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沈绛红

沈绛红

沈绛红,《布衣神相》中人物。自古有黑就有白,黑道有天欲宫,白道则是飞鱼山庄。提起飞鱼山庄,不得不提及武林新秀中的四小飞鱼。四小飞鱼是飞鱼山庄庄主沈星南最得意的第子,其中沈绛红排列第四。此人亦为沈星南之女。

《布衣神相》中人物。自古有黑就有白,黑道有天欲宫,白道则是飞鱼山庄。

提起飞鱼山庄,不得不提及武林新秀中的四小飞鱼。四小飞鱼是飞鱼山庄庄主沈星南最得意的第子,其中沈绛红排列第四。此人亦为沈星南之女。

可是这个沈绛红却刁蛮任性,有强烈的高姿态,养尊处优。沈星南当然知道自己女儿想表现自己,证明自己,不过作为武林盟主,面子问题是很重要的,所以对沈绛红的要求自然是比旁人高很多。

沈绛红处于这样一种高要求之下,尝尽不被信任之苦。于是愤然离开山庄。

在她离开山庄的日子里,万万没有想到会因此而遇上江湖人称"九命杀手""翠羽眉"的柳焚余。二人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柳焚余弃暗投明,与沈绛红共结连理。

原著为温瑞安小说《神相李布衣

电视剧《布衣神相》内容简介

监制:关永忠

编审:蔡淑贤叶世康

演员:林文龙,林 峰,杨 怡,李诗韵,姜大卫,向海岚,郭政鸿,胡定欣,骆应钧

无意中看了布衣这部戏,不用多说,最吸引我的莫过于柳焚余和沈绛红的这段情节,现把所思所感,付诸文字,与诸君共品.

1.邂逅

焚余和绛红,养尊处优的白道千金,也许永远不必和风尘饮血的黑道刺客对决.可是, 她因为不被信任愤而离家,他因为不菲的佣金挥剑杀人.冥冥中第一次的相逢,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绛红初见翠羽眉,有好奇,有不屑. 她好奇,因为他虽然蒙面,身上却有着抹不去的肃杀之气,手中稳稳握着的,是那柄不离身的剑.她不屑,因为高高在上的盟主之女,如何在意这一身沧桑的无名之辈."他或许和楼上那些人是一路货吧."也许她心里这样想着. 可他毕竟并非如她所想,他是柳焚余, 柳焚余所需做的,只是慢慢品一杯酒,然后瞬息间将楼上的活人变做死尸.于是就在小小一方酒楼,那剑光一闪,滴血入杯的瞬间, 他和她邂逅了. 这,似乎是上天的注定.

心高气傲,她跟踪着他,一心除凶扬名.不以为然,他胜券在握,轻易将她擒拿.一直觉得焚余对绛红的第一印象就不无好感.她性烈如火,干脆,直接,小小的自负,大大的正义感.在这样的女子面前,他对她说话是轻松的,自傲的,甚至带着点小小的戏谑. 她是他的饵, 对付后面那几个"讨厌鬼"的饵, 他也成功了,轻易甩脱了这些人,虽然,他更可以干脆杀了他们,但,这毕竟是笔赔本的生意. 翠羽眉柳焚余,冷血,狡猾,可恶, 他引起了她的愤怒和不服,也让她从此记住了他.

沈绛红是孤独的,父亲的重压是她无法言说的桎梏,而抓住他,是她博取父亲欢心信任的重筹.

柳焚余也是孤独的,因着孤独而无所顾忌.来天欲宫么,也可以吧,只要你能给我我想要的.他也是倨傲的,哥舒天的威仪,孤身入围的境况,都不能让他稍动颜色.他亦很任性, 命可以不要,出言不逊的家伙一定要得到教训.还有,就是心底不能撇掉的一抹良善,他借机杀了饱受折磨的张幸手, "因为他很吵",因为他不愿看这般惨况. 于是,孤独,骄傲,任性,未泯的良心, 柳焚余,抛去所有的掩饰,他和绛红,有着多么相似的一面.

