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钟离意

钟离意

钟离意字子阿,会稽山阴人也。少为郡督邮。时部亭长有受人酒礼者,府下记案考之。

意封还记,入言于太守曰:"《春秋》先内后外,《诗》云'刑于寡妻,以御于家邦',明政化之本,由近及远。今宜先清府内,且阔略远县细微之愆。"太守甚贤之,遂任以县事。建武十四年,会稽大疫,死者万数,意独身自隐亲,经给医药,所部多蒙全济。

举孝廉,再迁,辟大司徒侯霸府。诏部送徒诣河内,时冬寒,徒病不能行。路过弘农,意辄移属县使作徒衣,县不得已与之,而上书言状,意亦具以闻。光武得奏,以视霸,曰:"君所使掾何乃仁于用心?诚良吏也!"意遂于道解徒桎梏,恣所欲过,与克期俱至,无或违者。还,以病免。

后除瑕丘令。吏有檀建者,盗窃县内,意屏人问状,建叩头服罪,不忍加刑,遣令长休。建父闻之,为建设酒,谓曰:"吾闻无道之君以刃残人,有道之君以义行诛。子罪,命也。"遂令建进药而死。二十五年,迁堂邑令。县人防广为父报仇,系狱,其母病死,广哭泣不食。意怜伤之,乃听广归家,使得殡敛。丞掾皆争,意曰:"罪自我归,义不累下。"遂遣之。广敛母讫,果还入狱。意密以状闻,广竟得以减死论。

显宗即位,征为尚书。时交址太守张恢,坐臧千金,征还伏法,以资物簿入大司农,诏班赐群臣。意得珠玑,悉以委地而不拜赐。帝怪而问其故。对曰:"臣闻孔子忍渴于盗泉之水,曾参回车于胜母之闾,恶其名也。此臧秽之宝,诚不敢拜。"帝嗟叹曰:"清乎尚书之言!"乃更以库钱三十万赐意。转为尚书仆射。车驾数幸广成苑,意以为从禽废政,常当年阵谏般乐游田之事,天子即时还宫。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意诣阙免冤上疏曰;

伏见陛下以天时小旱,忧念元元,降避正殿,躬自克责,而比日密云,遂无大润,岂政有未得应天心者邪?昔成汤遭旱,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邪?使人疾邪?宫室荣邪?女谒盛邪?苞苴行邪?谗夫昌邪?"窃见北宫大作,人失农时,此所谓宫室荣也。自古非苦宫室小狭,但患人不安宁。宜且罢止,以应天心。臣意以匹夫之才,无有行能,久食重禄,擢备近臣,比受厚赐,喜惧相并,不胜愚戆征营,罪当万死

帝策诏报曰:"汤引六事,咎在一人。其冠履,勿谢。比上天降旱,密云数会,朕戚然惭惧,思获嘉应,故分布祷请,窥候风云,北祈明堂,南设雩场。今又敕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庶消灾谴。"诏因谢公卿百僚,遂应时澍雨焉。

东汉明帝永平年间,钟离意担任鲁相,自己出资一万三千文,修善孔庙中夫子的车子。在孔子讲学的房间里,发现一个坛子,内中得一本书,即是《素书》。

时,诏赐降胡子缣,尚书案事,误以十为百。帝见司农上簿,大怒,召郎,将笞之。意因入叩头曰:"过误之失,常人所容。若以懈慢为愆,则臣位大,罪重,郎位小,罪轻,咎皆在臣,臣当先坐。"乃解衣就格。帝意解,使复冠而贳郎。

帝性褊察,好以耳目隐发为明,故公卿大臣数被诋毁,近臣尚书以下至见提拽。尝以事怒郎药崧,以杖撞之。崧走入床下,帝怒甚,疾言曰:"郎出!郎出!"崧曰:"天子穆穆,诸侯煌煌。未闻入君自起撞郎。"帝赦之。朝廷莫不悚栗,争为严切,以避诛责;惟意独敢谏争,数封还诏书,臣下过失辄救解之。会连有变异,意复上疏曰:

伏惟陛下躬行孝道,修明经术,郊祀天地,畏敬鬼神,忧恤黎元,劳心不怠。而天气未和,日月不明,水泉涌溢,寒暑违节者,咎在群臣不能宣化理职,而以苛刻为俗。吏杀良人,继踵不绝。百官无相亲之心,吏人无雍雍之志。至于骨肉相残,毒害弥深,感逆和气,以致天灾。百姓可以德胜,难以力服。先王要道,民用和睦,故能致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鹿鸣》之诗必言宴乐者,以人神之心洽,然后天气和也。愿陛下垂圣德,揆万机,诏有司,慎人命,缓刑罚,顺时气,以调阴阳,垂之无极。

帝虽不能用,然知其至诚。亦以此故不得久留,出为鲁相。后德阳殿成,百官大会。帝思意言,谓公卿曰:"钟离尚书若在,此殿不立。"

钟离意,字子阿,会稽山阴人。年轻时在郡中做督邮。太守认为他很贤能,于是让他在县里做事。

汉光武建武十四年,会稽郡发生大瘟疫,死者数以万计,钟离意独自一人,亲自抚恤灾民,筹集分发医药,所属百姓多借此才得以保全并度过灾难。

钟离意被推荐为孝廉,第二次提升,被征召入大司徒侯霸府中,朝廷诏令他负责押送囚犯到河内府,时逢冬天寒冷,犯人染病不能前进。路过弘农时,钟离意转移到属县让其为犯人制作衣服,属县不得已把衣服交给他,却上书汇报了事情的经过,钟离意也详细汇报了事情的经过。光武帝得到汇报后,把它拿给侯霸看,并说,"你任用的属下用心怎么这么仁慈!确实是良吏呀!"钟离意竟然在道路上除去了犯人的枷锁,放纵他们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与他们约定日期,他们按时到达,没有一个人违期。回来后因病免官。

钟离意后又被任命为瑕丘县令,有一个叫檀建的小吏,在县中盗窃,钟离意屏退众人,向他询问实际情况,檀建叩头服罪,钟离意不忍施加刑罚,就让他长期休假。檀建的父亲听说此事后,为儿子备下酒,对他说:"我听说无道之君用刀杀人,有道之君以义杀人,你有罪,这是命呀!"于是令檀建服药而死。二十五年,钟离意改任堂邑县令,县里人防广为父亲报仇,被送入监狱,他的母亲又病死,防广哭泣不吃饭,钟离意同情他,于是允许防广回家,使他能够殡殓母亲,县丞及其他属吏都争论以为不可,钟离意说:"如果获罪,归于我一人,决不连累大家。"于是将防广放走,防广殡殓母亲后,果然回来人狱,钟离意暗中向上级汇报,防广最终得以减免死罪。

汉章帝即位后,钟离意被征拜为尚书,当时交址太守张恢,因贪赃千金,被召回处死,把家庭资财登记没收入大司农府,皇帝下令将赃款赐予群臣,钟离意分得珠宝,全部放在地上且不拜谢。皇帝感到奇怪并询问原因,钟离意回答说:"我听说孔子忍住饥渴而不喝盗泉之水,是厌恶它的坏名声,这些不干净的赃款,确实不敢接受。"皇帝叹息说:"尚书的话太清廉了!"于是改变用府库里的三十万钱赐予钟离意,调官做尚书仆射。

当时,皇帝下诏赐予投降的胡人后代细绢,负责文案的尚书把细绢数量的十误写为百,皇帝看到司农呈上的文章,大怒,召来尚书郎,准备杖打他,钟离意于是进来叩头说:"失误,常人都能够容忍,如果把懒散大意当作过失,那么我的职位高,罪责应较重;尚书郎职位低,罪责应轻一些,错误全在我一人,我应当首先被定罪,"于是脱去衣服接受杖打。皇帝怒意消除,让钟离意戴好帽子并赦免了尚书郎。

钟离意做官五年,用仁爱感化人,百姓多富足,后因长久得病死于任职期间。

意视事五年,以爱利为化,人多殷富。以久病卒官。遗言上书陈升平之世,难以急化,宜少宽假。帝感伤其意,下诏嗟叹,赐钱二十万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