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章

章(10351105),字子厚,福建浦城人。宋朝的政治人物,新旧党争的要角,是章愈与其乳母的私生子。为宋神宗起用,熙宁五年,受命察访荆湖北路,五年后调参知政事,平定四川、贵州、广西三省交界的叛变,招抚45州。后宦海沉浮,在哲宗朝曾权倾朝野,大量放逐旧党官员。徽宗即位后,由于曾遭章反对,将他一贬再贬,,不久死于任上。死后被追贬为昭化军节度副使。

(10351105)字子厚,福建浦城人。《宋史章传》说:“豪俊、美姿容、为人庄重、声如洪钟、博学善文”。“熙宁初,王安石秉政,悦其才,用为编修三司条例官,加集贤校理,中书检正。”旋又命为湖南北察防使,以武功“擢知制诰,直学院士判军器监。”又以勘乱有功,得到宋神宗赏识,熙宁七年(1074年)五月命为三司使(计相),同年十月建议建立变法的重要机构三司会计司。此间他极力赞助王安石变法,成为变法派的中坚分子。熙宁八年(1075年)王吕交讧,吕惠卿贬谪,邓绾论“三司使章协济惠卿之奸,出知湖州”。

元丰三年(1080年)神宗起用章为参知政事。是时王安石意志消沉,退居金陵。而熙宁新政在元丰间基本上能够得以延续,同章、蔡确(元丰五年任相)等变法派领袖坚持变法立场是分不开的。

随着政局的动荡,章一生几起几落,《宋史》竟把他列入“奸臣传”,给他定的主要“罪状”是,尽复熙丰旧法,黜逐元朝臣;肆开边隙,诋诬宣仁后。

个性豪俊,博学善文。中进士之后,初任县官,以欧阳修推荐,入朝试馆职,被劾,复出任县官。

宋神宗熙宁二年(一○六九),王安石秉政,赏识章之才,用为编修三司条例官,协助推行新法。荆湖溪峒诸蛮为患,熙宁五年(一○七二),章受命察访荆湖北路,经制蛮事三年有馀,开拓境土数百里。其后历任朝廷及州郡官。

宋哲宗即位,迁章知枢密院事。其时宣仁太后临朝,用司马光、吕公著主政,尽罢新法,章力争,因而被黜出外郡。元八年(一○九三),宋哲宗亲政,以绍述熙宁、元丰为志,明年改元为绍圣,起用章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章既为相,复行新法,对元诸臣大肆报复,生者流窜,死者追贬夺谥,并企图追废宣仁太后,因宋哲宗感悟其非而止。章虽对付旧党手段过激,事同弄权,但能不以官爵私其亲人。

宋徽宗立,迁章特进,封申国公,然以章尝反对其嗣立,遂生嫌隙,改用韩忠彦、曾布为相,调和新旧两党。章则以罪贬逐于外,至崇宁四年卒。

章为人多谋善断,对政治特别敏锐,知人善任,同时具备较高的军事才能,文武兼备。如果宋朝能够接受他的建议不选端王,那么就不会有宋徽宗。

宋徽宗能当上皇帝,第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皇兄哲宗死后无子。哲宗和徽宗就是北宋的第七、第八代皇帝,是兄弟俩。他们的父亲,是北宋的第六代皇帝宋神宗。神宗一共有十四个儿子,但是从老大到老五,及老七、老八、老十这八个儿子全都夭折了,只留下六个长成年的皇子,哲宗 是第六子,徽宗是第十一子。

哲宗归天,又没有儿子,那么到底由五个弟弟里面的哪个来承继大统 呢?当时的太后,也就是神宗的皇后向氏,就召集百官来商量这事。向氏在徽宗承继大统这件事上,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向太后本人并没有亲生的儿子,哲宗也不是她生的,所以哲宗下面这五个弟弟谁来继统,在她眼里是无所谓的。向太后隔着帘子问大臣:“大行皇帝归天,没有子嗣,诸位爱卿,你们看谁来继统?”这个时候,给宋徽宗帮忙的人出现了,他就 是宰相章。当然,这并不是章的本意,可是他的话却阴差阳错帮了宋徽宗大忙。

章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跟大文豪苏东坡关系很好。有一次,两个人出去游玩,到了一条水流很急的溪边,溪上有一座独木桥,对面是一座峭壁。章就对苏轼说,老苏,咱俩过去在峭壁上题诗怎么样?苏东坡一看太危险了,说我不去。章却若无其事地沿着独木桥走到溪流对面,把长袍往腰带上一掖,拽着老藤就荡到峭壁跟前,提 起笔来写上“苏轼章游此”,就是到此一游的意思。章回来后,苏轼看了他一眼说,你要是掌了权,肯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会有千百万人头落地。章问为什么,苏轼说,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能拿别人的命当回事吗?果然,章做了宰相之后,将党同伐异、驱逐异己的手段用到了极致,就连当年块题诗的老朋友苏轼,都没逃过被流放的厄运。

