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君主论

君主论

《君主论》是意大利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的代表作,是一本毁誉参半的奇书,一直被奉为欧洲历代君主的案头之书,政治家的最高指南,统治阶级巩固其统治的治国原则,人类有史以来对政治斗争技巧最独到最精辟的解剖。自1532年开始印行,迄今470多年,从西方到东方,在政界、宗教界、学术等领域引起巨大的反响,被西方评论界列为和《圣经》、《资本论》等相提并论的影响人类历史的十部著作之一。

2015年11月,被评为最具影响力的20本学术书。

书名: 君主论作 者:(意)马基雅维利,何丛丛译

出版社:西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7-1

ISBN: 9787801089113

开本:16开

定价: 19.80元

《君主论》是对佛罗伦萨乃至整个意大利几百年间的“政治实验和激烈变革”以及马基雅维利本人多年从政经验的理论性总结。较为完整地阐述了马基雅维利的君主专制理论和君王权术论,它对意大利长期战争分裂的原因进行了总结,并提出了实现意大利的统一的方案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国家。试图把但丁的统一思想与君权思想付诸实现,尽可能深入权术问题,直接向君主提出种种实行办法。

全书讨论了“君主国是什么,它有什么种类,怎样获得,怎样维持,以及为什么会丧失”的问题。对于这一系列问题的探索,作者摒弃了中世纪宗教教条式的推理方法,从历史的经验角度出发,以“人性本恶”的基本假设为依据,认为国家的产生是出于人性本身的需要,并不是上帝的意志,从而否认了君权神授。他大胆地将政治与伦理道德分离,认为政治的基础不再是伦理道德,而应由权力取而代之。全书共26章,前11章论述了君主国应该怎样进行统治和维持下去,强调有势力保护国家容易、反之则难,君主应靠残暴和讹诈取胜;1214章阐明军队是一切国家的主要基础,君主要拥有自己的军队,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是君主惟一的专业。后12章是全书的重点,全面论证马基雅维利的术治理论。

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割据势力十分严重,各城邦国家间的彼此仇视使意大利丧失了中世纪时期在商业和贸易方面的领先地位,而且因没有形成统一的民族国家而备受西班牙、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的蹂躏。马基亚维利主张建立统一中央集权的民族国家,结束意大利的分立状态。

尼可罗马基亚维利(1469年5月3日~1527年6月21日),是意大利著名政治家,他的著作《君主论》影响了后世许多政治家,他的理论也被曲解为马基亚维利主义,即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强权至上主义。希特勒、墨索里尼都信仰马基亚维利主义,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则是表面上强烈反对,实际执行马基亚维利主义。但实际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虽然提出要求君主要强有力,执行铁腕政策,但和后世的解读并不一致。

马基亚维利出生在佛罗伦萨一个没落贵族家庭,父亲曾是一名律师,但当他出生后,家中除了四壁图书外已经一无所有,所以他没有多少受教育的机会,完全依靠自学。

1494年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统治被推翻,成立了共和国。1498年马基亚维利出任佛罗伦萨共和国第二国务厅的长官,兼任共和国执政委员会秘书,负责外交和国防,经常出使各国,会见过许多执掌政权的人物,成为佛罗伦萨首席执政官的心腹,他看到佛罗伦萨的雇佣军军纪松弛,极力主张建立本国的国民军。1505年佛罗伦萨通过建立国民军的立法,成立国民军九人指挥委员会,马基亚维利担任委员会秘书,并在征服比萨的战争中,率领军队,亲临前线指挥作战,1509年比萨投降佛罗伦萨。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教皇的矛盾中,他到处出使游说,力图使其和解,避免将佛罗伦萨拖入战争,并加强武装以图自卫。但当他1511年前往比萨时,教皇的军队攻陷佛罗伦萨,废黜执政官,美第奇家族重新控制佛罗伦萨。马基维亚利丧失了一切职务。