2. 重逢

他居然敢来飞鱼山庄,居然还能在山庄里劈杀一等一的高手,梦色和沈夫人,看到邹辞的尸体,是惊是怕,沈绛红,却不管不顾地一路追着凶手的步伐.第二次的相遇,同样是血泊中的相遇,如火般灼人.不管绛红原不愿意,她变成了焚余的救星.因着她的鲁莽,他重伤之下逃出了龙潭.碧草中狼狈的奔逃,是他和她一同走过的路.她开始惊惶了,他的剑锋有着冰冷的温度,让她再也不敢轻慢. "过来扶我."这不是求援,而是强者对俘虏的命令,她只有遵从.但求援也好,命令也罢,这是他第一次依靠了另一个人的支撑.

杀手必然要杀人,杀人就会有仇家,就会被人追杀,江湖第一刺客,自然更不例外.他的冷傲自负,更是让对手的仇恨深切入骨.河滩上郭大江的围杀,将两个人逼到江心,因为这横生的枝节,他不能依约放了她. 他想要她做挡箭牌,没有用, 沈绛红再也想不到她会成为郭掌门"剿杀邪魔"的牺牲品. "这就是白道."他冷笑不屑,可还是为她挡下了重重箭雨.他不忍心她枉死. 火焰冉冉, 他和她在同一艘船.

无路可走,他唯有兵行险招,跳江逃生.跳下的一瞬,他紧握着她的手.河滩上的两人奄奄一息,她的手仍旧牢牢握在他的掌中,正如他的剑也依然握在手中.剑是他的命,可她呢?为什么也不肯松手, 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吧.他朦胧中睁眼,竟还不自觉地想把她握得牢一点,她活着,她在冰冷的石滩上陪伴着自己,一同沦落,他不再孤独了. 绛红亦是朦胧,她昏迷前最后的一瞥是他的眼眸, 默默看着她,同样的茫然无助. 没有了杀气,他离她竟然那么近,他就在她的身旁,她有些安心. 耳边,是一片水声滔滔……

3. 相知

九命杀手,确实命大.重伤,突围,急流,竟也让他一一闯过.因着善良渔民的救治,他死里逃生.她怎么样了呢?他的目光投到昏睡的绛红身上,有关切吧,让那好心的老妇人急着告诉他:"她没有事"。柳焚余和沈绛红,就这样静静地在一间小屋里,养着各自的伤痛.

她醒来了, 还是怕着他,小心翼翼地行走.他竟然睁着眼睛睡觉,这让她觉得惊奇.回转头,她不再想着寻机杀他,却想看清他的伤处."善良的人不会害人,也不会怕被人害".她的话让他心中一动,太多的不堪回首,太痛的如烟往昔,他早已经忘了什么叫做信任.他沉吟着,终于还是喝了那碗疗伤的药,被诊治的,又何止是身上的那个伤口.

"我们不是夫妻".对着老渔夫无心之语,他和她异口同声,惊人默契,心底里也都有着隐隐的羞捻.可毕竟道不同呀,他和她有着太多的针锋相对.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他睡梦中的无助和悲伤,哀求和恐惧,在呓语中被她听到.小小的娃娃,承载了灭门的惨痛.他握紧娃娃,握不紧自己的命运,他杀了无数人,当初也只能看着亲人鲜血流淌.此时的绛红,是不解是迷惑,是似懂非懂,但至少她知道,面前的黑道第一杀手,翠羽眉,不是个没有心的人,尽管他那样努力地掩饰自己.

