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郦善长

郦善长

郦道元(466或472-527)字善长,北魏范阳(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出生于官宦世家。他的父亲郦范年少有为,在太武帝时期,给事东宫,后来以他优秀的战略眼光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军师,曾经做过平东将军和青州刺史。郦道元也先后在平城(北魏首都,今山西省大同市)和洛阳(公元493年北魏首都南迁到这里)担任过骑都尉,御史中尉和北中郎将等中央官史,并且多次出任地方官,做过冀州(今河北省冀县)长史,鲁阳郡(今河南省鲁山县)太守,东荆州(今河南省唐河县)刺史,河南(今洛阳)尹等职务。

名:郦道元

字:善长

国籍:中国(北魏

民族:汉族

出生地:范阳郡(河北省涿州市)

出生日期:约公元470年

逝世日期:公元527年

职业:科学研究,著书立说,居官从政。

主要成就:奠定地理水文等学科研究基础。

代表作品:《水经注》等

郦道元前半生,北魏正是鼎盛时期,公元439年,北魏太武帝统一北方之后,经过献文,文成等诸多帝王的励精图治,至后来的北魏孝文帝的积极改革,北魏国力日渐强盛。郦道元也跟随孝文帝等人致力于统一大愿的实现。然而,在孝文帝死后,北魏从500年开始,国内矛盾又开始高涨起来,逐渐走下坡路,至527年,六镇叛乱,四方叛乱揭竿而起。在国家正值多事之秋的时候,郦道元慷慨殉国。长空孤雁鸣,秦山鸟悲歌,在流星闪过之时,一代英豪就此陨落。

郦道元在做官期间,“执法清刻”,“素有严猛之称”。颇遭豪强和皇族忌恨。北魏孝昌三年(公元527年),郦道元在奉命赴任关右大使的路上,雍州刺史萧宝夤受汝南王元悦怂恿派人把郦道一行围困在阴盘驿亭(在今陕西省临潼县东)。亭在冈上,没有水吃,凿井十几丈,仍不得水,最后力尽,和他的弟弟道峻以及两个儿子一同被杀害。

郦道元从少年时代起就爱好游览。他跟随父亲在青州时候,曾经和友人游遍山东。做官以后,到过许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游览当地名胜古迹,留心勘察水流地势,探溯源头,并且在余暇时间阅读了大量地理方面的著作,逐渐积累了丰富的地理学知识。他一生对我国的自然、地理作了大量的调查、考证和研究工作,并且撰写了地理巨著《水经注》,为我国古代的地理科学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郦道元(466或472527),少年时代就喜爱游览。后来他做了官,就到各地游历,每到一地除参观名胜古迹外,还用心勘察水流地势,了解沿岸地理、地貌、土壤、气候,人民的生产生活,地域的变迁等。他发现古代的地理书《水经》,虽然对大小河流的来龙去脉缺乏准确记载,但由于时代更替,城邑兴衰,有些河流改道,名称也变了,但书上却未加以补充和说明。郦道元于是亲自给《水经》作注。

为了写《水经注》,他阅读有关书籍达400多种,查阅了所有地图,研究了大量文物资料,还亲自到实地考察,核实书上的记载。《水经》原来记载的大小河流有137条,1万多字,经过郦道元注释以后,大小河流增加到1252条,共30多万字,比原著增加20倍。书中记述了各条河流的发源与流向,各流域的自然地理和经济地理状况,以及火山、温泉、水利工程等。这部书文字优美生动,也可以说是一部文学著作。由于《水经注》在中国科学文化发展史上的巨大价值,历代许多学者专门对它进行研究,形成一门“郦学”。

郦道元,字善长,我国古代的地理学家,散文家,初袭爵永宁侯,例降为伯。御史中尉李彪以道元执法清刻,自太傅掾引为书侍御史。彪为仆射李冲所奏,道元以属官坐免。景明中,为冀州镇东府长史。刺史于劲,顺皇后父也。西讨关中,亦不至州,道元行事三年。为政严酷,吏人畏之,奸盗逃于他境。后试守鲁阳郡,道元表立黉序,崇劝学教。诏曰:“鲁阳本以蛮人,不立大学。今可听之,以成良守文翁之化。”道元在郡,山蛮伏其威名,不敢为寇。延昌中,为东荆州刺史,威猛为政,如在冀州。蛮人指阙讼其刻峻,请前刺史寇祖礼。及以遣戍兵七十人送道元还京,二人并坐免官。

后为河南尹。明帝以沃野、怀朔、薄骨律、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御夷诸镇并改为州,其郡、县、戍名,令准古城邑。诏道元持节兼黄门侍郎,驰驿与大都督李崇筹宜置立,裁减去留。会诸镇叛,不果而还。

