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云蕾

云蕾

云蕾梁羽生武侠小说《萍踪侠影录》女主人公,云靖孙女,云澄之女。

十六、七岁的年纪初初出道就创下了「散花女侠」的美誉。

蝴蝶谷的桃花林中,头上两个丫角微微晃动的天真少女,穿花绕树,白衣戏蝶,既清且艳,雅丽如仙。

带着满身的纯净明丽,似早春的一阵清风瞬间温润了读者的心田

太湖飘渺,湖衣踏水,素手弄笛,侠气长歌,飘飘若仙而来,瞬间惊倒了在场所有的人。

天赋红颜,身怀绝技,擅长剑术、轻功和「梅花蝴蝶镖」暗器,故江湖美名曰「散花女侠」。

张丹枫「双剑合璧」,无敌于天下。

纯洁而善良,温柔而坚韧。

祖辈的仇恨仍然不能阻止她和张丹枫这对情侣在武侠中经典到非圆满不可的完美爱情。

梁羽生笔下人物,《萍踪侠影录》中女主角,张丹枫之妻。于承珠之师。擅长剑术和“梅花蝴蝶镖”暗器。故江湖美名曰“散花女侠”。

云蕾的祖父与张丹枫的父亲有仇,所以刚开始时,两人间有过种种隔阂。但最后两家消除了仇恨,张、云喜结连理。

出处:梁羽生名著《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

民族:汉蒙混血

生肖:羊

昵称:小兄弟、云妹、蕾妹

祖父:云靖(明朝使臣)

父亲:云澄

母亲:安芝罗密云(蒙古)

哥哥:云重

丈夫:张丹枫

徒弟:于承珠

师祖:陈玄机

师傅:飞天龙女叶盈盈

师公:谢天华

师伯:董岳、潮音和尚、谢天华

嫂子:澹台镜明

情敌:澹台镜明、脱不花

公公:张宗周

徒弟女婿:叶成林

师兄弟:史定山、云重、张丹枫

师侄:叶成林、张玉虎霍天都陈石星云浩孟华

师侄媳:龙剑虹、凌云凤、云瑚、段珠儿、云夫人、金碧漪

侄子:云浩

侄孙女:云瑚

侄孙女婿:陈石星

童年好友:姬芝罗安美

追求者:石翠凤周山民

雅号:散花女侠

武功:达摩剑法、太极剑、百变阴阳玄机剑法、穿花绕树、千斤坠

兵器:青冥剑

独门暗器:梅花蝴蝶镖、金花

中年骑客应了一声,遥指说道:“老伯万安,你听那马蹄历乱之声,料是胡兵已退了。噢,你瞧,这不是他们来了!”一拨马头,如飞迎上。车中老者,长叹一声,潸然泪下。车中蹦地跳起一个女孩,小脸儿冻得红冬冬的,有如熟透了的苹果,揉揉眼睛,似是刚刚睡醒的样子,开声问道:“爷爷,这是中国的地方了吗?” 那老者勒住驴车,凝视车下的土地,声调低沉道:“嗯,是中国的地方了。阿蕾,你下车去,替爷爷拿一把泥土回来!”

《萍踪侠影录》楔子 牧马役胡边孤臣血尽 扬鞭归故国 侠士心伤

正式出场:

再等一会,眼睛一亮,从裂缝上端窥出,已可见着一线天光,不一刻,云中白光闪发,东方天色由朦胧逐渐变红,一轮血红的旭日突然从雾中露了出来,彩霞满天,与光相映,更显得美艳无俦!不知从哪里飞来了许多彩色蝴蝶,群集在花树之上,忽而又绕树穿花,方庆虽是武夫,也觉得神怡目夺。

再过些时,阳光已射入桃林,方庆眼睛又是一亮,忽见繁花如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少女,白色衣裙,衣袂飘飘,雅丽如仙,也不知从哪里来的!那少女向着阳光,弯腰伸手,做了几个动作,突然绕树而跑,越跑越疾,把方庆看得眼花缭乱,虽然身子局促在石隙之中,也好似要跟着她旋转似的。方庆正自感到晕眩,那少女忽然停下步来,缓缓行了一匝,突然身形一起,跳上一棵树梢,又从这一棵跳到另一棵,真是身如飞鸟,捷似灵猿。那少女在树上奔腾跳跃,满树桃花,竟无一朵落下!方庆看得矫舌难下,心道:“难道那少年所说的奇人,竟然就是这个少女?”

再看时,那少女又从树上跳下,长袖挥舞,翩翩如仙,过了此时,只见树枝簌簌抖动,似给春风吹拂一般,树上桃花,纷纷落下。少女一声长笑,双袖一卷,把落下的花朵,又卷入袖中。悠悠闲闲地倚着桃树,美目含笑,顾盼生姿!

