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京城丑闻

京城丑闻

20世纪30年代的朝鲜京城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东京留学归来的社交明星鲜于莞觥筹交错中打赌:10分钟即把京城最土气的女子改造成摩登女郎。然而当这位令无数京城女郎倾倒的风流公子出现在白衣黑裙、人称朝鲜王朝最后一位女子的罗如京面前时仅仅得到了如京几瞥蔑视的目光。如京虽然保持着传统价值观,但她是受过现代教育的新女性,还参加了抗日革命组织,满身颓废气息的鲜于莞在她看来只是不能拯救祖国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多余之人。

  • 第1集风流少爷鲜于莞办完差事返回京城,一路上为摆脱女人们的追逐焦头烂额。刚一下火车,恰好白衣黑裙的如京迎上来,莞顺势搂过她遮人耳目。如京在执行革命任务,她判断莞就是与她接头的同志,迅速拎走了莞的皮箱。日本人的走狗巡察李江狗一直在监视着如京,他把如京抓到警局审问皮箱下落。当走狗们满怀希望地打开皮箱时,里面只是一些时髦杂志!国难当头竟有人搬运这种无聊的杂志,如京气愤地甩了莞几个响亮的嘴巴子。花花公子莞被女人当街打了,消息不胫而走。李秀铉到朝鲜总督府保安课报道,日本人课长对他赏识有加。如京的朋友找如京哭诉男友不忠,如京大义凛然地去找京城的名妓车颂珠理论。秀铉到如京的书店买书,亲切地让一个穷孩子用半个烤地瓜买走了想看的书,如京对秀铉萌生好感。莞醉醺醺地与朋友打赌,夸下海口要把朝末子变成颂珠式的摩登女郎,其实朝末子就是如京,但莞不知情。高利贷商人被杀,如京的学生当时也持枪在场。如京深夜去为学生找回失落的枪,正好遇上秀铉带人搜查,慌忙中如京躲进了明馆里莞的房间。
  • 第2集秀铉带人逐屋搜查,如京危急中听从莞的安排伪装成在睡觉。敲门声传来,莞开门看到秀铉,回想起往事。两人曾是亲密无间的伙伴,莞父资助秀铉去日本留学,但后来传来秀铉告密、莞唯一的哥哥被害的消息。秀铉是莞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的人。莞支走秀铉,如京拿起枪逼莞脱下衬衫给自己,外面的颂珠听到二人滑稽的对话禁不住好笑。颂珠借了衣服给如京,又逼莞送她回家。在回明馆的路上颂珠看到秀铉,这使她多了份心事,秀铉是她想与之过一辈子的人。第二天莞已忘记改变朝末子的酒后大话,但在朋友的激将下,莞去谐和堂书店找朝末子,可他认错了人,对着如京妈妈开始了他的花言巧语攻势。而此时如京正到杂志社找莞还衬衫,朋友们都吃惊莞进展神速。莞回来后方得知朝末子就是如京,后悔不迭……李江狗得知颂珠搜查当晚不在明馆,要求颂珠去警局接受调查,颂珠没有理会,称明天她会自己去。
  • 第3集颂珠主动到警局接受问讯,人刚到,京城的头面人物们就纷纷打电话替颂珠开脱。秀铉奉命前去阻止江狗的擅自审讯,见到秀铉,往事在颂珠的脑海中浮现:当年进步学生秀铉的一席话给了刚被卖为妓女的颂珠活下去的勇气,也俘获了颂珠的心。然而此时秀铉像陌生人一样讯问颂珠。莞一直无法接近如京。这天,如京误以为坐在书店前的莞是组织派来联络的人,主动上前招呼,莞于是得以进入书店,还在如京家里蹭了饭。为了赢得一双胶鞋,莞被如京逼着参加了拳击赛。平时的花花大少场上居然大发神威,连胜几场,兴奋得如京冲上去与莞拥抱。两人兴冲冲地返回途中,碰上了花痴的保安课长夫人,莞原来如此媚日!如京狠狠地讽刺并修理了莞。急于邀功的江狗就杀人案审讯如京,正在逼供时秀铉及时进来阻止,但自己颇有好感的秀铉就竟供职于总督府!如京大跌眼镜。如京被传讯的消息传到明馆,莞在颂珠等人的激将下前去营救。审讯室里江狗正欲对如京动粗,莞闯进来,大喝不要碰我的女人……