江阴双煞,无恶不作的河盗. 柳焚余冷静得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伤势未愈,他绝不自找麻烦,他会杀人,不会救人. 嫉恶如仇的绛红,却怎能忍得恶盗如此嚣张."你穴道未解,出去就是送死."他想拦她.她自负冲动一如往日,她不能看着无辜的渔人蒙受欺侮.如他所料,她挺身而出的结果就是羊如虎口.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一出手就不容情,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渔民们眼中的煞星,轻描淡写地像他们剖鱼一般.他转身而去,她默默无言.绛红的心情,也许就像她风中轻扬的长发,微微的乱了. 她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寂寞的影子, 苍冷的岩石,陪着他的,还是那个娃娃.她来找他参加渔家的谢宴,他说最讨厌人多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人越多,他就越觉得寂寞. 绛红想了解他,也许他不是表面那样冷酷无情.焚余只有一句回答: "我不高兴,就会杀人."与其说是威胁,不如说是逃避,逃避被人窥到的内心.

他闷闷回来,却发现丢了娃娃.焦虑地寻找,居然找到了跌在岩石下的她.拉她上来,焚余无奈皱眉,转身欲走.绛红叫住他,手里的,是他最珍惜的宝贝. 他急忙拍去娃娃的尘土,脸上带了罕有的开心.她帮他找回娃娃,因为她知道那对他很重要,很重要. 因为娃娃,也因为她对他的理解, 他感激她, 也决定放了她.

绛红的脚伤了,焚余的心柔软了.她是为他受的伤呀,为了找回他丢失的东西.这种感觉,叫不叫做"关心"? 和娃娃一样,这种感觉也是失而复得的,尽管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于是,他回转头说:

"我背你."她的付出得到了回报,投以木桃,报以琼瑶.他不仅放她,还肯背她.他不会放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这一刻的柳焚余,温暖而体贴, 已经不再是她眼里的杀手翠羽眉, 于是,她点头了. 这一刻的沈绛红,是喜是羞是感动,很难说清.

于是再一次一起走过一段路,耳鬓厮磨,有了不寻常的旖旎.他还是不动声色,眼中却多了几许柔情,身上背负的姑娘,仿佛一个甜蜜的负担.她觉得他的背,安稳如山, 或许有点小小的骄傲吧,背着她的,可是翠羽眉呢.此时的他,不再像剑一样峻利,.他的温柔,如水涓涓. 路很长,很崎岖,他们很静默,可是,不再孤单.

4.守护

柳焚余和沈绛红, 默默无言中的心情,仿佛静水中隐匿的急流,岩石下压制的火焰.或者不求别的,就希望这样走下去吧.可惜, 在一起的路注定风雨萧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太出色,出色得让人妒忌.哥舒天的器重带给翠羽眉的,只有重重杀机.

黑道三大坛主,不是枭雄,但也绝非泛泛.要对柳焚余动手么,还缺一个理由, 于是,她, 便成了这一场危机的引线. 白道盟主的掌上千金, 绛红曾经的骄傲,变做今日的劫波.不好对付翠羽眉,那就先杀了他身边的丫头. 取她的性命,轻而易举,名正言顺.

面对如许恶人,她惊惶,真的再无生路么? 绛红忍不住去看她身边的那个人,她不求他,没理由也没信心,况且她有着自己的骄傲.可在心底还是不禁有那么一丝小小的希望.他还是不动声色, 只是在最后时刻淡淡说出一句:"你们不可以杀她." 理由呢? 他出口的那个理由也许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他为什么救我?"绛红的眼睛中有感动,也有讶异.他那一句话,无异于宣战的号角, 面对的不止这三个高手, 这般回护一个白道中人,他青锋所指, 是那暗儡森森的整个黑道. "我为什么救她?"焚余的心里,有迷惑也有坚决. 伤还未愈,再遭强敌, 也许,就这样陷入万劫不复.可是谁在乎呢,他是翠羽眉柳焚余,他要守护的东西,谁也不能拿去,否则,"就问问我这把剑."

