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栗田健男

栗田健男

栗田健男(くりた たけお 1889 年4 月 28 日 - 1977 年 12 月 19 日),日本海军中将。生于茨城县水户藩士家庭。祖父是藤田东湖、会沼泽正志斋的徒弟的东京帝国大学教授栗田文学博士、父亲是汉学者的大日本史编辑人员栗田勤。茨城县立水户初中、海军军校 (38 期)毕业。军校毕业后,是日本海军军历最长的指挥官(34年),当过11艘驱逐舰的舰长,3任驱逐舰队司令,3任水雷战队司令,水雷学校首席教师、鱼雷战经验丰富无比。常年在海上服役,没时间去海军大学镀金,除了生病没有在陆地上呆过,是没有在官衙工作的经验的道地的舰队派的老油子。

1941年晋升海军少将,开战当时作为第七战队司令官而带领4艘最上级重巡洋舰参加锡兰湾海战,并于1942年2月28日掩护今村均大将的16军在在爪哇岛万丹登陆,在黑夜中有两艘盟国军舰逃跑经过万丹海峡,栗田曾因顾及自身安全、不顾其他部队的援助要求而撤离战场,而被冠上"逃之栗田" 的绰号。判明情况后,又折返回来,击沉美国重巡洋舰休斯顿号和澳大利亚轻巡洋舰珀斯号,但发射的鱼雷也击沉了4艘日军运输船,包括今村司令的坐船,但他向今村隐瞒了鱼雷是他发射的事实,谎称是美军放的鱼雷。后参加中途岛战役,计划用于登陆滩头炮击支援。但在6月4日白天南云忠一的航空舰队部队遭遇毁灭性打击后,山本五十六紧急下令离中途岛最近的第7战队返航。5日凌晨,黑灯瞎火的最上与因规避潜艇而转向的姊妹舰三隈相撞,舰首被撞掉,航速下降到12节,由于害怕美军飞机再来,战队司令官栗田健男下令留下驱逐舰朝潮,荒潮和两艘重巡作伴自己赶紧开了路。天一亮美国人真来了,于是三隈号被击沉,这是日本在大战中损失的第一艘重巡洋舰。

中途岛战役后栗田还是在近藤信竹的第二舰队麾下, 为争夺瓜岛制空权,10月11日,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命令第三战队的"金刚"号和"榛名"号战列舰炮轰亨德森机场的跑道。这是史上第一次用战列舰对机场这样的目标进行炮轰,山本还规定,万一两艘战列舰在炮轰过程中被敌潜艇或驱逐舰鱼雷击中,则要想法抢滩搁浅,舰员作为海军陆战队上陆作战,为此还向全体舰员配发了三八式步枪。第三战队司令栗田健男中将认为,在敌方优势下进行这样的行动,无疑是"耗子给猫脖子上系铃铛"一样的自杀行动,是"穷途一策",但军令如山,虽不情愿也只好接受。

11 日,栗田率舰从特鲁克出发,以16节速度南下。13日晚22时许,"金刚"、"榛名"在1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的护卫下抵达萨沃岛以北,航速提至28节, 半小时后看到埃斯佩兰斯角的灯标。第二水雷战队的9艘驱逐舰排列在前后方,担任警戒任务。2337时,"金刚"和"榛名"航速降为18节,沿瓜岛海岸前 进,随后开始炮轰亨德森机场。

亨德森机场位于战舰右前方25000码处,"金刚"先派出舰载零式水侦,在机场上方投下照明弹,随后发射曳光弹,经校正弹道后开始对机场狂轰滥炸。在炮击中,"金刚"的主炮对机场跑道发射了104发三式烧霰弹,331发一式穿甲弹,副炮对探照灯阵地发射了37发通常弹;"榛名"主炮对机场发射了294发一式穿甲弹和189发零式通常弹,副炮对探照灯阵地发射了21发通常弹。一时间瓜岛岸上一片火海,如同修罗场,机场周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成员四处奔逃,寻找隐蔽物,有的人惊吓过度,竟当场跪在轰击区域中央向上帝祈祷。瓜岛上的日军士兵在确认这是己方炮火后个个喜笑颜开,击掌庆贺。岛上的日本陆军第十七军司令部给海军发去密电,称"两战列舰的炮击,胜过野炮千门"。"榛名"号发射的一枚未爆炸的356毫米一式穿甲弹在二战后被凭吊瓜岛战场遗迹的日本人发现,运回国内,至今仍陈列在江田岛海上自卫队干部学校 的校园中。