  • 第4集高利贷商人果然是颂珠所杀。颂珠打算发展如京为组织正式成员,还想把莞也拉进革命队伍。但颂珠的首长是谁她自己也不清楚。莞作证说案发当晚自己与如京在一起,可是他竟不知如京的真名,险些让江狗抓到把柄,幸亏如京机灵,俩人联合上演了一出恩爱的戏。两位出色的男人都在保护如京,江狗气得七窍生烟。莞参加拳击赛的事被当作京城最大的绯闻上了杂志,莞气得跳脚。为防止杂志内容被如京看到,他只好一刻不离如京,二人一起去帮助不识字的老人,莞被如京打动。江狗被停职反省。秀铉因出色的外表成了保安课长夫人相中的女婿人选。莞与秀铉每次见面都会不快。颂珠问秀铉装做不认识自己的原因,秀铉答曰以前的秀铉已死,理由是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莞因受秀铉刺激,酒醉后高喊要做独立斗士,杀光叛徒,被朋友们送到了如京的书店门口。如京悉心照料。第二天一大早莞去祭祀哥哥,没想到秀铉也在,莞鼓起勇气要秀铉要亲口说出他是否是告密的人……
  • 第5集秀铉一番向日本学习的道理间接地承认了告密之事,莞心中的一线希望被击碎,他狠狠地打了秀铉。颂珠到如京书店里与如京对上暗语,如京加入激进革命组织爱物团。心情糟糕的莞不知不觉来到如京书店前。如京劝莞不要喝酒,言辞间充满了关切。江狗查出仁浩与明馆有关系,去找颂珠麻烦,奉命去处理此事的秀铉及时赶到替颂珠解围。颂珠以答谢为名请秀铉喝酒,秀铉提醒颂珠刚才在江狗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颂珠为掩饰故意提起莞的哥哥,秀铉低头喝闷酒。莞恍惚中把其他人错看成了如京,于是来到书店,却在门外为见如京替自己找了半天的借口。没想到秀铉也在,秀铉关切地问如京与莞是否是真的恋人,如京则对秀铉十分提防。这时,莞进来斥责秀铉拉走如京。莞每见秀铉都会情绪恶劣,他强迫如京陪他兜风,汽车却在雨中抛锚。两人争争吵吵进了一个破屋子,如京一杯酒下肚,露出了小女人柔弱的一面。夜深了,如京与莞靠在一起睡着……
  • 第6集第二天清晨如京醒来,莞已在外面运动,昨日如京酒后的真言搅乱了莞的心,莞在甜蜜地烦恼着。颂珠听人说秀铉与莞是一对情敌,分析秀铉也怀疑上了如京,再联系起秀铉提到的10年前颂珠杀人一事,意识到这期间有些太轻举妄动了。莞与如京返回,临别时叮嘱如京不要在其他男人面前喝酒,还第一次叫了她"如京"。秀铉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二人。莞回明馆,想起如京甜蜜挂上嘴角。江狗发现秀铉对如京和颂珠很关注,质疑他在庇护她们,秀铉称她们也是他的怀疑对象,其中颂珠的嫌疑更大。秀铉帮助把生病的如京送到医院,如京坦言对秀铉既感动又失望。课长夫人要举办自传开笔派对。莞在朋友的激将下答应当日带摩登的如京参加。莞买好了漂亮的礼服,但对如京的真情及颂珠秀铉的告诫使莞最终改主意把礼服送了人,莞宣布认输。但是开笔派对上如京身着莞买的礼服惊艳登场,原来颂珠给她安排了参与暗杀的任务。颂珠此时已被秀铉等紧紧看住。暗杀时间到,如京与暗杀对象搭话,突然一片黑暗,传来三声枪响……
