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论语义疏

论语义疏

皇侃《论语义疏》成书于南朝梁武帝年间,南宋乾道、淳熙以后亡佚。清乾隆年间由日本传回中国,其真实性无庸置疑。在《论语义疏叙》中,皇侃对《论语》的撰集成书、"论语"二字的意义及"论"前"语"后的原因、《论语》的不同传本等问题进行了详尽的论述。皇疏不仅经注文并疏,兼存疑说,而且采用了"义疏"体的新注解体例。该体例在文体上采用了分章段疏解和自设问答的手法。

南北朝梁代皇侃.

论语义疏〗十卷。魏何晏(?-249)注,梁皇侃(488-545)疏。晏字平叔,宛县(今河南南阳)人,何进之孙,曾随母为曹操收养;少以才秀知名,好老庄言,娶魏公主;累官尚书、典选举,美姿仪,面至白,人称“傅粉何郎”,与夏侯玄、王弼等倡导玄学,竞事清谈,开一时风气,因附曹爽,为司马懿所杀,在汉儒经学渐失统治地位后。他“援老人儒”,宣称“天地万物以无为本”,主张君主无为而治;著有《道德论》、《无名论》、《无为论》等书。皇侃,《梁书》作“皇□”,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少好学,师事会稽贺□,尽通其业,为国子助教,听讲者常数百人,后官员外散骑侍郎,性至孝,常日限诵《孝经》二-十遍,丁母忧:感心疾卒,尚著《礼记义》诸书,为南朝著名经学家,-生专治“三礼”、《论语》、《孝经》等。三国魏齐王正始年间,何晏与孙邕、郑冲、曹义、荀□四人共撰成《论语集解》,书前有《奏进论语集解序》,并题五人之名。《晋书郑冲传》亦称此五人共集《论语》诸家训注之善者,记其姓名,因从其义,有不安者辄改易之,名曰《论语集解》云云。但今本只题何晏-人之名,自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就已如此。《释文》于“学而第-”个题“集解”又字,注曰:“一本作何曼集解。”又予《序录》曰:“何晏集孔安国、包咸、周氏、马融、郑玄、陈群、王肃、周生烈之说,并下己意为之,正始中上之,盛行于世。”清儒刘宝楠于《论语正义》中指出“必六朝人改题,误以《集解》为何晏一人作也。”《四库全书总目》与周中孚《郑堂读书记》则认为,当时何晏地位显赫,总领其事,故独题何晏是省称,此说为然,因何氏为总成者,故后世单题何氏之名。何曼虽然崇尚清淡,为魏晋文学的开创者之-,但在《集解》中,除仅有的一、两处以外,并没有用玄学的思想解释《论语》,并没有将孔子思想老子化。书中所集的孔安国、马融、郑玄、王肃、周生烈等各家汉魏《论语》古注,皆已亡佚,唯赖此书以存;因此,此书也就成为现存最古、最为完整的《论语》注本。在《论语》研究史上,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入唐,此书被定为《论语》的标准注解,后朱熹《论语集注》代替了它的位置。但清中叶以后,此书复受重视,清人所编《十三经注疏》中《论语注》,即用何氏《集解》。《论语》自何晏注以后,注家群起,入晋,江熙又集卫□、缪播、郭象、袁宏、李充、孙绰、范宁等十三家之说以为集解;南北朝时,南朝梁皇侃复采录汇氏《集解》以及樊光、王朗、梁□、颜延之等通儒旧说数十家为何晏《集解》申说,而成《论语义疏》,侃除广录旧说外,又每每以己意为何注疏通。侃为疏解,略于名物制度,阐经释义,兼采老、庄玄学,亦兼采旧儒众说,不拘家法,随意发挥。特别大量地搜集了前代及当代玄学家对于《论语》的某些字句解释,故研究玄学家们怎样把孔子老子化。此疏是一部很好的资料。同时,由于受佛教把讲经记录编为讲疏、讲义的影响。此疏较何注更为详尽;对于南学中的“天命心性”学说。侃亦有所发挥。总之,此书是保存下来的南学的主要经注之一,代表了当时的学风。书成以后,受学者所重。《宋国史志》、《中兴书目》、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尤袤《遂初堂书目》皆有著录。《国史志》评其虽时有鄙近,然博极群言,补诸书之未至,为后学所宗。至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起便再不见诸家著录,知其亡于南宋之后。但唐时抄本却传人日本,清乾隆间又传回中国。何注与皇疏,保存了大量梁以前《论语》古注,为研治《论语》的必读参考资料。何注单行本又作二十卷,有清同治八年(1869)浙江书局校修《十三经古注》本,光绪八年(1882)刊《古逸从书》十卷本及《四部丛刊》、《天录琳琅丛书》第一集本等。何注与皇疏合刊本有《四库全书》本,《知不足斋从书》本。同治十二年(1873)粤东书局刻本及《四书古注群义汇解》及《丛书集成初编》本等。

