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太原府

太原府

太原府东至直隶赵州五百五十里,东南至辽州三百四十里,南至沁州三百十里,西南至汾州府二百里,西至陕西吴堡县界五百五十里,北至大同府朔州四百里。自府治至江南江宁府二千四百里,至京师一千二百里。

太原府东至直隶赵州五百五十里,东南至辽州三百四十里,南至沁州

三百十里,西南至汾州府二百里,西至陕西吴堡县界五百五十里,北至大同府朔州四百里。自府治至江南江宁府二千四百里,至京师一千二百里。

《禹贡》冀州地。春秋时为晋国。战国时属赵。秦置太原郡。两汉因之,兼置并州治焉。魏为太原国,并州仍旧。晋因之,后为刘渊所据,旋没于石勒,又为慕容燕所据,苻坚复取之。后魏仍为太原郡,兼置并州。北齐、后周皆因之。隋初,废郡置并州《隋志》:开皇二年,置河北道行台。九年,改为总管府,大业初府废。大业初,改曰太原郡。唐初,曰并州初置大总管府,又改大都督府,武后长寿元年,置北都,旋复曰并州。开元十一年,又置北都,改并州为太原府天宝元年,改北都为北京,又为河东节度使治所。《唐书》:至德初,命李光弼为北都留守。史盖因旧称书之,非是时又改京为都也。宝应初,始复曰北都。五代唐为西京,又改为北京。周时,为刘崇所据。宋太平兴国四年,改置并州,嘉?中,复曰太原府亦曰太原郡河东军节度。金因之改军曰武勇,寻复曰河东。元曰太原路。大德九年,改冀宁路。明初为太原府,领州五、县二十。今仍曰太原府。

府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诚古今必争之地也。周封叔虞于此,其国日以盛强,狎主齐盟,藩屏周室者,几二百年。迨后赵有晋阳,犹足拒塞秦人,为七国雄。秦庄襄王二年,蒙骜击赵,定太原,此赵亡之始矣。汉高二年,韩信虏魏豹,定魏地,置河东、太原、上党郡,此所以下井陉而并赵代也。后置并州于此,以屏蔽三河,联络幽、冀。后汉末,曹操围袁尚于邺,牵招说高?曰:并州左有恒山之险,右有大河之固,北有强胡,速迎尚以并力观变,犹可为也。及晋室颠覆,刘琨拮据于此,犹足以中梗胡、羯。及琨败,而大河以北,无复晋土矣。拓跋世衰,尔朱荣用并、肆之众,攘窃魏权,芟灭群盗,及高欢破尔朱兆,以晋阳四塞,建大丞相府而居之。胡氏曰:太原东阻太行、常山,西有蒙山,南有霍太山、高壁岭,北扼东陉、西陉关,是以谓之四塞也。及宇文侵齐,议者皆以晋阳为高欢创业之地,宜从河北直指太原,倾其巢穴,便可一举而定。周主用其策,而高齐果覆。隋仁寿末,汉王谅起兵晋阳,遣其党余公理出大谷、趣河阳见河南重险,綦良出滏口、见河南磁州,趣黎阳见直隶?县,刘建出井陉见直隶重险、略燕赵,乔钟葵出雁门、略代北,又遣裴文安等入蒲津,径指长安,寻为杨素所破败。大业十三年,李渊以晋阳举义,兵遂下汾、晋,取关中。唐武德二年,刘武周自马邑南侵,其党范君璋曰:晋阳以南,道路险隘,悬军深入,无继于后,进战不利,何以自全?武周不听。时世民言于唐主曰:太原王业所基,国之根本,请往讨之。武周败却,其后建为京府,复置大镇,以犄角朔方,捍御北狄。李白云:太原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是也。及安史之乱,匡济之功,多出河东,最后李克用有其地,与朱温为难。天复元年,朱全忠攻李克用于太原,遣其徒氐叔琮入自太行,张文恭以魏博兵入自磁州新口,葛从周以兖、郓、成、德兵入自土门即井陉也,张归厚以?州兵入自马岭,王处直以义武兵入自飞狐,侯言以慈、隰、晋、绛兵入自阴地,并抵晋阳城下,而不能克也。迨释上党之围,奋夹河之战,梁遂亡于晋矣。石敬瑭留守晋阳,遂易唐祚,而使刘知远居守。开运初,郭威谓知远曰:河东山川险固,风俗尚武,土多战马,静则勤稼穑,动则习军旅,此霸王之资也。知远果以晋阳代有中原。刘崇以十州之众,保固一隅。周世宗、宋太祖之雄武,而不能克也。宋太平兴国四年,始削平之,亦建为军镇。刘安世曰:太祖、太宗,尝亲征而得太原,正以其控扼二虏谓辽人,夏人也,下瞰长安谓开封,才数百里,弃太原则长安京城不可都也。及靖康之祸,金人要割三镇地三镇,太原、河间、中山也,李纲等以河北河东为国之屏蔽。张所亦言:河东为国之根本,不可弃也。时张孝纯固守太原,女真攻之不能克。及太原陷,敌骑遂长驱而南矣。蒙古蹙金汴京,亦先取其河东州郡。明初攻扩廓于太原,别军出泽、潞,而徐达引大兵自平定径趋太原,战于城下。扩廓败走,于是太原以下州郡,次第悉平。夫太原为河东都会有事关河以北者,此其用武之资也。