于是,本就酝酿的争战终于暴发.他将她置于高岩之上,免受杀伐. 蝠王的到来,无异于雪上加霜.他固然勇狠,难耐腹背受敌,何况还有一个要保护的女子. 截断刺向绛红的长枪, 焚余终于还是伤上加伤.没有一丝喘息的功夫,他只好把她奋力抛上空中, 那里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电光石火, 险象环生,绛红在落下的瞬间,脸上平静宁和,她相信他, 所以不再害怕. 果然,他不惜一切,把她环臂抱住, 就算生死一线,他也绝不会让她摔落泥尘.

还是得救了,李布衣和沈夫人来的及时,却也棘手.他和她生死关头,不离不弃,可一旦危机逝过,面对她的白道亲朋,他能做的,也只有横剑冷对了.毕竟,翠羽眉和小飞鱼,是两个世界的人. 绛红被"救"走了,回到她本来生活的地方.焚余也有了机会,完成他未完的任务.比剑, 一瞬之间,李布衣毫发无损,柳焚余颈间多了一抹擦痕. "相由心生,相除心灭,你已经不再是九命杀手", 焚余颓落了,他知道李布衣说的没错. 扬剑的一瞬他想着什么, 是滑落的血迹, 还是她的笑靥? 又或者,是一种难以言叙的厌倦. 这次他输了,前所未有地输.

5. 心结

夜静而人思,劫后余生的沈绛红,父亲的责怪或是欣赏,对她已不像往日那般重要,青梅竹马的师兄,也再不能再牵动她的喜怒哀愁. 绛红的心,已经褪去了往日火一般的暴躁和冲动,轻轻笼上的,是一层若有若无的烦恼. 灭门之痛,幼丧双亲, 原来让人闻风丧胆的他, 有着如许惨厉的过往. 娃娃身上的血渍,一如他心里的哀痛,年深日久,再难抹去. 与李布衣的交谈, 让她不知不觉地为他的痛而黯然神伤了.

清风纱帐,斜月帘栊, 躺在自己的睡榻, 绛红难以成眠, 心如乱麻. 闭上眼, 却想起晕倒河滩时他最后的凝视,;翻个身, 又记得诛杀双盗后他寂寞的身影; 辗转中,忘不了伏在他背上的甜蜜安心; 坐起身,抹不去他挺身相护, 用有力的臂弯.接住她下落的身形. 扭过头去, 帘外月光如水, 竟有他隐隐的影, 目光如诉,让她的心像琴弦般轻颤.

若使梦魂行有迹, 门前石路半成沙. 纵使绛红再三尝试, 柳焚余, 那个峻利的他, 卓勇的他, 孤单的他, 温柔的他, 却总是不思量, 自难忘. 于是,"我一定要杀了他",恨恨地说出这句话, 想除去的,是自己那颗思念他的心.

劈杀邹辞,他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仇敌.桀骜的翠羽眉,不在乎多一两场无谓的厮杀.剑光闪处心胆寒, 他们怨毒的目光,怎抵得他手中的利器. 狭路相逢, 飞鱼山庄的阵法,也是不过如此.柳焚余从容应战,胜的易如反掌. 可他还是凛然了, 为了身后的目光. 蓦然回首,竟是那一抹红影. 太快了,不是她的身法和剑锋,破啸而来击中他的,是她的眼神,也是他自己的心.这一剑,他避无可避.

于是他什么也不能做,只是看着她,直到自己的血,顺着她的剑滑落下去.柳焚余当时想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他的眼睛里有怀疑,怀疑她真的如此忍心, 有绝望,绝望她终究只是把自己当作对头,还有深深的悲哀, 悲哀他毕竟只是一个杀手,除了满手鲜血,他一无所有, 除了憎恨和伤害,他什么也得不到. 这一刻,他的眼里还有泪

死心吧, 本就应该是个没有心的人. 于是, 焚余的剑也刺入了绛红的身体. 可却终究不肯伤她性命. 只是,让她知道,他有多痛,有多伤. 或者也是告诉自己, 拔剑,是杀手唯一应该做的事. 一言不发, 四目交投, 沉默, 是执拗的挣扎, 伤痕, 是心灵的印记. 沈绛红没有躲, 也没有怕,她的眼睛里,有悲有痛有委屈, 有着深深难以看透的情感. 在这样的眼神中, 柳焚余只有妥协. 他抽出剑黯然而去. 他们只能各自咽下眼泪, 倒流入心,海水般咸涩,烈火般灼人. 这一次,除了他和她,没有人受到伤害.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一剑过处, 他们, 成了彼此最大的心结.