向太后问众位大臣谁能继统,章作为宰相,当然应该第一个发言。 他张嘴就说:“母以子贵,如果继统的话,应立先帝同母弟简王。”也就是说,应该立跟先帝同一个妈生的第十三子简王。他这句话一说完,太后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虽然隔着帘子章可能看不到,但是他也马上明白这话说得太鲁莽了。果然,太后隔帘就发问:“宰相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同母弟啊,这六个皇子难道不都是哀家的儿子吗?”这下宰相就傻了。 因为哲宗皇帝本身就是庶出,不是向太后亲生,而是朱太妃所生。现在如果再立朱太妃所生的简王,那朱太妃就有两个儿子先后为帝。太后虽然是正位中宫,有这个位份,但是倘若朱太妃的两个儿子都当皇帝了,那太后和朱太妃的关系就不好处了。因此,太后勃然变色,章的这个提议也就作废了。

既然立简王不行,章于是又提了一个人。他说:“按照长幼之序,当立九子申王。”因为皇子前十位里就剩老九了,所以应该立老九申王。 他一说完,满朝文武,包括太后都乐了。为什么?因为申王有目疾,是个盲人。甭说中国历史,就是世界历史上,好像也没有盲人做皇帝的。太后心想,你说立申王,他连奏章都看不了,你这不是成心的吗?所以章一说,大家一乐就完了,根本就不再讨论了。

再往下数,就该十一子端王了。章心中暗说,不好不好,实在不好!因为他知道,这个端王整天就是踢球、赏花、写字、画画,跟名妓勾勾搭搭,这种人怎么可以君天下?别看章是个奸臣,但是他确实有识君之才。果然,太后在帘子后面说:“那这样一来,下边就该端王了吧。”章一听,脑子就乱了,也不顾君臣礼仪,大喊一声:“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这一句,可就为他后面的凄惨人生埋下了伏笔。我们想一下,他敢说端王轻佻,那一旦端王当了皇帝,他能有好下场吗?所以,章一代权奸,最后凄凄惨惨,被贬死在了外地。

太后听了章的这句话很生气,心想,你说立谁就立谁,我立的你就给否了,而且连君臣礼仪都不顾,这还得了?这个时候,同僚们也开始落井下石了。当时的枢密使曾布,觊觎宰相的位置已久,他想,先帝在位十年,章当了六年宰相,如果再让章看中的人做了皇帝,那还有我当宰 相的时候吗?所以,曾布这个时候就跳出来指责章,说他“所发议论,令人惊骇,不知居心何在”。这样的大帽子一扣,给了章一个承受不了的罪名,他就没法再说话了。这时,太后发言:“先帝尝言,端王有福寿,且仁孝,不同于诸王。”说这个孩子有福寿,而且非常孝顺,不同于 其他的皇子。最后太后拍板,说就立端王。随即召端王入宫,在大行皇帝 灵柩前继位,这就是宋徽宗。

在皇兄早亡,又无子嗣,宰相失言,太后力挺,且群臣相嫉的因缘际会之下,在章一句“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的大喝声中,宋徽宗承继大统,当上了皇帝,拉开了北宋王朝最后一场戏的帷幕。    

章为人刚直,对新法和王安石深信不疑,更对哲宗陛下忠心耿耿。堪为哲宗朝复兴重臣,哲宗和他重新西征西夏,打败曾经侵扰北宋西北边境多年的劲敌,收复被司马光无耻割让的横山诸多要塞;同时对守旧的党羽如司马光之流的坟墓进行开棺鞭尸,彻底打压守旧派的气焰,同时贬斥诸多守旧党派人士,如苏轼等和众多韩琦,文彦博派系人员。

更主张对哲宗前期窃国权柄的高太后进行清算,然而未能成行,功亏一篑,以至于后来高太后派系的神宗皇后向太后能够安然无恙的自立北宋朝的亡国之君徽宗。倘若清算高太后能够成行,则能够更加深深的打击旧党,维持神宗和王安石的新政,进一步增强国家军事力量,从而保持北宋对异族的军事打击优势,从而有可能避免随后而来的靖康耻,宋氏南渡,国土沦丧,进而整个汉民族在旧党盛行的南宋时代第一次整个民族沦丧异族之手。章堪为整个哲宗朝的中兴名臣,后世由于南宋朝均为旧党把持,因此对其大家侮辱和诽谤,然而站在历史高度,他不愧为一个正直不阿,才能超重的北宋堂堂名相。

