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四郎探母

四郎探母

北宋时期,杨家为抵抗北方各少数民族的南侵,全家男女老少齐上阵,演义出了一个个感人的英雄故事,至今在民间流传。这里单说杨家第四子杨延辉的故事。

简介

场次:

第一场 坐宫

第二场 盗令

第三场 别宫

第四场 出关

第六场 巡营

第七场 见弟

第八场 见母

第九场 见妻

第十场 别亲

第十一场 回关

第十二场 斩辉

人物:宫婢、杨延辉、铁镜公主。

杨延辉:(满面忧愁地上,念引)

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

(归座,念定场诗)

统领貔貅战沙滩,

失落番邦十五年。

高堂老母难叩问,

怎不叫人泪涟涟。

思母心切

(白)本宫,四郎延辉,乃大宋山后磁州人氏。父讳继业,人称金刀令公,我母佘氏太君,生我兄妹七男二女。只因十五年前,沙滩赴会,只杀得我杨家东逃西散。本宫被擒,改名易姓,多蒙太后不斩,还将公主匹配。今日韩昌奏道,肖天佐在九龙飞虎谷,摆下天门大阵。宋王御驾亲征,六弟挂帅,老娘押粮前来。我有心过营见母一面,怎奈关口阻拦,插翅难飞,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泣,唱西皮慢板)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

曾记得沙滩会一场血战,

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

只杀得杨家将东逃西散;

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有本宫改名姓脱了此难,

十五载在辽国匹配凤鸾。

肖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

我老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宋营中前去探看,

怎奈我无令箭焉能出关?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浅水龙被困沙滩;

我好比弹打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离山虎落在平川!

思老母不由儿肝肠痛断;

想老娘不由人珠泪不干。

(转唱流水板)

眼睁睁高堂母难得相见

(哭头)儿的老娘啊!

母子们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公主晓情理

公 主:(幕内)宫婢,带路来!

宫 女:(幕内)是啦!

公 主:(宫女抱阿哥引公主体态从容地上,唱西皮慢板)

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

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

我本当邀驸马同去游览--

(杨延辉叹息、拭泪)

公 主:啊……(沉思,接唱西皮摇板)

怎奈他终日里愁锁眉间。

(绕场,宫女引公主进入宫院)

公 主:我说驸马,咱家有礼了!(施礼)

杨延辉:哦,公主不必多礼(还礼),快快请坐!

公 主:(坐,端详四郎)我说驸马,自从您来在我国一十五载,一直都是朝欢暮乐的,我瞧您这两天,怎么总是愁眉不展的,莫非您有什么心事不成吗?

杨延辉:本宫无甚心事,公主休要多疑!

公 主:还说没有心事,您瞧您那眼泪可还没有擦干呢!

杨延辉:这个……(尴尬地擦拭眼泪)本宫心事倒有,慢说是公主,就是那大罗神仙也难以猜透啊!

公 主:别说是您的心事,就是我母后的军国大事,咱家我不猜便罢

杨延辉:若猜呢?

公 主:也能猜它个八九不离十。

杨延辉:好吧,今日闲暇,我倒要请公主猜上一猜。

公 主:好,闲着也是闲着……(从宫女手中接过阿哥)宫婢,看坐向前。

宫 女:是啦!(将坐椅搬向台口)

公 主:(唱西皮倒板)

夫妻们打坐在皇宫内院(同坐,接唱西皮慢板)

猜一猜驸马爷腹内机关。

(思忖,接唱) 莫不是母后娘将您怠慢?

杨延辉:想太后乃是一国之主,慢说是没有什么怠慢,即便有什么怠慢,又能拿她老人家怎么样啊!

公 主:是啊,想我母后,乃一国之主,甭说是没有什么怠慢,即便是有些个怠慢,又能拿她老人家怎么样呢!不是的?

杨延辉:不是的。

公 主:(思忖,接唱西皮慢板) 莫不是夫妻间冷落少欢?

杨延辉:想你我夫妻一十五载,相亲相爱,何来冷落少欢之说啊?

公 主:是啊,您我夫妻从来都是相亲相爱的,我怎么会说冷落少欢呢?(思忖,接唱西皮慢板) 莫不是思游玩那秦楼楚馆?

杨延辉:想这皇宫内院,美景非常,那秦楼楚馆,焉能比得?再又说来,那里又岂是本宫心之所想、足之所往啊?越发地不是了!

公 主:是啊,想咱们这皇宫内院,美景非常,那秦楼楚馆,哪里能比得上呢?这话又说回来啦,那种地方,也不是驸马爷您去得的呀!

杨延辉:好道呀!

公 主:又不是的?

杨延辉:不是的。

公 主:(思忖,接唱西皮慢板) 莫不是抱琵琶您就另想别弹?(显露不悦,将脸别过一边)

杨延辉:(急切)想本宫乃是被擒之人,多蒙太后不斩,反将公主匹配,说什么抱琵琶另想别弹,你说此话,岂不愧煞本宫……(悲泣)

公 主:(哑然失笑)猜的不对,再猜也就是了,您哭的什么呀?

杨延辉:(悲怆、无奈)不要猜了!