  • 第7集秀铉等人端着枪冲进来,莞看到死者旁边哆哆嗦嗦浑身是血的如京,心急如焚地冲上前去,扶住她要带她去医院,这时,秀铉端着枪逼着他们要求协助调查……僵持之后,秀铉安排巡察与他们同去医院。江狗仍怀疑颂珠与如京的关系。打赌之事成了如京出现在派对的最好解释,日本巡察找不出任何破绽。莞叮嘱秀铉等人打赌的事要对如京保密。颂珠鼓动莞去医院看望如京,莞虽然心里担心,但派对上的杀人事件对莞刺激很大,认为自己和如京不是同路人,不肯去医院。秀铉到医院问如京口供,还为了使她不穿着有血迹的衣服回家,特意准备了干净的衣服。如京来谢莞相救,莞说他们选择的路不同,如京含泪离开,误以为莞确实很花心。小妈去见如京的事惹恼了莞,莞与小妈闹翻,找如京讲了哥哥的事及自己的心理历程,邀她第二天去看电影,如京很高兴。从江狗那里听说了打赌的事,如京气哼哼地找到莞,不容分辩地宣布以后不再见面……
  • 第8集如京离开,莞深受打击,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如京回到家里,听妈妈劝她与喜欢的人约会,伤心地哭了。江狗在现场找到被击碎的夜光表碎片,颂珠推测如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首长下令如京与秀铉假谈恋爱,这样既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多搜集情报。告别颂珠,如京碰到了莞,她狠心地告诉莞自己早有喜欢的人,只是利用莞执行革命任务,莞为自己被甩十分难过。如京硬着头皮按着"恋爱秘法"去实践与秀铉的伪装恋爱,莞发现如京所说的喜欢的人原来是秀铉,气愤地找如京质问。证人的证词对如京不利,如京被抓去审讯。江狗对如京用了严刑。莞求父亲出面解救,但保安课长婉言拒绝了莞父的要求,无奈之下,莞不惜跪下拜托小妈去找课长夫人。这一招果然奏效。如京获释,秀铉第一时间赶到,神志不清的如京把他当成了莞,说了许多心里话,这时,莞也来到门口……
  • 第9集莞听到如京说"其实我很喜欢你",误以为听到了如京对秀铉的表白。秀铉把如京送回家。莞则借醉酒唱歌排解自己的郁闷,然而如京的形象始终挥之不去,泪水在莞的眼中打转。尚未恢复的如京夜里仿佛听到了莞在叫她的名字,赤着脚出来寻找。莞狠狠地教训了江狗,警告他以后不要再动如京。因为救如京欠了小妈的人情,莞回到家里,却意外听小妈说起爸爸对已过世妈妈的一片深情,解开了与父亲间的心结。颂珠等杀掉了害如京被拷打的证人。秀铉被排挤不能参与调查,只负责监视如京,他告诉如京是莞救了她。颂珠希望莞与如京都能振作起来,她设计把莞带到如京家里。见到如京失魂落魄的样子,莞很心痛,他带如京回顾他们相识的过程,如京终于露出笑容。颂珠请秀铉喝咖啡,秀铉说自己对如京就像妹妹一样,颂珠望着秀铉的目光中饱含了深情。原来颂珠心中的爱人是秀铉,莞很意外。秀铉送如京回去,发现了去看如京的仁浩,将他抓住。莞跟踪颂珠等人到了一处屋子,看到箱子装满了枪,这时,两只枪口对准了莞,同时传来颂珠的声音:欢迎你加入爱物团……
