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原谅我红尘颠倒

原谅我红尘颠倒

《原谅我红尘颠倒》是作家慕容雪村创作的一部现代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位来自乡村穷困家庭的小男孩,经过自己的勤奋努力,终于完成了父亲的遗愿考上了大学法律专业,最终成为一位事业蒸蒸日上、名利双收的律师。

一位来自乡村穷困家庭的小男孩,经过自己的勤奋努力,终于完成了父亲的遗愿考上了大学法律专业,最终成为一位事业蒸蒸日上、名利双收的律师。

他被称为铁嘴魏达,一个常常在电视台的法律咨询节目中出现的春风得意的名律师。

他37岁,离过婚,有个23岁的名叫肖丽的女友,两人同居两年有余。一直想结婚的肖丽,见魏达没有与她成婚的意思,便在前男友陈杰的撺掇下,偷了魏达行贿某法官60万的"视听资料",以达到得不到人就拿钱的目的。

魏达一边安抚肖丽,假意许诺与她结婚,一边想方设法挖出陈杰,以便拿回自己的行贿证据。与此同时,因为一个几千万标的的大案子,魏达与同事、法官之间,开始上演一出又一出惊心动魄相互较劲的好戏。

他们是好帮手,却要互相提防;他们是同盟者,却要算计对方以获取更多利益筹码;终于,一切按照魏达的精心策划顺利进行,但在他志得意满之时,一个惊人的意外出现了……

慕容雪村,自由撰稿人,中年男,生来不是益鸟,只会发出刺耳的叫声。

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成名作是《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著有《天堂向左,深圳往右》、《伊甸樱桃》、《多数人死于贪婪》、《葫芦提》、《中国,少了一味药》等多部作品。

慕容雪村用横竖撇捺搭建起的戏台上演着现实主义大戏。这部戏剧描绘了一个特殊的时代,和这个特殊时代赋予人生的千姿百态。慕容雪村的笔触总是尖刻的书写着人性里的虚伪和贪婪,嘲讽着人们无尽的欲望。他这样解读男女欲望之间的区别:女人看男人就是提款机,男人看女人就是绞肉机。他也如此揭露奋斗史的本质:女人一生的事业就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女人为了自己光彩夺目出卖肉体给钱权兼备的男人,男人为了得到光彩夺目的女人穷极一生敛财敛权出卖灵魂,这是小说里的生物链。

他原原本本的参照着现实规则来讲述这个正邪颠倒、黑白不分的故事。阴暗、残酷、尔虞我诈,哪怕是在这个象征着公平公正、高尚纯洁司法环境里,狴犴镇守的审判法庭之上,罪恶依然无处不在:性贿赂、作伪证、收买法官、买凶杀人。这并不是一个作者意淫出来的罪恶都市,而是一个鲜活的映射了人间百态的小时代。

这是一个真爱消亡的时代。"我和这个女人在一张床上睡了两年,但我从来没有爱过她。我不相信什么爱情,老子要是没钱,她肯为我这样?"。这不仅仅是一个人在面对感情收获时的狐疑,而是一个时代信念坍塌后的集体猜忌。对照现实中的爱情标尺"有车有房父母双亡",是眼下婚姻情感的竞争资本。故事里的婚外恋已经不用遮遮掩掩,"我"在妻子眼里是个"窝囊废",因为"我"没钱没势。她敢带着情人到家里并且在"我"的面前打情骂俏,还让"我"给他们做辣子鸡。报复只是时机的问题,婚姻和爱情已经荒诞到成为了一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江湖恩怨。同合租房的"鸡肋男友"和"女炮友"一般,爱情在我们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同样也已经被消耗殆尽。

这是一个情义尽失的时代。"我三七岁,当了十四年律师,没有一个朋友"。有的是所谓的朋友之间的相互利用、相互欺骗和相互设陷。一环套一环的利益纠葛、虚情假意的患难之交、明码标价的及人之所急,这就是朋友之间的一切感情因素。所有人与正义为敌,两袖清风的俗称是傻逼。情义和道德从来不是权衡善恶的标准。"和老潘认识十几年,大学时候就在一个宿舍,可我从来没把他当过朋友"。因为"我们是站在世界的岸边,哪怕这湖水多么清澈见底,我们也是往里撒尿的人;而老潘哪怕是全身浸泡在一坑大粪里,也想把粪坑清洗干净"。洁身自好的人孤立无援,而腐败堕落的人自成一派,这是大环境下的生存悖论。所以在小说里才有了清廉沦为阶下囚,腐败却成了最高法院的法官。

