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灭度

灭度

涅盘旧译灭度,新译圆寂。圆满诸德寂灭诸恶之义也。即离生死之苦,全静妙之乐,穷极之果德也。就此中所谓离生死之苦而言之,贤圣命终,为圆寂,即入于涅盘。宝积经五十六曰:'我求圆寂而除欲染。'宗轮论述记曰:'无上法王,久入圆寂。'唯识述记一本曰:'西域梵音云波利匿缚。波利者,圆也。匿缚喃,言寂。即是圆满体寂灭义。旧云涅盘,音讹略也。'贤首心经略疏曰:'涅盘。此云圆寂。谓德无不备,称圆。障无不尽,名寂。'

古大德在翻译经文的时候,认为"灭度"和"圆寂"都不足表述"涅盘""常、乐、我、静"的圆满状态。所以,就用音译,再加注释,解释这个名词的意思。涅盘是梵文的发音。在中文中,灭度和圆寂都有些过于让人联想到断灭的一面,不易联想到常、乐的一面,故此,在这种情况下,就不翻译,用音译。

另外,涅盘,或者说灭度,或者说圆寂,绝不是表示"死"了,没了。在没死的时候,证得涅盘,才真成就了。千万别误解。古大德也因为有这样怕大家误解的心意,所以,采用音译,直接说涅盘。

就像菩萨,翻译成中文,是"觉悟有情",但好像不足以表述菩萨的更宽泛的意义,所以就直接把菩萨音译"菩提萨"简称为菩萨,没有翻译成"觉悟有情",我们现在看来,是不是音译更好呢。

灭度又称做涅盘,又叫做入灭、灭惑,度生死的意思。不是永生,是非生非灭。也翻圆寂,圆满一切功德,寂灭一切惑业。还有很多的意思,不一一举例。

阿弥陀佛虽然说是无量寿,这也是相对地无量,有生必然是有灭的,阿弥陀佛也是化佛啊。就是释迦牟尼佛,我们虽然说他早在三千年前就涅盘了,其实现在他还在娑婆世界与大菩萨在讲法中呢。

佛有三身,一为法身、二为报身、三为化身,佛的不生不灭,是指佛的法身,而化身和报身是应众生的感和佛的愿力而有示现灭度(也就是涅盘)!当年释迦牟尼世尊示现我们这个世间,当时人们所看到的佛的身像是释迦牟尼的化身,其实释迦牟尼佛在非常非常无量无边久远以前已经在娑婆世界究竟成佛了。

我们众生的共业因缘和为了教化众生的缘故,所以释迦牟尼佛化身只能示现79年,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佛79岁就涅盘入灭了。佛的化身无量无边,完成教化众生的使命后就走了,也就是灭度涅盘了,但是佛真实的法身永远永远都不变,没有生也没有死,可以简单的说法身的概念是离开了时间和空间,靠我们的第六思维是不可能想明白,这个一定要老实修行去证得。而佛的报身的寿量有长有短,如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就是报身,但是这个报身的寿量长得不可思议,释迦牟尼佛的报身同样如此,这都是佛陀在无量无边劫数行菩萨道六度万行而感得的无量长的佛寿量。

诸佛灭度后,在五界佛的境界,以光的状态存在佛离开物质世界后的归宿,只能是第五界,因为五界是佛的家乡。所有来世的教导世人的圣人、佛、上师、耶酥、穆罕穆德、释迦牟尼;所有真正证佛果的人都回第五界。除非有其他的工作需要才离开。

整个宇宙就象一杯水,世界最纯的水也会有沉淀,切越往下越混浊。作为佛,他的能量是最高的(实在无法用语言讲)震动频率高、质地(只能这样说)细腻、轻纯,他只能在上方,而人比较粗糙,物质之人震动频率较低就只能在靠下的地方,地狱当然更低。来世界的佛、圣人他们在来世界前首先要把自己的震动频率及其他都降低到人的等级。

佛肉身灭度后,释迦牟尼的色身被火化,人间留下的只有身骨舍利,--这属于物质化身。

佛肉身灭度后,释迦牟尼的教法,被其弟子结集的三藏十二部经典,--这是释迦牟尼的精神化身。

佛肉身灭度后,释迦牟尼的心识,早在生前已经转变成空性智慧,--其智慧报身在常寂光净土。

佛肉身灭度后,释迦牟尼的业习全部证入无余涅盘,--其业习圆满化空归于虚空法界,这是法身。

古典架空 世族悲剧

四年前的一天下午,在我看完抢先版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后,忽然有了某种难以言说的创作冲动。那些时间,每天我一边随着人群稀里糊涂的去上课,一边在课堂上天马行空的构思着自己的作品。一些零零碎碎的断章,就这样被记在了我的各种记笔记的地方。以至于每到后来期末考试的时候,我都只能拿着被自己涂抹的花里胡哨的笔记,暗自苦笑。

这应该算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悲情故事。以历史上最为动荡的五代十国时期为虚拟背景,几个部落王国之间的恩怨像基因那样,也被分别遗传到了他们后代的身上。然而,仇恨从开始诞生时,就仿佛高高悬在众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既要故事里的人物为无限循环的复仇行动自圆其说,又要为七情六欲的人性弱点自欺欺人。矛盾最终得以解决的方式无外乎两种形态:一种是对立的双方趋于统一,另一种较为惨烈的就是矛盾双方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很不幸的是,作为一个悲情故事而言,这部作品的结局只能毫无意外的选择后面那种。

四年时间过去了。期间,我一直在为许多年少无知的莽撞,后悔的面红耳赤。可创作这部作品的最初动机,至今我依旧心怀莫大的感激。四年当中,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对这部作品内容的构画也随之面目全非起来。我一直觉着自己的表达方式,不足以担负起让它顺产的重大责任。因此,四年当中我都在弹精竭虑的等待着厚积薄发的那一天。可生活本身的乏味单调,远远超出了我个人所能抵御的能力。当我发现自己已经开始跟着太阳东升西落的慵懒格调,安逸的苟活着,我又重新燃起了要把它写下来的憧憬。

就像前面说到的那样,这部作品在远还没有写出来之前,就注定了永远是一部漏洞百出的待成品。可当我们看到原先在世界范围内流行的统一版本的《圣经》,新版时一再被重新改写,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想引用作家余华在《兄弟》后记中说到的一句话,来结束这段和天气一样乏味的简介--"写作就是这样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生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投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够走到遥远的天边。所以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