方庆看得呆了,心中想道:“天下间竟有这样美艳的少女,桃花都给她比下去了。”过了一会,那一大群蝴蝶,适才被少女在枝头惊走的,又飞了回来,游戏花间。少女突然双袖一扬,无数桃花,纷纷自衣袖之中飞出,蝴蝶吱吱怪叫,落了一地。方庆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用桃花来做暗器,这真是旷古未闻!又为那群美丽的彩蝶可惜,心道:“花间扑蝶乃是韵事,把蝴蝶弄死,这却未免太煞风景了!”

转瞬之间,那些落地的蝴蝶又展翅飞起,只听那少女笑道:“蝶儿呵,累你们受惊了,我也不再打搅你们啦!”缓缓步入花树丛中,进入了桃林后面的小屋。

《萍踪侠影录》 第一回 弹指断弦 强人劫军饷 飞花扑蝶 玉女显神通

古城如画,景色还似当年,云蕾的影子,已像当年的浅笑轻颦,不住的在眼前摇晃,张丹枫禁不住低低的叹了一声:“小兄弟,一切都太迟了!”

忽听得一声娇笑,张丹枫的耳边就似听得云蕾说道:“谁说太迟?你怎么不等我呵?”张丹枫回头一望,只见一匹枣红马上,骑的正是云蕾,浅笑盈盈,还是当年模样。

这是梦境,还是真人?张丹枫又惊又喜,只见云蕾策马行来,低眉一笑,招手道:“傻哥哥,你不认识我么?”呀,这竟然不是梦境!张丹枫大喜若狂,叫道:“小兄弟,真的是你来了?真的还不太迟?”云蕾道:“什么迟不迟呵?你不是说过任凭路途如何遥远,总会赶到的么?你看看,不但我赶了来,他们也赶来了!”

张丹枫抬头一看,只见云蕾的父亲云澄也在马背上含笑看着他们,面上虽然仍有刀痕,但却是一派慈祥,毫无怨毒的神色了,他勒住了马,一跃而下,矫健非常,原来他的跛脚已经被云重用张丹枫所教的法子医好了。经过了那场事变之后,他的冤气已消,又从儿女口中知道张丹枫的苦心,连他的残废也是张丹枫预先安排,假手云重医好的,上一代的事情,上一代已经了结,还有什么好说呢?

云澄后面还有几匹坐骑,那是云重和他的母亲,澹台灭明和他的妹妹,一齐看着他们,微微含笑。澹台镜明策马上前两步,与云重同行,扬鞭笑道:“丹枫,快活林已布置一新,园林更美,你还不进城么?”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云蕾盈盈一笑,种种恩仇,般般情爱,都尽溶在这一笑之中。正是:

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赶上江南春未杳,春色花容相照。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调寄《清平乐》(全书完)

《萍踪侠影录》第三十一回 剑气如虹 廿年真梦幻 柔情似水 一笑解恩仇

云蕾是一个汉蒙混血儿,祖籍河南开封,母亲是蒙古人,具备了江南芝兰百合之秀。汉蒙混血的结果居然出了一个纯粹的江南美女。父亲是个饱读诗书的秀才。她幼受熏陶,略解词章,冰雪聪明。母亲赋予了她蒙古女人特有的温柔、仁慈和坚韧的品质;川西北小寒山如同仙境,与世隔绝的幽谷生涯,赋予了她空谷幽兰的如仙气质。是一个秀外慧中,外柔内刚的绝代美女。

1.云蕾之善

文中周健有一句话说她从川西北至雁门关一路上打退好几路强人,这个"打退"二字,可是有讲究的,想那强人屡屡侵犯一个孤身女子,劫财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只能是见色起心,而且还是几路.用"打退"两字,看来云蕾并未痛下杀手,只是小示惩戒,驱散了事.既彰其美,又显其善。书中第一回至第四回着力描述其心地之仁慈和纯真,即使是与张丹枫联剑对敌时,也只是极力描绘双剑之威,两人身法之美妙而已.末了用一句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来收场。

2.云蕾之纯

她幽居空谷,不知情为何物,天真无邪到一个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小兄弟,难道你也有世俗之见吗"立即泯灭了男女之防。

3.云蕾之真

她不曾欺骗过一个人,不管是对谁,她都是以诚相待,真心示人。有人说她,在对张丹枫的感情上不够主动,态度不够积极,其实这也是因为她太真了,不到柳暗花明,她是给不起这个承诺的,所以她只能选择回避.以她的真她是不可能一边与张丹枫柔情蜜意,一边与亲人虚与委蛇的。

4.明辨是非

当张丹枫说要报仇争夺天下时,她首先想到的是百姓遭殃,生灵涂炭.若张为了报仇,勾结胡兵入侵,她亦容他不得,她可没有因为情感弃大义于不顾.