孝昌初,梁遣将攻扬州,刺史元法僧又于彭城反叛。诏道元持节,兼侍中、摄行台尚书,节度诸军,依仆射李平故事。梁军至涡阳,败退。道元追讨,多有斩获。

后除御史中尉。道元素有严猛之称,权豪始颇惮之。而不能有所纠正,声望更损。司州牧、汝南王悦嬖近左右丘念,常与卧起。及选州官,多由于念。念常匿悦第,时还其家,道元密访知,收念付狱。悦启灵太后,请全念身,有敕赦之。道元遂尽其命,因以劾悦。

时雍州刺史萧宝反状稍露,侍中、城阳王徽素忌道元,因讽朝廷,遣为关右大使。宝虑道元图己,遣其行台郎中郭子帙围道元于阴盘驿亭。亭在冈上,常食冈下之井。既被围,穿井十余丈不得水。水尽力屈,贼遂逾墙而入。道元与其弟道(阙)二子俱被害。道元目叱贼,厉声而死。宝犹遣敛其父子,殡于长安城东。事平,丧还,赠吏部尚书、冀州刺史、安定县男。

道元好学,历览奇书,撰注《水经》四十卷,《本志》十三篇。又为《七聘》及诸文皆行于世。然兄弟不能笃睦,又多嫌忌,时论薄之。

当你在电视屏幕上看到夏威夷火山喷发的壮观景象:那高达数百米似喷泉喷射而出的岩浆,使晴朗的天空为之变色;那由岩浆汇聚而成的赤热的河流,所到之处,土壤、岩石为之熔化,花草树木顷刻间化为灰烬……你可曾想到,在1500年前,我国山西省大同市的西南也有火山,火山口深不见底,热气上冲,常常发出像细微的雷鸣般的声响。现在大同附近的火山早已停止喷发了。关于大同火山当对喷发的情况,是在我国古代地理学名著《水经注》中看到的,这部书的作者是我国古代杰出的地理学家郦道元。

郦道元,字善长,范阳涿鹿 (今河北省涿县)人,大约出生在公元466年或公元472年。他和他的父亲都在南北朝时期的北魏政权中做过官。他的父亲做过山东青州刺史,他自己也先后在北魏首都平城 (今山西大同)和洛阳(公元493年北魏迁都洛阳)做过中央官吏,在冀州 (今河北冀县)、鲁阳(今河南鲁山县)、东荆州(今河南唐河县)做过地方官。据史书记载,郦道元为官素以严猛著称。他在地方做官时,对于地方的治安和文教事业做了许多好事,很有成绩。他执法很严,官吏都怕他,不敢为非作歹,盗贼也都逃到其他地方去了。在中央政府做官时,他不畏避权势人物,敢于揭露他们干的坏事,因而不少权势人物都憎恨他。公元527年,雍州 (今陕西西安一带)刺史肖宝夤企图反对北魏政权,憎恨郦道元的人为了达到除掉他的目的,玩弄了借刀杀人的阴谋,故意怂恿北魏政权派郦道元去西安一带任关右大使。肖宝夤果然怀疑郦道元是要去与他作对,于是派部下半路劫杀。当郦道元赴任行至阴盘驿亭 (今陕西临潼县东)时,受到肖部的围困。建在山冈上,而食用的水井在山冈下,被围困后吃水断绝。郦道元一行虽然在山冈上打井,寻找水源,但打井十几丈深,仍然没有水,最后水尽力穷,郦道元和他的一个弟弟、两个儿子同时被杀害。临死的时候,郦道元还怒目厉声呵斥叛贼,表现了至死不屈的精神。

《水经注》

《水经》一书写于三国时期,是一部专门研究河流水道的书籍,共记述全国主要河流一百三十七条。原文一万多字,文字相当简略,没有把水道的来龙去脉和详细情况说清楚。郦道元认为,应该在对现有地理情况的考察的基础上,印证古籍,然后把经常变化的地理面貌尽量详细、准确地记载下来。在这种思想指导下,郦道元决心为《水经》作注。

郦道元在给《水经》作注过程中,十分注重实地考察和调查研究,同时 还博览了大量前人著作,查看了不少精详细的地图。据统计,郦道元写《水经注》一共参阅了四百三十七种书籍。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郦道元终于完成了他的《水经注》这一名著。《水经注》共四十卷(原书宋朝已佚五卷,今本仍作四十卷,是经后人改编而成的),三十多万字,是当时一部空前的地理学巨著。它名义上是注释《水经》,实际上是在《水经》基础上的再创作。全书记述了一千二百五十二条河流,比原著增加了近千条,文字增加了二十多倍,内容比《水经》原著要丰富得多。

