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马向东

马向东

马向东,1953年5月31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沈阳市原常务副市长,沈阳"慕马大案"主角之一。2001年10月10日,马向东因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同年12月19日在南京执行死刑。

1、章亚非,女,马向东之妻,系沈阳医学院教授、副院长兼附属医院院长,研究生学历。章亚非于1996年2月至2000年10月,受贿45万元、购物卡5000元;1994年2月至1999年5月利用其夫马向东任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职务之便受贿7.8万元、美金500元、貂皮大衣一件;1999年7月至2000年10月间,她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沈阳市检察长刘实、吉林省看守所看守、某中央大报记者姚某行贿4.7万元、美金1万元及购物卡,使不少执法者知法犯法,身陷囹圄。因受贿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2、宁先杰,男,1954年3月6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汉族,研究生文化,原系辽宁省沈阳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曾任沈阳市城建局副局长、沈阳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

3、李经芳,男,1954年4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汉族,研究生文化,原系辽宁省沈阳市财政局局长。

4、王晓方,1963年生,沈阳人,理学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辞职前曾担任马向东秘书两年。著有长篇小说《致命漩涡》、《少年本色》、《驻京办主任》、《驻京办主任 (二)》、《市长秘书》、《大房地产商》等。

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1、1998年12月,沈阳市政府决定对在该市项目开发、引进外资环节中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进行奖励。次年1月,马向东、宁先杰、李经芳在香港向有关人员发放奖金的过程中,虚报发放奖金数额,共同侵吞公款12万美元,三人各分得4万美元。

2、1997年7、8月,马向东、宁先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帮助某集团公司工程减免电贴费1200余万元。为此,马向东、宁先杰经共谋,由宁先杰向该集团公司总经理索取美元50万元。得手后,两人将此款用于在澳门等地大肆赌博。

3、1994年2月至1999年5月,马向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通过其妻章亚非(另案处理)请托的5人谋取利益,与章亚非25次共同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近8万元、美元500元及价值1万多元的貂皮大衣1件。

4、1986年2月至1999年6月,马向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本人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沈阳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迟若岩等69人谋取利益,375次单独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400余万元、美元23万余元、港币11万元、内部职工股10万股(股价人民币10万元)及金佛、电脑等物品。

5、马向东、李经芳还有大量钱财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经检察机关查明:马向东的现金、银行存款、房产、黄金制品以及其他贵重物品等财产,折合人民币共计2900余万元,其中马向东及其妻章亚非涉嫌犯罪所得折合人民币700万余元;非法所得折合人民币1168万余元;马向东及其家庭成员能说明其合法来源且查证属实的折合人民币118万余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折合人民币970余万元。李经芳财产折合人民币共计400多万元,其中涉嫌犯罪所得折合人民币130多万元;非法所得130多万元;李经芳及其家庭成员能说明其合法来源且查证属实的折合人民币90多万元,有60多万元,李经芳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被告人马向东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宁先杰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李经芳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1999年9月29日起至2019年9月28日止)。

、追缴在案的被告人马向东犯罪所得人民币16647583元、非法所得人民币11561004元;被告人宁先杰犯罪所得人民币2242579 元、非法所得人民币387700元;被告人李经芳的犯罪所得人民币1749609元、非法所得人民币1594693元。其中三被告人贪污犯罪所得人民币 993253元返还沈阳市人民政府,其余款项上缴国库。

三、扣押在案的被告人马向东、宁先杰、李经芳的个人财产,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清单附后)。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马向东于2001年12月19日在江苏省南京市伏法。

这名也曾对送钱的坚决予以谢绝的官员,坦言他蜕变的三个阶段。

我过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蜕变为一名腐败分子,接受人民的审判和法律的制裁,这也是我人生最大的悲剧。面对多年来犯下的种种严重罪行,我羞愧万分!我的蜕变过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防线松懈

那是1985年我担任沈阳市商业局局长后,为了增强国有商业总体实力和市场竞争能力,我狠抓了商业老企业的更新改造,新建、扩建了十几座现代化大型商业设施,使国有商业经济效益逐年大幅上升。在事业发展较为顺利的情况下,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1986年,有些下属干部开始到我家,汇报工作,联络感情,尤其在春节期间以给小孩"压岁钱"为名义,送给我几百元、上千元。开始我也曾坚决予以谢绝,但后来感到情面难却,不收怕伤了对方感情,就收下几份。岂不知这个防线一旦松懈,就一发不可收拾,以后逢年过节给我送钱的人数越来越多,送的金额也逐步增加。1991年5月开始,我先后担任沈阳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商办主任、市长助理、副市长职务,城建、交通部门和县、区一些干部为了谋求我对他们个人及工作上的支持、关照,也在春节期间以拜年为名义给我送钱。我虽然也拒收一些,但由于贪心作怪,对那些自己感觉"靠得住"的,请托的事情不出"大格"的,也就收下了。开始收钱时,我也曾忐忑不安,夜里睡不着觉,想着如何把钱退还,可是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胆子越来越大,甚至心安理得了。