洛伦佐美第奇成为佛罗伦萨大公,1513年马基维亚利被投入监狱,受到严刑拷问,但最终被释放,已经一贫如洗,隐居乡间,开始进行写作,据他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描述:“傍晚时分,我回到家中的书桌旁,在门口我脱掉沾满灰土的农民的衣服,换上我贵族的宫廷服,我又回到古老的宫廷,遇见过去见过的人们,他们热情地欢迎我,为我提供单人的食物,我和他们交谈,询问他们每次行动的理由,他们宽厚地回答我。在这四个钟头内,我没有感到疲倦,忘掉所有的烦恼,贫穷没有使我沮丧,死亡也没能使我恐惧,我和所有这些大人物在一起。因为但丁曾经说过:

从学习产生的知识将永存,

而其他的事不会有结果。

我记下与他们的谈话,编写一本关于君主的小册子,我倾注了我的全部想法,同时也考虑到他们的臣民,讨论君主究竟是什么?都有什么类型的君主?怎样去理解?怎样保持君主的位置?为什么会丢掉王位?对于君主,尤其是新任的君主,如果我有任何新的思路能让你永远高兴,肯定不会让你不高兴,一定会受到欢迎。”

在此期间,他完成了两部名著《君主论》和《论蒂托李维<罗马史>的最初十年》。

洛伦佐死后,主教朱理美第奇统治佛罗伦萨,立志改革政治,征询马基亚维利意见。1523年朱理当选教皇,为克莱芒七世,重新起用马基维亚利,让他编写《佛罗伦萨史》,他将新书献给教皇,被赏赐120金币,并起用他为城防委员会秘书,参加教皇的军队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作战。

1527年,美第奇家族倒台,佛罗伦萨恢复共和制,马基亚维利想继续为共和国效力,但因为他曾效力于美第奇家族,不被共和国起用,郁悒成疾,58岁即去世。

他在《佛罗伦萨史》中描述当时的佛罗伦萨人:“他们在穿着和日常生活上,比他们的先辈更自由,在其他方面花费更多,花费在休闲、游戏和女人上的时间和金钱更多,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有更好的穿着,有更精明的谈吐,谁能以最精明的方式伤害他人,谁就是最能干的人。”

  1. 君主的政治行为不应该受到道德规范的束缚而应完全以实效为原则
  2. 君主应当经常做弱小邻邦的保护者,但不要增加他们的力量
  3. 君主必须懂得如何运用人性和兽性(“狮子与狐狸的理论”)
  4. 必须保护公民的私人财产
  5. 必须重视法律和军队的作用
  6. 君主应当使人民畏惧,但不应当使人民憎恨

第一章 君主国的种类及获得方法 (Chapter I: Of the Various Kinds of Princedom,and of the Ways in Which They Are Acquired)

第二章 论世袭君主国 (Chapter II: Of Hereditary Princedoms)

第三章 论混合君主国 (Chapter III: Of Mixed Princedoms)

第四章 为什么亚历山大征服的大流士王国在亚历山大死后没有反抗其继任者 (Chapter IV: Why the Kingdom of Darius,Conquered by Alexander,Did Not,on Alexander’s Death,Rebel Against His Successors)

第五章 对于被占领前生活在各自法律之下的城市或君主国该如何统治 (Chapter V: How Cities or Provinces Which Before Their Acquisition Have Lived Under Their Own Laws Are To Be Governed)

第六章 关于依靠自己的军队和能力获得的新君主国 (Chapter VI: Of New Princedoms Which a Prince Acquires With His Own Arms and by Merit)

第七章 关于依靠他人的武力或凭借好运取得的新君主国 (Chapter VII: Of New Princedoms Acquired By the Aid of Others and By Good Fortune)

第八章 关于依靠邪恶之道取得君主国的人 (Chapter VIII: Of Those Who By Their Crimes Come to Be Princes)

第九章 关于市民君主国 (Chapter IX: Of the Civil Princedom)

第十章 关于衡量所有君主国之力量的方法 (Chapter X: How the Strength of All Princedoms Should Be Measured)

第十一章 关于教会君主国 (Chapter XI: Of Ecclesiastical Princedoms)