章,1035年生人。《宋史》说章“豪俊,美姿容、为人庄重、声如洪钟、博学善文”。中进士之后,初任县官,以欧阳修推荐,入朝,后被弹劾,复出任县官。宋神宗朝,王安石秉政时赏识章,提拔重用,协助推行新法。宋哲宗即位,宣仁太后临朝听政,司马光主政,尽罢新法,章力争,被黜出外郡。宋哲宗亲政,复行新法,起用章为相,于是对元年间支持罢法的大臣开展报复,活着的大肆流放,死了的继续贬官,祸及后人。宋徽宗即位,记恨章曾反对其嗣立,贬章至岭南雷州。

苏轼小章一岁,是在很年轻的时候结识章的。有一次两人一起旅行,到了黑水谷,那里有一条深涧。深涧两侧绝壁万仞,道路断绝,下边湍流翻滚,只有一条横木为桥。章胆子大,要苏轼走过去,到那边的悬崖上题词。苏轼两腿发软,不敢过,章却无动于衷地走过去,从容在石壁上写下:“章苏轼来游”,完了又走回来。苏轼拍章的肩膀说:“子厚(章字)必能杀人!”章问为什么?苏轼说:“连身家性命都不顾的人,还怕杀人吗?”

1069年,王安石变法,苏轼是反对王安石的激进改革的。从这个时候起,苏轼和章这两个朋友便划分成了两个阵营。苏轼这个人性子直,肚子里装不住事儿,遇到不平,不是谏就是写,这样肯定得罪许多人。1079年写讽刺诗案件之后,苏轼给贬到黄州,只有虚职。此时章已经干到了副相的位子,还经常写信规劝东坡,苏轼回函中有这样的句子,“平时惟子厚与子由(苏辙字)极口见戒,反复甚苦。”

1086年,哲宗元元年,新皇帝九岁,皇太后临朝,重用苏轼,八个月之内,连升三次,为翰林学士,知制诰。这个职位很重要,帮皇帝起草国书的。而此时,苏辙在京为右司谏,把和王安石一派的政客全部降职,章亦在其列。章是刚愎之人,他没有苏轼那么好的修养,定会记恨在心。当官的都是华山一条道,向上走高兴,给人踩下来定要报复。

1093年,宣仁皇太后崩。苏轼的大靠山没了,哲宗十八岁,性好女色,骄逸暴躁,不愿意学习。元大臣们老进谏,让小皇帝好好学习,远离女色,小皇帝对这些人都怀恨在心,看来谁挡了欲望之路,谁就要遭殃。哲宗听从改革派的建议,重新搞新政,启用了章。报复的机会这下可来了,章把昔日的改革派全部召还至京都,委以重用。章的报复先从司马光开始,司马光都死了,却不但剥夺其爵位和荣衔,还想要皇帝下诏掘墓鞭尸,但皇帝听从其他官员的意见,没同意。朝廷差人把司马光的牌坊拆了,皇太后赐的碑文也磨平了。

章仇恨之心如此之重,恨不得将元大臣全部消灭。1094年,章为相,便开始收拾苏轼了,贬其到岭南。岭南彼时为蛮荒之地,瘴气盛行,语言殊异,尚无人给贬到这么远,此时苏轼已经57岁。苏轼在惠州,曾做诗“为报诗人春睡足,道人轻打五更钟”。这首诗传到首都,章一看,这苏轼活得挺舒服啊,就特不高兴,再贬苏轼到海南。

有宋一代,别说当官的不愿意去海南,就连大陆的老百姓都不愿意去,过海峡,遇黎人,都不太好弄。苏轼字子瞻,谪儋州,以瞻与儋字相近;苏辙字子由,谪雷州,以雷字下有田字;黄庭坚字鲁直,谪宜州,以宜字与直字相类。据说这些都是章的主意,拿这些有文化的人开涮,让他们受心理上的奇耻大辱。不过苏东坡这人倒是道行深厚,在海南住茅屋,还写下了这样的诗,“九死南荒吾不悔,兹游奇绝冠平生”,生活中失败了,但还是登上心理的制高点,谁拿他也没招儿。

哲宗24岁时就死了,新皇太后摄政,又开始赦免元大臣,苏轼被批准返回大陆。苏轼原以为可能就死在海南了,真没想到还有平反的这天。很快,宋徽宗即位,章又失势了,这回也给贬到雷州。苏轼北归,一路受到热情的款待,有人是他朋友,有人慕其文名,路经靖江的时候,许多文人朋友都来拜见他,章的儿子章援没来。当年苏东坡作主考官,亲自第一名录取章援,按照当时的传统,章援当为苏轼之门生。章援感觉到苏轼可能会再次当政,就怕苏轼以其父之道报复,于是给苏东坡写了一封信,很委婉,意思是说辅佐君王的人,一言之微,足以决定他人之命运。

苏轼给章援回信了,这样写的:某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增损也。闻其高年寄迹海隅,此怀可知。但以往者更说何益?惟论其未然者而已。……,书至此,困惫放笔,太息而已。(1101年)六月十四日。

同年苏轼病故。1105年章卒。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