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彭云鹏

彭云鹏

彭云鹏(1944一 ),生于印度尼西亚,祖籍广东陆河县东坑镇福新村委会小郑村,世界华人50位超级富豪排行榜排名第13位。

彭云鹏(1944一 ),生于印度尼西亚,祖籍广东陆河县,其父彭瑞安是割胶工人兼裁缝。彭云鹏从小受到中华文化的教育。60年代初,初中刚毕业便到雅加达谋生,在木业巨子黄朋安公司工作。后自己创办"巴里多太平洋木材公司"。在10年间,先后建起68条胶合板生产线,6家产公司,和其他岛屿的森林经营权的租售地。集团麾下拥有20家木材分公司。被印尼经济界公认为新一代"林业大王"和"胶合板大王"。

然后向石化业、银行业、房地产业等发展;还在中国建胶合板厂和承包高速公路工程。他的太平洋集团共拥有180多家公司,职工总数达5万多人。在1993年评出的东南亚50位最大富豪榜中,彭云鹏名列印尼华人第三位。

至于海外投资,大部分是透过香港及处女岛的公司进行,透过香港的公司在中国投资;在新加坡,他与香格里拉集团合作,投资约1亿美元。估计其财富约60亿美元。世界华人50位超级富豪排行榜排名第13位。

在东南亚显赫多年的彭云鹏(Prajogo Pangestu),是印尼财经、工商界的三巨头之一,名列三林集团林绍良、金光集团黄奕聪之后,也是人口达2亿的东南亚第一大国的新一代企业巨星。在金融风暴之前,雅加达财政部公布的资料显示,印尼最高纳税者排名榜上,林绍良仍然高居榜首。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就是黄奕聪和彭云鹏。

除了这三人之外,名列前茅的其他华商包括林绍良的儿子林逢生、森玻纳(Sampoerna)集团的林天喜(Putera Sampoerna)和金河(Raja Garuda Mas )集团的陈大江(Sukanto Tanudjaja),而和彭云鹏有密切合作关系的是前总统苏哈多的两个儿子班邦和胡托莫,在纳税者名单上的排名也不过是第8和第9位。

在海外,彭云鹏的名声,虽然不及年已古稀、在商海纵横四、五十年的林绍良黄奕聪,可是他率领的巴里多太平洋集团(BaritoPacific Group,前译为¤利多 ),商业势力膨胀之快和大,确实令南洋华商刮目相看。

其实, 彭云鹏可说是颗光彩夺目的新星。许多国际财经杂志常爱以"富甲一方"或者"富足以敌国"之

类的字眼,来形容这位印尼企业新贵的财势。不过,最为人注目的是,彭云鹏不但财势逼人,而且魄力也惊人;90年代初的短短两三年里,他在印尼的三大发展计划就一共耗资了大约整百亿美元的巨款。在东南亚(甚至是亚洲)的民间企业,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进行这样庞大投资,当时看来也确实只有彭云鹏一人。

1992年底,印尼许多主要报章、杂志纷纷以彭云鹏作为封面人物,以重点新闻报道彭云鹏的"新出击"。以彭云鹏为首、印尼首富林绍良助阵的大约20名印尼大企业家,联合收购第二大财团谢建隆家族所拥有的阿斯特拉(Astra )集团的消息,轰动远近。

印尼销数最大的日报《罗盘报》甚至这样写道:"彭云鹏已成为了印尼民众公认拥有30亿美元资产的阿斯特达商业帝国的新主人。"在这之前,该报的社论甚至认为"唯一能救阿斯特达的,只有彭云鹏一人"。

显然地,连同其他富商收购了阿斯特达,彭云鹏的财势也如虎添翼,印尼大财团龙虎榜的排名因而也出现了变化,林绍良的三林集团虽仍是"老大",黄奕聪的金光集团则后来居上,把阿斯特拉集团挤出局而当上"老二",而后起直追彭云鹏的巴里多太平洋集团位居第三,和林绍良、黄奕聪三足鼎立,各领风骚。

1993年9月,彭云鹏乘胜追击,把巴里多太平洋木业公开发售股票上市。巴里多太平洋股票正式挂牌后,以每股7200盾的发售价计算,股票市值估计达25亿美元,一跃成为了印尼的最大挂牌公司。因此,彭云鹏也曾一度坐拥了印尼的最大上市公司。