第十二章 军队的种类和雇佣军 (Chapter XII: How Many Different Kinds of Soldiers There Are,and of Mercenaries)第十三章 关于援军、混合军以及本国军队 (Chapter XIII: Of Auxiliary,Mixed,and National Arms)

第十四章 关于君主对于军事艺术的态度 (Chapter XIV: Of the Duty of a Prince In Respect of Military Affairs)

第十五章 关于世人特别是君主受褒奖或斥责的原因 (Chapter XV: Of the Qualities In Respect of Which Men,and Most of all Princes,Are Praised or Blamed)

第十六章 关于慷概与吝啬 (Chapter XVI: Of Liberality and Miserliness)

第十七章 关于残忍与仁慈,以及受人爱戴和被人畏惧哪一个更有利 (Chapter XVII: Of Cruelty and Clemency,and Whether It Is Better To Be Loved or Feared)

第十八章 关于君主守信之道 (Chapter XVIII: How Princes Should Keep Faith)

第十九章 君主应当避免受人轻视和憎恨 (Chapter XIX: That a Prince Should Seek to Escape Contempt and Hatred)

第二十章 城堡以及其他许多被君主们经常采用的手段是有利还是有害 (Chapter XX: Whether Fortresses,and Certain Other Expedients to Which Princes Often Have Recourse,are Profitable or Hurtful)

第二十一章 君主获得声望的行事准则 (Chapter XXI: How a Prince Should Bear Himself So As to Acquire Reputation)

第二十二章 关于君主的大臣们 (Chapter XXII: Of the Secretaries of Princes)

第二十三章 如何避开诌媚者 (Chapter XXIII: That Flatterers Should Be Shunned)

第二十四章 意大利的君主们丧失国家的原因 (Chapter XXIV: Why the Princes of Italy Have Lost Their States)

第二十五章 命运如何影响世事及如何抗急 (Chapter XXV: What Fortune Can Effect in Human Affairs,and How She May Be Withstood)

第二十六章 将意大利从蛮族手中解放的劝导 (Chapter XXVI: An Exhortation to Liberate Italy from the Barbarians)

全书有26章。前11章论述了君主国应该怎样进行统治和维持下去,强调有势力保护国家容易、反之则难,君主应靠残暴和讹诈取胜;12-14章阐明军队是一切国家的主要基础,君主要拥有自己的军队,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是君主惟一的专业。后12章是全书的重点,全面论证马基雅维利的术治理论。

《君主论》对不同类型的君主国做了明确的区分:如世袭君主国、混合君主国、依靠自己武力和能力获得的新君主国、依靠他人的武力或者由于幸运而获得的新君主国、世民君主国和宗教君主国等等。启示实行统治的君主们如何参照别国的历史经验,结合本国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地建立适合自己的君主政体。这无疑是一个君主在立国之初首先考虑的原则。君主立国要依靠自己的能力,要把基点放在自身的力量上,凡是这样做的,日后保持自己的地位,就没有多少困难。这是马基雅维利对君主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提出的第二条原则。

任何一位君主或政治家要想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必须学会政治统治的方法,这就是君主的基本行为原则,既是书中的重点,也是后世争论的焦点。

《君主论》赤裸裸地将君王的政治行为和伦理行为截然分开,直言不讳地否定一般公认的道德。它认为,人们必须承认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是运用法律,一种是运用武力。前种方法是人类特有的理性行为,而后者则是兽性行为。在当时的社会现实面前,前者常常使人力不从心,迫使人们必须诉诸后者。这就要求君王必须懂得如何善于运用野兽的行为进行斗争,做君王的如果总是善良,就肯定会灭亡,他必须狡猾如狐狸,凶猛如狮子。狮子不能防御陷阱,狐狸不能抗拒豺狼,所以,君主做狐狸是要发现陷阱,做狮子是要吓走豺狼。

《君主论》主张一个君主为了达到自己的事业或统治目的,不要怕留下恶名,应该大刀阔斧,使用暴力手段解决那些非用暴力解决不了的事,不必要守信义,伦理道德可以抛弃不管,因为目的高于手段。在守信义有好处时,君王应当守信义。当遵守信义反而对自己不利时,或者原来自己守信义的理由不复存在的时候,任何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对不能,也不应当遵守信义。它还告诉君王:“必须学会将这种品格掩饰好。”必须习惯于混充善者,做口是心非的伪君子。