对亨德森机场的 炮击给美军造成了严重损失,岛上原有90架飞机,在这次炮击中损失了32架岸基舰载俯冲轰炸机、19架舰载战斗机、全部8架舰载鱼雷机、以及4架P-39 和2架B-17,合计65架。机场主跑道被完全摧毁,仅战斗机跑道可勉强使用,库存的航空汽油也在炮轰中全部烧毁。但是,尽管两艘战列舰发射了976发大 口径炮弹,但美军只有包括第32海军航空队指挥部成员在内的41人阵亡。日方全部战舰都未损失,仅"榛名"号战列舰船底弹药库的两名水兵因长时间在温度过 高的环境下进行高强度工作而得上热射病,体温过高治疗无效而死。

在"金 刚"和"榛名"忙于用副炮轰击隆格角探照灯阵地的时候,瓜岛北面佛罗里达岛担任货船保卫任务的美国海军PT38、PT46、PT58和PT60四艘鱼雷艇突然出港,在PT38号鱼雷艇的带领下冲向日本舰队。在黑夜中,他们误将"金刚"号右侧驱逐舰激起的长波认作战列舰的舰首波,于是高速向其逼近。神经紧张的栗田健男则将这4艘鱼雷艇当成了美国的潜艇,于是在还未判明岸上损害程度的情况下就于0056时命令终止炮击,以29节的航速头也不回地向北高速逃去, 撤出了战场。

战列舰被鱼雷艇追得满世界跑,也可以算是世界海战史上的珍闻了。但是就这一次,栗田因陆军的强力夸赞而成了所谓"海军英雄人物",山本也就没有追究其丢脸行为。

山本五十六战死后, 古贺峰一成为联合舰队司令,近藤信竹退休,1943 年8月起栗田任第二舰队司令长官兼第四战队司令官,恰逢美军在布干维尔登陆了,今村均准备搞反登陆就急忙命令联合舰队要全力支援,这样第二舰队司令栗田健男中将就带着第四战队(爱宕,高雄,摩耶,鸟海),第七战队(铃谷,最上),第八战队(筑摩)第二水雷战队(能代,玉波,凉波,藤波,早波)等12艘巡洋舰,驱逐舰到拉包儿来了。栗田健男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时不时要看看背后,琢磨有了事怎么逃跑。这次到拉包儿来也一样,他总觉得拉包儿太不安全,因此进了港在加油时就挂出了信号旗,规定一有风吹草动的逃跑顺序是第七战队,第八战队,第四战队,二水战和原来就在拉包儿的第十战队。哈尔西这次从萨拉托加和普林斯顿上起飞了97架飞机来轰炸拉包儿,规定只炸船不炸别的,先炸巡洋舰再炸驱逐舰,而栗田健男事先规定的逃跑顺序根本就没有用,因为刚刚加完油的军舰没有起动速度,就是一批挨炸的货,结果爱宕,高雄,摩耶,最上,筑摩,能代,阿贺野,藤波,若月中弹,连爱宕的舰长中冈信喜大佐都挂了。栗田健男刚到拉包儿就被弗雷斯特谢尔曼带了两艘航母给炸得遍体鳞伤。这地方不能呆了,当场栗田健男就得出了结论,带着人回了特鲁克。

当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在1944年10月20日对菲律宾发起进攻时,栗田也率部赶来攻打美军部队。他计划将美军诱离圣贝纳迪诺海峡并成功实施了该计划,威廉哈尔西上将率第38特混舰队64艘战舰"一路向北"追赶小泽舰队。而栗田本人却率领第一突击舰队,准备对莱特岛附近的美登陆部队发起进攻。但就在前往圣贝纳迪诺海峡的途中,他遇上了两艘美国潜艇(在锡布延海),其旗舰"爱宕"号被击沉,捡回一条命的栗田转移到"大和"号上。

10月24日约08:00美国无畏号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发现这支舰队进入狭窄的锡布延海。哈尔西命令集结第三舰队的三支航空母舰分舰队集中攻击栗田的舰队。从无畏号和卡伯特号航空母舰和其它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共260架飞机约於10:30开始不断攻击这支舰队。醒目的大和号和武藏号成为美军主要攻击的目标。武藏号、大和号和长门号中弹。妙高号重巡洋舰负重伤返航。第二波空袭集中在武藏号,它多次被炸弹和鱼雷击中。最后它开始掉队。从约克城级航空母舰企业号富兰克林号航空母舰起飞的第三波飞机击中武藏号共19次(11枚炸弹和8枚鱼雷)。在空袭过程中另有数艘轻型舰只受伤。由于己方缺乏航空掩护,15:30栗田下令他的舰队转头开出美国航空母舰的袭击范围。他等到17:15,然后再次转头开向圣贝纳迪诺海峡。他的舰队无暇顾及受重伤掉队的武藏号。武藏号最后约於19:30倾覆沉没。