唐武后天授元年(690年)颁诏:"其并州宜置北都,改州为太原府。"此为太原建府之始。这时的北都太原府与京都长安,东都洛阳并称"三都"。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北都为北京。"太原称为北京、与西安长安,东京洛阳并称"三京",进入唐代全盛时期。太原府治晋阳(太原市西南汾水东岸),下辖14县:太原、晋阳、榆次、阳曲、盂县、寿阳、乐平、太谷、祁县、文水、交城、清源、芦川、广阳(原名石艾)。五代十国时期,太原建置依唐未变。951-979间,为北汉首都。

北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宋太宗亲征北汉,宋将潘美"进筑长连城围太原"。北汉割据势力降宋。赵氏对太原人民的多次反抗深恶痛绝,"诏毁太原旧城",诏废并州太原府,废太原、晋阳二县。晋阳被火烧水灌夷为废墟。新置平晋县于汾水之东。新置并州军事,移治于榆次(太原市榆次区)。同时依托唐明镇建太原新城。太平兴国七年(982年)"以(榆次)地非要会",移并州军事治所于太原新城(今太原市)。下辖9县:阳曲(太原新城,即今太原市)、平晋、文水、祁县、太谷、榆次、清源、寿阳、盂县。

金天会四年(1127年),女真族建立的金国,破宋都汴梁,掳去徽、钦二帝,废北宋太原大都督府,新置"太原河东军总管府",府治阳曲,隶属河东北路。金初太原府下辖10县与北宋太原府辖区属县无异。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析平晋、榆次、清源三县地,置徐沟县"属太原府。兴定年间,升置盂县为盂州,仍属太原府辖。是时太原府辖10县1州:阳曲、平晋、榆次、清源、徐沟、文水、祁县、交城、太谷、寿阳、盂州。

元太祖(成吉思汗)十三年(1216年)伐金,攻取太原。元王朝建立后,废太原府置太原路,直归中书省。大德八年(1304年),元成宗诏颁改太原路为冀宁路。

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攻克大都逐元顺帝,定鼎南京,废除宋、金、元以来的路制,废除元代冀宁路,复置太原府,隶属山西行中书省、府治阳曲县。洪武九年(1376年),扩建太原府城池,改山西行中书省为"承宣布政使司",太原府隶属其下,辖6州、22县。其中府直辖13县:阳曲、榆次、太谷、祁县、徐沟、清源、交城、文水、寿阳、太原、盂县、静乐、河曲。6个州中,辖县州5个:平定州领乐平,忻州领定襄,代州领五台、繁峙、崞县,岢岚州领岚县、兴县,永宁州领宁乡、临县,保德州不辖县。明万历朝调整地方建置,把太原府所属的汾州、永宁州划出,新建汾州府,太原府所辖州为5,所辖县降为20县,其中府辖县仍为13,州辖县降至7。

清代太原府,隶属山西行省,府治阳曲县,依旧辖5州20县。一仍明代旧置。雍正二年(1724年)把太原府所辖平定、代、保德、忻4个州划出,升置为直属山西省辖的直隶州。同时还划出太原府直隶县盂县、寿阳、静乐3县和州辖县乐平、定襄、五台、崞县、繁峙、河曲、兴县7县,分属上述4个直隶州。太原府所辖州县大为缩减,降至1州10县:阳曲、太原、榆次、太谷、清源、徐沟、祁县、交城、文水。岢岚州,州下辖岚县。雍正八年(1730年)又划出保德直隶州所属兴县,归属岢岚州。太原府又辖1州、11县。乾隆二十年(1763年)将清源县并入徐沟县。此后太原府下辖1州10县,府治阳曲,终至清亡。