这是一个吸食欲望的时代。有人想要钱、有人想出名、有人想上电视、有人想拿更多案子、有人想自己的丈夫升职、有人想进行情感诈骗。不同的欲望同样的砝码,除了青春和姿色她们一无是处,心狠手辣、道德沦丧。这些风采各异的女人们在纸醉金迷里挥霍着年轻身体,换取自己想要的一切。成功者有,失败者更多。有人沦落成了妓女、有人被陷害得了性病、有人意外的被当场捉奸、有人自作自受成了杀人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这是在她们欲望成瘾后,设陷者的提醒。谁又能轻易的戒掉欲望满足之后的快感呢。

这是一个行销信仰的时代。当夷齐寺的高僧一边念着四大皆空一边所要赞助费的时候,"我"明白了一切神灵的庇护和心安理得都是可以用钱来购买的。信仰商业化后,竟成了一个一本万利的经营之道。"一场法会做完赚一千多万,光他妈的卖香火的收入一天就七八十万"。这解释了为什么大富大贵之人总能破财免灾红光化吉而贫穷之人总是时运不济来年不利。

"日子很长好像永远也过不完,日子也很短不经意间就走到了头"这是"我"深陷牢狱一无所有时候发出的叹息,也是看清善恶之后的突然觉醒。然后峰回路转,一切的虚伪、恶毒、肮脏、堕落竟成了一场梦。"我"终究是一个平凡的人,在一个普通的早晨为爱人做早操,这是大彻大悟后的幸福追求。

这样的结尾很容易让人想到阿尔帕西诺和基努李维斯主演的《魔鬼代言人》。小说和这部电影的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处。然而当我们在投入到小说的情节里时,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我们做了一场现实的梦,还是梦想着让现实化为一场梦呢。

一本极其现实的书,它把残酷无比的司法界现状揭露的淋漓尽致,通过小说里挣扎沉浮的芸芸众生,慕容雪村似乎想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体制之外固然是地狱,体制之内不是地狱胜似地狱。

整部小说里我最关注的是两个人物,魏达与潘志明。前者生活在体制之内,出场时八面玲珑春风得意,但在浮华背后是隐藏不住的落寞孤单,最后的结局也早是先前注定;后者虽也是体制中人,但却像个异形,抱着众人皆浊唯我独清的贞操一抱就是十几年,体制既然没能同化他,那就只能消灭他,潘志明的结局亦是先前注定。

读到中途突然发现此书与《一九八四》颇有相通之处,都是强大的制度机器将渺小的个人压得变形,压得粉碎,将星火般的希望毫不留情地吹灭,人性中光辉的一面永远被冷酷黑暗的现实打压得服服贴贴,永无出头之日。读这两本书时身子都冷到不行,不得不停下来喝点热水,看看别人脸上幸福的表情,哪怕只是傻笑。

这样的人生没有赢家,谁都不是赢家,都是输家。如果非要说有输就有赢的话,那么赢家只能是造成悲剧的体制,像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一样紧紧地缠住所有人,如果像魏达他们那样屈服的话,可以获得暂时的喘息之机,但最终的命运仍是无法改变;如果像潘志明那样,就只能被毫不留情地直接绞杀,没有一线生机;毒蛇以人性中的贪婪与懦弱为养料,愈长愈大,愈大愈长,直到它将最后的人吞入腹中。

魏达与潘志明所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但最终却是殊途同归。我想知道有没有第三条路,第四条路,它们所通往的终点会不会是真正的天堂,还是说真正的天堂根本就不曾存在。"

1. 女人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动物之一,人品好则咪咪小,脸蛋美则临床效果差。当着面都讲爱情,一爱完就伸手要钱。这年头没什么靠得住,再恩爱的夫妻,半小时不见面,孩子都能生出一打来。

2. 现在(指21世纪)每个行当都有自己的潜规则。当官的想晋升,先给领导送礼;女演员想出镜,先陪导演睡觉;律师要打赢官司,不用说,第一步就是把法官弄舒服了。

3. 那年我三十四岁,人生过了一半,人生刚刚开始。

4. 这是我的惯用伎俩,叫做"卑鄙行事,高调做人",遇事先占便宜,占便宜难免要得罪人,这时要沉住气,等他来跟你为难,看他吵,看他骂,然后当众向他道歉。大众的心理很奇怪,你占便宜时他们没看见,光看见你受欺负了,谁都会帮你说话。

5. 誓言这玩意儿没有法律效力,跟放屁差不多,想发多少就发多少。

6. 说人家活泼点,你们就说人家骚,人家严肃点,你们又说人家性冷淡,

7. 我是不够文静,不够保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拿我当什么?不就是妓女吗?跟妓女讲道德,你无不无耻?

