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白娘子传奇

白娘子传奇

《白蛇传》在中国广为流传,开始时是以口头传播,后来民间以评话、说书、弹词等多种形式出现,又逐渐演变成戏剧表演。后来又有了小说,民国之后,还有歌剧、歌仔戏、漫画等方式演绎。到了现代也有根据《白蛇传》拍成的电影,编排成的现代舞,新编的小说等。这个故事以《白蛇传》的名字出现大抵出现在清朝后期,之前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

法海将许仙骗至金山寺并软禁,白素贞同小青一起与法海斗法,水漫金山寺,却因此伤害了其他生灵。白素贞触犯天条,在生下孩子后被法海收入钵内,镇压于雷峰塔下。后白素贞的儿子长大得中状元,到塔前祭母,将母亲救出,全家团聚。

据史学家探源考证,《白蛇传》的故事起源于北宋时期,发源地在今河南鹤壁黑山之麓、淇河之滨的许家沟。黑山又名金山。早在魏晋时期,左思就在《魏都赋》中记载了“连眉配犊子”的爱情故事:“犊子套黄牛,游息黑山中。后与连眉女结合,俱去,人莫能追。”后来这一故事衍化为“白蛇闹许仙”的故事,故事主人公也由“连眉女”衍变为白蛇。相传,白蛇闹许仙里的白蛇精,当年曾被许家沟一位许姓老人从猛禽口中救生。白蛇为报答许家的救命之恩,嫁给了许家后人牧童许仙。婚后,她经常用草药为村民治病,使得附近“金山寺”的香火逐渐冷落。黑鹰转世的金山寺长老法海和尚十分恼火,决心破坏许仙的婚姻,置白娘子于死地,于是引出了人们熟悉的“盗仙草”、“水漫金山寺”等情节。

白蛇传在清代成熟盛行,是中国民间集体创作的典范。描述的是一个修炼成人形的蛇精与人的曲折爱情故事。故事中有不少的佛教学说、封建礼教的影子。

《白蛇传》在中国广为流传,开始时是以口头传播,后来民间以评话、说书、弹词等多种形式出现,又逐渐演变成戏剧表演。后来又有了小说,民国之后,还有歌剧、歌仔戏、漫画等方式演绎。到了现代也有根据《白蛇传》拍成的电影,编排成的现代舞,新编的小说等。这个故事以《白蛇传》的名字出现大抵出现在清朝后期,之前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

《白蛇传》不但在中国流传,在日本也有拍成的电影。《白蛇传》的传说,一说认为同印度教有关。印度教的创世,就是从两条大蛇(Nagas)搅动乳海开始。东南亚也有类似《白蛇传》的故事,元代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就记述了真腊国王有一“天宫”,夜夜登上天宫的金塔与化为女身的蛇精交合,也是人蛇交媾故事的雏形。此外,希腊神话中的拉弥亚即由蛇幻化而成。后来与青年利西乌斯(Menippus Lycius)结为夫妻,结婚当天,来了个阿波罗尼乌斯(De Vita Apollonius),识破拉弥亚是蛇。

此外,在南宋宫廷说书人的话本里,有《双鱼扇坠》的故事,其中提到白蛇与青鱼修炼成精,与许宣(而非许仙)相恋,盗官银、开药铺等情节,都与后来的《白蛇传》类似。并且在其他的文学作品里,也有类似的故事,因此,有学者认为《白蛇传》的故事有可能《白蛇传》的故事早期因为以口头相传为主,因此派生出不同的版本与细节。原来的故事有的到白素贞被镇压到雷峰塔下就结束了,有的版本有白蛇产子的情节,还有版本有后来白蛇之子得中状元,祭塔救母的皆大欢喜的结局。但这个故事的基本要素,一般认为在南宋就已经具备了。

目前发现《白蛇传》的最早的成型故事记载于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清代初年黄图的《雷峰塔》(看山阁本),是最早整理的文字创作流传的戏曲,他只写到白蛇被镇压在雷峰塔下,并没有产子祭塔。后来又出现的梨园旧抄本(可能是陈嘉言父女所作,现存本曲谱已不全),是广为流传的本子,有白蛇生子的情节。

清朝乾隆年间,方成培改编了三十四出的《雷峰塔传奇》(水竹居本),共分四卷,第一卷从《初山》《收青》到《舟遇》《订盟》,第二卷是《端阳》《求草》,第三卷有《谒禅》《水门》,第四卷从《断桥》到《祭塔》收尾。《白蛇传》故事的主线纲架自此大体完成。而这出戏的本子,在乾隆南巡时被献上,因此有乾隆皇帝御览的招牌,使得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没有人不知道《白蛇传》的故事了。后来在嘉庆十一年,玉山主人又出版了中篇小说《雷峰塔奇传》。嘉庆十四年,又出现了弹词《义妖传》,至此,蛇精的故事已经完全由单纯迷惑人的妖怪变成了有情有义的女性。

