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能令公少年行

能令公少年行

龚自珍(1792-1841),初名自逻,后名自珍;始字爱吾,又字尔玉,旋改人,号定,亦作定庵、定公、定庵道人。又更名巩祚,再更名易简,字伯定;别署羽、羽山民等,浙江仁和(杭州)人,1829(道光九年)进士,官至礼部主事。1839(道光十九年)辞官南下,1841年暴卒于丹阳书院。身后有诗若干卷,600余篇,多为28岁后所作。

【作品名称】能令公少年行

【创作年代】清朝

【作者姓名】龚自珍

【文学体裁】杂言古诗

能令公少年行

龚子自祷蕲之所言也(1)。虽弗能遂,酒酣歌之,可以怡魂而泽颜焉(2)。

蹉跎乎公(3)!公今言愁愁无终。

公毋哀吟娅姹声沉空(4),酌我五石云母钟(5)。

我能令公颜丹鬓绿而与年少争光风(6),听我歌此胜丝桐(7)。

貂毫署年年甫中(8),著书先成不朽功(9)。

名惊四海如云龙,攫不定光影同(10)。

征文考献陈礼容(11),饮酒结客横才锋。

逃禅一意皈宗风(12),惜哉幽情丽想销难空。

拂衣行矣如奔虹(13),太湖西去青青峰。

一楼初上一阁逢,玉箫金东山东(14)。

美人十五如花,湖波如镜能照容,山痕宛宛能助长眉丰(15)。

一索钿盒知心同,再索班管知才工(16)。

珠明玉暖春朦胧,吴楚词兼国风(17)。

深吟浅吟态不同,千篇背尽灯玲珑。

有时言寻缥缈之孤踪,春山不妒春裙红。

笛声叫起春波龙,湖波湖雨来空。

桃花乱打兰舟篷(18),烟新月旧长相从。

十年不见王与公,亦不见九州名流一刺通(19)。

其南邻北舍谁与相过从?瘘丈人石户农(20)。

崎楚客,窈窕吴侬(21)。

敲门借书者钓翁,探碑学拓者溪僮(22)。

卖剑买琴,斗瓦输铜(23)。

银针玉薤芝泥封,秦疏汉密齐梁工(24)。

经梵刻著录重,千番百轴光熊熊,奇许相借错许攻(25)。

应客有玄鹤,惊人无白骢(26)。

相思相访溪凹与谷中,采茶采药三三两两逢,高谈俊辩皆沉雄。

公等休矣吾方慵,天凉忽报芦花浓。

七十二峰峰峰生丹枫,紫蟹熟矣胡麻,门前钓榜催词(27)。

余方左抽豪,右按谱,高吟角与宫,三声两声棹唱终(28)。

吹入浩浩芦花风,仰视一白云卷空。

归来料理书灯红,茶烟欲散颓鬟浓(29)。

秋肌出钏凉珑(30),梦不堕少年烦恼丛。

东僧西僧一杵钟,披衣起展华严筒(31)。

噫!少年万恨填心胸,消灾解难畴之功?

吉祥解脱文殊童,著我五十三参中(32)。

莲邦纵使缘未通,他生且生兜率宫(33)。

(1)祷蕲:即祈祷,企求祝福。蕲(qí),同“祈”。 

(2)怡魂而泽颜:使精神怡悦,颜容光润,即题所谓“能令公少年”意。 

(3)公:此为自指。 

(4)娅姹:同“哑咤”,嘈杂之声。 

(5)五石云母钟:云母所制的大酒器。 石(dàn),古代容积单位。 

(6)鬓绿:乌黑光洁如浓绿的鬓发,此为古代习惯表达法。 

(7)丝桐:琴的代称,此泛指美妙的乐音。 

(8)貂毫:毛笔的代称。 署年:在撰著上题写年月。 年甫中:刚到中年。 

(9)“著书”句:古时谓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出于《左传》。著书即立言,三不朽中最下一层,故曰“先成”。 

(10)“名惊”二句:谓徒具震撼四海之声名,如云中之龙,如捉摸不定之光影,总归虚幻。 攫(jué ná),捕捉。 

(11)征文考献:即征考文献。 陈礼容:阐释“礼”之含义。 

(12)“逃禅”二句:谓决意皈依佛教,而不符佛学规范的种种“幽情丽想”却难以芟除。 逃禅,逃避俗世生活,遁入佛禅之中。 宗风,佛家语,谓某教派传承的特殊风范。 

(13)奔虹:古代神话中以虹为神龙所化,能趋走奔驰,故称。 

(14):同“管”。 

(15)(nóng):花木繁茂,此形容作者假想的“美人”之艳丽。 “山痕”句:山峰轮廓宛曲,如美人之眉黛。此用《西京杂记》中记卓文君“望之眉黛若远山”语意。 

(16)“一索”二句:谓自己向美人索要礼物,以确证其心地才华。索得钿盒知美人与己同心,索得班管则知其才华过人。 钿(diàn)盒:旧时女子手边装嵌金花的首饰盒,此暗用白居易长恨歌》“惟将旧物表深情,钿盒金钗寄将去”诗意。 班管:即“斑管”,斑竹制作笔杆的毛笔。 