8. 夜深了,城市里灯火明灭,一些人渐行渐远,一些人嘻笑而来。

9 . 三十七岁了,有人怕我,有人恨我,可是从来没有人真心爱过我。而这所有的蝇营狗苟、处心积虑,又有什么意义?

10. 一个人睡得再香,总有醒来之时。只有你是装睡,世间聪明多误人,装睡之人唤不醒啊

11. 那是我少年时定下的约会,现在时间已到,我约的人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久迷人世,红尘颠倒,再也找不到当初相约的地点。

12. 这是我对付女人的绝招之一:趁其体虚,一举降服。先让她犯错,犯了错不打不骂,只说自己的好。女人都是偏执的动物,你张嘴一骂,抬手一打,她逆反心理发作,牙一咬顶着茬儿上,反过来也要找你的不是,一笔笔地清算。男女之间都是糊涂账,哪能算得清?最后吵半天,气半天,大家都有错,大家也都有理,只能不了了之。你不批评不教训,只说自己的好,她自然就会匍匐脚下,永世不敢再反。

13. 这就是我的生活。这世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爱自己也爱别人;第二种人只爱自己,不爱别人;我属于第三种:既不爱自己,也不爱别人。有时我觉得生命只是一场恍惚,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留不下,凡世种种,只为静等老死。

14. 想人间婆娑,全无着落;

看万般红紫,过眼成灰。

就是这个意思。我埋下了种子,却从不期待果实,它满贮蜜液,或者暗藏毒汁,于我并无分别

15. 可惜时光不再,三十七年如同一瞬,现在人(指21世纪的人)到中年,渐渐老朽,只能庸俗地撑下去,至死不再有梦。

16 . 中年男人交往有一个"三不原则":不谈背景、不问收入、不提老婆。如果对方带了个年轻姑娘,那更得万分当心,中年男都是龌龊男,一肚子见不得人的勾当,所谓"一身是屎,到处流脓",一句话说漏了,轻则拳打脚踢、指甲挠脸,重则寻死觅活砸电视。

17. 人生如水,脸越洗越白,心越淘越黑。三十七年红尘颠倒,我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这是险恶人间,没什么值得期待,所以我总是希望坏人得手。有人强奸,我就希望色狼如愿以偿;有人抢银行,我就希望劫匪不会落空。反腐剧里有许多坏人,花天酒地,贪淫无耻,我引为同类,于是从来不看结尾。

18. 这世上有两种女人,一种是上床之前拒人,上床之后腻人;另一种恰好相反,上床之前情热如火,上床之后冷若冰霜。

19. 这世界倒塌了

不是轰然一响

而是唏嘘一声

20. 。三十七年,感觉人生就像一场不可捉摸的梦,梦里软红无限,醒后黄梁未熟。我还是我,只是渐渐老了。一个"小",一个"老",两字之间横亘着我的一生。

21. 路有操刀客,平地生荆棘,人群即是蛇窟,尖牙耸动,毒汁流淌,每一吻都足以致命。

22. 她哪来这么好的演技?那么多眼泪、那么多倾诉、那么多浅唱低回,难道全他妈是假的?

23. 年轻姑娘只有皮相,没有内涵,就像婚纱,看了就想穿,上身又不舒服,穿一次就得挂起来;成熟女性内外双修,惯会风情,就像内衣,天天穿年年穿,怎么穿怎么贴肉。

24. 我们互为仇敌。即使这世界是一池清水,我也会往里撒尿。而潘志明就站在屎尿之中,却以为那是一池清水。

25. 我常常想:如果我也知道了自己的死期,我该怎么做?吸毒?疯狂地花钱?不停地找女人?还是把法院炸了?但无论如何,我不会去磕长头,一个都不磕。我也不会笑,即使笑也是假的。他说得对,死不是什么大事,但死亡之前,我一定要血洗人间,如果不能用别人的血,那就用我自己的。