不过,在经济危机的急风暴雨下,许多印尼巨富首当其冲,事业江山突然变了色,彭云鹏也自然深受波及。1997年11月初,印尼当局关闭的16家银行中,主要股东包括彭云鹏、苏哈多家族等人的安德罗美达(Andromeda)银行榜上有名。第二年年9月初,彭云鹏等人暂时不准离境,以协助警方进一步调查。

至于彭云鹏的核心事业巴里多太平洋木业的1997年业绩宣告转盈为亏,税后亏损计390亿盾,而 在5月间黯然下台的苏哈多,一国之尊突变成了人人喊追的过街老鼠,他家族的庞大商业和财富也成了众矢之的,而一向和苏哈多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合作关系的彭云鹏,在四面楚歌的艰难环境下,如何独善其身、排除万难和力挽狂澜,也成为各方的焦点。

不过,这一位拥有百多家大大小小公司,雇用的员工约达10万,从事的行业遍及木材、种植、纸浆、金融、运输、旅游、房地产及石油化工等等,看来是"非战之过"的新一代企业界大将的大胆创业、勇于竞争,充满了令人惊叹的传奇。受传统华文教育

彭云鹏的父亲彭水安在孟加影定居下来后,早上以割胶收胶液为业,空闲时兼做裁缝。少年时代,彭云鹏每天一大早,就要到胶林帮父亲干活,然后才到学校上课,并先后在孟加影和山口洋市的中华学校、南华中学就读,因此受过初中华文教育,也受过一定的中华文化的熏陶,他可说是少数在五、六十年代,能有机会在印尼接受传统华文教育的一群。

60年代初,初中毕业的彭云鹏投身社会谋生,当过学徒、店员。离开穷困落后的山区,千里遥遥前往首都雅加达谋职无功而返时,他也曾驾过小客车,当过司机。

年约25岁时,彭云鹏才找到较满意的工作。1969年,他在木材商黄双安的公司工作,他的工作运至此才出现了转机,这也是他日后事业的转折点;因此,黄双安可说是他初期事业的恩人。

在事业飞黄腾达后,彭云鹏说:"我经营的事业离开不了朋友们的帮忙。我始终把黄双安作为我的引路人和师尊。"彭云鹏口中的"引路人"和"师尊"又是何许人呢? 祖籍福建福州的黄双安(Burhan Uray )所受的教育虽不多,不过却善于观察和分析。在木材厂打杂了3年,他发现到木业其实是个大有前景、大为作为的行业,便打消了转行的念头。1961年,年约26岁的黄双安自立门户,利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开了一家名叫材源帝(Djanjanti)的小公司,开始准备在木材业大展拳脚。几年后,材源帝公司四处张罗筹集到一笔500万美元的资金,向政府租赁了加里曼丹省东部一块面积达一万公顷的原始森林(俗称为"木山"),成为了第一个在东加里曼丹省取得伐木专营权的人。

当时,黄双安不愧是"木王",不过"木王"的称号在80年代底为他的门徒彭云鹏所取代。彭云鹏在黄双安成立材源帝公司时,即加入公司,是公司的第一批员工。在公司苦干了几年,他的才干就深受黄双安的赏识,并被擢升为高级经理,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专门负责整个集团的行政和财政事务。

在材源帝公司不分昼夜苦干之余,彭云鹏特别注意在工作中积累专业知识和实际经验。 此外,由于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又善于交际,彭云鹏在多年的前线工作中,和一些印尼政府大小官员、军队要员,以及印尼民族企业家、华商建立了良好关系,这些上上下下的人际关系,都为他日后建立自己的企业帝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因此,材源帝公司可说是把彭云鹏培育成一位出类拔萃的林业专才的学校,而黄双安则是他日后事业发展的一位导师和引路人。彭云鹏在谈到他的事业发展时往往不忘地说:"我经营的事业离不开朋友们的帮忙。我始终把黄双安作为我的引路人和师尊。"当然,以日后在称霸商海的显赫成就来说,彭云鹏显然又较他早年的师尊更胜一筹。

1977年,彭云鹏自创本身的事业,成立了巴里多太平洋公司,买下了一个面积4万公顷的森林开发权。彭云鹏是个饮水思源的人,这可从巴里多太平洋集团的"宝号"略见一斑。巴里多是加里曼丹的一条河,也是彭云鹏事业的发源地,而这条河的下游就注入太平洋,因此巴里多太平洋这"宝号"就有源远流长的意思。当然,在华人商家看来,"水"也象征着"财",彭云鹏是否也兼顾到这方面的含义,就不得而知。