第二阶段:私欲膨胀

1997年年底,我担任沈阳市常务副市长后,手中的权力更大了,围前围后讨好我的人也更多了,我的私欲也更加膨胀起来。我不仅收了下级干部的钱,也收了一些私企老板、外商的钱,一次受贿的金额有时高达十几万元、几十万元。由于我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扭曲,自认为是商业经营管理的专家,智商和经营管理的能力比社会上那些民营企业老板高许多,就是和一些国外大老板比也不逊色。看到他们那么富有,那么潇洒,自己内心是不平衡的,也想退下来时品尝一下当老板的滋味。几年来,我大肆收受贿赂、聚敛钱财,也是为自己将来从"官场"退到"商场"铺后路。

第三阶段:参与豪赌

1997年至1998年,我直接负责组织操作,从境外引进8亿元人民币投资建设了沈阳大二环工程,改造了市区主要广场、街路,使城市形象出现很大改观。在出境进行引资洽谈过程中,工作非常紧张劳累,我于是产生了想放松休整一下的想法,开始由接待方人员和下属干部拉我到赌场开开眼界。在那里,我完全被赌场气氛和赢钱的甜头所吸引并亲身参与其中。1998年以后,每到香港洽谈项目时,我大多都借机去澳门参与赌博。在马来西亚、韩国等开展招商引资活动中,我也悄悄跑到当地赌场碰碰运气。开始是用个人的钱去玩,1998年3月,下属干部从别人手中借来巨资参赌,我得知后,非但没有坚决制止,反而也多次在赌场接受下属干部给的一些筹码去参赌。我由一个普通劳动人民的儿子,一步一个台阶地走上领导岗位,又迅速跌入犯罪的深渊,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法制观念淡薄,存在严重的侥幸心理,是我跌入罪恶深渊的关键原因。过去在领导岗位上,我也学习过法律知识,但没有联系过自身的问题,没有从法律高度认识自己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严重程度,从而主动中止犯罪,而是存在严重的侥幸心理,认为给自己送钱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下属干部和朋友,不会出卖自己。同时,还一味认为自己虽然凭借职务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收取了他人钱财,但是对他人请托的事情属于政策允许范围内的才帮忙办理,提拔使用的干部也是基本符合条件的,因此,我的问题不容易暴露。同样是因为侥幸心理,我在1999年7月2日被中纪委审查后,不但没有彻底向组织上交代自己的严重问题,而且还千方百计开脱罪责,甚至出现串通案情、违反监规等严重问题,企图逃避法律制裁,结果适得其反。

1、被告人马向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通过其妻章亚非(另案处理)请托的沈阳市铁西百货大楼党委书记曲武工作调动提供帮助。1997年4月至1999年2月,马向东、章亚非3次共同收受曲武人民币1.8万元。

2、被告人马向东为通过章亚非请托的沈阳市商业城纺织品公司副经理孔东洪工作调动提供帮助。1997年10月,马向东、章亚非共同收受孔东洪人民币1万元。

3、被告人马向东为中兴──沈阳商业大厦总裁刘芝旭谋取在职务提拔等方面利益。1990年1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15次收受刘芝旭人民币13.4万元。

4、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商业城集团董事长张殿华谋取在职务提拔等方面利益。1991年2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等处12次收受张殿华人民币4.8万元、美元1万元。

5、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商业城副总经理赵启超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91年2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9次收受赵启超人民币8.2万元。

6、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商业城集团总经理阎明晨谋取在职务提拔等方面利益。1989年2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16次收受阎明晨人民币8.1万元。

7、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文化钟表公司举办全国文化钟表商品交易会提供帮助。1995年1月至1999年2月,8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刘斌人民币7万元及电脑、打印机各一台。

8、被告人马向东为东亚商业广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云峰在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86年2月至1997年下半年,在家中11次收受王云峰人民币7.9万元。