26. 一二三,往前站;四五六,拿在手;七八九,抖一抖。一滴都不外漏。

27. 我开车一定要有音乐,或者是教堂的圣歌,或者是古朴的民乐,这样的音乐让我心中无比安宁。我经常一个人开出市区,在无人的夜路上随心而行,风起耳边,星落眼前,心中有寂静的幸福。直到夜深露冷,我才缓缓回头,这时城市里灯火明灭,万家歌哭,我渐行渐深,总感觉自己离开了很多年,现在重临人间,已是隔世。

28. 万丈红尘,即是我的七尺之棺。这一生我颠倒其中,恩仇不远,爱恨在心,随时可以结账,却永远不能离开。

29. 曾经人间横行

铁马嘶吴钩冷,千山踏平

也曾关河潦倒

平生恨家国愁,有泪如倾

一杯酒饮了浮名

一声啸沧海潮生……

30. 人生不过是一场屠杀,要么为刀俎,要么为鱼肉。

31. 我们这代人都是仇恨生的,一出娘胎便心怀恶意。我现在事业有成,身家百万,但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没有出生。

32. 千年帝王师,一枕黄粱梦,

水湄有佳人,等我已三生。

谁见那春与秋凋尽了世间花,

任凭这功和罪冷落了枕边情……

33. 凡事不讲人情,只谈得失。人间自私为大德,只要有利可图,哪管他洪水滔天、妻离子散。

34. 我老于世故,知道这些无非做戏,永远不可当真。三十七年颠倒浮沉,我早就练成了一颗生铁般的心,不为任何情感所动,对一切甜言蜜语都深自警惕。人世最毒是温柔,美丽的蘑菇总是致人死命,亲切的笑容往往暗藏刀锋,而生命的真谛就在于无情,红尘莫有不死,早死的却总是深情者。

35. 这就是人间伦理,看穿了只是一个"骗"字。每个人都在骗人,每个人都在受骗,聚九州精铁铸不成半句真话。而真诚不过是浪头浮沙,百溯千洄,终究沉入水底。这世界就像一个华丽的茧,由谎言的金丝织成,众生梦想着灿若云霞的翅膀,像蛹一样沉浮其中,造物主疼爱他们,使他们安睡,却传谕不可睁眼。

36. 夜色苍茫,这城市深不见底。除了那些阴险的夜行者,大多数人已经睡熟。清冷的星光漫不经心地照着人间缥缈的梦,一些人梦见爱情,一些人梦见幸福,还有些人正梦想着坐牢。

37. 那是一九九三年,我二十四岁,依然是个好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38. 我从没当过失足少年,本是佳人,只是流落红尘太久,已经渐渐变成了贼。

39. 我当了两年多主持人,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全是娱乐圈的龌龊丑闻。这是个速食年代,人们吃快餐、赚快钱、求快活,生在广告中,活在欺骗里,人人幻想一夜暴富、瞬间成名。有学问的晒学问,有身段的晒身段,还有人晒爹、晒祖宗、晒屁股、晒脐下三寸,什么都没有就晒晒无聊。在某些影视基地,大量的俊男靓女如蚁附膻,为了跑个龙套,男的可以卖血,女的可以卖身。制片人和导演不用说,连管摄影的、管道具的、管茶水、服装、群众演员的,个个沾腥带荤,人人夜尿肾亏。

40. 那夜的雨水即是我的河流。十四年来我拽尾其中,所见只有猩红的大嘴和森森的长牙。我曾经血流满身,皮开肉绽,终于生出了一身鳞甲。这河中别无营养,我以淤泥为食,以漩涡为家,久而久之,每一个鳞片都变成了刀。

41. 此之蜜糖,彼之砒霜,虎狼面前我是麋鹿,麋鹿面前我是猎枪。而生命不过是一场注定惨败的棋局,我们无路可退,跌撞前行,以死亡为最终使命,从来不问前路是一袭红毯,还是万丈深渊。

42. 世上有两种坏事:一种是作恶,一种是犯错。作恶的自有天谴,犯错的你要饶他。我们都是凡人,都会犯错,对不对?你太太的方式不当,但她的心是好的,只是犯了个错,你要给她改过的机会。"

43. :英雄盖世,难敌老酒一坛。纵然力能伏虎,终究挨不过三杯两盏。

44. 英雄功业今何处?

长空明月在,夜夜照青冢。

金宫玉殿生荒草,

曾见红袖舞,谁闻歌哭声?