清代中期以后,《白蛇传》成为常演的戏剧,以同治年间的《菊部群英》来看,当时演出《白蛇传》是京剧、昆曲杂糅的,但是还是以昆曲为主,同时可以看出,《白蛇传》中祭塔的情节产生的时代较晚。

现代,有根据《白蛇传》拍成的台湾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基本是按照已经形成的故事再加的一些内容。此外,还有香港女作家李碧华的小说《青蛇》亦是根据白蛇传创作的,而后经香港著名导演徐克拍摄后搬上银幕。台湾明华园戏剧团的白蛇传歌仔戏露天表演,常在端午节前后演出,故事内容无较大的改编,但在舞台设计上与传统戏剧表现的设计,有许多突破,其中水淹金山寺的桥段更出动消防队的洒水车,还有吊纲丝的设计,制造出白蛇与青蛇腾云架雾的感觉。另外,本作也被日本东映动画改编成同名动画电影《白蛇传》(1958年上映),是日本史上第一部彩色长篇动画电影,堪称日本动画史上的里程碑(值得注意的是本作中按照了原本故事的设定小青是青鱼而不是青蛇)。

这个故事经过了近千年的演变,除了故事情节不断丰富外,人物性格也在逐渐的演变。

是中国的故事与印度的神话糅合而成的传说。

《白蛇传》是中国戏曲名剧,故事初见明冯梦龙著《警世通言》(卷二十八)《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明人陈六龙编《雷峰塔传奇》。清人著有《义妖传》弹词。全国几乎所有的剧种,甚至包括木偶戏、皮影戏都有《白蛇传》的演出。其中以文武开打、唱做并重的京剧《白蛇传》最有特色。

最早的《白蛇传》,第一折戏叫《双蛇斗》,是用京剧、昆曲同台合演的“风搅雪”演法。青雄白雌。青蛇要与白蛇成婚,白蛇不允,双蛇斗法,最后白蛇战胜青蛇,青蛇甘愿化为侍女,姐妹相称,而后下山。该剧是清末名演员余玉琴(饰白蛇)、李顺德(饰青蛇)的拿手好戏。戏中有对双剑、走旋子、大开打等技艺,还置有砌末,并配火彩,此剧今已失传。

现在常演的京剧《白蛇传》是田汉根据昆曲、京剧老本改编。1947年改编时原名《金钵记》,解放后又进行修改,正式定名为《白蛇传》。从白蛇、青蛇下山游湖起,到青蛇毁塔、白许团圆止,中间包括结亲、酒变、盗草、上山、水斗、断桥、合钵等情节。改编时前面舍去了白蛇收青蛇的《双蛇斗》,中间舍去了青蛇《盗库银》,后面舍去许仕林祭塔的《雷峰塔》。《盗库银》为武旦出手戏,有大刀、双鞭出手等,高难惊险,舞蹈优美,开打火爆,为名武旦宋德珠、阎世善、李金鸿、班世超、冀韵兰等的看家戏。解放后,关肃霜把双鞭改成双剑。《祭塔》为正工青衣唱工戏,也是初学青衣的开蒙戏,有长达三十八句难度很大的反二黄唱腔。从胡喜禄、陈德霖唱红后,梅兰芳、尚小云又都分别作了加工,遂成为梅派、尚派早年的优秀代表作。

京剧四大名旦都曾演出该剧,除荀慧生以《白娘子》命名演全剧外,其他三位都不演全剧。梅兰芳以昆曲演《金山寺》和《断桥》两折。他先在北京向乔蕙兰、陈德霖等戏曲界老先生学习,迁居上海后,又向昆曲前辈丁兰荪学身段,与俞振飞等研究唱腔,经过梅兰芳在唱腔、身段、化装等各方面注入许多新的因素,使之成为梅派艺术的精品。尚小云以《雷峰塔》为重点,大段“反二黄”唱腔,优美动听,情感动人;程砚秋也只演《金山寺》和《断桥》。

张君秋将《金山寺》、《断桥》、《雷峰塔》连演,亦成为张派常演剧目之一。张派传人赵秀君曾改编演出。

全本《白蛇传》,有不少著名的旦角都曾演过。1936年,北平《立言报》主持选举四小名旦,李世芳、毛世来、张君秋、宋德珠当选后曾在长安戏院合演一场《四白蛇传》(毛的“游湖”、“结亲”、“酒变”,宋的“盗银”、“盗草”、“水斗”,李的“断桥”,张的“祭塔”)。

