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比较人才学

比较人才学

比较人才学(comparative talentology)是在大量的各类杰出人才的个案研究的基础上,通过统计分析和相互比较,对各种不同的杰出人才群体进行全方位的系统研究,包括杰出人才的成才规律、辈出规律及用才规律研究的一门综合性学科(分支)。

1990年,缪进鸿教授从《长江三角洲与其他地区的人才比较研究》起步,开始选择比较人才学作为研究方向。首先花了约4年时间,夜以继日地阅读了数以千计的中外各类杰出人物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和《不列颠百科全书》上的有关条目,以及他们的传记资料,力图从中归纳、设计出一种不同中外杰出人物群体,如思想家与哲学家、政治家、军事人物、实业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与化工专家,地学家与探险家、旅行家,生物学家、医学家、农学家、工程技术专家与发明家、教育思想家与教育家、文学家、史学家与考古学家、音乐家、美术家、表演艺术家、新闻工作者等群体的相互比较研究模式。这样,作者从中归纳出上百个可以相互比较的项目,如国别、籍贯、民族、家庭出身、兴趣爱好、兴趣萌发年龄、立志年龄、脱颖而出年龄、成果旺盛期、磨难指数、跨学科(行业)数、职业数、性格特征、特长与不足、帮助最大者、影响最大的学说与人物、人才群、对立面人物、疾病、死因等。

其次,设计人物信息卡。这种信息卡,通过不断的改进,将群体与群体之间相互比较的上述项目的标准、内容和比较方法都尽可能地规范起来。

再次,为每一个中外杰出人物的群体选择样本。迄今为止,我们已选取了从思想家与哲学家到表演艺术家、新闻工作者等26个群体的第一批样本,共三千余名。

第四,将这些杰出人物样本的有关项目内容一一填入信息卡的相关栏目,并录入电脑进行统计分析和比较研究。

杰出人才问题(现象)的高端性决定了对它的研究的综合性、多样性、全面性、全程性及全球性;从而决定了对它的研究是一项复杂的、也是独特的系统工程。以下试举杰出人才的民族出身与国籍、脱颖而出年龄、成果旺盛期、磨难与磨难指数等研究项目来稍加说明:1.民族出身与国籍--对161名西方一流数学家样本进行分析,发现其中每千万人口所产生的世界一流数学家人数以犹太民族(全世界的犹太人目前估计约有1300余万,即约占中国人口的1%)为最多(23人),遥遥领先,居第一,法兰西民族居第二(6人),德意志民族居第三(2.6人)。这实在是数学史上最令人惊叹的现象之一。究竟是什么力量和因素竟能使如此多的大数学家,一方面如此分散地出现于至少9个不同的国家,另一方面又不约而同地集中诞生于如此多灾多难的同一个古老民族之中?!

从1901-1995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化学、生理学和医学、经济学、文学奖获得者的民族和国籍分布中也能发现同样惊人的现象:在总数563人中就有112人是犹太裔,占总数的19.9%。他们分布于18个国家,其中获物理学奖的诞生于11个国家,获化学奖的诞生于10个国家,获生理学与医学奖的诞生于9个国家。

我们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这种研究的全球性的一斑。

2.脱颖(而出)年龄--这是指"一个人所取得的成就使他(她)在社会上或有关学科(行业)领域的一个不小的范围内获得一定声誉或知名度,引起大家重视或注目时的年龄"。对于不同的群体,有时还需要附加特定的条件,如对体育运动员的附加取样条件是:不止一次在国际大赛(不包括地区性大赛)中获得冠军或刷新世界记录者。平均脱颖年龄最小的群体可能是女子游泳运动员和女子竞技体操运动员群体,分别是16.9岁和17.0岁。……运动员中平均脱颖年龄最大的可能是长跑(包括竞走)运动员,男子和女子分别是25.6岁和26.0岁。音乐家群体的平均脱颖年龄是25.0岁(但其中的莫扎特是7岁),表演艺术家是26.8岁,美术家(画家)是28.1岁,物理科学家是29.6岁,数学家是29.8岁。脱颖而出最迟,即平均脱颖年龄最大的可能是史学家与考古学家,是41.3岁,其次可能是地学家和教育家与教育思想家群体,都是39.4岁。上面列举的数字都是简单的算术平均数,还应该有每个群体的各脱颖年龄段分布图表。有些杰出人物的脱颖年龄不止1个。例如,首先提出流体静力学的帕斯卡原理的法国科学家、散文学家B.帕斯卡的第一脱颖年龄是19岁,学科是数学;第二脱颖年龄是26岁,学科是物理学;第三脱颖年龄是35岁,学科是文学(散文)。