宋咸平时,日本僧×(上大下周,未知何字)然,尝献郑康成所注《孝经》,乃中国所亡失者。是时但藏于秘府,外人莫得见。久而其书复亡。尝憾当时在廷中文学诸臣,曾莫为意,未能使之流传世间。抑何其蔑视先代传注,如土苴之致不足贵,而轻为弃绝之。先是周显德中,新罗亦尝献别叙孝经,亦云郑注。乃皆得自外国而旋失之,岂不惜哉?

向见钱遵王所记论语异文,云传自高丽,其本世亦罕见。吾乡汪翼沧氏常往来瀛海间,得梁皇侃论语义疏十卷于日本足利学中,其正文与高丽本大略相同。彼国亦知中夏之失传矣!其扶微举坠之意恳恳,欲大其传,而不为一邦之私秘。此其所见诚卓,而其意诚公。夫孰得而小之也哉!

新安鲍以文氏广购异书,得之喜甚,顾剞劂[读如“基绝”;雕刻之意,此处应指刻板印刷]之费有不逮。浙之大府闻有斯举也,慨然任之,且属鲍君以校订之事。于是不外求而事已集。既而大府以他事获谴死,名不彰。人曰是鲍子之功也。以文曰:吾无其实,敢冒其名乎?谓文曰:是书梓成时,末为之序者,人率未知其端末,夫是书入中国之首功,则在汪君也;使天下学者得以家置一编,则大府之为之也;春秋褒毫毛之善,今 国法已伸,而此一编也,其功要不容没,子幸为之序而并及之。使吾不尸其功,庶几不为朋友之所讥责,吾始得安焉。以文之命意也如此。用是据实书之,若夫皇氏此疏,固不全美,然十三家之遗说,犹有托以传者。为醇为疵,读者当自得之。如或轻加掎摭,是又开天下以废弃之端也。吾其忍乎哉?

乾隆五十三年元夕前一日杭东里叟卢文书

《论语义疏》就是论语的注释,是作者精心编写的注解。

该书就皇疏的语言、语句、词汇、语法等做了考证或研究,并结合当代文学语言做了比较,考证了词的来源及用法特点。尤其是对照《汉语大词典》指出了词典一些词的历史渊源及意义的解释中存在的问题,并指出了新的历史时代及意义。主要内容有:关于皇疏及《论语义疏》、国内外关于皇疏的研究、皇疏与训诂学、汉语史、辞书编纂、皇疏词汇研究、新词新义、佛源词、单音词、复音词、同义词、反义词、皇疏语法等。

序 l 概说 1.1 关于皇侃和《论语义疏》 

1.1.1 皇侃的生平及著述 

1.1.2 皇疏疏文结构

1.1.3 “义疏”略考 

1.2 国内外关于皇疏的研究 

1.2.1 关于皇疏的总体评价

1.2.2 前人对皇疏的研究 2 皇疏研究的意义 2.1 皇疏与训诂学 2.2 皇疏与汉语史 

2.2.1 皇疏与上古汉语 2.2.2 皇疏与中古汉语 

2.2.3 皇疏与近代汉语 2.2.4 皇疏与现代汉语 2.3 皇疏与辞书编纂 

2.3.1 关于收词 2.3.2 关于立义 

2.3.3 关于例证 2.4 皇疏与《论语》正读 

2.4.1 标点 2.4.2 校勘 2.4.3 注译 3 皇疏词汇研究 3.1 新词新义 

3.1.1 新词 3.1.2 新义 3.2 佛源词 3.3 单音词、复音词 

3.2.1 单音词 3.2.2 复音词 3.4 同义词、反义词 

3.4.1 同义词 3.4.2 反义词 4 皇疏语法研究 4.1 实词 

4.1.1 名词 4.1.2 动词 4.1.3 形容词 

4.1.4 数词 4.1.5 量词 4.2 虚词 4.2.1 代词 

4.2.2 副词 4.2.3 介词 4.2.4 连词 4.2.5 助词(语气词)