6. 弃剑

独斟, 想着她的音容笑貌, 忆起她的一言一行.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此时的柳焚余, 再不能一无牵挂了. 可是, 他毕竟走上了那条很难回头的路. 当初答应哥舒天的指派, 不为黄金万两, 不为趋炎附势, 或者, 是为了那一份难得的认同感, 或者,是为了维系天下第一杀手的骄傲, 又或者, 是对其他一切的报复而已. 世人本无情, 弱肉强食, 恩将仇报, 那好, 就让天下更乱, 让血流的更多吧.

变化, 总是在不觉之间. 李布衣要杀, 任务要完成. 可是, 对着黑道坛主的指责, 柳焚余却唯有沉默. "他和那个丫头一定有事." "他们是日久生情." 旁观者清, 他纵然恼怒, 却说不出违心的反驳. 他可以视死如归,却惧怕心底的那缕柔情. 心里有情, 如何再做杀手? 不做杀手, 他又该怎样活着? 不能再这样了, 放下一切, 他要完成那件未了的事,他要做回往日的翠羽眉.

苦练武功, 沈绛红的神思却不在那把剑上. 一回身, 一抖腕, 师兄的话如过耳微风, 心里想着的, 始终是和他的点点滴滴. 她的每一个招式, 都是为了取他的性命. 但, 真的可以么? "这招要直取敌人心房." 转身刺去, 对招的师兄却幻化成了那个碧色的影像, 就这样立在她的面前. 手中的剑霎时好沉, 顿住, 再难出手. 为此, 她恼恨自己. 爹爹的斥责没有听清, 只记得一句话, "杀了柳焚余."

思过崖, 她漫步于此, "思过", 是呀, 对他的不舍, 就是她的错. 掌中的花瓣四处飘飞, 九瓣花, 是他的标记, 但愿就此远离, 却也怕就此远离. 他和她注定的逃不过彼此, 也许等了很久,也许刚刚到来, 身后, 他的足迹, 也轻轻踏过. "我是来杀你的."他只能对她说这句话, 平静而坦然. 绛红反而轻松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 "我也是. 不杀你我永远没有好日子过."这句话她或许已经暗自说了许多遍. "我不杀你也做不回以前的我."他一样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自己.

绛红心里知道, 她绝不会是翠羽眉的对手, 可是情感的煎熬, 比起死亡更难面对, 纵然冲动, 也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焚余也一定明白, 取她的命真的太过容易, 却仍要凝然相对, 仿佛她是最难应付的敌手. 瀑布声嚣人无语, 思过崖畔碧水寒, 拔剑相向, 情何以堪.

犹豫又犹豫, 沉吟再沉吟, 青锋虽利, 斩得断心中密密缠绕的那缕柔丝么? 他的血, 她的命, 能洗却心底里的那个情字么? 不知道, 却只能那么做, 只能就这样抬起剑, 刺过去, 因为, 他是黑, 她是白.

还是动手了, 第二次对决, 都感到了对方兵刃的寒芒. 生与死, 来不及选择, 可还是不能, 不忍心, 施出致命的一击. "你的娃娃", 她拾回他丢却的温暖.; "我来背你", 他给了她甜蜜的心安, 为了这, 甘愿当那个倒下去的人. 也许在心底轻叹一声: "就这样解脱了吧."