解放后改编的《白蛇传》,由中国戏校刘秀荣、谢锐青首演,后又有杜近芳、赵燕侠的演出本。杜的白蛇绻绻深情,浓郁感人。《断桥》中“小青妹且慢举龙泉宝剑”的唱段,最为脍炙人口。许仙由李少春、叶盛兰轮演,李少春还创造了大嗓许仙的唱法,别具韵味。赵的白蛇柔婉多情,细腻传神,在感情奔放的《合钵》一场,田汉专门为赵燕侠写了一段[徽调三眼]的唱词,由名琴师李慕良按赵的风格制谱,唱词平易近人,充满生活气息,与赵的抒情唱法相得益彰。1961年夏,上海青年京昆剧团李炳淑、华文漪、杨春霞等,以京昆同台的形式上演了全部《白蛇传》。198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了李炳淑主演的同名电影,影片运用了大量特技和实景镜头,上映后轰动异常。

目前活跃在舞台上的李胜素、魏海敏、刁丽、陈淑芳等都曾演出此剧全本,《断桥》一折更为众多演员所常演。张火丁曾按程派路数移植田汉本《白蛇传》。

川剧《白蛇传》与其它剧种相较更注重武打和做工,其中《游湖借伞》、《水漫金山》、《断桥》等折戏常单独演出。剧中青儿根据情节分别由男女角扮演,在文戏时是妩媚的丫鬟,武戏时则变为勇武的男将,这是川剧所特有的。另外,戏中穿插变脸、踢慧眼等绝活,场面宏大。

白素贞 (内唱南梆子导板)离却了峨嵋到江南

白素贞、小青同上。

白素贞 (唱南梆子原板)

人世间竟有这美丽的湖山!

这一旁保塔倒映在波光里面,

那一边好楼台紧傍着三潭。

苏堤上杨柳丝把船儿轻挽,

微风中桃李花似怯春寒。

白素贞 青妹呀!(唱,西皮垛板)

虽然是叫断桥桥何曾断,

桥亭上过游人两两三三。

似这等好湖山愁眉尽展,

也不枉下峨嵋走这一番。(白)

呀!(唱,西皮散板)

一霎时天色变风狂云暗

好一似洛阳道巧遇潘安

白素贞 走哇!(唱,西皮散板)

这颗心千百载微漪不泛,

却为何今日里陡起狂澜?

〔许仙风雨中撑伞上。

许 仙 (唱,西皮散板)适才扫墓灵隐去,

归来风雨忽迷离。

百忙中哪有闲情意!

小 青 姐姐,雨下大了,就在柳下躲避片时吧。

白素贞 也好。

许 仙 呀!(唱,西皮散板)

柳下避雨怎相宜?(

船 夫 (内唱)浆儿划破白萍堆,

送客孤山看落梅。

许 仙 雨越下越大,两位娘子不要推辞,我去叫船。

白素贞 如此,多谢君子!

许 仙 好说。

〔船夫划船上。

船 夫 湖边买得一壶酒,

风雨湖心醉一回。

船 夫 最爱西湖二月天,

斜风细雨送游船。

十世修来同船渡,

百世修来共枕眠。

许 仙 好了,雨已止了!(唱,西皮摇板)

一霎时湖上天清云淡,

柳叶飞珠上布衫。

小 青 姐,您看雨过天晴,西湖又是一番风景啊!

白素贞 是啊!(唱,西皮垛板)

雨过天晴湖山如洗,

春风习习透裳衣。

许 仙 (唱,西皮垛板)

真乃是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白素贞 青儿。(唱,西皮垛板)

问郎君家在何方住?

改日登门叩谢伊。

小 青 是。我说君子,您住哪儿?我们小姐要给您道谢哩!

许 仙 哎呀!不敢当啊!(唱,西皮垛板)

寒舍住在清波门外,

钱王祠畔小桥西。

些小之事何足介意,

怎敢劳玉趾访寒微?

