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郑判龙

郑判龙

黑龙江尚志人。中共党员。1952年毕业于延边大学朝文系。历任延边大学助教,苏联莫斯科大学博士留学生,延边大学语文系主任、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延边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延边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

延边国际友谊促进会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朝鲜文学研究会理事长,吉林省文联副主席,延边文联副主席。1959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专著《外国文学史》(合作)、《世界文学简史》、《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文学》、《高尔基评传》、《文艺学方法论》、《外国文学讲座》,散文集《国外见闻》、《我所生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世界的朝鲜人》,评论集《郑判龙评论集》(2卷)等。散文集《风风雨雨五十载》获1992年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文学奖,其作品多次获奖。

10月2日,是已故中国朝鲜族著名教育家、学者、社会活动家、文学评论家、原延边大学副校长郑判龙教授诞辰80周年纪念日。当天,郑判龙当年亲自创立的延边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追忆这位为延边大学和民族的发展贡献了毕生精力的耕耘者。

1949年,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三位朝鲜族青年在黑龙江省的尚志车站挤上了列车,踏上求学之路。其中一位,就是郑判龙,那时他还不到18岁,是一名初中三年级的学生。他听说延边刚刚成立了延边大学,便迫不及待地奔向这所大学。并发出誓言:"学不成功,誓不还家。"

为了能进入大学读书,郑判龙竟找到了时任中共延边地委书记的朱德海。看着这个尚未初中毕业的青年对知识强烈渴求的眼神,朱德海建议收下他,但同时提出了条件:学习跟不上,就退学。

郑判龙不仅没有退学,而且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延边大学首届毕业生,并留校任教,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5年,他实现了去前苏联留学的梦想,踏上了去前苏联莫斯科的火车。在那里,他不仅拿到了莫斯科大学文学博士学位,还与一位美丽的江南才女王瑜喜结良缘,在学成归来之时,放弃了留在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机会,带着爱妻回到了延边大学。他在自己的回忆录《风雨五十载》里写道:"延边大学虽然是一所远离首都北京几千里的极简陋又无设备的学校,可它毕竟是全国惟一的一所朝鲜族自己的大学啊!我怎么能忍心距他于千里之外呢?我相信我的妻子也不会反对我的选择。"

从那以后,他与妻子一起住在简易平房里,吃着难以消化的代食品,为延边大学的教育事业奉献着自己全部的光和热。"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使他们成为批判对象,他们的抱负不动摇,他们的初衷依然不改,竟做出惊人的举动——组织编写教科书。1978年,由他主持编写、80名学者执笔的200万字四卷本《外国文学史》问世,全国大学的中文专业,有了自己的教材,也奠定了延边大学在全国的学术地位。

1980年7月15日,郑判龙被正式任命为延边大学副校长。这一年,他同北大、中科院的负责人一起与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签订了学术交流协定,使延边大学走上了国际舞台。

1986年,通过他的努力,延边大学成功申请了博士点授予权,建立朝鲜语言文学博士点,为延边大学的新发展确立了方向。

1989年,他亲手创立了一所专门研究朝鲜韩国问题的科研机构——延边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依托特有的语言优势和地理优势,全面落实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术交流、资料信息化建设、咨询服务等任务,使研究中心在朝鲜韩国学领域的研究达到全国领先水平,并成为该领域内全国"唯一"的高水平研究机构,中心于2007年12月经教育部批准已成为教育部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点研究基地。

1997年,他用学术研究所得的奖金设立了郑判龙教育基金会,资助那些学习成绩好、家庭贫困的学生。如今,它已发展成为延边大学教育基金会郑判龙助学金。此次纪念活动中,有的同学获得了助学金,更有人为基金会捐款。

1999年5月,郑判龙被诊断得了结肠癌。在与病魔抗争的岁月里,他完成了《作家轶事》的创作,为朝鲜族文学史研究留下了宝贵的资料。遗憾的是,他的回忆录《风雨五十载》续篇《我和我的妻子》却没能完成,后由妻子续完。

2001年10月7日,郑判龙离开了人世,那一年他70岁。

郑判龙的子女为纪念活动发来的信中说:"无论作为文学家、教育家还是社会活动家,他都贯穿求真笃实、博学严谨的治学精神,充满爱岗敬业、甘为人梯的博大情怀,为朝鲜族教育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纪念活动中,人们来到位于延边大学后山上的郑判龙文学碑前,苍松垂立、翠柏掩映。人们注视着那一段碑文,久久不愿离去:"那时候,我没有勇气拒绝同胞们的召唤去追求个人的所谓前途。那时候没有那个勇气,现在依然没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