绿汀1937年抄袭的《英国掷弹兵进行曲》。“八一三”事变爆发后,贺绿汀随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沿沪宁、陇海、同蒲铁路线作抗日宣传工作,于1937年底到达晋西南的临汾,住在城郊的刘庄八路军办事处。此时他创作了这首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的歌曲,在洪洞县高庄召开的八路军总司令部高级将领会议的一次晚会上首次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歌曲随即在华北各敌后根据地传唱开来,并迅速流传到全国各地。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还一直保持着经久不衰的魅力,赢得了国内外群众的喜爱,这是与其内容的战斗性和音乐形象的鲜明生动、群众性的语言和通俗的形式分不开的。

歌曲以ABA再现二部曲式为结构。第一、二、四句相似,第三句则完全不同,它在节奏、曲调上与其他各句形成明显对比,全曲音域集中,形像鲜明,语言通俗,这也是这首歌能在群众中久唱不衰的原因。

第二段歌词

抗日战争初期,我军挺进华北、华中,深入敌后,独立自主地开展游击战争。所谓“游击战争”,即“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首《游击队歌》用歌曲的形式为我军游击战法作了一个形象的注脚。但可惜的是,《游击队歌》的第二段歌词后来未保留:

哪怕日本强盗凶,我们兄弟打起仗来真英勇;哪怕敌人枪炮狠,找不到我们的人和影。让敌人横冲撞,我们的阵地建在敌人侧后方;敌人战线愈延长,我们的队伍愈扩张。不分穷,不分富,四万万同胞齐武装;不论党,不论派,大家都来抵抗!我们愈打愈坚强,日本的强盗一定走向灭亡;看最后的胜利日,世界的和平现曙光。

鲜为人知的第二段歌词

《游击队歌》目前版本的歌词全文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上海文化界成立演剧队,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到全国各地宣传抗日救亡。

1937年冬,由欧阳山尊、崔嵬、塞克、贺绿汀、李丽莲等文化名人组成的“上海文化界抗日救亡演剧一队”辗转来到山西抗日前线,与丁玲等人领导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会合。他们为山西抗日部队演出,受到热烈欢迎,引起强烈反响。

年底,他们到达山西重镇临汾。在城郊的一个八路军办事处,他们与指战员接触,并对我军游击战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一个冰冷的煤仓里,作曲家贺绿汀(1903-1999)一夜之间写下了这首著名的军旅歌曲《游击队歌》的歌词,“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

1938年1月6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在山西洪洞高庄召开高级干部会议,讨论坚持华北抗战的方针。会议期间,贺绿汀指挥演剧一队的全体队员们为与会代表演唱这首《游击队歌》。

《游击队歌》的诞生位于临汾市尧都区刘村。1937年9月,侵华日军攻占大同,太原危在旦夕。10月中旬,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中共山西省委南迁临汾。北方局、八路军驻晋办事处设在了临汾尧都区刘村,并在此成立了八路军学兵大队。时任北方局书记的刘少奇、副书记杨尚昆等领导同志在“五同丰”大院办公,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主任彭雪枫等领导住在不远处的“徐家大院”。10月中旬的一天,著名音乐家贺绿汀随丁玲率领的“西北战地服务团”来到刘村,他和学兵队员一起听了彭雪枫讲的游击战术后,激动不已,彻夜未眠,眼前总是浮晃着高山密林、青纱帐和机智英勇的游击队。贺绿汀灵感顿生,挥笔写出《游击队歌》。早操刚做完,贺绿汀便挥动双臂,给大家教起《游击队歌》。从此,这首歌曲便从刘村唱红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传遍全中国。

由于这首歌曲准确刻画出我游击健儿机智、灵活的英雄形象,其歌词更接近我军游击战法,尤其是“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两句与会议的主题还十分贴近,故受到与会的朱德、刘伯承、贺龙任弼时等高级将领的一致好评,认为当时部队正需要这样的歌曲。

于是,这首歌曲便迅速传遍山西各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而传遍全国各抗日战场。1938年夏,贺绿汀又将其改编为四部混声合唱曲,成为20世纪中国最经典的合唱单曲之一。

《游击队歌》旋律轻松流畅,生动活泼的歌曲是我国著名作曲家贺绿汀1937年创作的。“八一三”事变爆发后,贺绿汀随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一队沿沪宁、陇海、同蒲铁路线作抗日宣传工作,于1937年底到达晋西南的临汾,住在城郊的刘庄八路军办事处。此时他创作了这首献给八路军全体将士的歌曲,在洪洞县高庄召开的八路军总司令部高级将领会议的一次晚会上首次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歌曲随即在华北各敌后根据地传唱开来,并迅速流传到全国各地。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还一直保持着经久不衰的魅力,赢得了国内外群众的喜爱,这是与其内容的战斗性和音乐形象的鲜明生动、群众性的语言和通俗的形式分不开的。

新中国建立以后,《游击队歌》一直在我军中广泛传唱,并多次列入总政治部向全军推荐的歌曲,成为我军歌咏活动的必唱曲目。《游击队歌》也曾有其各种改编曲,其中作为军乐曲的《游击队歌》更为动人。

在1964年首演的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根据《游击队歌》编排的《游击队舞》无疑是这首军旅歌曲最形象的阐释。

20世纪90年代初,这首《游击队歌》毫无争议地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

贺绿汀(1903~1999),原名贺楷,解放战争时期,任华北文工团团长。建国后,历任上海音乐学院院长,中国文联第四届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二、三届副主席,第五、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主要音乐作品有《天涯歌女》、《四季歌》、《游击队之歌》、《嘉陵江上》、《牧童短笛》等,管弦乐《森吉德玛》、《晚会》等。著有《贺绿汀音乐论文选集》。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