白素贞 好说了!(唱,西皮垛板)

这君子老成令人喜,

有答无问把头低。

青儿再去说仔细,

请君子有暇访曹祠。

白素贞 谢君子!(唱,西皮垛板)

谢君子,恩义广,

殷勤送我到钱塘。(白)

君子请看!(唱,西皮垛板)

我家住在红楼上,

还望君子早降光。

青儿扶我把湖岸上,(白)

君子,明日一定要来的呀。

许 仙 明日一定奉访。小姐慢走。

白素贞 少陪了,君子!(唱,西皮摇板)

莫教我望穿秋水想断柔肠。

〔白素贞盈盈一礼,偕小青同下。

许 仙 好一位娘子!(唱,西皮摇板)

一见神仙归天上,(白)

哦!(唱,西皮摇板)

不问姓名忒荒唐!(白)

许 仙 哈哈哈……(唱,西皮摇板)

好一个小娘子伶俐无双,

莺莺端合有红娘。(白)

青 (唱,西皮摇板)

扫尽落花门外等,

接来姐姐盼望的人。(白)

许相公请坐。(急下。)

许 仙 (唱,西皮摇板)

曹祠竟有神仙境,

一角红楼傍水滨。

法海 (白) 这……

(西皮摇板) 许官人休得要执迷不醒,

她本是峨眉山千年的蛇精。

到时候定然要害你的性命,

那时节想回头再世为人。

许仙 (白) 老师父!

(西皮摇板) 那白氏她为人温婉贞静,

老师父说此话有悖人情。

小青(西皮摇板) 听满城庆端阳何等欢畅,

怎知道姐妹们痛苦难当?

我本当独自山岗往,

白素贞 (内白) 青儿!

小青 (西皮摇板) 贤姐姐唤我所谓哪桩?

(白) 莫非姐姐她也要走?

(小青急下。许仙持壶上。)

许仙 (西皮摇板) 人逢佳节精神爽,

玉壶银盏入兰房。

(白) 娘子起来了么?娘子!

白素贞 (内白) 为妻起来了。

(小青扶白素贞同上。)

白素贞 (西皮摇板) 年年此日心惝恍,

强打精神对许郎。

白素贞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许郎夫怎解我难言苦状,

再三劝我饮酒浆。

我本当不饮归罗帐,

又恐怕夫妻的情义伤。

(许仙换玉杯,斟酒。)

白素贞 (西皮流水板) 无奈何接玉盏心中估量,

(白) 罢!

(西皮摇板) 凭着我九转功料也无妨!

许仙 (白) 咳!娘子有七月身孕,又兼身染小恙,把她灌得如此大醉,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去至药房调制一杯醒酒汤,与她解酒便了!

(西皮摇板) 许仙做事欠思量,

(许仙下,取汤上。)

许仙 (西皮摇板) 不该劝妻饮雄黄。

白素贞(西皮快板) 含悲忍泪托故交。

为姐仙山把草盗,

你护住官人莫辞劳,

为姐若是回来早,

救得官人命一条;

倘若是为姐回不了,

你把官人遗体葬荒郊。

坟前种上同心草,

在坟边栽起相思树苗。

为姐化作杜鹃鸟,

飞到坟前也要哭几遭。

鹤童、

鹿童 (同折桂令) 看仙山,别样风光,

日映霓霞,鸟弄笙簧。

碧池畔瑶草芬芳,

紫岩下有灵芝生长。

看两峰相接处,白云来往,

衬托那绕琳宫古柏青苍。

鹤童、

鹿童 (同折桂令) 俺宝剑闪寒光,

守护着清净坛场,

休让那妖魔擅闯。

白素贞 (内高拨子导板)轻装佩剑到仙山,

(白素贞上。)

白素贞 (回龙) 不由素贞泪不干。

悔当初不听青儿语,

端阳佳节把杯贪。

(高拨子摇板) 官人托在青儿手,

不采灵芝誓不还。

大胆且把前山探,

(白) 呀!

(高拨子摇板) 山门神将好威严!

无奈何转到后山上,

(鹿童上,仗剑拦。)

鹿童 (高拨子散板) 大胆妖魔来探山。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素贞低头苦哀告,

尊声仙官听我言:

素贞本是扫叶女,

曾炼仙家九转丹。

只为思凡把峨嵋下,

与许仙匹配在江南。

我夫不幸染重病,

特采灵芝到仙山。

鹿童 (高拨子垛板) 灵芝本是仙家草,

怎肯轻易与人间!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仙家本是慈悲种,

应替人间解危难。

鹿童 (高拨子垛板) 劝你休得巧言辩,

宝剑之下活命难。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只要取得回生草,

姑娘九死也心甘。

鹿童 (高拨子垛板) 劝你早早离山去,

(鹿童刺白素贞,白素贞按住剑。)

白素贞 (高拨子垛板) 恕你姑娘礼不端。

白素贞 (白) 谢仙翁!

