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一份契约,一年情人关系。从老婆变成情人,从情人还能变成老婆吗?男人换了女人,女人换了男人,眼花缭乱的都市,本书通过描述一段故事告诉读者伤心过后,爱情可以是喜剧……

作  者:姬流觞

出版社: 朝华出版社

ISBN:9787505418868

出版时间:2008-04-01

页  数:377

装  帧:平装

开  本:大32开

一份契约一年情人关系。从老婆变成情人,从情人还能变成老婆吗?男人换了女人,女人换了男人,眼花缭乱的都市,伤心过后,爱情可以是喜剧!

同样受到离婚伤害的草草和沈备,一个只想找位同居密友,另一个只是需要情人关系他们却在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当初建立情人关系,是草草主动提出来的;现在沈备求婚,他自以为走得很快了,没想到草草又早他一步!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每次的要求都如此大胆前卫呢?

他们能互相扶持走出过去的阴霾吗?但是,这是生活在一起的理由吗?这是他们再次结婚的原因吗?

有爱情的婚姻不能长久,没爱情的婚姻会往哪里走?有生之年,终不能幸免,手心长出纠缠的曲线……

姬流觞,美女蛇,现居北京。2005年法学硕士毕业。当过律师助理,累得差点吐血。后来转到公司法务,捡回一条小命。生平最恨家务,为了逃避劳动,日日奋笔疾书做努力码字状。想不到歪打正着,竟然出版了几本小说。分别是:《清秋大梦》、《双栖蝶》、《绝梦谣》。幸甚至哉!

卷一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他永远也忘不了车窗外草草的那张脸,在路灯和雨帘中显得愈发柔美娇俏,乌溜溜的眼珠好像猫咪一样看着他,水润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

国贸附近大楼林立,进进出出的人或艳丽、或庄重,但是眉眼之间总有一分得意,就像有人以自己的血统为贵,有人以自己的学校为荣,这里的人因为出入这个地段而得意。仿佛国贸附近的乞丐也会来一句:“我在国贸,你呢?”

邓草草的律所就在这些大楼中。昨天晚上从酒吧一无所获回来,却因为熬夜头疼得起不了床。终于认命地放弃了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请了半天假,下午才来。

小老板孙,叫孙南威。喊起来很威风,就是看见真人有点儿寒碜一张长不大的娃娃脸,白白净净地挂着一副眼镜,他那勉强一米七的身高,每天都让邓草草有种喊错人的感觉。

“草草”孙老板在屋里喊人。草草正托着腮帮子打盹儿,听到喊声一下子立了起来,“来了!”

“这里有个客户,刚从美国回来,想开一家独资企业,你帮着办一下吧。”年轻人无精打采地递过一份卷宗,里面只有薄薄的几页纸。草草翻了翻,等到办完了,将会是厚厚的一摞,其实就是走流程,可是……

“孙律,”草草还是忍不住问,“不舒服啊?要不要上医院?”

根据她的经验,老板这种无精打采的状态应该是某种心病的征兆。

果然,孙南威忍不住开口说:“草草啊,你知道小雯她……唉,她想吃我做的饭!”

天!这简直是自杀!

孙南威八面玲珑,唯独和灶王爷犯冲,虽勇于尝试,却屡战屡败。身边同事认为,孙南威做的饭可以列入刑法分论,保证具有足够的震慑作用。

草草倒吸一口冷气,但还是沉默着等他陈述完毕。

“她说,冯尚香都吃过,她却没有吃过。如果我不做给她吃,那就是我和尚香有暧昧!”孙南威说到最后兴奋起来,“我倒是想呢!人家让吗?”

草草低头看卷宗。冯尚香是所里的头牌大律,年轻女性,在合伙人里算貌美如花娇艳无敌。

草草记得,自己刚来的时候本来应聘的是冯尚香的助理。可是坐在冯尚香旁边的孙南威看着她的简历,又看看她本人,突然插了一句:“啊!你比尚香还大?唉呀,真看不出来!”

气氛立时变得很尴尬。

冯尚香原本容光焕发、充满同情的表情立刻穿上不屑一顾的“貂皮大衣”,看得草草心里一阵阵发毛。一个多年养尊处优的家庭妇女,最大的苦恼就是减肥;而她们在外面打拼,披星戴月,再如何年轻也招架不住青春透支。四岁的差距不会有多么明显。

所以,能接到所里的Offer,草草很意外。

孙南威也直言不讳地说:“其实你的年龄是不太合适,我也很抱歉,不该那么讲。但是你的履历和个性非常适合做助理。”

后来草草才知道,孙南威说了那句话以后,冯尚香立即生了恨意。草草前脚走,冯尚香后脚就要拒绝。孙南威知道不是冯尚香有多喜欢他,而是她的小心眼儿被触动了。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来了七八个面试的,都因为年轻未婚被她pass,现在已婚的也pass,所里还做事不做事?

