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罗伯特盖茨

罗伯特盖茨

美国职业特工,资深情报分析专家,在情报界工作超过四分之一世纪,历任中央情报局局长(1991-1993)和国防部长(2006-2011),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任期跨越总统换届并同时跨越两党的元老,也是继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之后最具革新精神的国防部长。

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1943年9月25日),出生于堪萨斯州,大学毕业后于1966就加入中情局,大学在美国最古老闻名的学院之一的威廉玛丽学院就读。然后进入乔治城大学深造,研究方向是国际关系,并于1974年取得乔治城大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的主题是探讨苏联对中国的政策与观点。

他在1974年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一直到1979年。期间先后经历了尼克松、福特和卡特三位总统执政。他在情报界有着26年的资历,经历了六任总统。担任美国公立大学排名第七的德克萨斯A&M大学校长,该大学是一所为培养军事人才而设立的大学,经费来源分别由空军、海军以及宇航局等重要机构提供。从这所大学驱车前往布什总统在得克萨斯州克劳福德镇的牧场只需2个小时。

布什挑选罗伯特盖茨接替拉姆斯菲尔德担任国防部长之前,他除担任大学校长外还做过大量其他工作,其中一项是在一个国会小组里负责审查美国的伊拉克方针。2006年11月8日,盖茨被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提名为美国国防部长候选人,以接替因共和党2006年中期选举大败而辞职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与布什家族关系密切 盖茨与布什家族关系密切。盖茨在伊拉克、阿富汗等战事问题上的不少见解与奥巴马暗合。更重要的是,这一任用可以强化奥巴马超越歧见、党派合作的姿态,从而赢得国会共和党的广泛支持。

奥巴马提名他留任国防部长。

2011年6月30日奥巴马授予盖茨“自由勋章”

2011年9月6日,盖茨宣布当选威廉玛丽学院第24任校长,“对于被邀请返回威廉玛丽学院我的母校出任校长,我深感荣幸。”盖茨在当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我曾在威廉玛丽学院度过我的本科生的生涯,威廉玛丽学院它为我后来的人生塑造了根基。”

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1943年9月25日),出生于美国堪萨斯州,拥有印第安纳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和乔治敦大学苏联历史学博士学位。

辅佐过6任总统 。1966年,盖茨进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成为一名苏联问题分析师。

1974年至1979年,他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

1979年之后盖茨回到中情局,深受当时的局长凯希的赏识并得到提拔重用,历掌要职。

1986年至1989年,盖茨担任中情局副局长。

1987年,里根总统曾提名他接任凯希出任中情局局长,但因有参议员质疑他对尼克松水门丑闻知情不报而放弃任命。

1989年1月至1991年11月,他出任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并在政府的外交政策方面起主导作用。 在中情局,盖茨从一名普通职员开始并逐步得到提升。

1991年11月,老布什总统再度提名他接掌中情局,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中情局局长,他也是中情局历任局长中唯一一个从基层干起终获提拔的局长。

1993年1月,随着老布什总统任期结束,盖茨卸去中情局局长职务。盖茨先后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26年,并在6任总统手下工作过。

2002年8月,他出任得克萨斯农业机械大学校长。盖茨与布什家族关系颇深。

2006年11月初,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辞职后,布什总统提名盖茨接任国防部长。提名前,盖茨还是负责评估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政策的伊拉克问题研究小组成员之一。同年12月,宣誓就任美国国防部长。

盖茨于2007年11月访华。

盖茨与布什家族关系密切。盖茨在伊拉克、阿富汗等战事问题上的不少见解与奥巴马暗合。更重要的是,这一任用可以强化奥巴马超越歧见、党派合作的姿态,从而赢得国会共和党的广泛支持。

他在情报界有着26年的资历,经历了六任总统。担任美国排名第七的德克萨斯A&M大学校长,该大学是一所为培养军事人才而设立的大学,经费来源分别由空军、海军以及宇航局等重要机构提供。从这所大学驱车前往布什总统在得克萨斯州克劳福德镇的牧场只需2个小时。布什挑选罗伯特盖茨接替拉姆斯菲尔德担任国防部长之前,他除担任大学校长外还做过大量其他工作,其中一项是在一个国会小组里负责审查美国的伊拉克方针。

2011年6月30号,盖茨离任国防部长。

应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邀请,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2011年1月9日晚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他2006年12月就任防长以来的第二次访华。

据透露,访华期间,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习近平,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外交部长杨洁篪将分别会见盖茨;两国防长将就国际和地区安全形势、两国两军关系及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在双方正式会谈之后,两国防长将共同会见记者。另外,盖茨还将访问第二炮兵司令部,这是继拉姆斯菲尔德之后访问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第二位美国防长。

罗伯特盖茨担忧中国军力增强

2011年1月9日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访华前夕表示,五角大楼将增大对一系列武器、战斗机和技术的投入,以应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军事力量的增强。尽管盖茨在过去一周曾宣布拟大幅削减国防预算。但他说,中国研制出了新型隐形战机以及可能会袭击美国航母的反舰弹道导弹,这促使他对刚刚提交的国防预算案进行了调整。盖茨说,如果中国领导人认为美国因金融危机而成了一个日趋衰落的国家,那他们就错了。他说:“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国外,认为美国衰落、低估美国的韧性和活力的人终会走进历史的垃圾堆。”