1913年废。

太原府,并州。开元户十二万六千八百四十。乡二百四十五。元和户十二万四千。乡二百四十九。今为河东节度使理所。

管州十一:太原府,汾州,沁州,仪州,岚州,石州,忻州,代州,蔚州,朔州,?州。县四十七。都管户一十五万一千六百八十三。

《禹贡》冀州之域。《禹贡》曰"既修太原",注曰"高平曰原",今以为郡名。《舜典》曰"肇十有二州",王肃注曰:"舜为冀州之北太广,分置并州,至夏复为九州,省并州合於冀州。周之九州,复置并州。"《职方》曰:"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薮曰昭馀祁,川曰滹沱、沤夷,浸曰涞、易。"《释名》曰:"并,兼也,言其州或并或设,因以为名。"《春秋》晋荀吴败狄於大卤,即太原晋阳县也。中国曰太原,夷狄曰大卤。按晋,太原、大卤、大夏、夏墟、平阳、晋阳六名,其实一也。《太康地记》曰"并州不以卫水为号,又不以恒山为名,而言并者,盖以其在两谷之?乎?"按今州本高辛氏之子实沈,又金天氏之子台骀之所居也,《左传》曰:"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沈,居於大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后帝不臧,迁实沈於大夏主参。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元冥师,生允格、台骀,以处太原。"晋阳县也。太原,台骀之所居。按今州又为唐国,帝尧为唐侯所封,又为夏禹之所都也。《帝王世纪》曰:"帝尧始封於唐,又徙晋阳,及为天子都平阳。"平阳即今晋州,晋阳即今太原也。又曰:"禹自安邑都晋阳,至桀徙都安邑,至周成王以封弟叔虞,是为晋侯。"

《史记》曰:"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圭,曰:'以是封汝。'周公请封之於唐,成王曰:'吾戏耳。'周公曰:'天子无戏言。'遂以封之。"今州,春秋时来晋国,战国时为赵地,《左传》曰:"晋赵鞅入晋阳以叛。"颍容曰:"赵简子居晋阳,至成公居邯郸。"《史记》曰:"智伯率韩魏攻赵,襄子奔保晋阳。"

晋为韩、魏、赵所灭,故其地属赵。《地理志》曰:"赵西有太原。"《秦本纪》曰:"庄襄王二年,蒙骜攻赵,定太原。四年,初置太原郡。"始皇置三十六郡,仍为太原郡。汉二年,魏豹反为楚,尽有太原、上党之地。九月,韩信虏魏豹,定魏地,置河东、上党、太原郡。六年,以太原二十一县为韩国,徙封韩王信,都太原。七年,信反,走入凶奴。十一年,封皇子为代王,都晋阳。文帝元年,立皇子参为太原王,都晋阳。《地理志》云太原郡领二十一县,属并州。后汉末,省并州入冀州。魏文帝黄初元年,复置并州,改太原郡为太原国。初,曹公围袁尚於邺,时袁绍外甥高?为并州刺史,沮授说?曰:"并州左有恒山之险,右有大河之固,北有强胡,宜速迎尚,并力观变。"?不能用,故败。晋惠帝时,并州之地尽为刘元海所有。其后刘曜徙都长安,自平阳已东尽入石勒。至苻坚、姚兴、赫连勃勃并於河东郡置并州。后苻丕为慕容垂所迫,奔於晋阳,称帝一年,为慕容永所灭。后魏复为太原郡。周武帝建德六年,平齐,置六府於并州,后省六府,置并州总管。隋开皇二年废总管,置河北道行台尚书省,今州理是也。九年,废行台,复置并州总管。大业元年废总管,三年罢州为太原郡。隋季延迟,寇盗充斥,炀帝以高祖为山西河东道抚慰大使、太原郡留守,仍遣武贲郎将王威、高君雅为副。时贼帅历山飞众号十万,来寇郡境,刘武周又杀太守王仁恭举兵马邑,俄又攻破汾阳。宫监裴寂、晋阳令刘文静劝高祖举兵,旬日?众至数万,威、君雅有疑心,高祖斩之以徇,时大业十三年也。其年入关,克定京邑,高祖辅政。