《水经注》在写作体例上,不同于《禹贡》和《汉书地理志》。它以水道为纲,详细记述各地的地理概况,开创了古代综合地理著作的一种新形式。《水经注》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从地域上讲,郦道元虽然生活在南北朝对峙时期,但是他并没有把眼光仅限于北魏所统治的一隅,而是抓住河流水道这一自然现象,对全国地理情况作了详细记载。不仅是这样,书中还谈到了一些外国河流,说明作者对于国外地理也是注意的。从内容上讲,书中不仅详述了每条河流的水文情况,而且把每条河流流域内的其他自然现象如地质、地貌、地壤、气候、物产民俗、城邑兴衰、历史古迹以及神话传说等综合起来,做了全面描述。因此《水经注》是六世纪前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的综合性地理著述。对于研究我国古代历史和地理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水经注》不仅是一部具有重大科学价值的地理巨著,而且也是一部颇具特色的山水游记。郦道元以饱满的热情,浑厚的文笔,精美的语言,形象、生动地描述了祖国的壮丽山川,表现了他对祖国的热爱和赞美。郦道元一生著述很多,除《水经注》外,还有《本志》十三篇以及《七聘》等著作,但是,流传下来只有《水经注》一种。

郦道元在少年时代,就对地理考察有浓厚的兴趣。十几岁时,他随父亲到山东,经常与朋友一起到有山水的地方游览,观察水流的情景。当时,他们游历过临朐县的熏冶泉水,又观看了石井的瀑布。瀑布奔泻而下的水流,激起了滚滚波浪和飞溅的水花,那铿锵有力的巨大音响,在川谷间回荡。这美丽壮观的景色,使郦道元大为陶醉。后来,他在山西、河南、河北做官,经常乘工作之便和公余之暇,留意进行实地的地理考察和调查。凡是他走到的地方,他都尽力搜集当地有关的地理著作和地图,并根据图籍提供的情况,考查各地河流干道和支流的分布,以及河流流经地区的地理风貌。他或跋涉郊野,寻访古迹,追溯河流的源头;或走访乡老,采集民间歌谣、谚语、方言和传说,然后把自己的见闻,详细地记录下来。日积月累,他掌握了许多有关各地地理情况的原始资料。

同时,郦道元爱好读书,并以此闻名于世。在日常生活中,书籍是他不可分离的伴侣。他一生中读过许多书,尤其是有关地理记述的书籍,他几乎都读遍。他读书非常严肃、认真,对书中的记载力求弄懂、弄通,对各书中记述同一地方而有出入的问题,更是着意探究其原因。大量地读书,使他具有渊博的学识,成为当时有名的学者。他写了不少著作,都流行于世,可惜后来大都佚亡了。

通过实地的考察和对地理书籍的研究,郦道元深切感到前人的地理著作,包括《山海经》、《禹贡》、《汉书地理志》以及大量的地方性著作,所记载的地理情况都过于简略。三国时有人写了《水经》一书,虽然略具纲领,但却只记河流,不记河流流经地区的地理情况,而且河流的记述也过于简单,并有许多遗漏。更何况地理情况不是固定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地理情况也不断发生变化。例如,河流会改道,地名有变更、城镇村落有兴衰等等,特别是人们的劳动会不断改变地面的风貌。因此历史上的地理著作,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了。郦道元决心动手写一部书,以反映当时的地理面貌和历史变迁的情况。

在著书的过程中,郦道元选取了《水经》一书作为蓝本,采取了为《水经》作注的形式,因此取书名为《水经注》。但是,他并不是图省力,走捷径,简单地为 《水经》作注释,跟着《水经》一书的记述走,《水经》记什么,他就注什么,而是很花了一番功夫和气力。《水经》一书记载的河流仅137条,文字总共只有一万多字。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补充了许多河流,数量比《水经》增加了近10倍,达1252条,其中有些还是独立流入大海的重要河流。《水经注》共计40卷,约30万字。仅从这些就可以看到,郦道元的《水经注》是一部内容远远超过《水经》一书的再创作,书中凝聚着郦道元大量的辛勤劳动,是他多年心血的结晶。

郦道元生活的年代,正值我国南北分立对峙的南北朝时期,北方为北魏政权,南方先后为宋、齐、梁政权。郦道元虽然只是活动在北魏政权统治的地区之内,其范围大约相当于现在的秦岭和淮河以北的地区,但他的著作并没有受政权和地域的限制,他的视野远远地超出了北魏政权统治的范围,反映了他盼望祖国早日实现统一的心情。在《水经注》中,郦道元所记述的内容包括了全国各地的地理情况,还记述了一些国外的地理情况,其涉及地域东北至朝鲜的坝水(今大同江),南到扶南(今越南和柬埔寨),西南到印度新头河 (今印度河),西至安息(今伊朗)、西海(今苏联咸海),北到流沙 (今蒙古沙漠)。可以说,《水经注》是北魏以前中国及其周围地区的地理学的总结。

