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雾

《雾》巴金爱情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出版于1931年,出版社为新中国书局。讲述了旧社会时期一个留学归来学子在旅馆的一段遭遇,反应了就社会时期包办婚姻与自由恋爱的相互抗争,凸显了当时的社会特性。

周如水从日本留学归来,他认为建设乡村比城市重要。周如水在旅馆巧遇从前仰慕过的女子张若兰,一个美丽温柔的“小资产阶级女性”。双方互有好感,但周如水却没有勇气表白。他的两个朋友来看望他,一个是叛离了温暖富裕的家庭,以一种苦行式的生活为事业献身的陈真,另一个是有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的吴仁民,两人都鼓励他从狭窄的爱情中挣脱出来。

周如水在家乡有个没有爱情的丑妻,是他十七岁时父母为他娶的,为此他拒绝了几次可能的幸福。陈真告诉张若兰真相,鼓励她主动向周表白并帮助他摆脱家庭束缚。周如水此时接到父亲来信,说其母病想见他,并要求他回去当官,软弱的周如水拒绝了张若兰的爱情,但也没有勇气回家。

一年后,周如水又回到这个旅馆,此时他才接到家信得知家中妻子早于两年前病死,但张若兰早已离去,只剩下他在海边独自悔恨。

在我的每本书前面我都写了序文,但这次我却不想写解释的话。不过有一件事应当在这里声明一下:我并未到过日本书中关于日本的话都是从一位朋友那里听来的,因此就有人疑心我用了那位朋友做“模特儿”。这不是事实。这样的误解几乎使我得罪一位朋友。我写《雾》,和写以前的几部长篇一样,我用来作主人公的“模特儿”不止是一个人,却是许多人。那样的人我接触过不少。印象很深,因此写出来以后,会使朋友们觉得大有人在。于是他们就以为我是在写某人的事,或者拿某人作“模特儿”。我从已经出版的几部小说中得到了这种不愉快的经验,所以这次特别作一个郑重的声明。

巴金

1931年11月

周如水:日本海归学子,认为建设乡村比城市重要,性格优柔寡断,家中有父母为其所娶文盲妻子。

张若兰:周如水故知,从前一直仰慕周如水,在朋友的劝说下勇敢表达爱意,遭到拒绝后离开。

陈真:周如水的朋友,叛离了温暖富裕的家庭,以一种苦行式的生活为事业献身的青年。

吴仁明:有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的一个人。

《爱情的三部曲》是巴金《雾》、《》、《》三个中篇小说的总称。《雾》的写作很偶然,那时他住在闸北宝山路宝光里,住处较宽敞,一个从日本回来的朋友曾借住在此,他向巴金讲起对一个江苏小姐的爱情,他一直想念她,对朋友们讲了又讲,总没有一个结果。巴金爱这个朋友,却不能宽恕他的性格。于是想写一部小说,如实写出他的面目,让他照照镜子。这小说就是《雾》。《雨》是《雾》的续篇。在《雨》中,周如水向李佩珠求爱被拒绝后投水自杀了。《电》在三部曲中内容最丰满,它是全书的高潮,写的是一群青年的性格、活动与死亡。巴金在这样的背景上用血和泪为他的熟人、朋友塑像,留下了他们永久的身影。

“痛苦就是我们的力量,痛苦就是我们的骄傲,我要拿痛苦来征服一切,我要做出一番事情。我在不能够这样地生活下去。我不能零碎地杀死自己,,,,”吴仁民是三部曲中我最喜欢的人物,无法避免地被他热情而浮躁的心情而带动。这是一颗躁动的灵魂,清晰地看到处于变革浪潮中的社会命运黑暗未知,定会到来的光明朦胧而遥远。

爱情和事业,永恒的两个主题,这里幻化成为了他日日喝醉时内心痛苦的煎熬。巴金先生妙在把握住了人性深处本能的欲望,吴仁民不满于知识分子筑以精神上的空中楼阁,来拯救水深火热的社会,却也不能信服革命能够带来光明,于是,他在高志元、方亚舟般地革命热情前退缩了,放大了对情感的依赖,放纵自己沉溺于敏感到神经末梢的爱情之中,用情感来填补内心对于前途未知的恐惧和空虚。前几天去重庆看了国民党官邸,南山幽幽的竹林和低调雅致的小楼,让我思绪回到国共年代。良知,教养,自傲,风度,种种“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念想交织在一起,构成了那个年代滚滚的时代潮流。

巴金,原名李尧棠(1904~2005),字芾甘。汉族人。代表作有《激流三部曲》、《爱情的三部曲》,散文集《随想录》。祖籍浙江嘉兴。清光绪三十年十月十九日(1904年11月25日)生于四川省成都府城北门正通顺街。现代文学家,翻译家出版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中国现代文坛的巨匠。笔名为巴金。2005年10月17日因病逝世于上海华东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