《君主论》还主张君主应当显得虔信宗教。使宗教在国家中占有显要的地位,这并不是因为宗教的真实性,而在于它是联系社会的纽带。《君主论》中关于教会王国的论述中指出:“教会王国在取得政权以后,便受到宗教习惯的保护,这种君王不需要有军队,因为他们有人心所不能企及的崇高大义所支持。”他们显然是由上帝所树立,也是由上帝所把守着,如果轻易地对它加以评论,那就是狂妄无知的行为。

在政治手段问题上,马基雅维利认为,用注定要失败的方法去追求某个政治目标是徒劳的,即使为了一个很好的目的,也必须要选择能够实现它的手段。手段问题不要去管目的的善与恶,而要按照纯粹的科学方式去处理。成功的意义在于达到目的,不管这个目的是什么。假若世界上有一门“成功学”,专门研究恶人的成功,肯定会和研究善人的成功做得同样好。因为恶人成功的事例比圣贤成功的事例并不少,有时反而更多。如果这门学科成立,对圣贤和恶人同样有用,因为圣贤一旦涉及政治,必定同恶人一样,希望自己成功。

马基雅维利在西方政治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称为资产阶级政治学奠基人。他一方面系统地总结了历代统治阶级的统治方法,突出表现在以目的说明手段正当的政治无道德论,被后世称为“马基雅维利主义”。另一方面,作为新兴资产阶级的政治思想家,他已经摆脱了传统宗教思想的束缚,他的政治理论并不是从神学说教出发,而是从现状着手,用历史事实来解释政治和法律领域中的问题。

要了解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必须结合他当时的历史时代来看。15世纪的意大利,经济上开始衰退,政治上四分五裂,各个诸侯国在罗马教皇的支持下长期处于敌对状态。罗马教会既无能力去统一意大利,又不让其他势力来完成统一大业,这使得意大利成为邻国任意宰割的羔羊。马基雅维利是统一的中央集权的民族国家的坚决倡导者。他认为,由于教皇和教会的存在、各城邦国家的彼此嫉妒和相互蔑视,使意大利丧失了中世纪时期在商业和贸易方面的领先地位,而且因没有形成统一的民族国家而备受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的蹂躏。面对意大利长期政治分裂造成的内忧外患,马基雅维利认为只有建立起一个统一的集权政治,才能抵御外侮消除内乱。虽然他本人衷心地向往崇尚共和制度,但同时也主张只要国王能够运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一切公开或隐蔽的手段拯救意大利于水深火热之中,实行君王制也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

《君主论》是马基雅维利14年政治生涯,特别是外交经历总结探索的结果。综观《君主论》,讲的是君主的治国之道和兴邦之术,主旨是君主或其他类型的专制统治,如何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中心问题不外政治手段和军事措施这两个方面。书里推崇的是强力而独裁的君王制度,深刻而鲜明地体现了作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思想特点。在《君主论》问世的年代,几乎一切引人注目的成功都是与各种卑鄙手段相联系的。那些建立丰功伟绩的君王们大都施阴谋、用诡计,甚至无耻地戏耍那些恪守信义的人们。

西欧中世纪占主导地位的是神权国家观念。奥古斯丁提出了影响极大的“上帝之国”和“人间之国”这种“双国”理论。“上帝之国”即基督教所说的天堂或天国,是上帝建立的光明的神之都;“人间之国”是魔鬼建立的世俗国家,是黑暗的地之都。所以“上帝之国”高于“地上之国”,教权高于王权,世俗政权必须服从以教会为代表的神权。在奥古斯丁之后,托马斯阿奎那则从国家起源和国家目的这两方面把国家“神话”。他认为人天然是社会的和政治的动物,社会和国家正是适应人的天性需要的产物。但上帝是人和人的天性的创造者,所以从根本上说只有上帝才是国家和政治权威的创造者和最高主宰。另一方面,他认为国家的目的是使人类过一种快乐而有德行的生活,通过有德行的生活达到升入天国、享受上帝的快乐,因此从最终目的来说世俗国家也应服从教权。

