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女娲补天

女娲补天

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之一,创世女神 女娲是华夏民族人文先始,福佑社稷之正神。相传女娲抟土造人,并化生万物 ,使天地不再沉寂。女娲氏,开世造物,因此被称为大地之母,她是一位美丽的女神,身材像蛇一样苗条,以致有些神话学家坚称她根本就是蛇身。

女娲补天的故事和女娲造人的故事一样,都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女娲时代,随着人类的繁衍增多,社会开始动荡了。后人以两位英灵人物,水神共工氏和火神祝融氏,在不周山大战,结果共工氏因为大败而怒撞不周山为由,衔接女娲用五彩石补天等一系列轰轰烈烈的动人故事。

上古神话所记录的是华夏民族早期先民的唯心世界观,以纪念族群中做过特别重大贡献的聚落群体和首领。越朴实的神话,所还原的早期先民的生活和思想就越可信,当然那些神仙法术与魔力无边是为了渲染传说,与现实科学无关。

女娲用黄泥造人,日月星辰各司其职,子民安居乐业,四海歌舞升平。后来共工与颛顼争帝位,不胜而头触不周之山,导致天柱折,地维绝,四极废,九州裂,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洪水泛滥,大火蔓延,人民流离失所

女娲看到她的子民们陷入巨大灾难之中,十分关切,决心炼石以补苍天。于是她周游四海,遍涉群山,最后选择了东海之外的海上仙山天台山天台山是东海上五座仙山之一,五座仙山分别由神鳌用背驼着,以防沉入海底。女娲为何选择天台山呢,因为只有天台山才出产练石用的七色石,是炼补天石的绝佳之物。

自从女娲创造了人类,大地上到处是欢歌笑语,人们一直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不知过了多少年,一天夜里,女娲突然被一阵“轰隆隆”的巨大的响声震醒了。她急忙起床,跑到外面一看,天哪,太可怕了!远远的天空塌下一大块,露出一个黑黑的大窟窿。地也被震裂了,出现了一道道深沟。山冈上燃烧着熊熊大火,许多人被火围困在山顶上。田野里到处是洪水,许多人在水里挣扎。看到这些,女娲难过极了。她立刻去找雨神,求他下一场雨,把天火熄灭.又造了许多小船,救出挣扎在洪水中的人们.

不久,天火熄灭了,洪水中的人们被救上来了。可是,天上的大窟窿还在冒火。女娲决定冒着生命危险,把天补上。于是,她跑到山上,寻找补天用的五彩石。她原以为这种石头很多,用不着费多大力气。可是,到山上一看,全是一些零零星星的小块。她忙了几天几夜,找到了四种颜色的石头,还缺少一种纯青石。于是,她又找了又找,终于在一眼清清的泉水中找到了。

五彩石找齐了,女娲天台山顶堆巨石为炉,女娲先在地上挖个圆坑,把五彩石放在里面,取五色土为料,又借来太阳神火,历时九天九夜,炼就了五色巨石36501块。女娲把它装在一个大盆里,端到天边,然后又历时九天九夜,用36500块五彩石将天补好。剩下的一块遗留在天台山中汤谷的山顶上。

现在,人们常常看见天边五彩的云霞,传说那就是女娲补天的地方。

天是补好了,可是却找不到支撑四极的柱子。要是没有柱子支撑,天就会塌下来。情急之下,女娲只好将背负天台山之神鳌的四只足砍下来支撑四极。可是天台山要是没有神鳌的负载,就会沉入海底,于是女娲将天台山移到东海之滨的琅琊,就是今天日照市涛雒镇一带。

女娲补天之后,天地定位,洪水归道,烈火熄灭,四海宁静。人们在天台山载歌载舞,欢庆补天成功,同时在山下建立女娲庙,世代供奉,朝拜者络绎不绝,香火不断。

至今天台山上仍然留有女娲补天台、补天台下有被斩了足的神鳌和补天剩下的五彩石,后人称之为太阳神石。它已经成为了人们精神的象征!