义宁元年,太原郡仍旧不改。武德九年罢郡为并州总管,三年废总管,四年又置,其年又改为上总管,五年又改为大总管,七年又改为大都督。天授元年罢都督府,置北都,神龙元年依旧为并州大都督府。开元十一年,玄宗行幸至此州,以王业所兴,又建北都,改并州为太原府,立起义堂碑以纪其事。二十一年,分天下州郡为十五道,置采访使以检察非法,太原为河东道。又於边境置节度使以式遏四夷,河东最为天下雄镇,河东节度理太原府,管兵五万五千人马一万四千匹,衣赐一百二十六万疋段,军粮五十万石。掎角朔方天兵军,太原府城内。圣历二年置,管兵二万人,马五千五百匹。?中郡守捉,东南去单于府二百七十里。调露中裴行俭破突厥置管兵七千七百人,马一千二百匹。东南去理所八百馀里。大同军雁门郡北三百里,调露中突厥南侵,裴行俭开置,管兵九千五百人,马五千五百匹。东南去理所八百馀里。雁门,今代州。横野军安边郡东北百四十里,开元中河东公张嘉贞移置,管兵七千八百人,马一千八百匹。西南去理所九百馀里。

安边郡,今蔚州地界。定襄郡去理所百八十里。管兵三千人。定襄郡,今忻州。

雁门郡去理所五百里。管兵四千人。楼烦郡东南去理所二百五十里。管兵三千人。

楼烦郡,今岚州。岢岚军。楼烦郡北百里。长安中李迥秀置,管兵千人。东南去理所三百五十里。岢,音哿。天宝元年,改北都为北京。今太原有三城,府及晋阳县在西城,太原县在东城,汾水贯中城南流。

府境:东西南北八到:西南至上都一千二百六十里。南至东都八百九十里。东南至仪州三百四十五里。西南至沁州三百四十里。东至赵州五百六十里。北至忻州一百八十里。

正南微东至潞州四百五十里。东北至恒州五百里。

贡、赋:开元贡:人参,黄石钅?,柏子仁,蒲萄,甘草,龙骨,特生草,铜镜。赋:布,麻。

管县十三:太原,晋阳,榆次,清源,寿阳,太谷,祁,文水,交城,广阳,阳曲,盂,乐平。

太原县,赤,郭下。开元户二万一千六百五十六。乡四十。元和户垦田本汉晋阳县地,高齐河清四年,自今州城中移晋阳县於汾水东。隋文帝开皇十年,移晋阳县於州城中,仍於其处置太原县,属并州。大业三年罢州,置太原郡,县仍属焉。隋末移入州城,贞观十二年还迁於旧理,在州东二百六十步。

牢山,一名看山,在县东北四十五里。《后魏书》曰:"刘聪遣子粲袭晋阳,猗卢救之,遂猎牢山,陈阅皮肉,山为之赤。"其山出金钅?。

潜丘,在县南三里。《尔雅》曰:"晋有潜丘。"隋开皇二年於其上置大兴国观。

洞过水,东自榆次县界流入,西去县三十里入晋阳县界。

阳曲故城,在县东北四十五里。

阳直故城,在县东北二十里。隋开皇十六年改阳曲县,理此。

晋渠,在县西一里。西自晋阳县界流入。汾东地多咸卤,井不堪食,贞观十三年,长史英国公李?乃於汾河之上引决晋渠历县经ㄩ,又西流入汾水。

晋阳县,赤。郭下。开元户一万二千八百八十一。乡二十五。元和户本汉旧县也,属太原郡,至后魏并不改。按此前晋阳县理州城中,高齐武成帝河清四年,移晋阳县於汾水东,今太原县理是也。武平六年,於今理置龙山县,属太原郡,因县西龙山为名也。隋开皇三年,罢郡,置并州。十年,废龙山县,移晋阳县理之。大业三年,罢州,为太原郡,县仍属焉。皇朝因之。在州南二里。

悬瓮山,一名龙山,在县西南十二里。《山海经》曰:"悬瓮之山,晋水出焉,其上多玉,其下多铜。"

蒙山,在县西北十里。《十六国春秋》曰"前赵刘?征刘琨不克,略晋阳之人,逾蒙山而归",即谓此也。今山上有杨忠碑,为周将讨齐战胜,隋开皇二年,追纪功烈,始建此碑。忠即文帝之考,谥曰武元皇帝。