但从13世纪下半叶起,现代国家观念开始出现,到16世纪末已基本完成。其主要观点就表现在《君主论》中,现代国家观念以理性和经验论为基础,其主要内容是使“国家”摆脱中世纪的神权,反对君权神授观念,认为国家是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创立的,强力才是国家和法律的基础。

《君主论》是一本名副其实的惊世骇俗之书,对整个世界的政治思想和学术领域都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它作为第一部政治禁书而为世人瞩目。在人类思想史上,还从来没有哪部著作像《君主论》这样,一面受着无情的诋毁和禁忌,另一面却获得了空前的声誉。有人说它像一本“恶棍手册”,因为它触及了道德信念在政治思考中的位置,在很长时期内受到了猛烈的攻击。马基雅维利大胆地点出人类许多劣根性,正好作为统治者利用之处。他对人性的假设无法容于基督教文化下的社会。然而无论我们喜欢或不喜欢,他所提到的内容都是切实存在的。直到20世纪后期,人们才开始以科学态度对待它。在西方,《君主论》被列为最有影响和最畅销的世界十大名著之一,是人类有史以来对政治斗争技巧的最独到、最精辟、最诚实的剖析。作者本人也被称为第一位将政治和伦理学分家的政治思想家。

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在打破了旧的、自欺式的政治家观点的同时,创立了新的政治学观点,为后人留下了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教会王国在取得政权之后,便会受到宗教习惯的保护,这种君王不需要有军队,因为他们有人心所不能企及的崇高大义所支持。

《君主论》之所以毁誉半参与马基亚维利当时的历史时代和14年外交经历总结探索分不开:

15世纪的意大利,经济上开始衰退,政治上四分五裂,各个诸侯国在罗马教皇的支持下长期处于敌对状态。罗马教会既无能力去统一意大利,又不让其他势力来完成统一大业,这使得意大利成为邻国任意宰割的羔羊。马基雅维利是统一的中央集权的民族国家的坚决倡导者。他认为,由于教皇和教会的存在、各城邦国家的彼此嫉妒和相互蔑视,使意大利丧失了中世纪时期在商业和贸易方面的领先地位,而且因没有形成统一的民族国家而备受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的蹂躏。面对意大利长期政治分裂造成的内忧外患,马基雅维利认为只有建立起一个统一的集权政治,才能抵御外侮消除内乱。虽然他本人衷心地向往崇尚共和制度,但同时也主张只要国王能够运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一切公开或隐蔽的手段拯救意大利于水深火热之中,实行君王制也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

他一方面系统地总结了历代统治阶级的统治方法,突出表现在以目的说明手段正当的政治无道德论。认为军队是一切国家的主要基础,君主要拥有自己的军队,并应靠残暴和讹诈取胜。认为君王在统治之时要以实力原则,不择手段去实现自己的目的,被后世称为“马基雅维利主义”。另一方面,作为新兴资产阶级的政治思想家,他已经摆脱了传统宗教思想的束缚,他的政治理论并不是从神学说教出发,而是从现状着手,用历史事实来解释政治和法律领域中的问题。

《君主论》对现在社会的意义:国家是人们根据自己的需要创立的,以资产阶级为主要代表的强力的统一的集权政治才能维持统治。

作 者:(意)马基雅维里 著,王水 译

出 版 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10-1

字 数:72000

版 次:1

页 数:105

印刷时间:2009-10-1 开 本:16开

印 次:1

纸 张:胶版纸

I S B N :9787564028527

包 装:精装

所属分类:图书 >> 政治 军事 >> 政治 >> 世界政治

定价:¥20.00

著名著作:

*《君主论》

* 《蒂托李维<罗马史>的最初十年》

* 《论战争艺术》

* 《关于日耳曼国家的报告》

* 《论李维》

* 《佛罗伦萨史》

剧本

* 《曼佗罗花》

* 《克丽齐娅》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