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到这种研究的多样性的一斑。

3.成果旺盛期--平均脱颖年龄最小的女子游泳运动员群体的平均成果旺盛期最短,只有4.5年;男女乒乓球运动员群体是10.1年;足球运动员群体是11.9年(不包括守门员)。脱颖而出最迟的史学家与考古学家群体是28.5年;其中钱穆是57年,法国史学家F.米涅(Mignet)是52年。但也有很短的,如作《三国志注》的东晋裴松之只有3年,王国维只有14年。

"成果旺盛期"往往不是平稳均衡地展开,而是有曲折起伏和停滞。这给"成果旺盛期"的界定带来不少困难。困难往往在于"成果旺盛期"终点的确定。不少杰出人物,从表面现象看,直到逝世前不久还在不断地出成果,实际上他当时早已过了"成果旺盛期"。因此,一定要根据成果的真正价值和影响,本人在其中所起作用,再综合分析他当时的遭遇和环境等,才能对"成果旺盛期"的终点作出比较正确的判断。

我们从这个例子可以进一步看到这种研究的复杂性的一斑。

4.磨难与磨难指数--可以将杰出人物遭遇的磨难划分为以下9类:(1)健康磨难;(2)政治性磨难;(3)宗教性磨难;(4)情感磨难;(5)经济性磨难;(6)基于传统、习俗或利益考量所形成的磨难;(7)战争磨难;(8)突发性磨难;(9)复合性磨难。我们制订了一种衡量磨难深重程度的简明标准,其分值称为"磨难指数",最高为5分,最低为1分。

比较不同群体的平均磨难指数后得出,平均磨难指数最低的可能是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群体(分别是1.69和1.70)。最高的可能是军事人物群体(2.99)和新闻工作者群体(2.84)。对20个不同群体的1038名外国(绝大部分是西方发达国家)杰出人物与949名中国杰出人物群体所遭遇的磨难分别进行个案分析和统计分析,得出前者的平均磨难指数为2.6,后者为3.5。再对诞生于19、20世纪的702名外国杰出人物与543名中国杰出人物遭遇的磨难分别作个案分析和统计分析,得出前者的平均磨难指数为2.2,后者为3.4。这至少说明,近现代的中国知识分子多灾多难。

对有疾病记载的102名数学家曾患疾病进行分析后发现,除对健康威胁较大的心血管疾病、生物源性疾病(传染病)、呼吸系统疾病之外,患有神经系统疾病与精神病的不少,达到14人(占13.7%)。后来,又进一步发现,文学家群体中患有这种疾病的竟达到患病人数的29.4%,政治家群体达到20.8%,物理科学家群体达到18.9%,都显著超过数学家群体的13.7%。这主要是由于有意识地过于专注于某一方面,导致某些方面的能力特别发达,却牺牲了其他方面的能力,学术上称之为"不全",酿成了一种机体各个系统之间的不平衡,从而引发了神经系统疾病(一般称"精神分裂症")。

通过这个例子可以进一步看到这种研究的综合性和复杂性的一斑。

缪进鸿

一、已完成的"中外杰出人物群体比较研究丛书"包括:

1、《自古英杰多磨难--26个中外杰出人物群体的磨难比较研究》

2、《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中外杰出人物的兴趣爱好比较》

3、《终生难忘的帮助--谁对杰出人物的一生帮助最大?》

4、《矛盾与冲突--略论不同群体杰出人物遭遇的矛盾与冲突》

5、《人杰地灵?!--略论近代美国、苏格兰、匈亚利、波兰及中国东南地区的人才辈出及其原因》

正在研究的专题还有《寻根--中外杰出人物的家庭背景探索》、《江山易改,本性难易--略论杰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及《犹太人之谜--略论犹太民族的人才辈出及其原因》等。

二、已完成"中外杰出人物主题阅读丛书",商务印书馆出版:

1.《兴趣是最好的老师》(2009)

2.《自古英杰多磨难》(2010)

3.《有志者事竟成》(2011)

4.《机遇垂青有准备的人》(2011)

5.《勤奋是成功之母》(2012)

6.《贵在持之以恒》(2012)

该丛书主要面向广大青少年读者。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