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纳西比战役

纳西比战役

纳西比战役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一次重要战役。1645年6月,国会军与王军在纳西比附近展开决战。克伦威尔指挥新模范军骑兵大败王军,取得胜利。这次战役为国会军在第一次内战中获胜奠定了基础。

英国内战(英文:-{English Civil War}-),是1642年至1651年在英国议会派保皇派之间发生的一系列武装冲突及政治斗争;英国辉格党称之为清教徒革命(英文:-{Puritan Revolution}-),马克思主义史观称之为英国资产阶级革命(-{English Bourgeois Revolution}-)。在内战中,以克伦威尔等人为代表的革命领导人创建了新型的军队,并在实战中创造了一套新的战略战术,在欧洲军事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他对于英国和整个欧洲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历史学家一般将革命开始的1640年作为世界近代史的开端。

纳西比会战是17世纪中叶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期间,以克伦威尔为首的国会军队与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军队之间进行的一场决战。英王查理一世实行宗教专制,迫害非国教教徒,引起了广大清教徒和资产阶级的反抗,于1642年1月离开伦敦来到北方的约克城,在这里依靠封建贵族的支持组织军队,宣布讨伐国会。英国内战随之爆发。

内战开始时,英国分成两个阵营,议会处于防守地位,从1644年夏天开始,军事主动权转到议会手中,因为克伦威尔率领的议会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克伦威尔出身于新贵族,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领袖,两次当选议员,反对君主专制,主张保护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利益。内战爆发后,他组织的"铁骑军"屡建战功。1645年,英国历史上第一支常备军组成,即"新模范军",这支军队纪律严明,作战勇敢,具有很强的战斗力。1645年6月,新模范军在纳西比战役中一举摧垮了国王的主力军,缴获了大量辎重,大炮和文件。

1645年6月,国会军与国王军在纳西比附近遭遇。纳西比是一个位于小山顶上的村落,它的四周都是旷野,树木稀少,中间是一些丘陵,国王军队的步兵就部署在纳西比以北8公里的一个山岭上。6月,14日上午8时,查理一世的部将鲁普特因未能发现国会军队行动的迹象,感到很不耐烦,便命令搜索部队外出侦察。接着他又亲自策马前往一个高地上观察,远远看见国会军队似乎正在全线撤退。他认为机不可失,便命令部队离开坚固的防御阵地,向南追击。

其实国会军队并非撤退。原来当天凌晨3时,费尔法克斯在纳西比以南七八公里处检阅部队后,认为国王军队会继续后撤,便命令部队向纳西比以北7公里处的哈尔波罗地区前进。但出发不久,他们便发现国王军队并没有北撤,而是在向南开进。当费尔法克斯看到远方的敌军时,就大胆制定了一个诱敌深入的战略:他命令全军向南折回,使鲁普特认为他们已经开始撤退而放弃防御阵地,匆忙进军。然后在山地间选择了一个良好的地形,以逸待劳地等待查理的军队。鲁普特果然中计,他率军奋力追赶,甚至不顾许多重装备远远甩在后面。

上午10时,国王军队进入宽阔的荒地,并开始向对面山脊登爬。这时,国会军队已经攀上了峰顶。两军激战开始了。查理一世将军队分为三线,第一线中央为阿斯特里指挥的步兵,右翼是鲁普特的骑兵,左翼是南格达里的骑兵。,第二线由霍华德指挥的步兵组成。第三线是国王亲自率领的近卫军,作为预备队。国会军则采取了平行的队形,斯基彭指挥步兵居中,克伦威尔与伊利顿指挥骑兵分居两翼,预备队只有三个团。

双方交战不久,国会军左翼的将领伊利顿就中弹受了重伤。国会军左翼群龙无首,立即发生了混乱。国王军右路鲁普特趁机率军发起冲锋,将伊利顿的军队逐出了战场,并一路穷追到纳西比村。这时在中央战场,双方步兵正在进行激烈的肉搏战。国会军由于左翼溃散,被国王军中路阿斯特里和右路鲁普特形成钳形攻击,遭到巨大打击,斯基彭也受了伤,他指挥的正面混乱不堪,逐渐有些招架不住。

在此关键时刻,克伦威尔命令国会军右路的3 600名骑兵向敌军左翼实施反复的冲锋,将国王军南格达里的军队击溃。随后,他又指挥骑兵向中央靠拢,像一把利剑,楔人阿斯特里率领的敌军中路左侧。国王军本来进展顺利的中路顿时大乱,国会军的中路步兵一看来了援军,勇气顿生,又反身冲杀回去。