以女娲补天故事为符号,指代各类壮观伟业的文学描写不胜枚举,如张养浩《秀碧石》一诗中以“初疑女娲醉堕簪,火不烧年万亿”两句形容友人所示“秀碧石”的精美;又如胡《华不注山》诗:“女娲补天炼云腴,偶遗一投齐墟。不依乱石徒相杂,直矗平田只自孤。”(卷六)诗中华不注山即济南市郊金舆山,李白等大文豪都过此并留下诗篇。而胡此诗却将华不注山想像和描绘成为当年女娲补天时偶尔遗落的一块峰石,它不与乱石相杂,独自挺立于平原之上。又如元王沂《岩石砚柴舜元宪佥赋》:“汉江有石,磊落太古色。淘沙相薄蚀,岁久露岩穴。幸免女娲手,炼之补天裂。”(卷四)作者在赞叹汉江奇石之美的同时,又感叹这样的奇石当年幸亏幸免于女娲之手,没有用于补天。作者的本意是以此来说明汉江奇石的奇美,但也从反面暗示出,如此奇美之石当年在女娲手下只是落选之物,可见女娲择石之严。这种文学想像空间的铺设无疑给读者对于女娲补天文学意蕴的把握和驾驭提供了无限广阔的天地。的确,女娲补天神话题材的符号化,为补天神话的进一步文学化打开了一道大门,文人们蜂拥而入,纷纷以补天神话作为展示自己文学才华的手段,并服务于自己各自作品中的内容和意境。如元代袁桷《玉署鳌峰歌》:“女娲五色余刀圭,化为蓬莱东海之虹霓。”(卷八)美丽的玉署鳌峰,被想像成为经过女娲五色刀刊削之后所化,其美丽形态如同蓬莱东海之虹霓。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的女娲补天意象符号化的使用不同,诗中作为修辞喻体的,已经不仅仅是单一的女娲补天意象,而是女娲补天意象和蓬莱东海虹霓两个喻体的连环套用。很显然,女娲补天意象在这里进一步扩大了文学修辞的使用范围。其走向文学、移位为文学的轨迹,更加纵深化和自觉化了。与此相比,宋人王安中的题画诗《题赵大年金碧山水图》的文学色彩更为胜出:

余闻女娲炼石补天缺,石破压天天柱折。五色堕地金嵯峨,六鳌跨海吹银波。扶桑玉红下天半,贝阙珠宫紫云满。(《初寮小集》)

尽管诗中没有采用袁桷那样的喻体连环套用法,但诗人却以“金嵯峨”来形容“五色堕地”缤纷之态,以“吹银天”来描绘“六鳌跨海”凌空雄姿,从而把女娲补天题材中的几个母题意象的文学色彩,渲染得淋漓尽致。

然而把女娲补天神话题材的文学潜质挖掘并发挥到极至的是明初大文人刘基。好像是对女娲补天故事情有独钟,刘基的诗文中大量采用了女娲补天故事,以此作为渲染气氛,抒情达意的有效手段。比如《丹霞蔽日行》把丹霞蔽日的绚烂景色形容为“女娲在青天,岁莫还炼石”(卷一),《常相思在玄冥》则把想像玄冥之中“寒门六月天雨冰,天关冻折天柱倾”的奇诡现象描绘为“女娲炼石补未成,石鳞迸落如流星”

(卷二)。女娲补天的故事原型,成为刘基信手拈来的文学语汇,广泛展现于各类诗文作品之中:

却取女娲所抟黄土块,改换耳目口鼻牙舌眉。(《二鬼》)(卷十) 女娲石坠鳌脚折,海水散作云霏霏。(《寄宋景连》四首之一)(卷十五) 苍梧之山绝浮烟,上与女娲所炼之石相牵连。(《题悬崖兰花图》)(卷四)

忆昔康回触折天柱时,女娲扶天立天维。(《戏为雪鸡篇寄詹同文》)(卷十六)

持献女娲皇,天罅或可补。(《为贾性之赋松石》)(卷三)

