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萨图克布格拉汗

萨图克布格拉汗

全称:苏丹萨图克布格拉汗(维吾尔语: ,拉丁字母转写:Sultan Satuq Bughra Khan)。中世纪中亚突厥民族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改革家。

喀拉汗王朝大汗,祖父毗伽阙卡迪尔汗。早年在萨曼王朝的影响下并改宗伊斯兰教,915年在古拉姆近卫军的帮助下,发动政变,夺取汗位,之后大刀阔斧推进改革,打击守旧派贵族,同时大兴武功,从萨曼王朝手中收复了大量失地。一生致力于喀喇汗王朝的发展与建设,并传播伊斯兰教。

955年去世后葬于新疆阿图什,其陵墓至今仍屹立。

关于萨图克的出身,一直以来有着不同的说法:

萨图克布格拉汗生于喀喇汗王朝首都巴拉沙衮(今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附近),祖父是喀喇汗王朝(Karakhanid Empire)始祖毗伽阙卡迪尔汗,父亲巴泽尔是王朝大可汗。相传其幼年丧父,母亲改嫁其叔父奥古尔恰克卡迪尔汗后,即随叔父生活。

根据古代一位来自伊朗朱兹詹省的作家的地理作品描述,萨图克布格拉汗来自阿图什(今新疆阿图什县)一个人口稠密的样磨人(Yagma)村庄。

样磨人为西突厥铁勒部落与悦盘有关的小部落,部落的图腾是公驼。该部占有喀什与纳伦河(他们本身来自里海)。他们后来加入维吾尔人。在维吾尔人西迁后,占据了疏勒故地,后来成为喀拉汗王朝的一部分。俄国学者巴托尔德(Васили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Бартольд,Vasily Vladimirovich Bartold)认为样磨为乌古斯人的一支。

公元893年,波斯萨曼王朝(波斯语:Sāmāniyān;英语:Samanids,819年-999年)以保护边境为借口,向喀喇汗王朝发动了大规模进攻,波斯军队连连取胜,喀喇汗王朝遭受了惨重损失,白水胡城、塔拉兹、塔尔萨坎特等城市都被萨曼王朝取夺,萨图克于是跟随叔父奥古尔恰克迁至喀什噶尔

少年的萨图克目睹了国家的不堪一击,于是在心里暗暗种下了改革弊端、富国强兵的决心。

12岁(一说16岁或20岁)时,萨图克接受避难于阿图什的萨曼王朝王子纳斯尔本曼苏尔(Abu-Nasr)的传授,归信了伊斯兰教,起经名阿卜杜勒卡里姆(Abd Karim)。纳斯尔与时为喀喇汗帝国的副汗,也就是萨图克的继父(应为其叔父奥尔古恰克)交好,并得以在喀什郊外的阿图什建一清真寺。

之后,他模仿萨曼王朝古拉姆近卫军的模式,组建了忠诚于自己的古拉姆近卫军,并让官兵也随其归信伊斯兰教。此后,他学习《古兰经》,并在王族成员和青年中发展信徒。但一切都是秘密进行。叔父曾一度怀疑其改宗伊斯兰教,于是令期建一寺庙,而其在接受纳斯尔建议佯为进行。不过在其刚开始时,其叔父又改变了主意,阻止了他。

早在萨图克的父亲去世,其叔父奥古尔恰克接替帝位时,奥古尔恰克便不愿意让萨图克按传统成为储君,而是打算让自己的孩子继位。

之后的萨图克随着年龄增长,与叔父的隔阂也逐渐加深,当他秘密改信伊斯兰教之后,略有察觉的奥古尔恰克对他的态度也更加疏远,并时常派人对他的一举一动进行监督。

不过萨图克凭借能力巧妙的避开了叔父的监视,并逐步壮大了自己的实力,公元915年(一说910年),在忠诚于自己的古拉姆近卫军的帮助下,萨图克在喀什噶尔发动武装政变,杀掉父亲,夺取政权,取名布格拉汗(布格拉,突厥语,意为"公骆驼")。

继位后,宣布伊斯兰教为王朝的国教,并利用其权力迫使王公贵族和属民改宗伊斯兰教。

早期喀喇汗王朝的政治制度同突厥汗国、回鹘汗国等草原游牧民族政权类似,汗国分为两部分,由汗族中最长者任大可汗,次长者任副可汗,分别统治汗国的一部分,汗国地方没有基本的行政划分,而是以部落、部族为单位治理,整个国家被看作汗族的财产分给各个汗室成员。

在萨图克时代,喀喇汗王朝的经济逐步由游牧经济向定居农业经济过渡,其社会制度也由奴隶制转变为封建制,但仍然保留了大量的游牧经济奴隶制残余。特别是在喀喇汗王朝版图逐渐扩展,境内繁荣的城市越来越多,以及同萨曼王朝接触之后,这种生产方式上的差距日益明显。893年的战争,使许多喀喇汗上层阶级认识到这种差距。为了更好的进行统治,改变落后的统治制度,吸纳接受波斯人先进的文明,向波斯人学习,成为必然选择。