5.为国为民

她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冒险入京华,万里同行,雪域冰川冲霜冒雪,纵横驰骋.经历了多少惊涛恶浪,艰难险阻。她的所作所为,她的一切一切决不仅仅是一个除暴安良的江湖女侠.而真正配称英雄豪杰。

她视金钱如无物,张丹枫是视如粪土,她和张丹枫一样都是真正的大道无形,大音希声。她是足以与张丹枫交相辉映的人物。

穿花绕树的白衣少女,就那样美目顾盼、悠悠闲闲的走了出来,满树的桃花,飞扬的蝴蝶,雅丽如仙的倩影,对着疏疏落落的阳光,洒下一串风中飘铃的笑声:“蝶儿啊,今天累了你们了。”一霎时,心中只余纯粹的悸动,物我两忘。年少的心中,觉得那就是最美的瞬间,可惜不属于自己所居的世界。随着蕾蕾的脚步,一剑单身,踏上千里寻亲的征尘,然后,就是那个诡异而命定的邂逅。胸怀天下的少年侠士,重回故国,一切都是那般的熟悉而又陌生。只因为脚下的斜阳古道,通向梦中的江南,那里,是自己初识人事,孤傲愁苦的父亲就一遍遍告诫的家园。这个从未踏足的精神栖息地,真的会展开双臂欢迎迢迢来归的游子么?何况,这个游子心中揣着的,是风云、是天下、是争霸!长歌当哭,亦狂亦侠的豪迈掩饰着一份不安,一份渴盼。人间不系舟,天涯笑傲寒暑,强者的孤独,谁怜?谁赏?谁与共?许是三生有缘,酒楼初逢,见识了她的纯真善良;旧庙拔刀,原来她是如此侠骨柔肠;林中同醉,一梦无今古,就算冠盖满京华,有你与我共语高歌,就再不会自怜幽独,斯人独憔悴。携手抗敌,双剑合璧,随意挥洒,皆是天衣无缝,不是前生有约,焉得如此默契?摇曳的烛光下,那个人儿巧笑顾盼,听自己讲诉往日云烟,悠然神往与昔日豪情,悲欢兴亡。自己的雄心壮志,也溶于那低眉浅笑的婉转,待得涛平波静日,与君同上集贤台,该是何等的意得志满?

偏偏造化弄人!家仇,羊皮书压着的家仇,日日夜夜,提醒着那个人之间隔着的是爷爷的怨怼、父亲的孤老异乡,母亲和兄长的音讯杳然。花季少女,情窦初开,没有那个勇气为了你放弃一切的恩怨,何况她纯净的心田中,也想不到与你化解的借口,只有一次次远远逃开,相见争如不见,多情总似无情,爱恨纠缠着不知所措的一次次相聚的欲语又止。直到,来到了文物之乡,水秀江南,长歌消侠气,一画卷山河,兄妹重逢的喜悦、莫名所以的哀怨,消解在了世上最亲最近的那两人相互一礼之上。悄悄一笑,水上行舟,同赴国难,千里之程不长,一日相守不短,只要可以两心如一,总不会再有落寞的遗憾,伴着终生不得开颜吧?

烽烟处处,难以讨得浮生半日闲,重回塞外,昔日的大漠风云又上心头。雁门关外,那个哭叫着找妈妈的小姑娘已长大成人,内心的阴影漫问这十年的荆棘,很多事,可以故作不见,但逃得过一时,逃不过一世。就那么,回眸一笑,头上的素纱飞起,似喜似嗔:“傻哥哥又说傻话!”是傻话么?还是一念痴迷?今生只盼与你共赏月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夕,这是心底的执念,就算是傻子的一枕黄粱,我也情愿流连其中,只为情痴只为真,有你的人生才有真实。所以,一场豪醉,两世情痴,情孽纠缠本就是无可理喻,问天不应,问地不语,只因为天地先就无情,何如问自己?只要心地无悔,衣带渐宽,辛苦么?可以换回此生无憾!