总的来说,孙南威还是很公平的。虽然神游万里,但是草草的表现他心里也有数。最重要的是草草是个大美女一个离过婚的大美女。他可以一边欣赏,当做一道美丽的风景;一边向女友保证,绝对对离婚的女人没兴趣!通常人们都信。

冯尚香也是美女,但是看久了也会审美疲劳,更何况她那种小孩子脾气也该杀杀了。

所以,孙南威毫不犹豫地给了草草offer。

这些故事,都是草草来了以后,助理小王告诉她的。

小王是北外的高材生,政法双学士,法律事业的狂热粉丝,最大的梦想是成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或者嫁给大法官的儿子孙子都行。目前是所里唯一的行政总监(自封)、翻译、临时前台(前台不在时)、“不管部长”(别人不管的她都管),还有新闻部长。草草在所里是业务助理。每个大合伙人都有自己的业务助理,但是冯尚香的业务助理被她气跑了,孙南威的业务助理回家生孩子了,草草来了正好补缺这也是孙南威敢发Offer且不算越权的原因所在。对草草而言,唯一亏的地方是干两个人的活儿拿一个人的钱。但是所里说会尽快再为冯律找一名助理,一切都是临时的。

孙南威说:“其实你的年龄是不太合适,我也很抱歉,不该那么讲。不过你的履历个性还是非常适合做助理的。邓小姐,你还可以考虑一下。”

这话是说草草并不合适,可是草草刚从家里出来,反应慢了点,很开心地说:“不用了,我很开心。”

“哼!”有人不屑地哼了一声,草草扭头一看,是冯尚香。她笑一笑算是打招呼,继续满怀期待地问孙南威:“孙律,我可以开始工作了吗?”

回忆到此为止,草草觉得唯一的教训就是人不可以太聪明,装傻是最好的办法。老板对冯尚香又爱又恨,自己最好不要掺和。虽然他现在有女朋友了,可也不能说明心里就一干二净了,对吧?

孙南威眼睛一亮,“啊呀,草草,我就知道你善解人意。那个……你去超市帮我买点白菜萝卜猪肉牛肉,然后我给你我家的钥匙,你去帮我收拾好东西,就弄到我只需要扔到锅里煮熟、炸熟、炒熟,别的什么都不用做的程度就好了!”

啊?!草草连忙推辞,“我……我还有工作呢!”

“工作?这就是你的工作。今天下午不用上班了,这些东西明天再弄吧。这是信用卡,去家乐福。”

草草无奈地接过来,屁也不敢放地去买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后面扯着嗓子喊:“要特价的啊!”

就算污染严重,晴天和阴天还是能分辨出来的。第二天,小老板吹着口哨进来的时候,草草看了眼旁边的落地玻璃窗光滑的玻璃反射出一张模糊的人脸,可以看见它的嘴角微微地牵动了一下。

“草草啊,谢谢你啦!”孙南威拍拍草草的桌子,“对了,那个注册公司的事情要抓紧,客户催得急。”

草草应了一声。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昨晚加班把公司章程赶了出来。老板是什么?老板是最善忘的人了。除非你让他痛了,比如亏本出钱什么的,否则他才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嗯,孙律,我先约一下,看看什么时间注册名称。”

“啊!草草你真能干。尽快啊,尽快。”孙南威扭头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刚走两步又折了回来。这次,他神秘地趴在草草的桌子上,说道:“草草,小雯的叔叔的一个老部下是个转业军人,现在也是事业有成了,离异单身,你要不要见见?”

一只乌鸦从落地窗上方飞过,草草想:老板介绍对象,要不要去看呢?

约定的时间是周五下午七点。小雯说那人是企业老总,时间非常紧张,为了这次的约会专门抽出时间见面,实属不易。所以,本来打算周五回去做面膜的草草也只能忍痛割爱,放弃最喜欢的面膜,顶着暑天的太阳,去会一会不知道第几次的相亲。

今天与客户开会,散会以后就没时间回办公室换鞋了。草草拎着米色的电脑公文包,踩着五厘米的白色Le Sounder高跟鞋,在路上一歪一扭地走着。地面是漂亮的红砖,砖缝之间的空隙足以夹住草草的鞋跟。

草草踮着脚尖,也避免不了匆匆忙忙赶路带来的敲击声,细细的鞋跟像把钢锥般一下下地在地面凿着洞。

从朝阳门地铁出来到丰联广场还要走一段路,中间有一个不大的十字路口。几百米的路,看起来却那么的遥不可及!