(17)吴(yú):吴歌。 楚词:即楚辞。 国风:《诗经》中有十五国风,亦多为民歌。 

(18)桃花:谓春雨,江南有“桃花雨”之称。 

(19)刺:名帖,即名片。 

(20)瘘(goū loú)丈人:驼背弓腰的老人,用《庄子达生》瘘承蜩(捕蝉)事,指有道之士。 石户农:即石户之农,上古隐士,曾拒绝帝舜禅让,逃海上而不返。见《庄子让王》。 

(21)(qīn)崎:山势突兀貌。楚客:本指屈原,此泛指孤高愤疾之文士。 窈窕:形容女子身姿曼妙。 吴侬:吴人谓人曰侬,此指吴地女子。 

(22)探碑学拓:探寻古碑,学习拓本。 僮:同“童”。 

(23)斗瓦输铜:收藏古玩,与藏家争胜斗奇。 瓦、铜,指古陶器、铜器。 

(24)银针、玉薤(xiè):两种笔法,银针指细笔划的篆书,玉薤指粗笔划的隶书。芝泥封:古代信函封泥上印章的篆刻字体。 “秦疏”句:此句写各朝碑刻特点,秦疏谓秦碑笔致疏朗,汉密谓汉碑笔致厚密,齐梁工谓齐梁碑刻笔致工美。 

(25)(qū)经梵刻:指佛经。是一种古印度文字卢文的省称。 梵刻,另一古印度文字梵文刻成的经书。著录重(chóng):指藏书很多。 番:书页。 轴:卷轴。 “奇许”句:奇妙的内容可供借鉴吸收,错误的内容可供批判驳难。 

(26)“应客”二句:用宋代林逋蓄鹤应客与东汉桓典乘骢马、人皆避之故事,写隐居时与人平等往来,无达官贵人之打扰。 

(27)胡麻:芝麻。 (méng):食物盛满器皿貌。 钓榜:钓鱼船。榜同舫,船。 词:盛诗词用的竹筒,用白居易与友人盛诗往来故事。,同“筒”。 

(28)豪:同“毫”,谓毛笔。 角、宫:古代五音之二,概指音乐。 

(29)颓鬟:女子斜垂的发髻。 

(30)“秋肌”句:谓看见美人光洁的手腕,觉清冷凉爽之意。钏(chuàn),手镯。 珑,形容花气清凉,见龚自珍《水仙花赋》。 

(31)华严筒:谓《华严经》。筒,经卷。 

(32)“吉祥”二句:承上句而来,谓能免除烦恼皆因读到《华严经》,如听文殊说法,并经指引参见诸菩萨,置身佛界中,参悟大道。文殊童,即文殊师利(意译为妙吉祥)菩萨,他是侍立于如来身畔的童子,故称“吉祥文殊童”。五十三参,又称五十三善知识,指五十三个得道的佛教徒。 

(33)“莲邦”二句:谓佛教修行的最高理想。 莲邦,即所谓极乐世界,因人皆居于莲花之上,故云。 兜率宫,即兜率天,佛教所谓“天堂”。

龚自珍生平奇丽之作颇多,而最奇丽者莫过于这首诗。“奇丽”有二义:一层指形式。如题目为“行”,是拟乐府体,而独具心裁地采用“柏梁体”句法,一句一韵,一韵到底,密栗险峻;又如辞藻运使之异采纷披,或古澹,或兀,或窈窕,或浑茫,予人行于山阴道上,目不暇给、美不胜收之感;另一层则指其内容奇妙炫丽。

此诗作于1821年(道光元年)内阁中书任上。前一年秋,作者尝有“戒诗”之举,本年考授军机章京未果,“怒”而破戒,此后数年之作即名为《破戒草》以记之。面对个人的失志与末路,尤其出于对黯淡污浊的官场之强烈厌恶,作者驰骋奇情壮采,写下这首“隐逸”生涯的颂歌。

隐逸是中国古典诗歌创作的主题之一,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文化积淀与影响皆极厚重。自来佳篇横出,蔚为大宗。在如此坚厚的积累之上,龚自珍能更进一步,冲破窠臼,写出这篇集隐逸文化大成之作品,其魄力才情实值得钦羡。在这首诗中,作者将山林湖海之隐、金石书画之隐、茶烟口腹之隐、禅悦风情之隐……举凡文化传统中出现过的隐逸形态全部打叠一气,在笔底整合结构出一个“浩浩乎如冯虚驭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般的奇异炫丽的精神世界,透过字里行间的飞扬飘逸、雄放惬意,其底里乃是怅惘、绝望、黑暗中的一种变形自救,一种苍凉、灭寂之感栩栩然盈于纸上。他总结了那一时代知识群体所能梦想出的最为适情放逸的境界,同时又无异于宣布这一切都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之所以还津津乐道不过是为了“怡魂而泽颜焉”。

龚自珍(1792-1841),初名自逻,后名自珍;始字爱吾,又字尔玉,旋改人,号定,亦作定庵、定公、定庵道人。又更名巩祚,再更名易简,字伯定;别署羽、羽山民等,浙江仁和(杭州)人,1829(道光九年)进士,官至礼部主事。1839(道光十九年)辞官南下,1841年暴卒于丹阳书院。身后有诗若干卷,600余篇,多为28岁后所作。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