前生恩,来世仇,都付了黄卷与青灯,

青衫湿,关山远,更难堪长亭连短亭。

红尘千丈路,人间生死情,

此一去海天茫茫,

直到白骨枯,华灯灭。

满世荒芜头如雪,

等尽千年不相逢……

45. 世风浇漓,江河日下,人间已无英雄。城市中的生活越来越庸俗,最后只是简单地活着。为活着而活着,活着就是一切。只要能够活着,人们甚至不需要一个虚伪的拥抱。

46. 十七年过去了,他还在怀念那顶不体面的桂冠。翻过十七年的漫长光阴,我们重新回望自己年轻的脸,发现宿命如此玄妙。我本来是个好人,却渐渐成了恶棍。他本来是个神经病,却被活活逼成了好人。当身上的衣衫在时光中染得漆黑,已经无人在意多年前那个迷人的春夜。彼时月光如水,我们青春年少,品貌俱美。很多年后,当故事中的少年头生白发,人间依然柳绿花红,我们耳闻目睹过一切罪恶,唯有理想再也不提。

47. 她是农村出来的,只有十九岁。我想:肯定是哪里出错了,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但很快就否定了自己: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交易,女人看男人是提款机,男人看女人是绞肉机,而真情不过是一粒无用的眼屎,弹去后依旧明眸善睐,盈盈如水。

48. 这就是夜晚的真相。沿着这城市的灯光往下走,只有两条路能够抵达天堂:要么出卖灵魂,要么出卖身体。

49. 人到中年,时日无多,死神随时徘徊门外。根据古老的东方传说,今生微不足道,只是一道通往来世的门廊,它狭窄而肮脏,一旦灯火熄灭,死者举手叩响永恒之门。我活了三十七年,舔过蜜液,吮过苦根,心落在铡刀间渐渐绝望,早已死不足惜。

来世太远,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如果那灯熄了,但愿它永远不再点燃。

50. 这就是我的红尘。须臾花开,刹那雪乱,我可以握住每一把杀人的刀,却握不住一滴真心的眼泪。

51. 外面即是里面,我心即是世界。心中有光,眼前就有光;心中无路,脚下就无路。

52. 我一生常处险境,周旋既久,练成了两大绝招:一招叫做"草船借箭",一招叫做"吹火烧山"。前招是善用资源,在漩涡中浮沉,总有落水之日,这时不能慌,一定要抱紧大树,能爬多高爬多高。后招是嫁祸江东,事事预留地步,一旦灾祸上身,要在第一时间找到替罪羔羊。

53. 世上没有丑男人,只有猥琐的男人。也没有坏女人,只有经不起诱惑的女人

54. 这世上有三件事不可问:男人的钱包、女人的体重、和尚的爱情,

55. 江湖风波险恶,坏人当家,不怕豪客刀,就怕美人笑。害人之道,攻心为上,对仇人要像春天般温暖,二奶般柔顺,县长般亲切,不能有恶气、怒气、怨妇气,不能怒目相向,一定要对他笑。说几句知心话,时常喂个仨瓜俩枣,慢慢地拉近距离,一点点解除敌人的防备,向来温柔是利器,昨之笑靥,今之狼牙,铁打的英雄也扛不住三句软话。等他戒心全失,破绽全露,出手一剑,杀人无血,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56. 我瞬间恍惚,仿佛身陷鬼蜮,到处都是怨毒的眼神和阴冷的笑声,小鬼含沙射影,伺机而动。一些人磨牙狞笑,一些人挣扎呻吟,行路人从陷阱中爬出,转眼又跌进新的陷阱,每条路上都流着淋漓的血,而传说中,此地并非别处,正是人间。

57. 这世界太忙了,容不下一颗闲心,也太拥挤、太狭小,走遍天涯,到处放不下一个年轻的梦。

58. 世人有高下,却都在污水中过活。圣人把污水泼向整个世界,然后拿金粉给自己塑身;大多数人像我一样,明知寻不到净土,干脆就在污水中安身,饮脏食秽,乐此不疲,既弄脏自己也弄脏别人。唯有潘志明是个异类,在这艰于呼吸的城市,日日污水浇身,他却妄图清洁整个世界。有时候我会尊敬他,更多时候我像大多数人一样,不叫他名字,叫他傻。

59. 一等姿色夜夜洞房,二等姿色供在庙堂,三等姿色赶去厨房,四等姿色发配工厂,

60. 这是我的原则:肮脏的东西投向肮脏的人,洁净只留给自己。我可以拿钱砸他们,但不能把良心也送上。即使我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百罪难赎,万人痛恨,我依然会守住这一点点可怜的、仅属于我自己的尊严。

