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战樊城

战樊城

京剧名段。汉剧有《下书路会》,徽剧、蒲剧、同州梆子亦有此剧目,大同小异,川剧、秦腔、河北梆子有《出棠邑》。

楚平王既囚伍奢,费无极献计,逼伍奢修书,诓其二子伍尚、伍员至都,剪草除根。伍尚兄弟镇守樊城,得信,伍员心疑不去,伍尚一人前往,果被平王连同其父斩首。又派大将武城黑领兵捕拿伍员,伍突围,箭射武城黑,逃往吴国。

见《左传昭公二十年》,《越绝书》,《列国演义》第七十二回及《史记伍子胥列传》。

【第一场】

伍尚、

伍员 (内同白) 嗯哼!

(伍尚、伍员上。)

伍尚 (念) 边外狼烟靖,

伍员 (念) 共享太平春。

(家院暗上。)

伍尚 (白) 唉!

伍员 (白) 啊,兄长,自到樊城,为何终日愁闷?

伍尚 (白) 啊,贤弟,你我弟兄镇守樊城,不知爹娘在京可安泰否?

伍员 (白) 吉人自有天相,兄长何必挂怀?

伍尚 (白) 来。

家院 (白) 有!

伍尚、

伍员 (同白) 伺候了。

鄢将师 (内白) 马来。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离了京城地,来此是樊城。

(白) 门上哪位听事?

家院 (白) 做什么的?

鄢将师 (白) 下书人求见。

家院 (白) 候着。

鄢将师 (白) 是。

家院 (白) 启禀二位老爷:下书人求见。

伍尚、

伍员 (同白) 吩咐书先进,人落后。

家院 (白) 来人的,书先进,人落后。

鄢将师 (白) 是。

(鄢将师暗下。)

家院 (白) 二位老爷请看。

伍尚 (白) 爹娘有书信到来,贤弟请看。

伍员 (白) 兄长请看。

伍尚 (白) 同拆同观。

伍尚、

伍员 (同白) 爹娘在上,恕孩儿不孝之罪。

伍尚 (西皮原板) 未曾拆书泪先淋,

书上相逢父子情。

平王思念临潼会,

加封犒赏有功臣。

外加走"之"书后存,

骏马"十匹"少留停。

看罢了书信喜自胜,

(笑) 哈哈!

伍员 (白) 哦!

(西皮摇板) 伍员心中自沉吟!

伍尚 (白) 贤弟请看。

伍员 (白) 小弟不必看书,此乃"逃走"二字。兄长可解?

伍尚 (白) 愚兄不解。

伍员 (白) 既是爹娘书信,为何有"逃走"二字?只恐此事有诈。

伍尚 (白) 唤下书人一问便知明白。

伍员 (白) 来。

家院 (白) 有。

伍员 (白) 唤下书人。

(鄢将师暗上。)

家院 (白) 是。

下书人!

鄢将师 (白) 有。

家院 (白) 里面唤你,随我进来。

鄢将师 (白) 是。

参见二位老爷。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

伍员 (白) 你叫什么名字?

鄢将师 (白) 小人名叫鄢将师。

伍员 (白) 新进相府,久在相府?

鄢将师 (白) 久在相府。

伍员 (白) 太老爷可好?

鄢将师 (白) 安泰。

伍员 (白) 太夫人呢?

鄢将师 (白) 福寿康宁。

伍员 (白) 调我弟兄进京何事?

鄢将师 (白) 这个?

伍员 (白) 讲!

鄢将师 (白) 加官授爵。

伍员 (白) 嘿嘿嘿!好一个加官授爵。外厢伺候。

鄢将师 (白) 遵命。

伍尚 (白) 啊,贤弟,听下书人之言,一定是加官授爵的了。

伍员 (白) 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伍尚 (白) 唉,贤弟呀!

(西皮原板) 贤弟说话太烈性,

有辈古人将你明:

昔日里有个文王君,

囚系南牢整七春。

长子伯邑救父命,

至今留名万古存。

伍员 (白) 兄长!

(西皮原板) 兄长说话欠思论,

休把今人比古人。

文王被囚天注定,

伯邑考焚身命里生成。

既是平王

(转西皮二六板)加官赠,

就该有圣旨到樊城。

若是爹娘修书信,

为什么有"逃走"二字在书后存?