郦道元在写《水经注》时,突破了《水经》只记河流的局限。他以河流为纲,详细地记述了河流流经区域的地理情况,包括山脉、土地、物产、城市的位置和沿革、村落的兴衰、水利工程、历史遗迹等古今情况,并且具有明确的地理方位和距离的观念。像这样写作严谨、内容丰富的地理著作,在当时的中国,以至世界上都是无与伦比的。

从 《水经注》中我们可以看到,郦道元以其饱满的笔触,为我们展现了一千四五百年前中国的地理面貌,使人们读后可以对各地的地理状态及其历史变迁有较清晰的了解。例如从关于北京地区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知道当时北京城的城址、近郊的历史遗迹、河流以及湖泊的分布等,还可以了解到北京地区人们早期进行的一些大规模改变自然环境的活动,像拦河堰的修筑、天然河流的导引和人工渠道的开凿等。这是我们现在所能得到的关于北京地区最早的地理资料,也是我们研究北京地区历史地理变迁的一个重要地点。这些资料对于我们今天仍然是非常有用的。科学和经验告诉我们,地理情况是随着自然条件的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加强而不断发生变化的。我们要真正了解和深刻认识今天的地理情况,单靠对现在的地理状态的研究是不够的,还必须深入了解地理情况的变化过程及其原因,以认识和掌握它的发展规律,为今天的建设事业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水经注》在今天仍然具有生命力,是我们不可多得的珍贵的历史地理文献。

《水经注》中的内容,除郦道元亲身考察所得到的资料外,还引用了大量的历史文献和资料,其中引用前人的著作达437种之多,还有不少汉、魏时代的碑刻材料。这些书籍和碑刻,后来在历史的变迁中大都已经散佚了,幸而有郦道元的引用转录,才尚存一斑,使我们能够知道这些书籍和碑刻的部分内容。这又是我们研究我国文明发展历史的极其宝贵的资料。

《水经注》是 我国第一部完整记录华夏河流山川地貌的书。这部在历史上被称为“圣经贤传”、“宇宙未有之奇书”的作者郦道元,是北朝北魏(386-534)时范阳郡涿县人,涿州城南的道元村有郦道元故居。

《水经注》使其作者郦道元成为山水游记文学的鼻祖。唐宋诗人陆龟蒙、苏东坡都有阅读《水经注》的嗜好。清初学者张岱说:“古人记山水,太上郦道元,其次柳子厚,近则袁中郎。”称郦道元是山水游记文学的巨擘,世人所公认。

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记述了全国1252条河流及其流经区域的地理情况、建制沿革、历史事件及民间传说,为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提供了丰富的研究资料。古今中外对《水经注》的研究形成了专门的学问-郦学。原德国柏林大学校长、国际地理学会会长李希霍芬(1833-1905)称郦道元《水经注》是“世界地理学的先导”;东南亚学者认为郦道元是“中世纪世界上最伟大的地理学家”。正如毛泽东所说:“《水经注》作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

郦道元为北魏范阳郡涿县人。故里在涿州市东道元村。道元,字善长,北魏平东将军、青州刺史、永宁候郦范之子,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文学家。郦道元一生好学不倦,从政之暇,著述不止,著成《水经注》40卷,为地理名著。后人对《水经注》研究有许多著述,被称为"郦学"。近时国外许多学者对"郦学"大量研究,日本甚至在大学内开有"郦学"课。郦道元的文风对后世,特别对柳宗元等人山水游记写景手法有着一定的影响。

此外,《水经注》一部分曾经被录入中学课文。

关于水经注

●卷一

○河水一

昆仑墟在西北,(赵改墟作虚,下同。戴亦改下《山海经》文作虚。守敬按:

言河源者当以《汉书西域传》为不刊之典,以今日与图证之,若重规叠矩,作

《水经》者惟但言葱岭、于阗未明,言昆仑不能知昆仑所在。又见《史记大宛

传赞》云,恶睹所谓昆仑,《汉书张骞传赞》亦云尔。)遂以昆仑置于葱岭之

西,郦氏又博采传记以符合之,遂与《经》文同为悠谬。会贞按:《一统志》,

西藏有冈底斯山,在阿里之达克喇城东北三百一里,此处为天下之脊,众山之脉

皆由此起,乃释氏《西域记》所谓阿耨达山即昆仑也。又齐召南《水道提纲》,

巴颜喀喇山即古昆仑山,其脉西自金沙江源犁石山,蜿蜒东来,结为此山。山石

黑色,蒙古渭富贵为巴颜,黑为喀喇,即唐刘光鼎谓之紫山者,亦名枯尔坤,即

昆仑之转音。戴震《水地记》,自山东北至西宁府界千四百余里。《尔雅》,河

出昆仑虚,不曰山。察其地势,山脉自紫山西连犁石山,又南迤西连,接恒水所

出山。今番语冈底度斯者,译言群山水根也。置西宁府边外五千五百余里,绵亘

二千里,皆古昆仑虚也。)