汾水,北自阳曲县界流入,经县东二里,又西南入清源县界。

晋水,源出县西南悬瓮山。《水经注》曰:"晋水出悬瓮山,东过其县南。

昔智伯遏晋水灌晋阳,城不没者三版,后人踵其遗迹,盖以为沼。沼水分为二派,其北渎即智氏故渠也,其渎乘高东北注入晋阳城,以周灌溉,东南出城注入汾水。

其南渎,於石塘下伏流,东南出晋阳城南,又东南入於汾。"今按晋水初泉出处,砌石为塘,自塘东分为三派:其北一派名智伯渠,东北流入州城中,出城入汾水;其次派东流经晋泽南,又东流入汾水,此二派即郦道元所言分为二派者也,其南派,隋开皇四年开,东南流入汾水。

洞过水,东自太原县界流入,西入於汾,晋水下口也。《水经注》曰"刘琨之为并州也,刘元海引兵邀击之,合战於洞过",即是水也。今按此水出沾县北山,沾即今乐平县也,水经县西南二十五里入汾水。

晋泽,在县西南六里。隋开皇六年,引晋水溉稻田,周回四十一里。

府城,故老传晋并州刺史刘琨筑。今按城高四丈,周回二十七里。城中又有三城,其一曰大明城,即古晋阳城也,《左传》言董安于所筑。《史记》云:"智伯攻襄子於晋阳,引汾水灌其城,城不浸者三版。"《春秋后语》云:"智伯攻晋阳,决晋水灌之,城中悬釜而炊。"今按城东有汾水南流,城西又有晋水入城,而《史记》云引汾水,《后语》云决晋水,二家不同,未详孰是。高齐后帝於此置大明宫,因名大明城。姚最《序行记》曰"晋阳宫西南有小城,内有殿,号大明宫",即此也。城高四丈,周回四里。又一城南面因大明城,西面连仓城,北面因州城,东魏孝静帝於此置晋阳宫,隋文帝更名新城,炀帝更置晋阳宫,城高四丈,周回七里。又一城东面连新城;西面北面因州城,开皇十六年筑,今名仓城,高四丈,周回八里。

故唐城,在县北二里。尧所筑,唐叔虞之子燮父徙都之所也。

三角城,在县西北十九里,一名徙人城。

捍胡城,一名看胡城,在县北二十三里。

受瑞坛,在州理仓城中。义旗初,高祖神尧皇帝受瑞石於此坛,文曰"李理万吉"。

晋阳故宫,一名大明宫,在州城内,今名大明城是也。昔智伯攻赵襄子,襄子谓张孟谈曰:"无箭奈何?"对曰:"臣闻,董安于,简主之才臣也,理晋阳,公宫之垣,皆以艺蒿?苦墙之,蒿至於丈。"於是发而试之,其坚则??之劲不能过也。公曰:"矢足矣,吾铜少。"对曰:"臣闻,董安于之理晋阳,公宫之室,皆以炼铜为柱质,请发而用之,则有馀铜矣。"高齐文宣帝又於城中置大明宫。

竹马府,在州城中。

汾桥,架汾水,在县东一里,即豫让欲刺赵襄子,伏於桥下,襄子解衣之处。

桥长七十五步,广六丈四尺。

晋祠,一名王祠,周唐叔虞祠也,在县西南十二里。《水经注》曰:"昔智伯遏晋水以灌晋阳,其川上后人蓄以为沼。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侧有凉堂,结飞梁於水上,晋川之中,最为胜处。"《序行记》曰:"高洋天保中,大起楼观,穿筑池塘,自洋以下,皆游集焉。"至今为北都之胜。

介之推祠,在县东五十里。

唐叔虞墓,在县西南十六里。

高齐相国咸阳王斛律金墓,在县西南十七里。

起义堂碑,在乾阳门街。开元十一年,玄宗幸太原所立,御制并书。

晋祠碑,在乾阳门街。贞观二十年,太宗幸并州所置,御制并书。

讲武台,在县西北十五里。显庆五年置。

榆次县,畿。西去府五十六里。开元户一万五千四百三十七。乡三十。本汉旧县,即春秋时晋魏榆地。《左传》曰"石言於晋魏榆",注曰:"魏,晋邑。

榆,即州理名也。"《史记》曰:"庄襄王二年,使蒙骜攻赵魏榆。"汉以为县,属太原郡。后魏太武帝并入晋阳县,宣武帝复置榆次县。高齐文宣帝省,自今县东十里移中都县理之,属太原郡。十年改中都县又为榆次县,三年罢州为郡,县仍属焉。皇朝因之。