怕的是失足履陷阱,

那时节插翅也难腾。

我一心坐定樊城镇,

愿做个不忠不孝的人。

伍尚 (西皮快板) 听他言来自沉吟,

背转身来暗思忖:

长子须要遵父命,

是好是歹走一程。

(白) 听贤弟之言,是不进京的了?

伍员 (白) 小弟看来,不进京为上策。

伍尚 (白) 也罢,待兄一人进京。

伍员 (白) 兄长一人进京,小弟放心不下,必须命家将跟随,一路之上,也好侍奉鞍马。

伍尚 (白) 但凭贤弟。

伍员 (白) 来。

家院 (白) 有。

伍员 (白) 唤家将。

家院 (白) 家将走上。

家将 (内白) 来也!

(家将上。)

家将 (念) 俺本英雄好汉,侍奉帅府门前。

(白) 参见二位老爷。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

家将 (白) 唤小人前来,有何差遣?

伍员 (白) 大老爷一人进京,命你跟随,一路之上,侍奉鞍马。倘有不测,速报我知。

家将 (白) 遵命。但不知大老爷几时起程?

伍尚 (白) 即刻起程。

伍员 (白) 外厢备马伺候。

家将 (白) 遵命。

伍尚 (白) 看衣更换。

(西皮原板) 在头上取下了乌纱顶,

紫罗蓝衫离了身。

叫家将备马府外等,

等候了你老爷就要登程。

(家将下。)

伍员 (白) 看酒!

(西皮原板) 一封书信到樊城,

拆散我弟兄两离分。

叫家院看过酒一樽,

(鄢将师、家将暗同上。)

伍员 (西皮原板) 弟与兄长

(转西皮二六板)来饯行。

登山涉水多安稳,

披星戴月奔都城。

若是合家同欢庆,

在那爹娘台前问安宁。

倘若是家门遭不幸,

报仇之事有弟伍员。

非是小弟不从命,

为的是那"逃走"二字解不明。

兄长饮干杯中酒,

一路平安早到京。

伍尚 (西皮快板) 用手接过酒一樽,

背转身来谢神灵。

回头我对贤弟论,

愚兄言来听分明:

但愿得家门多吉庆,

爹娘台前问安宁。

倘若家门遭不幸,

你就是伍家报仇人!

(西皮摇板) 辞别贤弟跨金镫,

(鄢将师、家将同下。)

伍尚 (西皮摇板) 披星戴月奔家门。

(伍尚下。)

伍员 (西皮快板) 兄长上马两泪淋,

叫人难舍又难分。

流泪眼观流泪眼,

断肠人送断肠人。

倘若是家门遭不幸,

杀上天子午朝门!

吉凶二字难测定,

闷坐在樊城等信音。

(伍员、家院同下。)

【第二场】

(鄢将师、家将、伍尚同上。)

伍尚 (西皮流水板) 青山绿水分得清,

行走哪怕路不平。

吾今懒观路旁景,

(西皮摇板) 急速回家奉双亲。

(鄢将师、家将、伍尚同下。)

【第三场】

四校尉 (内同白) 哦!

(四校尉、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念) 眉头一皱计千条,舌尖杀人不用刀。

(鄢将师上。)

鄢将师 (白) 参见大人。小人交差。

费无极 (白) 樊城下书,怎么样了?

鄢将师 (白) 伍尚一人进京,伍员镇守樊城。

费无极 (白) 伍尚既然进京,他往哪里去了?

鄢将师 (白) 监中探父去了。

费无极 (白) 好,赏假一月,下面歇息。

鄢将师 (白) 多谢大人。

(鄢将师下。)

费无极 (白) 且住!今有伍尚,私自进京,监中探父。趁此机会,参他一本。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顺轿上朝。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费无极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见驾,吾皇万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今有伍尚私自进京,监中探父,请主定夺。

楚平王 (内白) 将他父子,斩首金阶。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法场。

(四校尉、费无极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将他父子绑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哦!

(四校尉同下,绑伍奢、伍尚同上。)

伍奢 (西皮快板) 见伍尚把我的牙咬坏,

大骂无知小奴才。

儿头上枉把乌纱戴,

逃走二字解不开!