9、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铁西区商业大厦经理张路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89年2月至1997年2月,在家中等处9次收受张路人民币7.2万元。

10、被告人马向东为中兴──沈阳商业大厦副总经理胡凯峰在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1992年2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8次收受胡凯峰人民币5.6万元。

11、被告人马向东为市商委主任姚维安、中兴──沈阳商业大厦工会主席孙思英夫妇谋取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方面利益。1991年2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8次收受二人人民币5.1万元。

12、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联营公司总经理高军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92年2月至1999年2月,8次收受高军人民币4.9万元。

13、被告人马向东为中兴──沈阳商业大厦副总经理张静华工作调动提供帮助。1995年1月至1998年2月,在家中4次收受张静华人民币2万元、美元2千元、港币1万元。

14、被告人马向东推荐曹振江为沈阳市优秀共产党员、劳动模范;为沈阳市儿童大世界扩建工程与有关部门打招呼。1990年5月至1997年2月,27次收受曹振江、潘德平人民币4.17万元、美元200元。

15、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中兴大酒店总经理王万林在工作安排等方面提供帮助。1994年2月至1997年2月,在家中5次收受王万林人民币4.5万元。

16、被告人马向东帮助沈阳市交电公司总经理孙国祥调动工作。1991年2月至1998年2月,在家中8次收受孙国祥人民币4.4万元。

17、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五金商业集团原总经理李开明在当选劳动模范、邻近退休继续留职等方面谋取利益。1986年2月至1995年10月,17次在家中等处收受李开明人民币4.3万元。

18、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五金商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珂谋取在职务提拔等方面利益。1994年2月至1999年2月,9次收受张珂人民币4.1万元。

19、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中山大酒店总经理张景阳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95年1月至1998年2月,在家中3次收受张景阳人民币4万元。

20、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文化钟表公司副总经理涂凯在工作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1993年1月至1997年2月,在家中5次收受涂凯人民币3.8万元。

21、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地下商业城原总经理王庆涛谋取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等方面的利益。1994年2月至1996年9月,5次收受王庆涛人民币3万元、美元500元。

22、被告人马向东为中兴──沈阳商业大厦原总经理郑伟在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1990年1月至1993年1月,在家中4次收受郑伟人民币3万元。

23、被告人马向东为中兴──沈阳商业大厦副总经理李文鹤在职务提拔、工作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1994年2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5次收受李文鹤人民币3万元。

24、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第二百货公司党委书记王平谋取工作调动等方面利益。1991年2月至1998年2月,在家中8次收受王平人民币2.9万元。

25、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和平商场副总经理高晨秋在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1989年2月至1996年2月,在家中7次收受高晨秋人民币2.8万元。

26、被告人马向东为中兴──沈阳商业大厦纪委副书记董玉兰在工作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1990年1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或者通过章亚非12次收受董玉兰人民币2.5万元。

27、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商业城集团食品商贸公司经理梁锦玺在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95年1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5次收受梁锦玺人民币2万元。

28、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联营公司副总经理刘延超在工作调动上谋取利益。1988年2月至1996年2月,7次收受刘延昭人民币1.5万元。

29、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文化钟表公司举办全国文化用品交流会等方面提供帮助。1990年1月至1995年2月,在家中6次收受该公司经理曲从显人民币1.5万元。

30、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商业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办公室主任杨继玉的亲属安排工作等方面谋取利益。1990年1月至1998年8月,在家中3次收受杨继玉人民币1.4万元。

31、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商业城副总经理张黎明在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94年2月至1999年12月,在家中4次收受张黎明人民币1.3万元。

32、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百货公司协调并解决了原离退休干部费用;为沈阳市储运公司党委书记张家臻在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88年2月至1991年2月,5次收受张家臻人民币1.2万元。

33、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和平商场党委书记鲍治凡在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1994年2月至1999年2月,10次收受鲍治凡人民币1万元。

34、被告人马向东为沈阳市商业局杨国屏亲属在工作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1995年1月至1999年2月,在家中6次收受杨国屏人民币8千元。

35、被告人李经芳在沈阳市财政局向本市铁西区百货大楼核定"供销挂钩"政策等过程中提供帮助。1993年7月至1996年2月,在其办公室等处4次收受该百货大楼总经理王万林人民币3万元。

36、被告人李经芳在中兴──沈阳商业大厦减免车辆购置附加费等过程中,于1993年7月至1997年11月,在沈阳市传染病医院等处3次收受该商业大厦总经理刘芝旭人民币1.2万元。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