王母桃花冻不绯,五色石裂女娲噫。(《雪鹤篇赠詹同文》)(卷十六) 如果说汉魏以后文学的独立使得文人对典故的需求大量增加,故而为神话走向文学提供了广阔的舞台的话,那么随着文学的繁荣和发展,这个舞台的空间是越来越大。刘基只是一个点,在他前后,以女娲补天作为诗文典故或修辞手法的作品多如牛毛,不胜枚举 。

女娲补天神话的文学移位,不仅表现在诗文领域,而且也在小说戏曲等叙事文学作品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由于文体的特性所在,叙事文学作品在表现女娲补天题材时一方面承袭了诗文作品中女娲题材的传统意象和使用角度,增加作品的文学意味,展现出补天题材的无穷文学潜力。其中比较多的是以女娲补天作为既定的符号喻体,指喻与补天意义相近的涵义。有的以女娲补天为超人之力的象征,如《三国志通俗演义》:“先取荆州后取川,大展经纶补天手。”(第七十五则)《封神演义》:“蒙卿等旋乾转坤之力,浴日补天之才。”(第一百回)《真傀儡》杂剧:“相公有补天浴日手段,特遣相问。”《玉梨魂》:“即令女娲复生,亦少补天之术。”(第三章)《湘烟小录》:“白甫此笔,真有炼石补天之妙。”(第十二集)有的以女娲补天指代丰功伟绩,如《英雄成败》杂剧:“有旋乾转坤之力,补天浴日之功。”《投梭记》传奇:“荷君恩深惭尸素,补天何日?”如《平山冷燕》山黛席上应题所作《五色云赋》,开篇就是“粤自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天”一句。接着便以驰骋的想像和优美的语言,展示了一个诗意盎然的世界。书中对该赋写成后众人的反应有这样的描写:

众官才看女娲起句,便吐舌相告道:“只一起句,便奇特惊人矣。”再读到“彩凤垂蔽天之翼,阴阳刺乾坤之绣”等句,都赞不绝口道:“真是天生奇才。”及读完,夏之忠连连点首叹服道:“王子安滕王阁序,未必敏捷如此,吾不得不为之搁笔也。”赵公见众人甘心输服,大笑道:“这等看来,还是万岁爷有眼力,快进呈!”(第四回)

从该赋的内容看,其思路显然是受到女娲以五色石补天及相关的五色云传说的启示,才焕发出如此文采的。

与传统的象征隐喻的符号方式略又不同,有些小说作品用女娲补天的典故来诠释小说故事中的某件器物或道具,以增强其说服力和神秘感。如:

我这葫芦是混沌初分,天开地辟,有一位太上老祖,解化女娲之名,炼石补天,普救阎浮世界。补到乾宫地,见一座昆仑山脚下,有一缕仙藤,上结着这个紫金红葫芦,却便是老君留下到如今者。(第三十五回)

老和尚道:“他有一把玉火钳,说是女娲氏炼五色石补天时炉火中用的。后来天补完了,因这钳火气不消,就放在山腰背阴处晾冷,因忘记收拾,遂失落在阴山石洞里。不知几时,被他找寻着了,取了回来,终日运精修炼,竟炼成一件贴身着肉的至宝。若遇见一个会使枪棒的好汉与他对敌一番,便觉香汗津津,满身松快。故这婆婆每日只想着寻人对敌取乐。”(第三十二回) 蔚蓝原是天生智慧的,晓得此石唤名空青。当初女娲氏炼石补天,不知费了多少炉锤炼得成的。今日天上脱将下来,也是千古奇缘。(第八则无论是紫金红葫芦、玉火钳,还是空青石,都是借助与女娲补天神话典故的渲染,才产生了作者设想和预期的文学效果。