伍尚 (白) 爹爹。

(西皮快板) 老爹爹休把儿来怪,

书信一到怎不来?

父子们身犯何条罪,

因何捆绑在金阶?

伍奢 (白) 儿呀!

(西皮快板) 都只为迎亲有节外,

费无极奸贼巧安排。

金顶轿反把银顶改,

无祥女改换马裙钗。

为父奏本反遭害,

因此捆绑在金阶。

伍尚 (白) 奸贼!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牙咬坏,

大骂无极狗肺才!

费无极 (白) 哼!

伍尚 (西皮摇板) 伍家与你何仇害,

苦苦害我为何来?

恨不得一足将尔踹,

阴曹地府等尔来!

伍尚、

伍奢 (同哭头) 父子们只哭得肝肠坏!

四校尉 (同白) 哦。

(二校尉押伍奢、伍尚同下,二校尉同上。)

二校尉 (同白) 斩首已毕。

费无极 (白) 起过了。

且住!将他父子斩首,还有伍员镇守樊城,趁此机会,再参他一本。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上朝。

(四校尉、费无极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二次见驾,吾皇万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二次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将他父子斩首,还有伍员镇守樊城,请主定夺。

楚平王 (内白) 命武城黑带领三千人马,去至樊城,捉拿伍员进京问罪,命卿家带领四十命校尉,抄杀伍府。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哦!

费无极 (白) 抄杀伍府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费无极同下。)

【第四场】

(家将上。)

家将 (白) 且住!太老爷、大老爷不知身犯何罪,问斩金阶,不免报与二老爷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家将下。)

【第五场】

(四龙套、武城黑同上。)

武城黑 (念) 海外生来海外边,海风吹得面皮尖。中军帐内领人马,要拿伍员转回还。

(白) 某,武城黑。奉了平王旨意,捉拿伍员进京问罪。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武城黑 (白) 起兵前往!

(四龙套、武城黑同下。)

【第六场】

(伍员上。)

伍员 (念) 闷坐樊城,心神不定。

(家将上。)

家将 (白) 参见二老爷。大事不好。

伍员 (白) 啊?何事惊慌?

家将 (白) 今有太老爷、大老爷不知身犯何罪,问斩在金阶。

伍员 (白) 怎么讲?

家将 (白) 问斩金阶。

伍员 (叫头) 爹爹,兄长!哎呀!

(西皮导板) 听一言来两泪汪,

(叫头) 爹爹!兄长!爹娘!

(西皮散板) 点点珠泪洒胸膛。

含悲忍泪问家将:

(白) 家将!

(西皮散板) 快将情由说端详。

家将 (白) 老爷!

(西皮散板) 武城黑统领兵和将,

捉拿老爷斩法场。

伍员 (白) 好贼!

(西皮散板) 大骂无极狗奸党,

回头再骂楚平王。

老爷点动兵和将,

杀尔君臣无下场!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禀老爷:武城黑兵临城下。

伍员 (白) 知道了!

(西皮散板) 兵临城下将抵挡,

水来土屯有何妨?

家将与爷备丝缰,

(伍员下,家将备马,伍员上,上马,四白龙套自两边分上。)

伍员 (西皮散板) 玲珑铠甲响叮当。

抬枪带马阵头上!

(伍员、四白龙套同出城。四龙套引武城黑同上。会阵。)

伍员 (白) 呔!马前来的敢是武城黑?

武城黑 (白) 然!

伍员 (白) 武城黑,领兵何往?

武城黑 (白) 奉了平往旨意,拿你进京问罪!

伍员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伍员、武城黑同起打,武城黑败下,伍员追下。武城黑败上。)

武城黑 (白) 且住!伍员来得厉害,他若来时,回马鞭伤他。

(伍员追上,武城黑打伍员,伍员败下,家将上,武城黑杀家将,武城黑追下。伍员败上。)

伍员 (白) 且住!武城黑来得厉害,他若来时,伤他一箭。

武城黑 (内白) 哪里走!

伍员 (白) 看箭!

(武城黑上。伍员放箭,武城黑败下。)

伍员 (西皮散板) 开弓便把雕翎放,

武城黑带箭奔疆场。

庆喜逃出天罗网,

可叹我的家将一命亡!

(叫头) 爹爹!兄长!爹娘啊!

(伍员下。)

(完)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