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李壁

李壁

李壁,《宋史》写作李璧,字季章,号石林,又号雁湖居士,谥文懿。眉之丹棱(今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人,南宋历史学家李焘之子,生于公元1157年(一说1159年),殁于1222年,享年65岁。

李壁,《宋史》写作李璧,字季章,号石林,又号雁湖居士,又号石林,谥文懿。眉之丹棱(今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人,南宋历史学家李焘之子,生于公元1157年(一说1159年),殁于1222年,享年65岁。

李壁仕至礼部尚书参知政事、同知枢密院事、端明殿学士、赐资政殿学士。 李壁少聪颖,日诵万余言,词精练,文采飞扬,宰相周必大见其文,大为惊异,“谪仙李白之才也”,即召为秘书省正字,宁宗初升迁著作郎,权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开禧初年奉旨出使金国,大义凛然,慷慨陈辞,不辱民族气节,令金人叹服。次年,弹劾奸臣秦桧,讨伐金国奏章被皇上获准,进阶权礼部尚书,后任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

李壁一生虽然长期肩负中枢和地方军政重任,却嗜学如饥渴,群经百家之书无所不读,熟知历朝典章制度,为文隽逸。不仅在当时是政坛显要,他的大量文学、史学、政论著作也享誉千秋。一生著述近千卷,如《雁湖集》、《中兴奏议》、《清尘录》、《中兴战功录》、《临汝闲书》、《内外制》、《援毫录》等。他还为大诗人王安石作笺疏,有《王荆公诗注》50卷,其引证广博,笺注详备,是宋人注宋诗的范本。宋史《李璧传》称:“璧父与弟埴李焘、李埴蜀人比之三苏”。今人方氏国佐方国佐有联曰:著书千卷,言精意博,宰相惊呼“谪仙才”;誓血国仇,沥胆披肝,金人叹佩“苏武节”。

《宋史》卷398列传第一百五十七李璧传

李璧字季章,眉之丹棱人。父焘,典国史。壁少英悟(颖悟,聪明,思路敏捷),日诵万余言,属辞(指诗文或撰写诗文)精博,周必大见其文,异之曰:“此谪仙(指李白)才也。”孝宗尝问焘:“卿诸子孰可用?”焘以璧对。以父任入官,后登进士第。召试,为正字。

宁宗即位,徙著作佐郎兼刑部郎、权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时韩胄专国,建议恢复,宰相陈自强请以胄平章国事(地位高于宰相,以示尊宠),遂召璧草制,同礼部尚书萧达讨论典礼,命胄三日一朝,序班丞相上。

璧受命使金,行次(指旅途暂居的处所;或指行旅到达)扬州,忠义人朱裕挟宋师袭涟水,金人愤甚,璧乞枭裕首境上,诏从其请。璧至燕,与金人言,披露肝胆,金人之疑顿释。璧归,胄用师意方锐,璧言:“进取之机,当重发而必至,毋轻出而苟沮。”既而陈景俊使北还,赞举兵甚力,钱象祖以沮兵议忤胄得罪贬。璧论襄阳形势,深以腹心为忧,欲待敌先发,然后应之,胄意不怿(不悦,不欢愉),于是四川、荆、淮各建宣抚而师出矣。

璧度力不能回,乃入奏:“自秦桧首倡和议,使父兄百世之仇不复开于臣子之口。今庙谋(犹庙算,兵略)未定,士气积衰,苟非激昂,曷克(曷:文言疑问词,为什么;克:能够)丕应(很好地应和)。臣愚以为宜亟贬秦桧,示天下以仇耻必复之志,则宏纲举而国论明,流俗变而人心一,君臣上下奋励振作,拯溃民于残虐,湔(jiān,洗涤)祖宗之宿愤。在今日举而措之,无难矣。”疏奏,秦桧坐追王爵。议者谓璧不论桧之无君而但指其主和,其言虽公,特以迎合胄用兵之私而已。

初,胄召叶适直学士院,草出师诏,适不从,乃以属璧,由是进权礼部尚书。胄既丧师,始觉为苏师旦所误,一夕招璧饮,酒酣,及师旦事,璧微(tī,挑出,挑剔)其过,觇(chān,窥探,侦察)胄意向,乃极言:“师旦怙势招权,使明公负谤,非窜谪(贬官放逐)此人,不足以谢天下。”师旦坐贬官。璧又言:“郭倬、李汝翼偾军(使军队覆败)误国之罪,宜诛之以谢淮民。”拜参知政事。

郭倬、李汝翼兵败宿州:开禧二年(1206)五月,宋下诏伐金后,金派兵固守宿州(今安徽宿县)。宋马军司统制田俊迈率众往袭失败,池州(今安徽贵池)副都统郭倬、主管军马行司公事李汝翼率兵五万前来助战,包围宿州城,但力攻不下。此时正值大雨,宋军劳倦。金将纳兰邦烈遣骑二百突击宋军背部,宋军乱而溃退。金军围追,郭倬以把田俊迈交给金人作为条件,得以逃脱。后来事露,郭倬被宋廷处死。

金遣使来,微示欲和意,(同“崇”)以闻,璧贻书,俾遣小使致书金帅求成,金帅报书以用兵首谋指胄,胄大恚,不复以和为意。璧言:“张浚以讨贼复仇为己任,隆兴之初,事势未集,亦权宜就和。苟利社稷,固难执一。”胄不听,以张岩代,璧力争,言丘素有人望,胄变色曰:“方今天下独有一丘邪!”

吴曦叛(1207年),据蜀称王,杨巨源安丙诛之。事闻,璧议须用重臣宣抚,荐制置使杨辅为宣抚使,而使安丙辅之。丙杀杨巨源,辅恐召变,以书举刘甲自代,胄疑辅避事,璧曰:“孝宗闻病,亟诏汪应辰权宣抚使职事,蜀赖以安,此故事也。”于是命甲权宣抚使。

方信孺使北归,言金人欲缚送胄,故胄忿甚,用兵之意益急。璧方与共政,或劝其速去,毋与胄分祸,璧曰:“嘻,国病矣,我去谁适谋此?”会礼部侍郎史弥远谋诛胄,以密旨告璧及钱象祖,象祖欲奏审,璧言事留恐泄,胄迄诛,璧兼同知枢密院事。御史叶时论璧反复诡谲,削三秩,谪居抚州(江西抚州市)。后辅臣言诛胄事,璧实预闻,乃令自便。复官提举洞霄宫,久之,复以御史奏削三秩,罢祠。

越四年,复除端明殿学士、知遂宁府,未至,而溃兵张福入益昌(今四川广元市元坝区昭化镇),戕王人,略阆(阆中)剽果(南充),至遂宁,璧传檄谕之,福等读檄泣下,约解甲降。会官军至挑贼,贼忿,尽燔(fán,焚烧)其城,顾府治曰:“李公旦夕来居,此其勿毁。”璧驰书大将张威,使调嘉定黎雅砦丁、牌手来会战,威夜遣人叩门,来言曰:“贼垒坚不可破,将选死士,梯而登,以火攻之。”璧曰:“审尔(果真如此),必多杀士卒,盍先断贼汲路与粮道,使不得食,即自成擒矣。”以长围法授之,威用其谋,贼遂平。

璧寻引疾奉祠。嘉定十五年(1222)六月卒,进资政殿学士致仕,谥文懿。右图是位于丹棱县杨场镇境内九龙山丞相湾的李壁墓。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