原来一瞬间真的可以像一辈子那样漫长, 再次凝望, 彼此恍然若梦,也有迷惑不解. 剑在喉, 冷冽如故, 也明净如故. "为什么不动手?"他轻轻问. "你呢?"她问这句或者更有理由. "我下不了手." "我也是."他们终于向彼此低了头, 或者,是终于向自己的心低了头. 一切的泪与恨, 痛与伤, 挣扎与彷徨, 伴着双剑落地的铮然轻响, 消散了…….

弃剑, 才能相拥. 哪管他什么黑白相峙, 怎顾得什么江湖恩仇. 世上不容么? 那就再任性一回吧, 本就不是循规蹈矩, 瞻前顾后的人. 比起之前心灵的重负, 一切危机便都如云烟般浅淡了. 天地虽大, 此时此刻, 却只有你我二人. 这样的情意, 如海般汹涌, 火般炽烈. 不管是心结, 还是心劫, 通通受下来. 离得这么近, 只要眼睛可以看着你, 心里可以想着你, 其他的,又算得什么?

7.爱殇

石洞潮寒, 可只要能在一起, 便觉得如春风吹拂般和暖. 就这样静静相依, 不需言语, 倾听着彼此的心跳. 此情此景, 绛红之前不曾想象, 焚余更是从未奢求, 所能做的,只是闭上眼睛, 用最美好的一刻光阴, 和身边人一同体会, 幸福的味道. 不觉中, 他和她将手叠握, 把彼此的掌纹合做一脉,从此, 生死相依.

"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她倚在他怀里低低地问. 他只是搂紧她: "我从来不想明天会发生什么, 我只知道这一刻我想和你在一起." 是呀, 柳焚余, 他从来不会替自己计划明天, 因为,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拥有明天. 杀人或者被杀, 是他一直走着的漫漫长路. 在生者的喧嚣和死者的寂灭中游离. 剑出鞘, 血纷飞, 生命是一场游戏, 是一次搏杀, 曾经的翠羽眉, 不会轻易地输, 可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珍惜. 有酒在手, 就尽情品味, 或许门外, 就伏着耽耽利刃等候, 或许下一刻, 就有场致命的搏杀. 对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来说, 明天, 太遥远. 只有眼下的这一刻, 最重要, 也最真实. 更何况绛红的出现, 给予他那么深的幸福, 一时间, 不想也不屑, 去瞻顾那些烦恼了.

江湖深如许, 黑白两道相争不下, 世情犹如博弈, 变幻无常. 云诡波谲的棋局中, 他和她都只是盘中的棋子而已. 天生位列两阵, 却想要冲出桎梏, 寻一片清静天地, 谈何容易. "会不会后悔?"绛红知道, 爱上她的焚余, 不仅是正道的死敌, 还会是黑道的反叛, "武林公敌"的名号, 带来的会是什么, 他和她一样明了. "我做事从来都不会后悔. 问题是, 你愿不愿意和一个武林公敌在一起?" 除了她的心意, 他不在乎别的. 她微微地笑着: "我已经和你在一起了."

寂静, 是无声的叹息, 拥有彼此, 已是天下间最美好的事了. 因为一切太过美好, 心底里才会有深深的不安. 由来好物不长久, 彩云易散琉璃脆. 那么, 他和她的一切, 会不会终究化作一场虚无的梦?

柳焚余还是要做完那件事, 杀了李布衣. 这是他的任务, 作为杀手的任务, 他必须完成. 或许这可以在黑道, 给他和她留一线生机. 于是, 她回到山庄, 他再入江湖. 嘴上说着分别是暂时的, 心里, 却还是不舍, 还是痛. 目送着绛红步步回头地离开, 焚余或许第一次开始期盼未来, 因为, 未来里有她.

昔日的温室, 变做今日的樊笼. 终于等到一个机会, 绛红迫不及待地溜下山, 太过心急, 本就冲动粗心的她, 来不及编一个完美的理由, 顾不上避讳过怀疑的目光. 沿着小巷寻找, 终于找到角落里九瓣花的标记. 匆匆然踏入他藏身的小屋…… 一切都是值得的, 闪身出来站在面前的, 是那个魂牵梦绕的人.