  • 第10集莞为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颂珠的枪口对准自己……莞强行拉出如京,他想阻止如京加入暗杀组织,可是如京态度坚决地说这是她的选择,莞伤心地离开。秀铉让仁浩到明馆找份工作,监视如京和颂珠,定期向他报告,如果情报有价值,那么他将有机会与妹妹见面。颂珠听说秀铉放了仁浩,又撤回监视如京的人,感到迷惑。如京对颂珠说不要再逼莞革命,她不想看到莞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卷入危险之中。课长的女儿从日本来京城,莞听从小妈的安排去相亲。秀铉想让如京换掉白衣黑裙,对她说看到如京就会想起去了中国再也没见过面的妹妹。莞担心如京和秀铉在一起会危险,却再一次听到如京说她喜欢秀铉。爱物团的军火交易被巡警掌握。晚上,骑着摩托车来取武器的颂珠遭到巡察伏击,颂珠奋力逃出。爱物团需要有人去日本,如京自告奋勇,这时在门外偷听的莞出面制止,莞为了阻止如京涉险,提出由他前去,但是如京反对。如京终于知道莞对自己的真心,当失踪了几天的莞出现时,如京激动得哭了……
  • 第11集莞郑重地请如京教她如何革命,而自己教如京何为爱情,说着朝如京吻去。莞对颂珠说起哥哥因为秀铉告密而死的传闻,颂珠劝莞不要恨秀铉。课长要举行欢迎女儿的晚会,秀铉请如京做舞伴。为了替如京完成去日本的革命任务,莞很快俘获了课长女儿美幸的芳心,她答应陪莞去东京。如京看到莞与美幸在一起有说有笑,心里很不自在。江狗阴险地安排了一出戏,他利用美幸的欢迎舞会之事把如京、颂珠及莞的同事骗到了上次案发地点。众人发现上当都很紧张,江狗正要检查颂珠是否受伤时,秀铉赶到,阻止了江狗,莞也随后赶到。江狗笑着称他的搜查已进行完毕。下一次行动有伤的颂珠被排除在外,颂珠强烈要求见一见首长。蒙上眼睛的颂珠被带到了见面地点,原来爱物团首长竟是秀铉……
  • 第12集颂珠为秀铉终究不是变节者而高兴,又为他必需忍辱负重地生活而难过。秀铉带着一直想买给妹妹而没买过的糖果来看如京,他提出如京以后不要再找他,而去向真正喜欢的人敞开心扉。如京想让秀铉笑一笑,和他玩起了跳格子游戏。莞与如京去古旧书店,回来时恰好碰到美幸,莞急中生智把如京当成实习记者介绍给美幸,如京虽然理解但还是无法坦然。莞和美幸出发去东京,如京匆匆赶来时仅看到了莞的背影,莞见不到如京怅然离开。江狗以妹妹生命威胁仁浩向自己报告秀铉所作所为。在颂珠的追问下,秀铉道出了当年与莞哥哥的故事,恰好被如京在门外听到。原定回来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天,莞还没有消息,如京担心地到杂志社打听。其实是美幸晕船耽误了行程。看到与孩子们打棒球的莞,如京激动地跑过去抱住他。仁浩失踪,莞以为是仁浩做秀铉密探的事被自己发现所致,气冲冲去找秀铉算账,如京拦住他,对他讲了秀铉告密事件的真相……
  • 第13集听完如京的话,莞疯狂地跑到秀铉住处,情绪激动地责问秀铉为什么要令他误会……两位曾经的好友冰释前嫌。如京为莞与秀铉和解而高兴。被莞打伤的秀铉来到到明馆,颂珠边为秀铉擦试伤口边强忍住心中的激动。莞父亲得知真相后也很高兴。秀铉要求莞继续协助他伪装下去。江狗暗示秀铉找仁浩还有别的理由。原来仁浩被江狗抓了起来,受到严刑拷打。要有新行动,颂珠通知如京接受训练,莞也需要参加。如京来找莞,现在的莞工作起来十分投入,如京离开都不知道。发现如京已走,莞来到书店门口,却看秀铉在里面,莞悻悻然回到明馆,听颂珠说如京与秀铉仅仅是伪装恋爱,莞方如梦初醒,高兴之余又担心秀铉真的会成为情敌。莞参加了爱物团的训练,见到了被请来的武器制造专家,没想到竟然是杂志社的主编!莞也学着颂珠逼另外两位同事加入爱物团。又出现"七必杀"通知,这次对象是一位日本人……