麓台山,俗名凿台山,在县东南三十五里。

洞过水,东自寿阳县界流入,经县南四里,又西南入太原县界。

中都故城,县东十里。高齐移於废榆次城,即今县理是也。

凿台,在县南四里。《水经注》曰:"洞过水西过榆次县南,水侧有凿台,智伯瑶刳腹绝肠,折颈摺颐之处。"《史记》曰:"智氏信韩、魏从而伐赵,攻晋阳,韩、魏杀之於凿台之下。"《说苑》曰:"智氏见伐赵之利,不知榆次之祸。"皆谓此也。今按其台为洞过水所侵,无复遗迹。

原过祠,俗名原公祠,在县东九里。《史记》曰:"智伯率韩、魏攻赵,赵襄子惧,乃奔保晋阳。原过从,后,至於王泽,见三人,自带以上可见,自带以下不可见。与原过竹二节,莫通。曰:'为我遣赵毋┰。'原过既至,以告襄子。

襄子斋三日,亲自剖竹,有朱书曰:'赵毋┰,余霍泰山山阳侯天使也。三月丙戌,余将使汝反灭智氏。汝亦立我百邑。'襄子再拜,受三神之令。既灭智氏,遂祠三神於百邑,使原过主之。"

麓台山祠,俗名智伯祠,在麓台山上。

清源县,畿。东北至府三十九里。开元户八千五百四十一。乡十七。元和户本汉榆次县地,《地理志》曰"榆次有梗阳乡,魏戊邑。"按梗阳在今县南百二十步梗阳故城是也,自汉、晋皆为榆次县地。后魏省榆次县,地属晋阳。隋开皇十六年,於梗阳故城置清源县,属并州,因县西清源水为名。大业二年省,又为晋阳县地,武德元年重置。

汾水,经县东,去县九里,又江南入文水县界。

梗阳故县城,春秋晋大夫祁氏邑也,在县南百二十步。《左传》曰"晋杀祁盈,遂灭祁氏,分为七县,魏戊为梗阳大夫",是也。隋开皇十六年,於其城内置清源县。

鹅城,在县东南二十二里。《晋阳春秋》曰:"永嘉元年,洛阳步广里地陷,有二鹅,色典苍者飞冲天,白者不能飞。苍杂色,故夷之象,刘曜以为己瑞,筑此城以应之。"

阎没墓,在县西南三里。《左传》曰:"梗阳人有狱,魏戊不能断,以狱上。

其大宗赂以女乐,魏子将受之。魏戊谓阎没必谏,许诺退朝,待於庭。馈入,召之。比置,三叹,魏子问之,对曰:'或赐小人酒,不夕食,馈始至,恐不足。'中置,自咎曰:'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及馈之毕,愿以小人之腹为君子之心,属餍而已。'魏子辞梗阳人。"

寿阳县,畿。西南至府一百五十里。开元户五千一百六十七。乡十。元和户本汉榆次县地,西晋於此置受阳寿,属乐平郡,永嘉后省。晋末山戎内侵,后魏太武帝迁戎外出,徙受阳之户於太陵城南,置受阳县,属太原郡。受阳县,即今文水县是也,隋开皇十年改受阳为文水县,又於受阳故城别置受阳县,属并州,即今县是也。大业三年,罢州为太原郡,县仍属焉。武德三年置受州,县改属焉。

贞观八年废受州,县属并州,十一年更名寿阳。

方山,在县北四十里。

洞过水,东自乐平县界流入,在县南五十里,又西南入榆次县界。

马首故城,在县东南十五里。《左传》曰"晋分祁氏之田为七县,韩固为马首大夫",即其地也。

神武故城,后魏神武郡也,在县北三十里。周废。

太谷县,畿。西北至府七十五里。开元户一万五百九十。乡二十。元和户本汉阳邑县地,属太原郡,今县东十五里阳邑故城是也。后汉明帝以冯鲂为阳邑侯。

后魏太武帝省,景明二年复置阳邑县,属太原郡,即今县是也。高齐及周同。隋开皇三年罢郡,属并州,十八年改阳邑为太谷县,因县西太谷为名。大业三年,罢州为太原郡,县仍属焉。武德三年,分并州之太谷、祁二县於此置太州,六年省太州,复以太谷、祁县属并州。

