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谢振定

谢振定

谢振定(1753-1809):字一斋,号芗泉,湘乡(今属双峰)人。乾隆庚子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负经世才,尚气节,能古文辞,历官御史,罢,复起礼部员外郎。嘉庆元年,(公元一七九六年)怒烧之车,史称"烧车御史"。有《知耻斋集》、《清史列传》传于世。

谢振定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谢再诏,优禀生,乾隆壬午科(1762)副举人。长兄谢振宇,进士出身,先后任过武英殿四库馆誊录官和知县等职。三兄谢振宁系举人出身,任过知县。谢振定少年聪敏好学,随父兄在家乡湘乡县常林桃林湾读书,10岁前就读遍了十三经。乾隆四十二年(1777)他与兄振宁同举于乡,越三年,为乾隆庚子科进士。

乾隆后期,吏治腐败,佞臣得到乾隆的宠信,封为一等公,且与皇帝结成儿女亲家,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他恃宠贪财纳贿,植党营私,内外官僚多是其党羽,把揽朝政近三十年,可谓气焰熏天。和府还养有一班家奴,仗着主子势头在京城里也是横行无忌,作威作福。如一个家奴叫刘全,竟盖房豪奢得胜过皇室宫殿,御史曹锡宝参奏上去,哪知和王申连夜派人通知刘全拆毁盖过,过日钦命大臣来现场查勘,却无实证,结果刘全无罪免审,而曹御史却以"诬告"罢官。连个家奴都参不倒,可知主子何等势头。于是这班家奴越发肆意妄为。还有一个家奴,是和王申一个爱妾的弟弟,这个"小舅子"常乘坐一品大员的车轿前呼后拥招摇出入,人都畏惧其权势,不敢诘问。时朝中有谢振定(1753-1809),湘乡人,新任为监察御史,他对和氏家奴的恃势横行深恶痛绝,决意伺机予以惩办。嘉庆元年(1796)某日夜间,谢御史巡视北京东城,正碰见那家奴豪车骏骑彪彪然驰来,巷里路人避让不及即鞭笞交下。谢御史目睹此一幕,义愤填膺,即令手下将其拦住擒拿讯问,谢御史怒斥家奴横行霸道坐车越份,令手下杖责。那家奴恶声恶气叫道:"我是相府家人,你敢笞我?我乘我主车,你敢笞我?"谢御史双目逼视那恶奴,声若洪钟道:"你是何人?!敢充相府家人?!如此横行不法,按律该斩!"随即喝令手下将恶奴揪出,一顿痛笞,直打得那家伙威风扫地。谢御史又手指车轿道:"此等僭越之物,已给小人玷污,岂堪相爷再坐?"当下一把火点燃车轿当街烧毁。京城众百姓本就憎恨这班宠奴,此时眼见恶奴被笞车被烧,人人拍手称快,称誉谢御史为"铁面御史""今之董宣",于是"烧车御史"名震京城。

谢御史执法烧车后,衔恨报复,捏词弹劾,谢氏竟被削职归籍。嘉庆四年经御史广兴给事中王念孙参奏,帝传旨逮捕伏法,抄没其家产值银达十亿两(时有"和跌倒,嘉庆吃饱"之语)。是年九月特旨起用谢振定为礼部主事。谢氏应诏上任,禀陈时务数事,言论高超不苟同。后迁仪制司员外郎,并先后典试江南、陕西,所举拔者皆名士。嘉庆十一年至通州粮厅任粮督,捐私款整修公廨,在京城置义地建乡先正祠墓。谢振定任官期间勤政兴业,裁革陋规,廉洁奉公,亲爱乡友,周恤贫困,深得百姓拥戴。

嘉庆四年(1799),经王念孙等纠参,被夺职下狱,后赐死。谢振定被重新起用,嘉庆帝特旨任命他为礼部主事,"应召言事,条陈甚悉"。5年后改任仪司员外郎,主考陕西。嘉庆十一年(1806),谢振定充任顺天府通州粮厅。有一天半夜时分,漕船起火,许多官吏束手无策,远远观望,独有谢振定当机立断,迅速带领部下去现场救助灭火,平息了事态。他在任还捐出私款整修公廨,并革除许多积弊,修有江湾故道,并主持开凿果渠、温榆河等运河,都有利于漕运畅通。

谢振定生平崇尚风义,在北京任职时,曾设置义地,凡同乡客死京师者皆于此葬之。师友中有贫困而不能安葬者,他经常解囊资助。

嘉庆十四年(1809)五月的一天,谢振定手书"正大光明,通天达地"8个字,掷笔而逝,时年五十七岁。朝野震悼。

谢御史敢忤权贵,嫉恶如仇,秉公执法,与当时的阿谀逢迎、明哲保身之辈恰成鲜明对比,可见其刚正不阿、大公无私、爱乡爱民的崇高风范。道光壬辰年,谢振定入祀"乡贤祠",其生平载入国史馆。

谢振定生平致力学问,有《知耻斋诗文集》八卷刊行于世。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