在此基础上,有些小说作者又在一些与女娲补天神话相关的器物道具描绘中与故事情节的演绎推进结合在一起。如《薛刚反唐》第一回写到徐美祖在寺庙神像前朦胧中被一青衣童子引到神秘宫殿,被上座娘娘授以天书,令其与薛刚一同辅佐庐陵王中兴天下。徐拜辞出来见殿前匾额上题“补天宫”三字,旋即被童子推入人间,见庙中神像即授书娘娘,上面匾额则是“女娲祠”三字。原来他是被女娲神在补天宫授以天书。这个情节为小说中徐美祖与薛刚的合作作了铺垫。同书同回又记载唐王接到能够专能破火轮如意牌的女娲镜。据陶仁介绍,“此镜乃上古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天,炉中结成此镜,故名女娲镜”。从而为后来小说中破火轮如意牌的情节埋下了伏笔。在《野叟曝言》中,作者虚构出一付淫药“补天丸”。据说此药具有奇效,男子服之可御十女,女子服用可御十男。从第十五回文素臣发现此药,到一百零四回奚四以补天丸淫倒峒寨二猴,书中共有三次写到服用此药。先是素娥误服此药,春情荡漾,险些与又李产生肌肤之亲。次写铁丐因服用补天丸与立娘纵欲无度,竟成就二人姻缘。三写奚四用补天丸淫倒峒寨首领,大破峒兵。可见补天丸在小说中起到了重要的布置情节关目,穿针引线的作用。

当然,女娲补天神话在小说戏曲中文学移位的极致,还是表现在叙事文学作品的题材选择,整体构思和结构线索上。有若干作品是把女娲补天作为整个作品的故事原型或构思依据。在戏曲方面,明代有小斋主人的《补天记》传奇 ,清代有传范希哲《补天记》传奇和汪楫《补天石》传奇。其中小斋主人《补天记》已佚,汪楫《补天石》传奇为徐沁《易水寒》的改写本 。范希哲的《补天记》则借女娲补天的故事来做三国戏《单刀会》的翻案文章。该剧本命《小江东》,叙伏后以曹操之恶,诉于女娲。女娲使其目睹曹操遭受地狱之苦之惨状,以彰果报。故事情节虽属虚构,但正可见女娲补天故事是其构思的蓝本依据。剧末云:“女娲氏以石补天,昭烈帝以身补天,诸葛亮以心补天,关云长以节补天,张翼德以义补天,赵子龙以力补天,鲁大夫以贞补天,周将军以气补天。”故又名《补天记》,更清楚表明作者受女娲补天传说启发的构思来源。小说中以女娲补天故事作为构思框架的作品有两部,一是不朽巨著《红楼梦》,一是晚清署名“海天独啸子”的《女娲石》。《女娲石》系借用女娲补天故事宣扬女子爱国救亡,为女性救国张目。小说第一回写天降女娲石,言男子无能,只有女真人出世方能力挽狂澜。该石实为书中反清救国女主人公金瑶瑟的前身。这一构思是受到《红楼梦》的启发。《红楼梦》在艺术上取得巨大成功的重要因素,就是其匠心独运的艺术结构。作为该书艺术结构的核心线索,僧人所携顽石下凡为通灵宝玉是引领全书的主线所在。而这一顽石则是女娲补天所遗: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第一百二十回) 在结构的设计上,作者作了非常对称的首尾呼应和对照:在楔子中以顽石听到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所化一僧一道所说红尘中荣华富贵之事而动凡心而随之下凡,继之以几世几劫后空空道人看到无稽崖青埂峰上见到大块石上所记顽石下凡之经历。结尾处则交代出大士真人将宝玉带回青埂峰,放在女娲炼石补天之处,各自云游而去。继而空空道人再次经过此地,将石上奇文重新抄录,并得到草庵睡者的点拨,将此文授予曹雪芹。不仅如此,作者还把顽石下凡的母题和神瑛侍者浇灌绛珠仙草的故事嫁接合成。于是,顽石不仅变成了贾宝玉,也变成了神瑛侍者和通灵宝玉 。这样,小说主人公贾宝玉的身世来历和最终去向就在这充满神秘和浪漫色彩的神话故事背景中得到了充分的渲染和强化。也为女娲补天的神话题材的文学移位带入了最高境界。