白璧岭,在县北七十五里。

蒋谷水,今名象谷水,源出县东南象谷,经县北四里,北入清源县界。

阳邑故城,在县东南十五里。

咸阳故城,在县西南十里。秦伐赵筑之,以咸阳兵戍之,因名。

萝蘼亭,俗名落漠城,在县西北十九里。

祁县,畿。北至府一百里。开元户一万五千七百八十二。乡三十。元和户本汉旧县,即春秋时晋大夫祁奚之邑也,《左传》曰:"晋杀祁盈,遂灭祁氏,分为七县,以贾辛为祁大夫。"注曰"太原祁县也。按汉祁县在东南五里故祁城是也,后汉迄后魏并不改。高齐天保七年省,隋开皇十年重置,属并州。武德二年改属太州,六年省太州,还属并州

帻山,在县东南六十里。

胡甲水,一名太谷水,东南自潞州武乡县界流入,又南入汾州平遥县界。

故祁城,汉祁县城也,在县东南五里。晋大夫贾辛邑。《水经注》曰:"贾辛以貌丑,妻不为言,与之如皋射雉,中之妻乃笑。"按《左传》魏献子谓贾辛曰:"昔贾大夫恶,取妻而美,三年不言,御以如皋射雉,获之,其妻始笑而言。"

注曰:"贾国之大夫。"以此而言,则辛非射雉者,郦道元所引为谬。

赵襄子城,在县西六里。

?州故城,后魏?州城也,在县西二十里。孝武帝永熙中寄理并州界,谓此也。

祁奚墓,在县东南七里。

后汉温序墓,在县西北十四里。序本祁人,死葬洛阳,其子梦序云:"久客思故乡。"乃反葬焉。

后汉周党墓,在县东南十四里。党,广武人,世祖引见,伏而不谒。

高齐唐邕墓,在县东南七十里。碑云"齐尚书令晋昌王。"

文水县,畿。东北至府百一十里。开元户一万二千六百六。乡二十三。元和户本汉大陵县地,属太原郡,今县东北十三里大陵故城是也。后魏省,仍於今理置受阳县,属太原郡。隋开皇十年,改受阳县为文水县,因县西文谷水为名。

皇朝因之。天授元年改为武兴县,神龙元年复为文水县。城甚宽大,约三十里,百姓於城中种水田。

汾水,东北自清源县界流入,经县东十五里,又西南入汾州隰城县界。

文水,西北自交城县界流入,经县西,又南入隰城县界。

大陵城,汉大陵县也,在县东北十里。《史记》曰,赵武灵王游大陵,梦处女鼓琴而歌。异日,数言所梦,想见其状。吴广闻之,因进孟姚焉。

平陶城,汉平陶县城也,在县西南二十五里,属太原郡。后魏改为平遥县,后西胡内侵,迁居京陵塞,在今汾州界。

大于城,在县西南十一里。本刘元海筑,令兄延年镇之,胡语长兄为大于,因以为名。

交城县,畿。东北至府八十里。开元户五千四百十三。乡十二。元和户本汉晋阳县地,开皇十六年分晋阳县置交城县,取迸交城为名,属并州。皇朝因之。

天授二年,长史王及善自山北故交城县移就?波村置。

少阳山,在县西南九十五里。其上多玉,其下多赤银。高二百丈,周回二十里。

羊肠山,在县东南五十三里。石磴萦委若羊肠,后魏於此立仓,今岭上有故石墟,俗云太武帝避暑之所。《地理志》上党,壶关亦有羊肠陂,在今潞州界,不谓此也。

狐突山,在县西南五十里。出铁钅?。

汾水,西北自岚州静乐县界流入。

文谷水,出县西南文谷。《水经》曰文水出大陵县西山文谷。按大陵县,在今文水县北十三里大陵故城是也。文水发源此城西北,东南流入文水县界,行八十里。

广阳县,畿。西南至府三百六十里。开元户二千六百七十三。乡五。元和户本汉上艾县地,属太原郡。后汉属常山国,晋属乐平郡,后魏改石艾县,属乐平郡不改。隋开皇三年罢郡,改属辽州。大业三年,省辽州后属并州。武德三年,又属辽州。辽州,今太原府乐平县理是也。六年,改属受州,贞观八年废受州后属并州。天宝元年改为广阳县,因县西南八十里广阳故城为名也。

