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陈荣启

陈荣启

陈荣启(1904年1972年),原名陈贵鑫,北京人,评书演员,评书艺人陈福庆之子。他以说《精忠传》最为精到,表演以平稳、细腻、深刻见长。其中《岳母刺字》、《虎帐谈兵》两段书文而不温,深刻感人,最为脍炙人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播了他的《虎帐谈兵》。

陈启荣,评书演员,原名陈贵鑫,北京人,评书艺人陈福庆之子。陈荣启1959年参加北京宣武说唱团

陈荣启1904年,光绪三十年(甲辰)出生,九岁学京剧,因嗓音不宽,后改说相声,曾在北京天桥等处演出。因厌恶旧相声中的荤口和"伦理哏"(相声演员拿自己的父母亲属抓哏笑骂),毅然弃相声而改学评书,拜说《施公案》的名家群福庆为师,先说《施公案》,后说《精忠传》。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曾赴大连、营口、烟台、天津等地演出,以在营口演出是最长,曾居营口说书六年,颇受当地书迷欢迎。民国十八年(1929)返回北京说书,为侍奉老母,不再远行。三十年代曾在电台演播《施公案》,口齿干净利落,且能结合现实评讲,受到听众好评。他不爱在各书馆说书,偏爱在天桥拉场说书;在天桥爽心园前拉场说书,很能叫座儿。他以说《精忠传》最为精到,表演以平稳、细腻、深刻见长。其中《岳母刺字》、《虎帐谈兵》两段书文而不温,深刻感人,最为脍炙人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播了他的《虎帐谈兵》。

1959年陈荣启参加北京宣武说唱团。1962年至1964年,宣武说唱团曾请赵锡良记录他的全部《精忠传》演出稿,惜在"文化大革命"中散失。1972年(农历壬子年)陈荣启去世。

陈荣启帮张寿辰戒烟

有的艺人在旧社会沾染了一些不良的嗜好,如马桂元、戴少甫、朱相臣等都是相声名家,可是却吸食毒品。即使有"相声大王"美誉的张寿臣,也沾染了这种嗜好,抽了大半辈子的鸦片,俗称大烟。他所以吸大烟,是因为他的第一个妻子李氏染疾过世,对于他是一种精神上的巨大打击。他是艺人,需要演出,上台就得精神饱满,就要有精气神儿。为了养家糊口,他必须振作起来。可是他选择"振作"的方法错了,接触了大烟。不可否认,他吸第一口大烟,就是为了提神儿。然而,正是因为有了这"第一口",才有了日后极大的烟瘾。他在晚年时曾讲过一件轶事:"早在光绪年间,北京的一家烟馆为了招揽生意,搞了一次抽烟比赛,谁抽的最多,就可得到一套象牙烟具。最后,这套烟具被谭鑫培拿走了。可惜呀,我没赶上那时候,如果赶上了,谁都拿不走,这套象牙烟具是我的。"由此可见,当时他的烟瘾有多大。可贵的是,他知道吸毒害人,在舞台上,就多次以现身说法告诫人们远离鸦片,不能沾染。而且,他在他说的《对春联》这个段子中,添加了一副又一副宣传吸食鸦片有害的对,如:"竹枪半根刺杀英雄不见血;银灯一盏烧尽家产未有灰。"他的徒弟于世德,也曾回忆一事,当年于世德跟着他在济南演出,一次突然肚子疼,一个艺人说:"给这孩子抽两口,肚子就不疼了。"他听后异常生气,说:"人家把孩子交给了我,我不能缺那德。赶快送医院!"他就是这种人,自己陷了进去,不能再拉一个垫背的。

陈荣启比他小一岁,跟他是"发小"的兄弟,一起说相声,说评书,亲如手足,好得就像一个人。因此陈荣启多次劝他戒烟。他也听从,也多次试图把烟戒掉,但收效甚微。直至天津解放,政府查封了烟馆,他琢磨着这回可能会戒掉了。谁知,他的烟瘾太大,买不到大烟就到中药铺买"米壳",就是罂粟的壳子,熬成药汤子喝,虽说也算是过了点儿烟瘾,但无济于事。一次,他听说西北地区有大烟卖,那里政府戒烟的政策松一些,可以买到大烟。于是,他就辞掉了天津的场子,拉上陈荣启一起去了西安。对于熟悉他的老观众和同行们无不奇怪,久居天津,从不愿出远门的张寿爷干嘛要放下蛮不错的生意,去大西北呢?可到了西安,也同样买不到鸦片。道理很简单,全国都解放了,无论哪里,戒烟的政策是一样的。可巧,他在无意中遇到了一个贩毒者,在因为没有大烟可吸,痛苦不堪的时候,无疑就像一个落水者,看见了一块漂浮在水面上的木头,他竟然买了一钱海洛因。须知,海洛因的毒性之大远远超过鸦片。他也知道海洛因的厉害,所以30多年来从不去碰。这次是在"无奈"的情况下买的,也是因为别无选择,先把烟瘾过足。他将海洛因带回住处,正要吸食,不想此时陈荣启突然走进屋来。

吸食海洛因,要把海洛因倒在锡纸上,然后点燃"享受"。陈荣启一见,快步向前,抢了海洛因、锡纸和火柴,气哼哼地扔在了地上,用手一指他,说:"我说师哥呀师哥,您怎么这样干呢?咱老哥儿俩出门在外,是一千多里地呀!家里的大人孩子还指着您哪!我说的可不是气话,从今儿以后,你要是再吸这玩意儿,我就不认您这个师哥,您也没有我这个师弟!"

张寿臣能说什么呀?能不知道陈荣启是为他好吗?他无言以对,流出了两行热泪,许久才说:"兄弟,你别生气了,全是哥哥的错儿。"

陈荣启把话依然说得硬邦邦:"您要是真知道错了,好!这儿的买卖辞了,不干了,回天津卫。我陪着您,一道走!"

陈荣启够朋友,张寿臣也够争气。回到了天津,为了戒烟,他让家人把自己反锁在一间堆放杂物的屋里,强忍犯烟瘾时的痛苦折磨,或在地上打滚儿,或偎缩在墙角儿,他凭着坚强的意志,最终戒烟成功。如果,不是陈荣启扔了海洛因,他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所以他说:"古语说得好啊,损者三友,益者三友。交友难,交诤友更难。陈荣启就是我的诤友,没有他,我早就完了。"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通过陈荣启相声,改说评书和帮助张寿臣戒毒等事,足可见陈荣启的人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