栗田的舰队於10月25日凌晨进入圣贝纳迪诺海峡,凌晨03:00它们沿萨马岛的海岸向南进发。于黎明时分发现美国舰队。金凯德上将有三股舰队来阻挡它,每股舰队由六艘护卫航空母舰和七或八艘驱逐舰组成。每艘护卫航空母舰携带约30架飞机,一共有500多架。护卫航空母舰航速慢,装甲薄,它们没有足够能力对付战舰。

金凯德错误地以为威利斯李的战舰还守护在圣贝纳迪诺海峡,因此从那里没有危险,但李被哈尔西调走去对付小泽去了。当日本舰队在萨马岛出现时美军大吃一惊。哈尔西的舰队已经被诱敌战术调走远离雷伊泰湾,但是栗田对此却一无所知。栗田错误地将那些护卫航空母舰当作了美国的航空母舰舰队,他还以为整个美国第三舰队在他的18英寸炮口前呢。

美国护卫航空母舰立刻向东后撤,希望坏天气可以影响日本炮的精确度,同时立即发报请求支援用甚至用明码发报。美国驱逐舰企图分散日本战舰的注意力来取得时间。这些驱逐舰自杀般地对日舰发鱼雷,吸引日舰火力。为了躲避鱼雷日舰不得不打散自己的队形。大和号被两条平行的鱼雷逼迫背向而行,无法转身,怕被它们击中,这样损失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四艘美国驱逐舰被沉,其它受伤,但它们为航空母舰获得时间让它们的飞机起飞。这些飞机没有时间转装穿甲炸弹,因此它们只能带著它们正带著的弹药起飞(有时甚至是深水炸弹)。然后美军航空母舰继续南逃,而战舰的炮弹不断在它们周围爆炸。一艘航空母舰被击沉,其它受伤。

由於栗田舰队未完成整编队形便发动进攻,加上美军驱逐舰的攻击将他的队形打破了,各战队散乱在广阔的海面上。他丧失了对战事的战术指挥,三艘他的重巡洋舰被集中的海上和空中的袭击沉没。栗田於09:20下令北转整理队型。躲过栗田的舰队袭击的护卫航空母舰遭受的打击并没有结束,被「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沉一艘,另两艘遭到重创。

不久栗田的舰队改变航向,驶往雷伊泰湾。就在日本计划就要得逞的时候,栗田再次北转撤退。他感觉美军支援舰队正向他包围过来,因此他感觉参战的时间越长,他遭到美国强大空袭的可能性就越高。在不停的空袭下他向北,然后向西穿过圣贝纳迪诺海峡。往返航行300海里的第三舰队於26日日出后,派舰载机对栗田舰队的掉队舰只进行了袭击。

栗田的舰队长门号、金刚号和榛名号受重创,其中金刚号在返航日本途中被美军潜艇击沉,不过由於该舰队已驶离战场,所以金刚号的损失一般不被列在雷伊泰湾海战美军战果之中。他带五艘战舰进入战场,当他回到日本时,只有大和号还有作战能力。

在海军史和海战史上,莱特湾海战都是一场空前的海战,这场海战宣告了一支曾经是很强大的海军的彻底消失,而且这场海战在空间和时间的规模上也远远超过了世界海战史上的所有海战。而且随着军队,兵器和作战方式的改变,基本上可以把莱特湾海战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海战",以后还会不会有战争不好说,但可以肯定地说,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规模的海战了,所以这次海战将被人们永远地记忆下去。

但是,和规模上的意义以及感情上的意义不同,这场海战在战略上的意义却不是那么重大,因为太平洋战争的胜负已经见了分晓,即便日本海军在这场海战中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场海战的结果对整个战争的走向还是不会发生任何影响。

栗田健男在最初听完作战计划以后,双手抱头,瘫坐到椅子上半天才低声说了一句:"联合舰队是在帮第二舰队找坟场,但我可真想死得更加堂堂正正些。"在传达作战精神的时候,会场就炸了锅。这个作战计划实在太疯狂。冲进去了又有什么用?先不说没有了空中掩护的舰队能不能冲得进去,就算舍出全部现存的舰队,用大炮把为麦克阿瑟搬运作战物资的运输船全部击沉了又有什么用?财大气粗的鬼畜会在乎这点东西?过不了几个月他们又会扛着一大堆行李来旅游了,只有在消灭了鬼畜的护航舰队以后才谈得上制海权,才谈得上长治久安。至于能不能消灭美国护航舰队是另外一个问题,怎么能扯到一起来?

