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明皇杂录

明皇杂录

《明皇杂录》,古代汉族史料笔记。共三卷。郑处诲撰。成书于唐大中九年(855年)。

本书为"唐宋史料笔记丛刊"的一种,收录唐人笔记两种。一种《明皇杂录》二卷,补遗一卷,由唐郑处诲撰,记载了唐玄宗一代杂事,偶亦兼及肃、代二朝史实。本书内容涉及颇丰,文字生动,唐玄宗早年的励精求治,思贤若渴,晚年的不理朝政、恣情声色,权臣炙手可热,忌贤妒能无不跃然纸上。对我们研究开元、天宝的理乱兴衰史,颇有史料价值。所记异闻琐事,亦可资参考。另一种《东观奏记》由晚唐裴庭裕撰。唐僖宗大顺中(八九0--九一年)裴庭裕参预修撰唐宣宗实录的工作,时离宣宗朝达三、四十年之久,又中间经过黄巢农民起义,备修实录的日历与起居注已荡然无存,裴庭裕凭藉儿童时代的记忆,采摘宣宗朝耳目闻睹之事,撰成《东观秦记》,上奏丞相杜让能。《东观奏记》分上中下三卷,专记宣宗一朝政事共八十九件。在唐朝杂史中最称翔实,其史料大多为后来的《通鉴》、《新唐书》。

版本: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版《开元天宝遗事十种》收入此书,附补遗四则。

卷上

和璞预言房管之卒

孙生相房管崔涣

唐玄宗用张嘉贞为相

文学该博

神童刘晏

杨暄恃父权明经及第

肃颖士恃才傲物

韦诜撰婿

姚崇算张说

李适之父子遭李林甫陷害

李林甫宅怪异

玉龙子

王准凌辱驸王瑶

王毛仲骄横失宠

卷下

唐玄宗赐张九龄白羽扇

李林甫忌芦绚

唐玄宗大辅

李龟年之遭遇

冯绍正画龙

王维等为崔圆画壁

张说致书

唐玄宗华清宫汤池之豪奢

虎国夫人夺韦氏宅

道士张果

李遐周道术

官吏皆薄外任

萧嵩少才气

宇文融排斥异已

明皇杂录补遗

高力士贬巫州

乐工雷海清忠贞不屈

孙曾生道术

僧人义福

僧人一行

唐巩冀为宰相

唐玄宗舞马

●卷上

开元中,房管之宰卢氏也,邢真人和?卜自泰山来,房管虚心礼敬,因与携手闲步,不行数十里。至夏谷村遇一废佛堂,松竹森映。和?卜坐松下,以杖叩地,令侍者掘,深数尺,得瓶,瓶中皆是娄师得与永公书。和?卜笑谓曰:"省此乎?"房遂洒然。方记其为僧时,永公即之前身也。和?卜谓房曰:"君殁之时,必因食鱼;既殁之后,当以梓木为棺,然不得殁于君私第,不处公馆,不处玄坛佛寺,不处亲友之家。"其后谴于阆州,寄居州之紫极宫。卧疾数日,君忽具邀房于郡斋,房亦欣然命驾,食竟而归,暴卒。州主命攒椟于宫中,棺得梓木为之。

开元末,杭州有孙生者,善相人。因至睦州,郡守令遍相僚吏。时房管为司户,崔涣万年县尉贬桐庐丞,孙生曰:"二君位皆至台辅,然房神器大宝合在掌握中,崔后合为杭州刺史,某虽不见,亦合蒙其恩惠。"既而房以宰辅赍册书,自蜀往灵武授肃宗。崔后果为杭州刺史。下车访孙生,即已亡旬日矣。署其子为牙将,以粟帛赈恤其家。

开元中,上急于为理,尤注意于宰辅,常欲用张嘉贞为相,而忘其名。夜令中人持烛于省中,访其直宿者为谁,使还奏中书侍郎韦抗,上即令召入寝殿。上曰:"朕欲命一相,常记得风标为当时重臣,姓张而重名,今为北方侯伯,不欲访左右,旬日念之,终忘其名,卿试言之。"抗奏曰:"张齐丘今为朔方节度。"上即令草诏,仍令宫人持烛,抗跪于御前,援笔而成,上甚称其敏捷典丽,因促命写诏敕。抗归宿省中,上不解衣以待旦,将降其诏书。夜漏未半,忽有中人复促抗入见。上迎谓曰:"非张齐丘,乃太原节度张嘉贞。"别命草诏。上谓抗曰:"维朕志先定,可以言命矣。适朕因阅近日大臣章疏,首举一通,乃嘉贞表也,因此洒然,方记得其名。此亦天启。非人事也。"上嘉其得人,复叹用舍如有人主张。