浮山,在县东南三十五里。

泽发水,一名阜浆水,亦名妒女泉,源出县东北董卓垒东。今其泉初出,大如车轮,水色青碧。泉傍有祠,土人祀之,妇人ㄚ服靓妆,必兴雷电,故曰妒女。

故老传此泉中有神似鳖,昼伏夜游。神出,水随神而涌。其水东北流入井陉县界。

受州城,在县西北三十里。旧名塞鱼城,武德八年因故迹筑,移受州理此,贞观八年废。

井陉故关,在县东北八十里。《史记》曰:"汉二年,韩信与张耳欲东下井陉击赵王,成安君陈馀聚兵井陉口二十万,广武君李左车说成安君曰:'井陉道狭,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假臣奇兵三万,从?道绝其辎重,不至十日,两将之头,可致戏下。'"馀不从,故败。今按井陉亦名土门。

盘石故关,在县东北七十里。

苇泽故关,在县东北八十里。

董卓垒,在县东北八十里。《水经注》曰:"泽发水出董卓垒东。"

妒女祠,在县东北九十里,泽发水源。

阳曲县,畿。南至府七十里。开元户八千一百二十二。乡十六。元和户。本汉旧县也,属太原郡。黄河千里一曲,曲当其阳,故曰阳曲。按此前阳曲县,今忻州定襄县是也,后汉末移於太原县北四十五里阳曲故城是也。后魏又移於今县南四里阳直故城。隋开皇三年改为阳直县,十年又移於今县东北四十里汾阳故县,十六年改阳直县为汾阳县,因汉旧名也。炀帝又改为阳直县,移理木井城,即今县理是也。武德三年,又於今县西十五里分置汾阳县,属并州。七年省阳直县,改汾阳为阳曲县,因汉旧县也。

方山,在县东六十里。

汾水,西自交城县流入,经县西南,去县三十里,又东南入太原县界。

县城,故木井城也,东魏孝静帝筑。城中有井,以木为?,因名之。

狼孟故城,在县东北三十六里。《史记》曰"始皇十五年,大兴兵,至太原,取狼孟",是也。汉以为县,属太原郡,晋末省。按城左右狭涧幽深,南面大壑,俗谓之狼马涧。旧断涧为城,今馀壁犹存。

故盂城,汉盂县也,本春秋时晋大夫祁氏邑,在县东北八十里。《左传》曰:"晋杀祁盈,遂灭祁氏,分为七县,以盂景为孟大夫。"汉以为县。

石岭镇,在县东北七十里。

盂县,畿。西南至府二百二十里。开元户五千二百七十六。乡十。本汉旧县,属太原郡,后汉及晋不改。按此前盂县,在今县西南阳曲县东北八十里,故盂县城是也。后魏省,地属石艾县。隋开皇十六年分石艾县原仇县,属辽州,因原仇故城为名,即今县是也。大业二年,改原仇为盂县,因汉旧名,属并州。皇朝因之。武德三年,割并州之盂、寿阳二县於此置受州,贞观八年省受州,盂县复属并州。

白马山,在县东北六十里。《山海经》曰:"白马之山,其阳多玉石,其阴多铁及赤铜,木马之水出焉。"山上有白马关,后魏所置。

原仇山,在县北三十里。出人参、铁钅?。县取此山为名。

滹沱水,西自代州五台县界流入,南去县百里。

县城,本名原仇城,亦名仇由城。按《韩子》曰"智伯欲伐仇由国,道难不通,铸大钟遗之。仇由大悦,除涂将内之,赤章曼支谏不听,断毂而驰,仇由以亡",盖其地也。

乐平县,畿。西南至府三百里。开元户二千六百八十九。乡五。元和户本汉沾县,属上党郡。沾音丁念反。晋於此置乐平郡,沾县属焉,又别置乐平县。

后魏太武帝省乐平郡及县。(晋)孝明帝於今仪州和顺县重置乐平郡及县,高齐移理沾城,即今县是也。隋开皇十六年,於此置辽州,县属焉。大业二年,省辽州,以乐平属并州。皇朝因之。武德六年属受州,贞观八年省受州,县改属并州

少山,一名河逄山,在县西南三十里。《福地记》曰:"河逄山,在乐平沾县,高八百丈,可避兵水,此即恒山之佐命也"。

沾岭,在县西三十里。

清漳水,出县西南少山。《山海经》曰:"少山,清漳水出焉。"今按清漳出乐平,浊漳出潞州长子县界。

县城,即汉沾县城也,隋文帝更加修筑。

昔阳故城,一名夕阳城,在县东五十里。《左传》曰:"晋荀吴假道於鲜虞,遂入昔阳,灭肥子绵皋归。"七国时,赵戍於此。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