90年代初,彭云鹏的巴里多集团中,共有多达将近60间子公司是经营和木材有关的业务,他拥有的森林采伐权的面积550万公顷,面积相等于1580个德光岛(2388公顷)及乌敏岛(1019公顷);以面积来说,彭云鹏手中拥有的热带雨林,比世界其他人都要来得多,所以称他是"世界热带雨林大王",应该不会是言之过实。

对彭云鹏来说,一支支的树桐就像是一卷卷的钞票,他的分布在印尼各地的将近70间木厂,每年可加工生产220万立方米的三夹板,以及20万立方米的锯木,而且多年来,巴里多集团一直是世界最大的三夹板生产者及出口商。彭云鹏自称并不是位只知砍伐树木赚大钱的商人,而是位爱林、

护林的人。

1991年,彭云鹏成为了世界最大的造林人。他在苏门答腊巨港附近,开辟面积世界最大的人造热带雨林,这个广达50万公顷的面积,差不多相等于10个新加坡那么大,其中单是树林的种植面积就有30万公顷。有人认为,彭云鹏近几年大事种林,看来是在和时间赛跑,因为森林如果不断地砍伐,总有一天整个山林会被砍伐一空,那就好象是杀鹅取卵。彭云鹏当然也比谁都了解这一点,他表示,不断砍伐树林,不但会有"坐食山空"的一天,也会破坏生态环境,所以最基本的解决方法就是植树造林。估计超过30万人靠巴里多集团生活

由于发展的重点多在乡村地带,巴里多集团已成为了印尼的乡村地区的最大雇主,估计有30万人以上是靠巴里多集团的薪金过活,其中至少有15万人是在该集团的安排下,从人口拥挤且一职难求的爪哇移居过去的。这也是为何苏哈多对彭云鹏的造林计划十分重视,1991年他就亲往巨港市郊的荒山野岭,为彭云鹏的人造林计划主持动土仪式。除了政府外,商业银行也对彭云鹏的人造林计划深感兴趣,并给予优惠的贷款条件。由于种下人造林必须要等到6年后才能砍伐,银行特地允许公司在8年后才开始付本金和利息。

对于人造林的逐步发展,彭云鹏心中有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他说:"当我从直升机上往下看时,所看到的尽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一片,那种感觉是好爽。"彭云鹏对森林有着特殊的感情,是不难理解的,这和他在十多年前出道以来,就一直和林业息息相关,所以彭云鹏称得上是"森林之子"。

自1991年开始种植世界最大的人造林,彭云鹏也投资在苏门答腊兴建纸桨工厂,投资额估计达12亿美元(20亿新元),而工厂所需的木料就地取材,全面投入生产后一年的纸桨产量是100万吨、纸张产量50万吨,人造纤维另有25万吨。

彭云鹏的另一个涉及天文数字的投资是在西爪哇,这座投资额达25亿美元(41亿新元)的大型石油化工工厂,是在1991年动工兴建,不过由于印尼政府为了减少外债,曾在1991年底暂时禁止国内公司在海外筹集资金,彭云鹏的石油化工工厂的兴建计划一度受到影响,当时市面就不断谣传巴里多集团的流动资金出现一些问题。

许多人认为,石油化工工厂是彭云鹏在事业上的一大"赌注",不过彭云鹏显然有自己的如意算盘。据估计,石油化工工厂在1994年正式投入生产时,一年可出产165万吨的乙烯、丙烯,以及专门制造高级汽油混合剂的原料和高温分解汽油剂等,这将每年为印尼节省数以十亿美元的外汇。

印尼《罗盘报》称赞彭云鹏确是长袖善舞,他的动作和胆识应是"空前绝后"。不过,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彭云鹏近几年来马不停蹄的大事投资,可能显得操之过急;不过,彭云鹏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我们一旦做出决定后,就会全力以赴;在生意投资上,谈的是眼光要看得准,判断要正确,而且速度也要快。"

近几年,在企业国际化声中,彭运鹏也积极为巴里多集团寻找新的突破。几年前落成的圣淘沙香格里拉酒店,耗资1亿2000万元,是彭云鹏在新加坡的一个较大规模投资;除了巴里多持有51%股权外,香格里拉国际集团拥有40%股权,另外的9%则是郭鹤年家族的郭氏兄弟(新加坡)公司所拥有。

1995年底,彭云鹏和苏哈多的儿子班邦,以及印尼富商许振隆,以每股1.10元向合众纸厂的股东提出全面收购献议,彭云鹏也随后出任合众纸厂的主席。一年半后,在金融风暴的吹袭下,他把股权全给卖了。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