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赛拉

赛拉

成书于公元150 年的西方文献,托勒密著作的《地理志》中记载:有一位名叫梅斯(μαеs),又叫蒂蒂阿努斯 (Titiianus)的蒙奇兜讷人记录了从石塔(Lithinos Prygos)到Sera 城(东汉首都洛阳) 的路程。据托勒密说,正是"由于这次商业旅行(指梅斯商团的中国之行),西方人才了解了这条由石塔至Sera 的道路(指丝绸之路)。"

托勒密引用的材料来源于马林努斯(Marinus)的《地理学概论》,从时间上说,这次旅行必然发生在马林努斯写作《地理学概论》之时, 也即公元1到2世纪之交。而这一时间又恰好与《后汉纪》、《后汉书》上记载的蒙奇兜勒遣使来到东汉洛阳宫廷的时间一致。

成书于公元150 年的西方文献,托勒密著作的《地理志》中记载:有一位名叫梅斯(μαеs),又叫蒂蒂阿努斯 (Titiianus)的蒙奇兜讷人记录了从石塔(Lithinos Prygos)到Sera 城(东汉首都洛阳) 的路程。据托勒密说,正是"由于这次商业旅行(指梅斯商团的中国之行),西方人才了解了这条由石塔至Sera 的道路(指丝绸之路)。"

托勒密所引用的上述材料来源于马林努斯(Marinus)的《地理学概论》(大约成书于公元107-114 年之间),在马林努斯以前的作家(包括旅游甚广、勤于搜 集资料的斯特拉波、老普林尼等大地理学家)虽然知道在远东有一Seres 国, 但都不知道有西方人到过Seres,更不知道有一条通往Seres 国首都的陆路。 所以,从时间上说,这次旅行必然发生在马林努斯写作《地理学概论》之时, 也即一到二世纪之交。而这一时间又恰好与《后汉纪》、《后汉书》上记载 的蒙奇兜勒遣使来华的时间一致。

汉籍史料载罗马商团"于公元100年11月抵达洛阳。在洛阳宫廷受到汉和帝的接见。此事被东汉史官记录在册,后来又被范晔编入《后汉书和帝纪》。"这"是陆路经西域到达赛里斯首都赛拉(洛阳)的首批西方人","在洛阳,他们受到了东汉政府的热情款待,并赐予'金印紫绶'"。

从内容上讲,中西双方的记载又都非常吻合。它们都指出:到达洛阳的是"使者",他们来自安息条支之西,是由陆路经西域到达赛里斯首都赛拉(洛阳)的首批西方人。所有这些都表明:《地理学》上记载的马其顿 商人来华与《后汉纪》、《后汉书》上所记载的"西域蒙奇兜勒内附"是同 一回事。

公元前后两个世纪,欧亚大陆东西两端双峰并立的是强大的汉(西汉、东汉)帝国和罗马帝国。汉帝国(尤其是东汉帝国)对西域的经略和罗马帝国对地中海东部的扩张,造成两大帝国"鸡犬相闻"之势,推动了两大帝国间向对方的探索。

《后汉书西域传》概述汉代经营西域的成就:"汉世张骞怀致远之略,班超奉封侯之志,终能立功西遐,羁服外域。自兵威之所肃服,财赂之所怀诱,莫不献方奇,纳爰质,露顶肘行,东向而朝天子。故设戊己之官,分任其事;建都护之帅,总领其权。先驯则赏金而赐龟绶,后服则系头颡而衅北阙。立屯田于膏腴之野,列邮置于要害之路。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日;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

中国文献中的描述并非虚词,古希腊罗马的记载可为佐证。公元二世纪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在著作《地理志》中根据另一位地理学家推罗的马林努斯(Marinus)著作的一个片段提到,一位以经商为业的马其顿人梅斯提提阿努斯(Maes Titianus)曾记载从幼发拉底河到位于中亚某地的石塔的路程;梅斯本人未到过赛里斯国(Seres),但他派自己手下一批人到过那里。

据史书记载,公元100年罗马商团到达过中国洛阳:

《后汉书西域传》:"和帝永元六年,班超复击破焉耆,于是五十余国悉纳质内属。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西海,四万余里,皆重译贡献。(永元)九年班超遣掾甘英穷临西海而还,皆前世所不至,山经所未详……于是远国蒙奇、兜勒皆来归服,遣使贡献。" 《后汉书和殇帝纪》:"永元十二年,冬十一月,西域蒙奇、兜勒二国遣使内附,赐其王金印紫绶。"

后汉纪和帝纪》:"永元十二年……,西域蒙奇、兜勒二国遣使内属。"

罗马商团"于100年11月抵达洛阳。在洛阳宫廷受到汉和帝的接见,赐予'金印紫绶'。此事件被东汉史官记录在册,后来也被范晔编入《后汉书和帝纪》。"这"是陆路经丝绸之路到达赛里斯首都赛拉(洛阳)的首批西方人","在洛阳,他们受到了东汉政府的热情款待"。外国学者中也有人持相似的见解,如日本学者长泽和俊认为,"蒙奇、兜勒两国的入朝是在永元十二年冬十一月,历来新的远国的入朝,一般都有中国的使节伴随,那么大概在永元九年出发的甘英,于永元十二年春夏回到西域都护身边,而两国使节则继续东进,于同年十一月,到达了洛阳。"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