三成为昆仑丘。(赵云:见《尔雅释丘》。赵琦美据《河水》四《注》,

三成上增山字,非也。守敬按:赵说是,而赵本有山字,适相违反,当是刊刻者

妄加。王校本乃改赵说曰,赵琦美据《尔雅》,三成上补山字,以符合之,冤矣。

郭璞《注》,成犹重也。昆仑山三重,故以名云。是《尔雅》因昆仑有三重,取

以名三成之山。郦氏据《尔雅》释昆仑,则正坐实昆仑丘之三成,盖《山海经》

亦释昆仑山为昆仑丘也。)《昆仑记》曰:(朱记作说,全、赵、戴同。守敬按:

《昆仑说》未闻。《尔雅》疏引《昆仑山记》,昆仑山一名昆丘,三重,与此文

称昆仑之山三级合。则昆仑说为《昆仑记》之误,今订。)昆仑之山三级,下曰

樊桐,(守敬按:樊桐见《淮南子》,后文引之,一名板桐;(朱桐作松,《笺》

引《广雅》板桐及嵇康《游仙诗》结友家板桐,云:未闻板松,疑或字误。守敬

按:《楚辞哀时命》称板桐,则松当作桐无疑。赵、戴改桐,全仍作松,失之。

孙星衍曰,樊亦扳字。按:攀、扳同,则樊当攀之省,板当扳之误也。)二曰玄

圃,守敬按:《山海经》。作平圃,《穆天子传》作县圃,郭璞注《山海经》引

《传》作县圃,又引作玄圃。玄、平形近错出,玄、县音同通用。)一名阆风;

(守敬按:《楚辞离骚》云,登阆风而纟?马。)上曰层城,(朱层作增,赵、

戴改。守敬按:《大典》本、黄本并作层,知原是层字。层与增同。《淮南坠

形训》,昆仑虚中有增城九层。又云,县圃、凉风、樊桐,在昆仑阊阖之中。则

后文引之不数增城。《广雅》,昆仑墟有三山,阆风、板桐、玄圃,皆分玄圃、

阆风为二,亦不数增城,并与此异。而《十洲记》言昆仑三角,一名阆风巅,一

名玄圃台,一名昆仑宫。后文又引之,则又异。)一名天庭,是谓太帝之居。

(戴改谓作为。守敬按:《淮南子》有是谓太帝之居语,后文引之。高诱云,太

帝,天帝也。)