(高拨子散板) 接过灵芝泪不干,

险些难得活命还。

拜别仙翁镇江返,

云山万里救夫还。

小青 (西皮摇板) 许官人全不念夫妻情分,

把一本隔月帐搪塞小青。

辜负了贤姐姐救他一命,

好不教小青我气愤难平。

(白) 姐姐。

(白素贞上。)

白素贞 (西皮摇板) 盗灵芝受尽了千磨百难,

方救得许郎夫一命回还。

又谁知他病愈将我冷淡,

对妆台不由人珠泪偷弹。

白素贞 (西皮摇板) 小青妹休提起舍弃二字,

必须要去官人一片疑心。

低下头我这里暗把计定,

全仗着这腰间七尺白绫。

许仙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娘子依旧是千娇百媚,

只可惜人与妖难配夫妻。

白素贞 (白) 官人哪!

(西皮摇板) 半月来泪湿鸳鸯枕,

许仙 (西皮摇板) 从今后云破月儿明。

白素贞 (白) 夫哇!

(西皮摇板) 再不可轻把浮言信,

许仙 (西皮摇板) 上有牵牛织女星!

法海 (西皮摇板) 扶筇来到江亭上,

等候钱塘迷路羊。

(许仙上。)

许仙 (西皮流水板) 那一日炉中焚宝香,

夫妻们举酒庆贺端阳。

白氏妻醉卧牙床上,

我与她端来醒酒汤。

用手拨开红罗帐,

吓得我三魂气魄亡!

先只说我妻是魔障,

却原来苍龙降吉祥。

闷恹恹来至在江亭上,

(白) 呀,好壮阔的长江也!

(西皮流水板) 长江壮阔胜钱塘。

白素贞 (内西皮导板) 一叶舟儿忙来到,

西皮散板) 哪顾得长江波浪高。

秃驴妒我恩爱好,

诱骗许郎把红粉抛。

(西皮流水板) 一去三日无家报,

活活斩断鸾凤交。

望金山不由我银牙咬,

青儿与我把橹摇。

瞬间宝剑双出鞘,

拿住了秃驴就莫轻饶!

法海 (内西皮导板) 适才打坐文殊院,

(幕开。法海立金山寺山门外断崖上,白素贞、小青分立崖下。)

法海 (西皮原板) 初把法华教许仙。

早知道妖魔必来见,

问我一声答一言。

白素贞(西皮散板) 那许郎他与我性情一样,

立下了山海誓愿作鸳鸯。

望禅师开大恩把许郎释放,

我夫妻结草衔环永不相忘。

法海 (白) 孽畜!

(西皮原板) 那许仙他本是高德和尚,

岂与你妖魔女匹配鸾凰?

我劝你早回转峨眉山上,

再若是混人间顷刻身亡。

小青 (白) 秃驴!

(西皮快板) 听一言不由我怒发千丈,

骂一声老匹夫你细听端详:

我小姐与许郎妇随夫唱,

老匹夫活生生你拆散鸳鸯。

速放出许官人万事不讲,

倘若是再迟延水涌长江!

白素贞 (白) 青儿!不要胡说!

老禅师啊!

(西皮散板) 小青儿性粗鲁出言无状,

怎比得老禅师量似海洋。

我如来对众生平等供养,

方感得有情者共礼空王。

(白) 念我白氏呵!

(西皮快板) 在湖上结良缘同来江上,

与许郎怀下了九月儿郎。

且替我白素贞想上一想,

发下了大悲心就还我许郎!

法海 (西皮快板) 白素贞休得要痴心妄想,

许仙除非是倒流长江。

人世间哪容得害人孽障,

这也是菩提心保卫善良。

白素贞 (西皮快板) 白素贞救贫病千百以上,

江南人都歌颂白氏娘娘。

也不知谁是那害人孽障,

害得我夫妻们两下分张!

法海 (西皮快板) 岂不知老僧有青龙禅杖,

怎能让妖魔们妄逞刁强?

白素贞 (西皮快板) 老禅师纵有那青龙禅杖,

敌不过宇宙间情理昭彰?

小青 (西皮散板) 哪有这闲言语对他来讲!

姐妹们今日里,

白素贞、

小青 (同西皮散板) 大闹经堂!

法海 (西皮小导板) 望空中叫一声护法神将!

众神将 (内同白) 来也!

(众神将、伽蓝同上。)

法海 (西皮散板) 快与我擒妖孽保卫经堂。

众水族 (同二犯江水儿牌)哎齐簇簇纷纷水宿,

鱼虾蟹鳖友,

闹垓垓爬跳,

跃去来游,

似蛟龙在江上走。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