61. 这就是我的人间。荆棘遍地,陷阱重重,笑时不知为何笑,哭时不知为何哭。几十年来我刨食其中,掀翻山河,掘地千尺,终于找到了我要的东西。有时我会为之快活,但更多时候,我宁愿自己从没来过

62. 男人偷腥有三招绝学,第一招叫"十面埋伏",偷吃之前先找好证人,这人一定是老婆信得过的,人品端方,从不涉足淫邪之地,一旦形势吃紧,立马传唤到庭,天大的冤案都能昭雪;第二招叫"先占高枝",偷腥之前不要等老婆查岗,一定要争取主动,先打电话,不必汇报行踪,但必须言之有物,指派事情、交代家务,先让老婆安心。更高明的做法是寻她几个错处,兜头一阵痛斥,先建立威严,然后手机一关,胡天胡地,所谓"大丈夫手中有权,方可恣意妄为"。女人挨骂一般两种反应:一是服服帖帖,二是暴跳如雷,服帖者不会猜疑,暴跳者无暇猜疑,谁都想不到你正在扒小姐裤子;第三招叫"坚壁清野",偷吃不要紧,一定要把嘴擦干净,身上不能有口红印,兜里不能有长头发,皮包里不能有可疑的会员卡和发票。味道还不能出错,偷腥后只用清水冲洗,绝不能用夜场的香波沐浴露,那东西太香,男人本是大粪的同类,一旦闻着香喷喷的,定有淫邪之举。

63. 市侩即是世间法,成熟就意味着堕落,人生无非是一个渐渐庸俗的过程。我无以抵抗,只有与日残忍。三年的厮守,我用三天就可以忘却;三天的相逢,我从来都不会记得。

64. 人向来下贱,砍掉他的腿,他爬着往下活;挖掉他的眼,他摸索着往下活;身子砍成几截,他还可以不停蠕动着往下活。

65. 这都是做梦。这里是绝望之地,几乎见不到女人,也没有一分钱,吃肉要等到过节,平时只有烂菜帮子和不削皮的土豆。犯人就像潮地的蘑菇,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一点点发霉、溃烂,死了也不会有人可怜。他们都是下等人,没权、没钱、没名望,粗俗浅薄,庸俗懦弱,但聚到一起就成了暴徒。不过我渐渐理解他们了:人生再苦,也要有点想头。在这阴暗的牢底,不做梦,无以活。

66. 现在我已经到了谷底,以前种种,恍如大梦一场,终于明白权势和名位不能拿来填肚子,满世繁华不如一身轻松,梦里莲花满屋,醒来身在雪窟,金珠万斛,宫掖连天,还不如一个热乎乎的大馒头。

67. 黑狱之下,没什么值得期待,谁都不敢指望自己的女人坚贞不渝,"一年人等也等,两年人等不等,三年人都不等",这是流传在看守所里的爱情诗篇,粗俗,下流,却十足深刻,戳穿无边风月,直抵繁华尽头。世间自有情如铁,都在花前月下,一旦进了高墙,山盟海誓都成了飞灰,吹阵风就没了。

68. 我三十八岁,不算老,也不算年轻,还有很多心愿。

69. "你让我去送终,我把十四年来所见所闻的一切勾当都告诉你,我把这满城的罪恶都向你坦白!"

70. 千夫所指,无疾而死。我就像一根来历不明的刺,扎在很多人心坎上,有些人是我的朋友,有些人叫我兄弟,可是无一例外,他们全都盼我死。

十四年来我一直在这城市的街衢间饮宴欢笑,觥筹交错,笙歌不绝,喝过的酒能淹死一头大象,却没有一个真心朋友。人间事不必再问,我以炎凉示人,人以炎凉报我,满城人心只值三斗米价,我本来也不该抱有期望。

71. 日子很长,好像永远都过不完。日子也很短,不经意间就走到头了

72. 每一个男仓都在大叫:"肖丽,你一定要活下来,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几百名女犯同声回应:"老魏,别劝了,要死一起死,要死一起死!一起死!一起死!"我热血沸腾,在地上不停挣扎,好像只在片刻之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全世界一切喧哗、一切骚动、一切或大或小的声音,都被一个简单的句子所淹没:"一起死!一起死!一起死!一起死……"

73. 黑暗无边,我飘飘下沉。人间歌声悠扬,一重重门扉次第打开。远方人语隐隐,有人笑,有人哭,一个声音絮絮而言:世界已经老了,我们如此年青……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