"知道么, 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两天了." 再次拥她入怀, 焚余终于忍不住诉说着等待的焦灼. "我知道." 她的声音哽咽. 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统统都是骗人. 一日不见, 又何止如隔三秋? 相思, 从分手的那一瞬间已经开始. 这种恼人的滋味, 几分甜蜜几分痛,也动人心也断肠, 她和他都没有防备, 也不会抵抗.

可他不能带她走, 九命杀手, 柳焚余仍然放不下这个背负了许多年的名衔, 他有着自己的执拗. 于是, 只有让绛红继续等待. 她为他担忧, 却也无奈. "别担心, 等着我."他抚着她的脸, 眼中全是怜惜, 前途茫茫, 后无退路, 为了她, 他一定会成功, 会活着.

还是被发现了, 骄傲的沈绛红, 向着她往日敌视的女子屈膝下跪, 为了和焚余一起, 她不惜一切. 沈夫人的出现, 或许是不幸中的幸事. 她不能成全他们, 但至少可以包容他们. 回身再去找焚余的时候, 他已经走了, "等我杀了李布衣, 回来接你." 她看着他的字条, 黯然无语.世事难料, 她, 真的能等到那一天么? 曾经那样自信, 可没有了他在身边, 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 面对着沈星南的责问, 绛红是倔强的, 可也愧疚. 软禁, 是自己应得的惩罚. 梦色的到来, 伴随着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嫁给师兄, 或许曾经是懵懂时的愿望, 如今却变成最难接受的噩耗. 逃, 是她唯一的选择. 天不从人愿, 翠羽眉结下的仇家, 使绛红落入了精心算计的罗网. "不许你诋毁柳大哥, 我死也不会出卖他!"单纯的她, 对心上人可以拼死维护, 脱口而出的话, 却正中了对手下怀. 于是, 他和她的情感, 昭然天下, 成了她的不可饶恕的罪.

纵使这样, 还是不肯低头, 沈绛红天生有着火般的刚烈脾气. "我就是喜欢他, 因为他真心对我好!" 对着父亲的雷霆震怒, 仍然敢把心里话大声说了出来. 可惜, 一切都是徒劳. 她的挣扎, 在白道盟主的威仪下, 太过渺小. 只有两条路, 嫁给叶楚甚, 或者, 给柳焚余收尸. 绛红本以为自己无所畏惧, 可他的安危, 却成了她的死穴. 于是, 只有屈服.

爱殇, 他和她的缘分 或许注定以流血开始, 以流泪收场. 爱有多决然, 就有多无望. 只要他能好好活着, 她宁可在这样一个夜晚, 听自己心碎的声响.

8.抢亲

好几天了, 翠羽眉没有再露出半点行藏. 如兽般潜随着要猎杀的目标, 沉稳而谨慎, 只是静静地等待时机. 做刺客, 需要有过人的耐性, 尤其是面对着李布衣这样的高手. 为了专心备战, 忍住不去打探她的消息, 无奈, 忍不住那颗思念的心. 绛红, 她还好么? 想到她的时候, 在冷冽绵密的杀气中, 就会隐现着一丝暖的柔情.

终于有了机会,在李布衣身后, 无声息地走出来, 目光凝练, 森森然水般深寒. 此时的柳焚余, 整个人就是一把出鞘的剑. 碧光闪处, 疾狠如雷霆, 剑气斩断他侧畔的树枝, 李布衣不愧高手, 这一招竟被堪堪避过. 战意满怀, 第二剑蓄势待发, 他要杀的人, 向来都只能有一个结局. 然而, "不要打了, 快去救沈姑娘吧." 李布衣一句话中, 她的名字, 顿时扫去他满腔戾气. "你什么意思?" 焚余的语气中, 有狐疑, 有焦虑. 得到的, 是再也意想不到的消息. 绛红要出嫁了, 新郎是她的师兄. "你胡说", 他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绛红绝不会这么做!" 彼此的情意, 坚如磐石, 她绝不会委身他人. 他相信她, 一如他相信自己.