栗田无法说服这些下属,说出了最后的话:"联合舰队的现状大家都知道,我们已经无法和美国舰队战斗,无法取得制海权,杜甫有句诗是'国破山河在',但是决不能'国破军舰在'。如果从海军军官的自尊心出发认为打击运输船队是耻辱的话,那么联合舰队在战争失败以后还有军舰继续存在才是最大的耻辱。栗田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军令部是给了联合舰队一个坟场,但联合舰队能够拒绝去这个坟场吗?",话虽然没说出口,但大家都明白了司令长官的意思,士气又突然高涨了起来,既然军令部和联合舰队那么关心我们,连坟地都帮忙准备好了,那干嘛拒绝上级领导的关心,就去死吧。

军令部和联合舰队将捷一号作战放在特攻作战的位置,栗田健男也清楚军令部和联合舰队的用意,但栗田健男并不像西村祥治,他不想死。不但自己不想死,也没有想让部下去死,栗田健男从一开始就想把尽可能多的部下再带回去,

"为什么回转"这个问题在当时的日本海军内并没有成为什么大问题,捷一号作战是失败了,但本来也没有谁指望成功啊。从理智上联合舰队确实在为第二舰队寻找坟地,但从感情上来说那些大舰巨炮的崇拜者们潜意识中就真的没有一点庆幸的心情吗?

栗田健男本来不是干这种核心舰队的料,他自己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欲望。栗田健男平时很低调的,在1943年5月晋升中将,七月被提升为第三战队司令官,带领金刚和榛名两艘高速战列舰之后,栗田从自己缺乏海大学历这一点出发就认为他做官已经做到头了,再接下来就应该是当个什么镇守府长官然后被编入预备役了,谁知道1943年8月被晋升为几乎是联合舰队仅剩战斗力的第二舰队司令长官,对他来说,这副担子似乎太重了些。

在伊藤正德的《联合舰队的最后》有这样一段栗田健男的自白:"当时倒没有感到疲劳,但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使用神经,可能无论是身体还是大脑都已经不好使了",这句话一直被栗田健男的拥护者们拿来作为为栗田健男辩护的证据。

但是这不是理由,如果三天三夜没有休息就无法指挥的军官是不能当舰队司令的,事实上就在林加锚地训练时栗田健男就不止一次地三四天没有休息,事实上根据日本著名历史作家儿岛襄从栗田健男得到的查证是伊藤正德以诱供的方式从栗田健男处得出的那句话,因为在当时为栗田健男辩护是要冒相当大风险的,而伊藤正德和栗田健男是发小,伊藤一定要为栗田讨一个公道。

其实现在的情况相当清楚,就算把麦克阿瑟手下的兵力加上第七舰队全部消去,从文莱湾出发的日本舰队发毫无损日本人还是无法扭转失败的命运,别的不说,要一滴一滴地算油的仗怎么打法?所以栗田健男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死,起码是不认为这种死有什么重于泰山的伟大意义。当然这一点并不是说栗田健男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道主义者,栗田确实很难消去给人的"避战派提督"的印象,泗水海战,中途岛海战,炮轰瓜岛亨德森机场,马里亚纳海战,一直到这次的莱特岛海战,栗田健男似乎总能给人找到畏敌不前。能溜则绝不留守的事例出来。

但是也必须指出的是,这些事情在事发当时似乎没有人指出,这些顽劣行为也没有影响栗田的 仕途,栗田以一块没上过海大的白板,照样出任第二舰队司令,就是说栗田并没有玩出线,这些行动还都在海军省,军令部和联合舰队能够容忍的限度之内。

实际上批评栗田的是美国战史家和从战后初期到80年代的日本历史学家,反而很喜欢唠叨的日本海军军人基本上都是栗田的拥护者,批评过栗田的日本海军将领就只有那位发明家四航战司令官松田千秋一个人,1966年底小泽治三郎去世之前曾经拉着去看望他的栗田健男的手说:"给你添麻烦了"。就在当时栗田下令掉头北上的时候,第二舰队司令部内也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就第一战队司令官宇垣缠中将指着前方说了一句:"长官,敌人在那边",而栗田健男的回答则是"行了,北上吧"。

太平洋战争中日本海军有争议的海战还有过几次,比如奇袭珍珠港,第一次所罗门海战,但那两次当时在司令部就有人对长官的命令提出异议,而这次没有。明明知道栗田的决定是在抗命,但大家都默不作声,或者不如说栗田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南云忠一三川军一的决定之所以当场就有人反对是因为如果他们再努把力就可以使以后的作战方便得多,而现在这些人都知道大势已经去了,再努力也没有用,想想如何把一万多下级军官和水兵们带回家才是正经。

太平洋战争中有一个怪现象,就是处分那些不会打仗的大官的时候经常是弄到海兵去当校长,珊瑚海海战时畏战不前的井上成美受到的处分是去当海兵校长,莱特湾海战时事实上是敌前逃亡的栗田健一受到的处分还是到海兵去当最后一任校长,从1945 年1 月起,到战争结束停止。有人开玩笑说,可能这是因为知道反正海兵也没有用了,随便哪个废物当校长都无所谓了。栗田死于1977年,终年88岁。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