4.3 皇疏几种句式 4.3.1 判断句 4.3.2 被动式 4.3.3 双宾语句 

4.3.4 兼语式 4.3.5 疑问句附录 1 皇疏版本流转考略 2 中外皇疏版本简介参考文献引用书目后记

《论语义疏》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魏何晏注,梁皇侃疏。书前有《奏进论语集解序》,题“光禄大夫关内侯孙邕、光禄大夫郑冲、散骑常侍中领军安乡亭侯曹羲、侍中荀、尚书驸马都尉关内侯何晏”五人之名。《晋书》载郑冲与孙邕、何晏、曹羲、荀等共集《论语》诸家训诂之善者,义有不安,辄改易之,名《集解》。亦兼称五人。今本乃独称何晏。考陆德明《经典释文》,於“《学而》第一”下题“集解”二字。注曰:“一本作何晏集解。”又《序录》曰“何晏集孔安国、包咸、周氏、马融、郑玄、陈群、王肃、周生烈之说,并下己意为《集解》。正始中上之,盛行於世。今以为主”云云,是独题晏名,其来久矣。殆晏以亲贵总领其事欤?邕字宗儒,乐安青州人。冲字文和,荥阳开封人。羲,沛国谯人,魏宗室子。字景倩,荀之子。晏字平叔,南阳宛人,何进之孙,何咸之子也。侃,《梁书》作,盖字异文。吴郡人,青州刺史皇象九世孙。武帝时官国子助教,寻拜散骑侍郎,兼助教如故。大同十一年卒。事迹具《梁书儒林传》。《传》称所撰《礼记义》五十卷、《论语义》十卷。《礼记义》久佚,此书宋《国史志》、《中兴书目》、晁公武《读书志》、尤袤《遂初堂书目》皆尚著录。《国史志》称侃《疏》虽时有鄙近,然博极群言,补诸书之未至,为后学所宗。盖是时讲学之风尚未甚炽,儒者说经亦尚未尽废古义,故史臣之论云尔。迨乾淳以后,讲学家门户日坚,羽翼日众,铲除异已,惟恐有一字之遗,遂无复称引之者,而陈氏《书录解题》亦遂不著录。知其佚在南宋时矣。惟唐时旧本流传,存於海外。康熙九年,日本国山井鼎等作《七经孟子考文》,自称其国有是书,然中国无得其本者,故朱彝尊《经义考》注曰:“未见”。今恭逢我皇上右文稽古,经籍道昌,乃发其光於鲸波鲛室之中,藉海舶而登秘阁。殆若有神物诃,存汉、晋经学之一线,俾待圣世而复显者。其应运而来,信有非偶然者矣。据《中兴书目》,称侃以何晏《集解》去取为《疏》十卷。又列晋卫、缪播、栾肇、郭象、蔡谟、袁宏、江淳、蔡系、李充、孙绰、周瑰、范甯、王珉等十三人爵里於前,云“此十三家是江熙所集。其解释於何《集》(案“何集”二字,不甚可解,盖何氏《集解》之省文,今姑仍原本录之)无妨者亦引取为说,以示广闻”云云。此本之前,列十三人爵里,数与《中兴书目》合。惟“江厚”作“江淳”、“蔡溪”作“蔡系”、“周怀”,作“周瑰”,殆传写异文欤?其《经》文与今本亦多异同。如“举一隅”句下有“而示之”三字,颇为冗赘,然与《文献通考》所引石经《论语》合。“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下有“已矣”二字,亦与钱曾《读书敏求记》所引高丽古本合。其《疏》文与余萧客《古经解钩沉》所引,虽字句或有小异,而大旨悉合。知其确为古本,不出依托。观《古文孝经》孔安国《传》,鲍氏知不足斋刻本信以为真,而《七经孟子考文》乃自言其伪,则彼国於授受源流,分明有考,可据以为信也。至“临之以庄则敬”作“临民之以庄则敬”,《七经孟子考文》亦疑其“民”字为误衍,然谨守古本而不敢改,知彼国递相传写,偶然讹舛或有之,亦未尝有所窜易矣。至何氏《集解》,异同尤夥。虽其中以“包氏”为“苞氏”,以“陈恒”为“陈桓”之类,不可据者有之,而胜於明刻监本者亦复不少,尤可以旁资考证也。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