好不容易来到十字路口,过了这个路口就是目的地了。草草伸手理了理垂下来的碎发,两个小时前刚下过阵雨,路边是一大片来不及流入市政下水道的黑水。

“哗”一辆铁灰色奥迪疾驰转弯,水花溅起半人高,草草躲闪不及,白色的小西服套裙上多了些许黄褐色的点子,有几滴甚至溅到脸上。草草吓得向后一退,“哎哟”一声稳住身子,脚却怎么也动不了。

鞋跟卡进下水道的铁栅栏里了!

草草觉得好像掉进火洞里,身上脸上火烧火燎的。动动腿,卡得结结实实,脚丫子都出来了,鞋还在那儿。周围好像有人在笑,草草一慌神,也顾不得地上的脏水,单腿蹲下,使劲儿拉扯那只鞋,一边拉,一边迁怒于人死小孙,介绍狗屁对象啊!有你这么当老板的吗?

“没事吧?”那辆肇事奥迪倒了过来,水面波纹轻轻漾开,自动车窗滑下,一个男子的声音飘过来。

草草脸红脖子粗,耳朵眼儿似乎变成了烟囱,一股股地向外冒青烟。别说回答了,头都抬不起来。浑蛋,不会自己看吗?

套装的裙子在膝盖靠上的位置,草草很别扭地蹲着,没穿鞋的那只脚终于支撑不住地落在地上,脚尖点着潮湿的地面,两腿紧紧地拢在一起,免得泄露春光,那样子难堪得很。几个闲人凑在路边嘀嘀咕咕地指着她说话;有白领模样的女子从旁边经过,“嗒嗒”的鞋跟声没有半分迟疑;若是有两人做伴的,草草能听到她们低低的讪笑。

车如流水马如龙,草草恨不得抱着那只鞋就此沉入下水道,永世不再超生!

那人似乎也没什么诚意,问了一句见草草没有答复,连车也不下,就不耐烦地说:“没事我先走了?”

草草眼泪都快出来了,混乱中只来得及说一句,“没事!”

面皮薄的草草只想先把那人打发走,免得引来更多人。那人倒也不客气,一听这话,发动机“嗡”的一声,就跑没影儿了。

地面上的污水荡漾着拍打着马路,不断有更多的污水涌进水井。终于,咬牙一拔,“嘎哒”一声鞋跟出来了,鞋底镶着的那块小皮子晃了晃掉进污水井里。

草草勉强稳住身子,看着手里已经变成黑白花的皮鞋哭笑不得。套在脚上,一只高,一只低,脚底的丝袜部分已经吸满了水,踩在鞋里咕嘟咕嘟的。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见面,然后回家换衣服!

丰联广场星巴克咖啡厅临街而立,落地大窗户透出里面橘红色的灯光。时间已经是傍晚,北京的夏日透着闷气,地面白花花的似乎还保留着正午的阳光,连橱窗里的模特儿都显得无精打采。

走进咖啡厅,草草环顾四周,屋子里没什么人,冷气开得凉飕飕的,几个服务员在吧台里低头小声地说笑,看了草草一眼,又像没事人似的低下头去。在西北角有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三十六七的模样,肩宽背厚,端坐在小桌一边,一本正经地拿着本《瑞丽》,一边翻页一边皱眉头。草草仔细看了一眼那本杂志,果然是约好的那一期。

他的神情让草草想起了去世的爷爷仿佛他一开口就是一顿训斥。

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西服裙上点点污渍,有点丢人。

邓草草和沈备就这样满怀疑问地纠缠到一起。

他怀疑:他进来闻见酒味,他只是想知道草草为什么会喝酒?

她迷惑:情妇?看起来沈备不是那种养情妇的人啊?他为什么要这样侮辱别人,也作践自己呢?

他们都不傻,在受了伤害以后将自己躲进一重重的壳子。

然而最后为了爱,还是要慢慢伸出柔软的触须,试探着……

网友 闪电麦坤

草草的法宝:不去想,什么都不要想,陪着她的只有烟和酒。女人不能太较真,还是糊涂点儿,傻点儿好。

网友 林

草草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既有小草的柔软,又有小草的坚韧,草草不是万能的女主,但是作者把她塑造得真实可爱:耍着小性子的草草,为考试焦虑的草草,因为曾经的伤害在爱情面前犹豫的草草,以及痛失爱子后拼命压抑最后爆发的草草……随着故事的发展,一个活生生的草草就在每个读者的心里诞生了!

网友 vegetablep

楔子 往事独白

卷一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卷二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

卷三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卷四 紫薇星来不及说再见

卷五 手心长出纠缠的曲线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