去嵩高五万里,(守敬按:此沿《禹本纪》之误,古时中外未通,传闻异辞,

转相传会,荒诞不经。于是《禹本纪》言昆仑有去嵩高五万里之说,而《水经》

以为据,郦氏亦深信不疑。观本卷后文,考东方朔之言及《经》五万里之说,难

言康泰、浮备调之是。下卷《异物志》曰,葱岭之水,分流东西,西入大海,东

为河源,非原脱此字。《禹纪》所云昆仑,张骞使大夏而穷河源,谓极于此而不

达于昆仑,其明徵也。是《禹本纪》一误《水经》再误,郦氏三误矣。推其致误

之由,乃限于地,并限于时耳。今按图以索,相去不过万里,无稽之言,存而不

论可也。)地之中也。

《禹本纪》与此同。(会贞按:《史记大宛传赞》称《禹本纪》。梁玉绳

《史记志疑》曰,《困学纪闻》云,《三礼义宗》引《禹受地记》,王逸注《离

骚》引《禹大传》,岂即太史公所谓《禹本纪》者欤?余因考郭璞《山海经》注,

亦引《禹大传》,《汉艺文志》有《大A0》三十七篇。师古曰,A0,古禹

字。《列子汤问》篇引《大禹》,疑皆一书而异其篇目耳。守敬按:《山海经》。

郭《注》,去嵩高五万里,盖天地之中也,见《禹本纪》。当郦氏时,《禹本纪》

未必存,盖据郭书。又按《初学记》五引《河图括地象》曰,昆仑者,地之中也。

《水经》从《禹本纪》而省作地之中,盖参以《河图》说欤?)高诱称,河出昆

山,伏流地中万三千里,禹导而通之,出积石山。(会贞按:诱是涿人,见《易

水》篇。《隋志》《淮南子》二十一卷,高诱《注》。此《淮南?形训》注文。

今本《注》,昆山作昆仑,积石详本篇二卷。)按《山海经》,自昆仑至积石一

千(戴删一字。会贞按:黄本有一字,各本同,戴乃臆改。以后凡首称一千、或

一百、或一十者,戴并删一字。其武断实甚,特揭于此,后不复出。)七百四十

里,(守敬按:此郦氏就《西次三经》总计之文。即今本《山海经》历数之,凡

二千一百里。然《续博物志》三引《山海经》,与《注》同。《释迦方志》引书

云云亦同。则此无讹文,当是今本《山海经》所叙里数有误字。)自积石出陇西

郡至洛,准地志可五千余里。(守敬按:后魏陇西郡治襄武,在积石之东。言至

洛者,洛阳为当时都城,嵩高即在其东南也。准地志句,郦氏据典籍约计之辞。

按《续汉志》,陇西郡在洛阳西南二千二百二十里。后汉郡治狄道,在襄武西北

百余里。稽《图》,魏陇西郡西去积石约千余里。合观之,是自积石至洛不过三

千余里,此五千当三千之误。)又按《穆天子传》,天子自昆仑山入于宗周,

(朱昆下有仑字。赵同,戴无。守敬按:《大典》本、黄本并无仑字,《穆天子

传》中,昆仑凡六见,无单称昆山者,然注上引高说,变称昆山,此盖亦变称之

非,必脱仑字也。《传》记穆王至昆仑事,在卷一二,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云

云,在卷四,比郦氏隐括《传》文,谓自昆仑入于宗周也。)乃里西土之数。

(守敬按:郭璞《注》,里,谓计其道里也。)自宗周?水以西,北至于河宗之

邦,(全以北字属上,云:据本传则羡文也,依沈炳巽本删。赵、戴删同。守敬

按:本传无北字,盖脱。《传》下文称南至于某处,北至于某处,可证。故洪颐

煊据此《注》以补《传》,不当删。《史记赵世家正义》,河宗在龙门河之

上流,岚、胜二州之地也。)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阳纡西至河首,四千

里,(守敬按:《穆天子传》,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郦氏就传合

并言之。)合七千四百里。(守敬按:此句郦氏总计语。)《外国图》(守敬按:

《后汉书东夷传》注、《文选郭璞〈游仙诗〉》注、《类聚》八十九、《通

典》边防门,并引《外国图》。《寰宇记四夷部》屡引《外国图》,俱不言何

时人撰。《史记始皇本纪正义》称吴人《外国图》,此《外国图》称大晋,

则为晋人之书,是《外国图》有二矣。观后文引《支僧载外国事》云,据,晋言

十里也。称晋与此条同,此岂《支僧载外国事》之图欤?)又云:从大晋国正西

七万里,得昆仑之墟,诸仙居之。(守敬按:《博物志》一引《河图括地象》,

圣人、仙人之所集。)数说不同。道阻且长,)朱阻作?,赵同,戴改。)经记

绵褫,(朱经作迳,《笺》曰:疑当作经记绵邈。赵改经云:按褫字不误。《易

讼卦》疏云,三见褫脱。盖褫有脱义,言纪记岁远褫脱耳。《巨洋水注》云,

遗文沿褫,其词例然也。戴改经同。)水陆路殊,径复不同,浅见末闻,非所详

究,不能不聊述闻见,以志差违也。(会贞按:以上博引诸书,释《经》去嵩高

五万里之说。如高诱说《及山海经》、《穆天子传》,则不及五万里,如《外国

图》则更过五万里,县殊实甚 勃氏曲为解说,谓经记绵褫,或等亥豕之讹,水

陆路殊,复有迂直之异,故存而不论,然亦由未确知昆仑所在,遂不敢质言之也。)

其高万一千里。守敬按:此《河图括地象》文,引见王逸《离骚》注及《博物志》

一。

《山海经》称,方八百里,高万仞。(守敬按:《海内西经》文。)郭景纯

以为自上二千五百余里。(守敬按:郭注《宛传》、《汉书张骞传赞》引《禹

本纪》文。)《淮南子》称,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赵据《淮南子》

校改二尺作三尺,戴改同。守敬按:《?形训》文,庄校《淮南子》作二尺,

《汉魏丛书》本及日本刻本并同。不知赵氏见何误本也。此引《山海经》注及

《淮南子》为《经》言昆仑之高作证证,而其说歧出,盖亦聊述闻见以志差违,

与上文同。)河水(全移出其东北陬五字于河水下相属,云此七字万无分作二句

之理,旧乃妄割《注》文分配。)