天穿节,民间纪念女娲补天拯救人类的纪念日,也是古代人们期盼风调雨顺、万物欣荣、农业丰收和安乐和平的节日。

天穿节节期有正月二十日、二十三日两说,一般认为该节起源于女娲补天的神话传说。最早记载天穿节的资料是东晋王嘉所撰《拾遗记》,清代所修类书《渊鉴类函》卷一三《岁时部》记载:“补天穿。《拾遗记》云:‘江东俗称正月二十日为天穿日,以红缕系煎饼置屋上,曰补天穿。’相传女娲氏以是日补天故也。”由此可知,东晋时正月二十日已有补天穿的习俗。

宋代南城(今江西南昌)人李觏《正月二十日俗号天穿日以煎饼置屋上谓之补天感而为诗》说:“娲皇没有几多年,夏伏冬愆任自然。只有人间闲妇女,一枚煎饼补天穿。”(转自赵杏根选编《历代风俗诗选》,岳麓书社1990年版,第47页)诗序所记天穿节的日期,以煎饼置屋上的习俗与《拾遗记》的记载相同,可知此节东晋以来一脉相传。诗中还提到以煎饼补天穿是妇女所为,并把此节同“娲皇”即女娲联系起来。看来清人“相传女娲以是日补天”的说法,宋代已然。

天穿节为正月二十三日说。清人俞正燮《癸巳类稿》卷一一“天穿节”条记载:“宋葛鲁卿胜仲《蓦山溪词和朱刑掾〈天穿节〉》云:‘天穿过了,此日名穿地。摸石俯清波,竟追随新年乐事。’明杨慎《词品》引之,云:‘宋以前正月二十三日为天穿日,言女娲氏以是日补天,俗以煎饼置屋上,名曰补天穿。’今其俗废久矣。”可知宋代天穿的次日为“穿地”日,有水中摸石习俗。根据杨慎的说法,宋代以前已有正月二十三为天穿日的情形,同样也是由女娲补天的神话形成节俗。明代对正月二十三日为天穿节也有记载,正德修陕西《朝邑县志》卷一《风俗》说:“二十三日置煎饼屋上补天,是日仍不得食米。”这条资料还透露出天穿日有不食米的风俗。

明代地方志虽然有天穿节的记载,但是极少。至清代,地方志中有关天穿节的记载多起来,可知天穿节主要流行于陕西、山西和河南。绝大多数地区的天穿节是在正月二十日,如陕西省的乾隆《富平县志》、乾隆《临潼县志》、乾隆《同州府志》、乾隆《蒲城县志》、光绪《高陵县志》,山西省的康熙《解州志》、同治《阳城县志》、光绪《河津县志》,河南省的嘉庆《渑池县志》的记载。

但也有其他日期的,陕西光绪《渭南县志》记载为正月二十一日,陕西道光《咸阳县志》记载为正月二十三日,河南光绪《重修灵宝县志》记载为正月二十日。清代天穿节的风俗与前代相同,一些地区也有补地之说。如前引乾隆《富平县志》说:“二十日,置面饼屋宇上下,曰补天地。”嘉庆《渑池县志》记载:“二十日,撂煎饼房屋上,并置地上,名曰补天补地。”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增城也有天穿节,而从日期到内容与北方略有不同。嘉庆《增城县志》卷一《风俗》记载:“十九、二十两日名天机癞败,挂蒜以辟恶,又作祷神,曰补天穿。”清代地方志中风俗志有关天穿节的记载说明,前引清人俞正燮说天穿节“今其俗废久矣”是不确切的,此说可能符合江南地区,但在北方和个别南方地区是不适宜的,若从整个历史过程看,天穿节可能是逐渐衰落的。清代方志较多记载此节,这大概是清人所修志书重视岁时节日记载的反映。

相关影视《女娲补天》 国语1985

  • 豆瓣评分:7.9
  • 视频综合指数:5
  • 时长:10分钟
  • 导演:钱运达
  • 国家/地区:内地
  • 主演:暂无
  • 简介:上古时代,只身在空旷的原野中生活的女娲为了缓解孤独,用泥巴捏制出无数小人,小人们随后变作有生命的女人和男人,他们结合繁衍出后代,日子过得幸福快乐,女娲看着后代满足地进入梦乡。后来,火神和水神发生争执大打出手,一时间天地动摇,女娲的后代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发出连连惨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