萨图克布格拉汗早先在纳斯尔那里学习了一套治国方略,其中便有波斯萨曼王朝完善的中央集权体制,在他继任可汗之后,便大刀阔斧地改革汗国以往的弊端。

萨图克的改革举措引起了守旧贵族的不满与恐慌。公元925年以后,随着改革的力度不断加深,旧贵族越来越多的利益被触及,这些既得利益者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便以巴拉沙衮为大本营结成同盟,试图推翻萨图克的统治。但是守旧派组织的多次政变均被萨图克成功的粉碎,守旧派便组织武装叛乱,从巴拉沙衮一路杀向喀什噶尔,但叛军无乱组织还是训练都不如喀喇汗军队,所以被连续击败,而喀喇汗军队成功反击。公元934年,喀喇汗军队成功控制巴拉沙衮,守旧派头目被杀,守旧势力被彻底粉碎。

成功收复巴拉沙衮之后,萨图克便将中央组织机构搬到了这里。

公元931年以后,喀喇汗国内局面逐渐稳定,萨图克便大举发兵进攻萨曼王朝,以收复被占领近半个世纪的失地。

喀喇汗大军主力10万人从巴拉沙衮出发,沿天山而行,沿途第一个目标便是喀喇汗曾经的副可汗驻地--塔拉兹,此时的塔拉兹已经成为萨曼王朝北方最大的要塞,有9万军队驻守,扼守交通要道。塔拉兹守将听说喀喇汗军开来的消息之后,还认为喀喇汗军队还是那群牧羊的乌合之众,于是犯了麻痹轻敌的错误,喀喇汗军队很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塔拉兹城下,迅速构建好了营地与攻城器械,而防御一方的波斯军却队形不整,军心散漫,萨图克看出了波斯军的麻痹,便下令第一波进攻之后故意败下阵来,萨曼军则认为喀喇汗军不堪一击,便逐渐放松了警戒。当晚,萨图克派遣精兵在夜幕的掩护之下,悄悄用钩锁爬上城墙,杀死萨曼军哨兵,并打开了城门,隐蔽在四周的喀喇汗军队立即浩浩荡荡从正门杀入,萨曼军队猝不及防,被喀喇汗军一举消灭。

塔拉兹之战的胜利震惊了萨曼王朝的朝野,塔拉兹周边的小城市守军自知无法匹敌喀喇汗军队,便开城投降。萨图克实行宽容政策,仍让他们驻守城镇,喀喇汗军队兵不刃血地收复了不少失地,获得了大批物资补充,扩充了力量,继续向南进发。

经过数日的行军,喀喇汗军队到达了萨曼王朝又一个重要据点--塔尔萨坎特,这里曾经也是喀喇汗王朝最富庶的城市之一,居民以葛逻禄人居多,同时有不少粟特人波斯人等伊朗人。塔尔萨坎特守将阿达赫塔尔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听说喀喇汗军队到来后并没有在城里被动防守,而是率5万大军主动出击,在城郊设防,严阵以待。喀喇汗军队很快便到达了郊外,与萨曼军队形成对峙之势,阿达赫塔尔决定抢先一步击垮对手,他命令重装骑兵为先锋,凭借地形优势排成古波斯阶梯阵型向喀喇汗军杀来,萨图克见状立即命令全军展开,形成新月阵型包围对方。萨曼波斯的铁骑不愧战力强悍,他们一度冲入喀喇汗中军步兵队列之中,接连砍杀喀喇汗士兵,即将将喀喇汗大军拦腰斩断,阿达赫塔尔见状命令步兵杀入喀喇汗军中,支援重骑兵,扩大战果。眼看中军即将崩溃,萨图克遂命令两翼喀喇汗重装骑兵发起攻势,将萨曼军队彻底包抄,喀喇汗重骑兵从两翼冲入萨曼重骑兵队列之中,同萨曼重骑兵厮杀开来,一时难分胜负。就在这时,萨图克事先埋伏好的一支军队突然从萨曼军队侧翼出现,对萨曼军形成合围之势,萨曼军在这突然其来的打击之下,军心开始动摇,并逐渐抵挡不住喀喇汗军的攻击而败下阵来,阿达赫塔尔殊死抵抗,但已经无法挽回颓势,最终兵败自杀身亡,塔尔萨坎特被喀喇汗军收复。

经过两场战役的重大胜利,萨曼王朝在锡尔河以北的兵力已无法抵挡喀喇汗的兵锋,白水胡城2万军队撤回锡尔河以南防守,于是白水胡城也被成功光复,此后萨图克继续扩大战果,又控制了剩下的几个据点基本上肃清了锡尔河以北的波斯人势力。

955年(伊斯兰教历344年)去世,葬在新疆阿图什。

萨图克博格拉汗的陵墓,当地简称"苏勒坦(苏丹)麻札"。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图什县逊塔克乡。

陵墓始建于955~956年(伊斯兰教历344年),为新疆最早的麻札。据传,初建的拱北坍塌后,曾重建一座高大的9顶拱北。叶尔羌汗国时期,毁于洪水,只重建了一座小拱北。1872年曾进行大规模增建和扩建。1944年再次毁于洪水。

整体建筑占地约20亩。由拱北、清真寺、经文学校、大门、水池等组成。礼拜大殿修建于1902年,土木结构,方体平顶,由57根雕花木柱支撑。拱北砖木结构,方体圆顶。门东向,三面开有拱形窗。墙面用砖拼成多种几何图案,线条流畅,造型别致。不远处有一座木栅围护的坟头,据传为萨图克的宗教启蒙者艾布纳斯尔萨曼尼的麻札。

其陵墓在新疆和中亚穆斯林中享有很高声望。15世纪以来,和卓、依禅多来此拜谒或结庐隐修。至今拜谒者络绎不绝。

1956年被列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政府资助按原型重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