仔细想来,只觉得这份坚持还真的是无可理喻,不知道张丹枫对蕾蕾的一见钟情,是倾慕,还是怜惜,亦或是他乡遇故知,茫茫征途中,遇到一个对自己毫不设防的朋友,是相当的弥足珍贵的啊。张丹枫胸有丘壑,还真的有一份掌控全局的洒脱,一骑白马,天下任我纵横,当是他对自我的认可,可是,绝顶高手会有寂寞,即便此时的张丹枫,还是赤子情怀,放眼江湖,自己的身影也是不溶于其中的异客。所以,对着周山民的排斥,云重的敌视,蕾蕾的态度其实是他证明自己的一棵救命草,她的一颦一笑,没有矫饰,她的拒绝、牵挂,可以告诉自己在这个内心依恋的家园,是有自己一个立足之地的。“我死了变灰,也还是中国之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张丹枫起初的情愫只是一种轻松的解脱,在蕾蕾面前,他可以卸下所有的负累,像一个小孩子一般疗好内心的彷徨。我一直认为,张丹枫也有柔弱的一面,在上官天野的密室中,对着蕾蕾的画像抱怨:“我不让别人瞪着眼看你,你怎么还瞪着眼看我?”神志不清的他,这一刻是最真实的,他内心的恐慌固然是因为爱情的失去,只怕还有世上最相信我的人也不再理我,难道我注定是要寂寞终生的不甘。蕾蕾的挣扎相较于张丹枫的隐秘内心,却是那般的堪怜。记得看《东周列国》,一个女儿问自己的母亲,是父亲亲还是丈夫亲?这个问题,真的是一个悖论,谁亲谁疏,岂是靠理智能够分辨的?对着父母的遭遇,迁怒于张家是理所当然的本能,然而,在她内心深处,张丹枫又是最最可亲的一个人,有爷爷的严厉,又有母亲的关怀,是不是在她下意识里,张丹枫混合着双重角色,对于幼失亲养的蕾蕾来说,这就是一份安心,可以不做噩梦的依靠。

难得的是,这一切,在书里的笔触是那般的朦胧,却又纯净,一切显得水到渠成,自自然然。

可是,世上真有这般纯粹的情?不杂尘滓的爱?赶上江南春未杳,春色花容照,一笑泯恩仇,从此携手看斜阳,在弥留之际不要再留有遗憾,这样的人生,就算举步维艰,能博回自我的本真,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心灵契合,虽苦何怨?问题是,到底有几个人能够坚持到最后,或者有几人可以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放眼身边的烦扰人事,固定的规范会被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准则,我为我心,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吧?

节选自 羽灵 《梦里萍踪重叩问》

云蕾,当知道张丹枫是仇家之子,十多年对张家的仇恨,怀内深藏血书的驱使,使她不由自主地把剑刺向张丹枫。然而她最终没有下手,表明在她内心中无法将他当成敌人。而后几次的联手对敌,云蕾都不由自主地受张的引导。一切都表示,尽管血书要求杀尽张家子孙,但云蕾个人的主见还是极强。固有的好感始终让她在内心深处将张当成是亲近的人。如在山洞梦中向张求救,如劝说张丹枫不要为了一家一姓,害苦百姓。但要求云蕾在这个时候接纳张成为爱侣,是否现实?毕竟云蕾还是出身于古代的官宦之家,同时亲人所受到的苦痛是这么容易就跨过吗?内心中的傍徨、无助,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有的。而后,隔开哥哥与张丹枫的争斗,与哥哥相认的迟疑无不出自这内心。你能要求她有更好的选择吗?是什么?是毅然撕毁血书,投进张丹枫的怀中,这现实吗?张丹枫就喜欢吗?在太湖联剑对敌,携手运送军用地图,云蕾的内心基本已接纳了张丹枫,然而,她不能无视家人压力,哥哥的恳求,善良的她的不能让失散多年的哥哥受到伤害,而内心的阴影要驱赶更非一朝一夕,她只能感叹“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园缺,此事古难全”。带张去寻母亲,或许想要让母亲的善良、慈爱让自已多点勇气,但面对却是白发苍苍、成了残废的父亲,对爱人的爱是爱,难道对亲人的爱不是爱?难道为了自己的爱情可以抛弃已成了残废的父亲,何况父母所受的伤害确是由爱人的家人所造成的。这个时候,任谁又能甩开父母,走向爱人。这样做忍心吗?她除了甩开张丹枫,她还能做什么?柴门一关,她所受的痛苦并不在张丹枫之下?张丹枫差点疯了,但云蕾一进门晕了过去。之后更是形容憔悴,张丹枫得以尽情发泄,她却只有默默承受,相比之下,谁所受到的伤害更重更深?如果没有最后云澄的谅解,那么云蕾的一生离不开郁郁而终。但她除了这样,她更好的选择是什么?是不顾一切离家出走和张在一起吗?是背弃家人毅然地走向张身旁吗?这样做读者就真的喜欢吗?她真的应受到指责吗?

节选自 天山游龙《从云家再论武侠与人生》

《萍踪侠影录》第一女主人公,《散花女侠》主要配角之一,叶盈盈之弟子,云重之妹,散花女侠,本书第一女主人公。梁先生把一个小女子的形象刻化得淋漓尽致。纯洁而美丽,温柔而善良。爱情的刻化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节选自 金古温梁黄 《梁羽生笔下一百单八侠个人魅力指数英雄排座次》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