《春秋说题辞》曰:河之为言荷也。(守敬按:《广雅》,河,何也。何与

荷同。)荷精分布,怀阴引度也。(守敬按:《古微书》同。)《释名》曰:河,

下也,随地下处而通流也。(守敬按:《释水》文。)《考异邮》曰:河者,水

之气,四渎之精也,所以流化。(守敬按:《御览》六十一,《事类赋注》六引

《考异邮》同。)《元命苞》曰:五行始焉,万物之所由生,(守敬按:《初学

记》六引《元命苞》所作信,误。)元气之腠液也。(守敬按:《文选郭景纯

〈江赋〉》注引《元命苞》,腠作凑,《古微书》作津。)《管子》曰:水者,

地之血气,如筋脉之通流者,朱无如字,越同,戴增。守敬按:原书有如字。)

故曰,水具财也。(朱具上有其字,赵同,戴删。按原书无其字,财作材。守敬

按:以上《水地》文。)而水最为大。(戴删而字,上增五害之属四字。)水有

大小,有远近,水出山而流入海者,命曰经水。引佗水(守敬按:原书引作别。)

入于大水及海者,命曰枝水。出于地沟守敬按:原书作出于他水沟)。流于大水

于海者,又命曰川水也。(守敬按:以上《度地》文。)《庄子》曰:秋水时

至,百川灌河,经流之大(守敬按:《秋水》文,经作泾,一作径,又或作淫。)

《孝经援神契》曰:河者,水之伯,上应天汉。(守敬按:《博物志》、《类聚》

八、《初学记》六、《御览》八、六十一、《事类赋注》六引《援神契》同。

《白帖》六引汉作河。)《新论》(守敬按:《后汉书桓谭传》,谭著书二十

九篇,号曰《新论》。《隋志》及新、旧《唐志》并作十七卷,已佚。)曰:四

渎之源,河最高而长,从高注下,水流激峻,故其流急。(守敬按:《类聚》九

引《新论》此条,末句作故为平地灾害。)徐干(守敬按:徐干,《魏志》附,

《王粲传》。)《齐都赋》曰:川渎则河洋洋,发源昆仑,九流分逝。(朱作游,

《笺》曰:《玉海》引此《赋》作逝。赵、戴改。会贞按:《大典》本、明抄本

并作逝。)北朝沧洲,惊波沛后,浮沫扬奔。(朱浮讹作望。全校改,戴、赵改

同。会贞按:《类聚》六十一节引《齐都赋》,有此前后四句,正作浮。)《风

俗通》曰:江、河、淮、济为四渎。(朱河字在淮字下,赵同。戴乙。会贞按:

《风俗通》引《尚书大传》、《礼三正记》,以江、河、淮、济为四渎,与

《尔雅》合。此《注》盖传钞倒错,戴乙是也。)渎,通也,所以通中国垢浊。

(守敬按:《山泽》文。)《白虎通》曰:其德著大,故称渎。(会贞按:《巡

狩》文。德作功,《尔雅》疏引亦作功。)《释名》曰:渎,独也,各独出其所

而入海。(会贞按:亦《释水》文。即《尔雅》所云,四渎者,发源注海者也。)