法新社报道说,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表达了对中国最新式高科技武器的担忧,并呼吁改善与北京不稳定的军事关系以缓和紧张气氛。盖茨在8日前往中国途中对记者说,中国人在建造其第一架隐形战机方面“超过了我们的情报部门此前的预测”,而且它的反舰导弹对美军构成了潜在威胁。盖茨说:“他们显然拥有威胁到我们的某些能力的潜力。我们必须予以重视,并用自己的计划做出适当反应。”不过他接着说,中国的新式战机“隐形性能如何还是个问题”。盖茨说,(中国在)武器方面的进展凸显了与中国军方建立对话机制的重要性:并说他的中国之行有望为深化美中防务关系奠定基础。

鉴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定于本月对华盛顿进行重要的国事访问,双方都急于显示在防务关系方面取得的进展。盖茨说:“很显然,中国人希望我在胡主席访美之前来中国一趟。”

路透社报道说,美国国防部长在乘飞机前往北京途中说,美国将增强其自身力量,以应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军力。盖茨承认,中国的有些发展如果得到证实,将最终削弱美国在太平洋的传统军事力量。美国官员注意到最近几周有关中国军力发展的披露,包括将对游弋在太平洋的美国航母构成威胁的中国反舰弹道导弹计划。盖茨说,中国在反舰弹道导弹方面似乎已“走得相当远”。此外,中国的第一艘航母或许已准备好在2011年下水,这比一些估计要快。盖茨2011年1月9日至12日对华访问的公开目标是增进与中国军方的关系。盖茨说,他不认为访华期间将在与中国军方关系方面取得任何重大突破。他说,逐步增进关系的可能性更大。他说: “我认为,仅仅让有些事启动起来就将是一种积极成果了。”

作为中情局俄罗斯问题专家,盖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期都在政府机密部门效力。美国中央情报局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情报机构不同,它是“带牙的情报机构”,是具有行动能力的庞大情报系统。在1974年至1979年期间,盖茨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期间先后经历了尼克松福特和卡特三位总统。1979年,盖茨返回中情局,因深受当时的局长威廉约瑟夫凯西的赏识而得到提拔重用,历掌要职。1987年,罗纳德里根总统曾提名其接替凯西出任中情局局长,但 因有参议员质疑其对尼克松水门事件丑闻知情不报而未能就任。1991年,老布什总统再度提名其代替威廉韦伯斯特接掌中情局,至此,盖茨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中情局局长,同时也是中情局历任局长中惟一从基层干起、终获提拔的掌门人。

情报分析员起家的盖茨,注定了他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在处理军事变革问题时,善于从理性的情报信息评估出发,在准确把握全球战略局势的基础上进行决策。众所周知,在世界经济与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各国都在为各自国家利益进行着政治、经济及军事全方位的角逐与对垒。在这种复杂的战略环境之下,只有客观理性地剖析当前的国际战略局势,才能准确把握世界新军事变革的脉搏。

就军事领域而言,1990年波斯湾地区爆发了二战后世界最大的一场局部战争—— 海湾战争。这场战争对冷战后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产生了深刻影响,同时,其所展示的现代高科技战争的新特点、新态势及新走向,也标示着一场新军事变革浪潮必将引发全球关注。作为世界信息产业的发源地,在信息化主导的这场军事变革中,美国毫无疑问处于”领跑者“的地位。也恰是这场战争之后,“信息化”迅速蹿红而日渐成为一个热门词汇跃入人们的视野。从精确制导炸弹、军用无人机到新一代巡航导弹,在“信息化”的”集结号“指引下,世界各国劲旅都试图通过大量应用以信息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生物技术、航天技术及海洋技术等为基础的当代高科技武器装备,在陆、海、空、天、电等全维空间展开了一场多军兵联合的物理信息战。

然而,在盖茨担任美国国防部长之后,其却不断提到应对信息化军事变革进行反思。如在2月25日,即将退休的盖茨在西点军校对美军军事变革发表了公开演讲,首先,着眼信息化军事变革,盖茨提到了物理信息网络系统本身固有的缺陷,认为不仅要看到信息网络对提高军事优势的价值,同时也要看到信息网络的易攻击性。为此,他呼吁:“美军必须继续革新以促进其自身的灵活性,从而使我们的男女军人能够在信息战或网络战袭击导致信息设备失效的情况下,也能够积极应对,做出敏捷的反应。”其次,盖茨告诫道:“美国应该对我们用来实现目标而且也能实现目标的所有技术保持谦虚态度。”显然,盖茨已经认识到了美国面对的威胁是复杂的,应对措施也是复杂的,单纯依靠物理信息网络可能并不会给美国 带来绝对的军事优势。在他看来,谨防他国利用信息化的易攻击性而采取非对称性战略对付美军,应引起五角大楼的高度关注。

应该说,盖茨有关信息化军事变革的这一思想,与美国国防部著名信息战专家托马斯不谋而合。后者早在1998年就写了一篇题为《大脑没有防火墙》的文章。托马斯对美军97联合军演作了深刻反省,明确提出美军在信息化军事变革方面存在着重大隐患,即硬件建设不惜工本,设施齐备,却忽视了对操作这些设施的关键—— 人的大脑、人的意识、人的精神的进攻与防护,而恰恰是这些“软”的东西,为信息进攻留下了没有设防的广袤空间。

就在托马斯的文章发表以后,美军很快提出了“感知操纵”的概念,认定未来战争将在物理域、信息域及认知域“三域”展开。

2011年6月3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防部(五角大楼),美国总统奥巴马(右)出席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左)的离职仪式。原中央情报局局长莱昂帕内塔将接替盖茨,担任新一任国防部长。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