在阵后观战的查理一世见势不妙,急忙调动预备队去援助阿斯特里。但就在这时,突然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当国王正要指挥近卫军出击时,他的马却突然向右跑去,既不向敌军冲锋,又不去支援阿斯特里,只是一路向右狂奔。国王左右的众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都糊里糊涂地带着近卫骑兵部队向右冲去。于是国王军中路就成了一支孤军,无法阻挡克伦威尔的骑兵冲击。克伦威尔顺利地打垮了中路的国王军,国会军因此得以反败为胜。国王军却因失去指挥,兵败如山倒,一直溃退到莱斯特,从此一蹶不振。

国王的马之所以狂奔,原来是因为有一只马蹄钉的马掌上脱落了一颗钉子,马在奔跑时失去控制,才突然向右转去的。

纳西比战使克伦威尔掌握了国会的军事力量,也使英国形势向有利于革命的方面转化。不久,国王查理一世就成了国会的阶下囚,以叛国罪于1649年1月被判处死刑。封建专制的英国变成了资本主义议会制的英国。英国从此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

马斯顿荒原之战后,形势对议会军十分有利。议会军乘胜解放了北部地区。王军士气低落,兵力薄弱,处境危殆。但是,掌握议会军领导权的埃塞克斯、曼彻斯特等人昏庸无能,作战不力,使王军获得了喘息之机。

1644年8~9月,埃塞克斯奉命前往西南地区作战。由于孤军深入,在康沃尔郡陷入王军包围,他的步兵遭到全歼,他本人从海上逃脱。同年10月27日,国王率军进攻纽伯里,克伦威尔等人率军痛击王军的两翼,但坐镇中路的曼彻斯特却迟迟不肯出缶,使国王安然撤离战场,返回牛津。两周后,国王重整旗鼓,再次进攻纽伯里。这一次,曼彻斯特拒绝协同打击王军,使国王又从容撤退。

广大群众对议会军主要领导人埃塞克斯、曼彻斯特屡战不利、贻误战机十分不满。以克伦威尔为首的独立派军官对长老派将领把持军权、作战不力提出抗议。在1644年11月10日唐宁顿堡召开的议会军军事会议上,克伦威尔猛烈地抨击了曼彻斯特等人的行为。他说,议会军之所以陷入被动,"完全归咎于曼彻斯特伯爵,自马斯顿之战以来,他就怕打胜仗,他就怕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大胜仗。"对此,曼彻斯特辩解说:"如果我们把国王打败99次,他仍然是国王,在他之后,他的子孙也仍然是国王。但是如果国王哪怕只打败我们一次,我们就将统统被绞死,我们的子孙将变为奴隶。"

11月23日,克伦威尔就这一问题向议会作了报告。在报告中,他尖锐地抨击了曼彻斯特所犯的错误,并称他为"导致议会军失败的罪人"。与此同时,曼彻斯特则指责克伦威尔不服从命令,企图搞叛乱。议会就此展开辩论,长老派议员同情曼彻斯特,独立派议员则支持克伦威尔。后来在克伦威尔等独立派议员的强烈要求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压力下,议会被迫决定改组军队。

1644年12月19日,下院首先通过《自抑法》,规定议会议员不得担任军职。于是,埃塞克斯、曼彻斯特等人被迫交出军权。1645年1月,下院又通过了《新模范军法案》,规定建立一支人数为2.2万的新模范军,其中骑兵约占1/3;确定从国家预算中每月拨出4.5万镑,以用于军需;任命托马斯费尔法克斯为总司令,统一指挥全军;全军实行统一的军服,统一的纪律,统一的编制;为保证足够的兵员,决定实行强迫募兵的原则等。这两项法案随后获得了上院的批准。

作为议员的克伦威尔本应辞去军职,但应总司令托马斯费尔法克斯的坚决要求,议会同意任命他为副总司令兼骑兵司令。从此,克伦威尔一身二任,在军队中代表议会,在议会中代表军队。以他为首的独立派掌握了军队的实权。

《新模范军法案》的实施在英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都具有重大意义。从此,英国建立了历史上第一支正规军队。它以克伦威尔的"铁骑军"为样板,以东部联盟军为基础,以新提拔的大批优秀军官为骨干,纪律严明,士气高昂,指挥统一,战术灵活,成为摧毁王军的核心力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