出其东北陬,(孙星衍曰:《说文》,陬,隅也。董佑诚曰:此河水自蒲昌

海伏流重源所出,当昆仑东北陬也。今中国诸山之脉,皆起自西藏阿里部落东北

冈底斯山,即梵书之阿耨达山。绵亘东北数千里,至青海之玉树土司境,为巴颜

哈喇山,河源出焉。河源左右之山,统名枯尔坤,即昆仑之转音。盖自冈底斯东,

皆昆仑之脊,古所称昆仑墟,即在乎此。《山海经西山经》称,昆仑之邱,河

水、赤水、洋水、黑水出焉。郭《注》,洋或作清。《海内西经》称,海内昆仑

之墟,赤水出东南隅,河水出东北隅、黑水出西北隅。《大荒西经》称,西海之

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邱。《穆天子传》称,

天子宿于昆仑之阿,赤水之阳。今金沙江上源三,曰那木齐图乌兰木伦河,托克

托乃乌兰木伦河,喀齐乌兰木伦河,蒙古谓赤色为乌兰,盖即赤水。怒江上源有

池曰喀喇池,东流曰喀喇乌苏河,蒙古谓黑色为喀喇,盖即黑水。其西流即今青

海,亦曰西海。蒙古曰库可诺尔库可者,译言青,盖即青水。流沙即今戈壁,当

安西州南,青海之西。是青海西北滨戈壁,黄河、金沙江、怒江三源之间,山名

昆仑而迤东山脊为昆仑之证。惟《经》叙四水所出之方隅,前后互异,则传写之

误也。《海内东经》称,西胡白玉山在流沙西,昆仑墟东。今冈底斯山北支为葱

岭,戈壁当其东。《穆天子传》亦先升昆仑之邱,复西征至西王母之邦,是迤西

山脊皆为昆仑之证。昆仑本在域中,《尔雅》以西王母与觚竹、北户、日下为四

荒,则亦国名。周衰,德不及远,怪迂之说复兴,遂谓运河中国有五万里之远,

又移昆仑于海外,指西王母为仙人。后儒震于怪物,并《禹贡》昆仑而疑之。

《山海经》秦、汉人据古图所为,更经错乱,加以附会,故太史公已不敢言。然

遗文轶句,犹资考证 勃氏有云,自不登两龙于云辙,骋八骏于龟途,等轩辕之

访百灵,方大禹之集会计,儒、墨之说,孰使辨哉?今中外一家,西陲万里,并

入图籍,文轨之盛远轶轩姒,郦氏所称,适应今日。惜古籍散亡,仅亡大略耳。

会贞按:董氏《水经注图说》甚精细。此条说昆仑亦合。惟以为河水自蒲昌海伏

流重源所出,当昆仑东北陬,则误。详见卷末。)

《山海经》曰:昆仑墟在西北,河水出其东北隅。(守敬按:《海内西经》

文。)《尔雅》曰:(朱《笺》曰:此下当补河出昆仑墟五字。戴依补。赵云:

按《注》上文引《山海经》曰,昆仑墟在西北,河水出其东北隅,故节去《尔雅》

之文,以免重复。朱氏欲补之,未识古人裁取之妙尔。戴亦误补。)色白;(守

敬按:郭璞《注》云,发源处高洁峻凑,故水色白也。)所渠并千七百,一川,

色黄。《物理论》(守敬按:《隋志》,杨子《物理论》十六卷,晋徵士杨泉撰。

新、旧《唐志》卷同。已佚。)曰:河色黄者,众川之流,盖浊之也。(戴云:

按此十六字,当是《注》内之小《注》,故杂在所引《尔雅》之间,书内如此类

者甚多。守敬按:戴说是也。《尔雅》色黄下,即接百里一小曲,千里一曲一直

二句,而《类聚》八、《御览》六十一引《物理论》此条,并有下二句,盖以郦

书为据,误认《尔雅》文为《物理论》也。不知《尔雅》上言所渠并千七百一川,

故下统言百里千里之曲直。《物理论》但释色黄,与下词义不相属也。百里一小

曲,千里一曲一直矣。(守敬按:《释水》文。汉大司马张仲《议》曰:(朱

《笺》曰:按张仲事出桓谭《新论》,而《汉书沟洫志》议河浊不宜溉田者,

乃大司马史长安张戎,字仲功。今称大司马张仲,疑误。戴云,脱史字、功字。

赵据《沟洫志》颜《注》增功,失增史。)河水浊。清澄,一石水,六斗泥。而

民竞引河溉田,令河不通利。(朱令讹今,戴改,赵同。)至三月桃花水至,则

河决,(守敬按:《汉书沟洫志》,来春桃华水盛,河必羡溢。师古曰,《月

令》仲春之月,始雨水,桃始华。盖桃方华时,既有雨水,川谷冰泮,众流猥集,

波澜盛长,故谓之桃华水耳,而《韩诗传》云,三月桃华水。此称三月,与《韩

诗传》同。)以其噎不泄也。(守敬按:《说文》,噎,饭窒也。此谓水壅塞也。)

禁民勿复引河。(守敬按:《御览》六十一、《事类赋注》六,并引张说,禁止

有可字,此当据增。)是黄河兼浊河之名矣。(守敬按:《燕策》,齐有清济浊

河,足以为固。则浊河之名久矣。)《述征记》(守敬按:《隋志》,《述征记》

二卷,郭缘生撰。《旧唐志》有郭象《述征记》二卷,当即此书,误题郭象耳。)

曰:盟津河津恒浊,(守敬按:盟津详本篇卷五。)方江为狭,比淮、济为阔。

寒则冰厚数丈。冰始合,车马不敢过,要须狐行,云此物善听,冰下无水声乃过。

(守敬按:《初学记》二十九略引郭缘生《述征记》无水下有声字。《御览》九

百九引作伏滔《北征记》,亦云听水无声乃过,此当据增声字。)人见狐行方渡。

余案《风俗通》云:里语称狐欲渡河,无如尾何,(守敬按:《正失》文。)且

狐性多疑,(守敬按:《埤雅》,狐性疑,疑则不可以合类,故从孤省。)故俗

有狐疑之说,(会贞按:《离骚》,心犹豫而狐疑。)亦未必一如缘生之言也。

(会贞按:《颜氏家训》,狐多猜疑,故听河冰无流水声,然后渡,今俗云狐疑。

则又与缘生说合。《经》方言河出,郦氏因引《尔雅》色白,兼引渠并众川,色

黄,又引《物理论》、张氏《议》、《述征记》详言河之浊,且牵连缕叙狐之渡

河,皆下流事,殊为蔓衍。)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