  • 第14集第三个暗杀对象已经确定,颂珠请求参与此次行动,秀铉以现在她还不安全为由拒绝了她。莞偷听到如京自言自语说喜欢自己,体会到两个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革命,会产生奉献生命的觉悟和勇气,他决定和如京站在一起,不管是爱情还是革命。明纰馆车夫向秀铉提议,这次在闹市区暗杀需要有实力的阻击手,颂珠是最适合人选,秀铉在颂珠保证不受伤的承诺下同意。颂珠详细布置好暗杀行动的任务分工,在警察眼皮底下暗杀成功。秀铉对颂珠完成任务表示感谢,直言一直都没有怀疑过颂珠的实力,只是不喜欢她受伤,担心和颂珠以敌人相见时自己会动摇,颂珠心里满是暖暖的感动。颂珠提议为庆祝去喝一杯,秀铉在醉酒后说出看到颂珠出卖欢笑他很难受,看到她杀人他很痛苦,好希望她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说着,泪水从秀铉的脸上滑落。如京为找仁浩孤身涉险,在江狗要对如京动粗时莞及时赶到,他关切地询问如京,自己却遭突然袭击晕倒……
  • 第15集莞被江狗打得奄奄一息,如京救莞心切,对着江狗喊出了江狗一直期望听到的"哥哥",江狗总算住手。莞被秀铉送到医院,如京去医院探望莞,心疼地吻着莞。第四个和第五个必杀对象先后被解决,第六个必杀贴出现在钟路警局,令保安课长心惊肉跳。第六个对象是江狗,将由秀铉亲自出手,同时颂珠他们正准备最后一次行动。美幸探望莞,要跟莞一起去留学,并邀请莞参加母亲自传发行纪念派对。颂珠陪客人时想到秀铉,她退出时发现秀铉在院子里等她,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度过了甜蜜的一晚。担心妹妹生命受到威胁而屈服的仁浩供出爱物团组员颂珠等人及集会秘密地点,秀铉正和颂珠、司机研究第七次行动时被包围,关键时刻颂珠当即立断,为保住秀铉性命把他当做人质,她希望秀铉为了革命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下,三人经历着生离死别,秀铉含泪目睹看着自己的战友、爱人缓缓倒下……
  • 第16集秀铉伤心欲绝,他情绪激动抓起枪要到总督府拼命,遭莞当头棒喝清醒。爱物团和明纰馆的人含泪把颂珠他俩的骨灰散向山下,祝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幸福。仁浩的妹妹其实已经不在人世,仁浩最后被江狗的日本上司击毙。目睹日本人处理没有利用价值叛徒的方式,同是叛徒的江狗埋了仁浩。秀铉打算最后一次行动单独行动,被莞和如京制止。莞不想失去如京求她不要参与行动,如京很感动但坚决拒绝。秀铉安排如京把筹集的资金送到总部做军费,如京为不能和同志们一起奋战而很痛苦。课长夫人的派对很多日本高官光临,爱物团成员各就各位。杂志社同志的暴露使战斗提前打响,秀铉和莞的眼里喷出复仇的火焰,他们的枪法百发百中,结束战斗后又与赶来的巡警激烈枪战,生死存亡之际他们举起炸药包冲向敌人……已自觉死有余辜的江狗终于在仁浩坟前毙命。秀铉感到仿佛颂珠来到自己身边,对他说:"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火车站台上,如京心急如焚、泪眼婆娑,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如京回头,看到了笑吟吟的莞……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