苏聪悟过人,日诵数千言,虽记览如神,而父瑰训励至严,常令衣青布襦伏于床下,出其颈受楚。及壮,而文学该博,冠于一时,性疏俊嗜酒。及玄宗既平内难,将欲草制书,甚难其人,顾谓瑰曰:"谁可为诏试为思之。"瑰曰:"臣不知其他,臣男甚敏捷,可备指使。然嗜酒,幸免沾醉,足以了其事。"

玄宗遽命召来。至时宿酲未解,粗备拜舞。尝醉呕殿下,命中人卧于御前,玄宗亲为举衾以覆之。既醒,受简笔立成,才藻纵横,词理典赡。玄宗大喜,抚其背曰:"知子莫若父,有如此邪?"由是器重,已注意于大用矣。韦嗣立拜中书令,瑰署官告,为之辞,薛稷书,时人谓之"三绝"。才能言,有京兆尹过瑰,命咏"尹"字,乃曰:"丑虽有足,甲不全身,见君无口,知伊少人。"瑰与东明观道士周彦云素相往来,周时欲为师建立碑碣,谓瑰曰:"成某志不过烦相君诸子:五郎文,六郎书,七郎致石。"瑰大笑,口不言而心服其公。瑰子第五,诜第六,冰第七,诜善八分书。

玄宗御勤政楼,大张乐,罗列百伎。时教坊有王大娘者,善戴百尺竿,竿上施木山,状瀛洲方丈,令小儿持绛节出入于其间,歌舞不辍。时刘晏以神童为秘书正字,年方十岁,形状狞劣,而聪悟过人。玄宗召于楼上帘下,贵妃置于膝上,为施粉黛,与之巾栉。玄宗问晏曰:"卿为正字,正得几字?"晏曰:"天下字皆正,唯'朋'字未正得。"贵妃复令咏王大娘戴竿,晏应声曰:"楼前百戏竞争新,唯有长竿妙入神,谁谓绮罗翻有力,犹自嫌轻更著人。"玄宗与贵妃及诸嫔御,欢笑移时,声闻于外,因命牙笏及黄文袍以赐之。

杨国忠之子暄,举明经。礼部侍郎达奚考之,不及格,将黜落,惧国忠而未敢定。时驾在华清宫,子抚为会昌尉,遽召使,以书报抚,令候国忠具言其状。抚既至国忠私第,五鼓初起,列火满门,将欲趋朝,轩盖如市。国忠方乘马,抚因趋入,谒于烛下,国忠谓其子必在选中,抚盖微笑,意色甚欢。抚乃白曰:"奉大人命,相君之子试不中,然不敢黜退。"国忠却立,大呼曰:"我儿何虑不富贵,岂藉一名,为鼠辈所卖耶?"不顾,乘马而去。抚惶骇,遽奔告于曰:"国忠恃势倨贵,使人之惨舒,出于咄嗟,奈何与校其曲直!"因致暄于上第。既而为户部侍郎,才自礼部侍郎转吏部侍郎,与同列。暄话于所亲,尚叹己之淹徊,而谓迁改疾速。

萧颖士开元二十三年及第,恃才傲物,漫无与比,常自携一壶,逐胜郊野。偶憩于逆旅,独酌独吟。会有风雨暴至,有紫衣老人领一小童避雨于此。颖士见其散冗,颇肆陵侮。逡巡风定雨霁,车马卒至,老人上马,呵殿而去。颖士仓忙觇之,左右曰:"吏部王尚书,名丘。"初,颖士常造门,未之面,极惊愕。明日,具长笺造门谢,丘命引至庑下,坐责之,且曰:"所恨与子非亲属,当庭训之耳。"顷曰:"子负文学之名,倨忽如此,止于一第乎?"颖士终扬州功曹。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