"各派掌门都知道了你们的事, 为了你的安全, 她可以拒绝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绛红永不会背叛他们情感, 可她也会为了保住心爱的人, 付出任何代价. 看着李布衣的眼睛, 知道他说的都是真话. 焚余惶惑了, 杀机全灭, 剑缓缓落下. 该怎么办, 怎么办? 不知所措, 只是一瞬间的慌乱, 他不顾一切, 掉头狂奔.

通往飞鱼山庄的路好像都永远没有尽头, 胸中那团焦虑的火焰, 燃着他的肺腑. 杀手的身份, 未完的任务, 黑道,白道,李布衣, 统统如芥草微尘. 唯一能想起的, 是她会流泪会微笑的黑眸, 是曾经握在自己掌心里柔软和暖的小手, 是初见时她的刁蛮, 是情深处她的缱绻. 不知疲倦地奔跑, 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绛红………

嫁衣红, 红妆的新娘, 本应是花般妍媚, 一颗心, 却早已憔悴枯萎. 眼中看不到其他, 妆台上依依落着的, 是焚余的信物, 长相伴, 随她度过每一个思念的夜晚. 轻轻把它拢入袖中, 仿佛藏起唯一的宝贝. 以后漫长的煎熬日子, 这, 会是他留给她唯一的寄托.

拿起头饰轻轻戴上, 华美而冰凉, 冷冷地贴着她的额, 是甩不脱的咒. 镜中的自己, 很美, 却有掩不住的悲伤. 菱花镜里形容瘦, 以前曾经幻想, 自己会成为一个怎样的新娘, 现今最恨的, 却正是这一身新妆. 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 心底里长长的叹息: 焚余…….

轻轻抬眸, 乍然看见, 镜中, 他的影和自己的影叠然相映. 沉默, 有几许怜惜, 几多深情, 满满承载在望着她的眼中. 视线交汇, 是真是幻? 分不清的目眩神迷. 若是梦, 就永远不要醒吧. 绛红还是回过头去, 焚余, 真的就站在面前. 扑到他怀里, 仿佛从一场梦魇回到了人间.柳焚余欣喜, 也战栗, 他竟然差点失去了她, 真的好险. 幸与不幸, 原来只有一线之隔. 从此刻开始, 怀中的女子, 他永不会放手了.

"跟我走." 他要带她离开, 去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 绛红却迟疑了, 心动神摇之后, 理智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焚余, 他比一切都重要, 他的安危大于自己的悲喜. 再不会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 因为爱上他, 她长大了. 于是, 咬咬牙说出违心的话, 别过头不敢看, 他诧异难解的眼神.

焚余不肯离开, 她的生命, 早已和他的紧紧连在一起, 沈绛红, 该是属于他的新娘. 她却只想要他安全, 独闯飞鱼山庄, 他置身何其之险. 对他的心越炽烈, 说出的话就越冷淡. 不再爱他, 不想和他亡命江湖, 想要过的, 是那种舒适安逸的生活…… 伤害是为了保护, 第一次的言不由衷, 她竭力演好. 暗自心痛, 多情却似无情.

奋力甩开他握着的手, "你走!" 和着眼泪赶他离开, 不意间, 袖中的信物悄然坠地. 无言, 那支悱恻的九瓣花, 打碎她一切徒劳的遮掩. 于是, 再也不需徘徊, 他明了她的无奈. 但一定要在一起,为了这, 可以付出自己的命. "你快点走吧." 绛红还在含泪央求. 焚余微笑着看她, 眼中满是笃定, 想说的只有一句话: "要走, 就一起走……"

柳焚余:绛红,如果输了你,就算我赢得整个世界也没有意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