公 主:唉!(背躬)这倒难了!(唱西皮慢板) 这不是那不是是何心愿-- (从宫女手中接过阿哥,示意四郎,同往花园散步。公主、四郎绕场至花园。公主暗中注意四郎举止,只见其依旧满面悲凄,时而仰首向天、时而省视自己须髯,再拭泪)

公 主:(已有定见)驸马,您这厢来,咱家一猜就猜着了!

杨延辉:(走近公主)公主请猜!

公 主:(唱西皮摇板) 莫不是您思故土久离中原?

杨延辉:哦!(惊愕、欣喜,唱西皮快板) 贤公主虽女流智谋广远, 猜透了杨延辉腹内机关。 我本当上前去求她婉转--(白)且慢!(接唱) 必须要紧闭口慢吐真言。(二人重回宫内坐定)

公 主:我说驸马,咱家猜了半天,到底是猜着了没有啊?

杨延辉:心事倒被公主猜着,不能与本宫做主,也是枉然!

公 主:您说出来,大小拿个主意也好呀!

杨延辉:公主哦!(唱西皮快板)

我在南来你在番,

千里姻缘一线牵。

公主对天盟誓愿,

本宫才敢吐真言。

公 主:怎么着?敢情还要咱家盟誓不成么?

杨延辉:正是。

公 主:巧哩!咱家可就是不会盟誓。

杨延辉:(愕然)番邦女子连誓都不会盟么?

公 主:(窃笑)比不得你们南蛮子,拿起誓当白玩。

杨延辉:待本宫教导于你。

公 主:对了,您教教我吧!

杨延辉:跪倒尘埃,口称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今日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吐露半点,就天把我怎么长……地把我怎么短……

公 主:哦,就这样……(俏皮地)跪在地上,口称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今日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吐露半点,就天把我怎么长…地把我怎么短……我说,驸马爷到底是怎么长、怎么短呐?

杨延辉:嗳!(有些动怒)要你衷心对天一表!

公 主:(恢复严肃)你住了吧,当真我连誓都不会盟么?阿哥您抱着!(将阿哥递与四郎)待咱家盟誓了!(跪地,唱西皮快板)

铁镜女跪之在皇宫内院,

尊一声过往神听咱誓言:

我若是走露了他的消息半点

杨延辉:怎么样啊?

公 主:罢!(接唱) 三尺绫自悬梁尸不周全。

杨延辉:言重了!(扶起公主,递上阿哥,唱西皮快板)

一见公主盟誓愿,

本宫才把心放宽,

二次上前把礼见

夫妻们对面坐细说根源。

公 主:我说驸马,咱家誓也盟了,有什么话您就快点说吧!

杨延辉:你当本宫当真姓木名易么?

公 主:呦!(哑然笑)满潮文武,谁不知道您是木易驸马啊?

杨延辉:非也!

公 主:(惊愕)非也?(动怒)啊哈!来在我国一十五载,连个真名实姓都没有,今日说了真名实姓便罢,如若不然,奏知母后,我要你的脑袋!(悲愤、别过身子)

杨延辉:(震骇悲痛、浑身抖颤,唱西皮倒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

公 主:(让阿哥撒尿,哭)哎呀,阿哥,你怎么撒起尿来了!

杨延辉:嗳,(不悦)本宫与你讲话,你怎么在巧口骂人!让阿哥来打搅啊?

公 主:您说您的,还能拦着我儿子不让撒尿吗?

杨延辉:公主呀……(泣,接唱西皮原板)

贤公主且听某表一表家园。

某的父老令公官高爵显,

某的母佘太君生下我弟兄七男。

都只为宋王爷五台山降香还愿,

潘仁美诓圣驾来到北番。

你的父强宋王双龙赴宴,

某弟兄全上阵(转唱快板)

赴会在沙滩。

某大哥替宋王席前殉难;

某二哥短箭下死得惨然;

某三哥被马踏尸如泥烂;

某五弟弃红尘削发深山;

某六弟掌帅印三关征战;

某七弟被潘洪射死高竿;

某本是杨……。

公主:(神情紧张)噤声!

(公主快步出宫门,探查是否有人埋伏在外偷听,四郎随后,二人看后无人又回坐)

公 主:我说驸马,到底是杨什么?

杨延辉:(接唱哭头)啊,贤公主,我的妻呀……(接唱)

某本是杨四郎把姓名改换,

得攀你贤公主前世有缘,也事出偶然!

公 主:呀……(动容,悲凄,思考,比划,权衡,接唱西皮流水)

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

十五载到今朝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姓名改换,

他思家乡想骨肉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上前表明心愿

(有了决断,施礼,白)哎,驸马哪!

(接唱西皮快板)

驸马爷听咱家肺腑之言:

我父王死在了您兄袖箭,

我二家是仇敌反结姻缘!

论理来要将您捆绑上殿,

十五载夫妻情让人作难!

怪上天令您我结成姻眷,

又看在小阿哥情有可原。

从前事一笔勾两相休怨,

我和您好夫妻到老百年。

早晚间休怪我有所怠慢,

不知者不怪罪您要海涵。

杨延辉:公主啊!(唱西皮快板)

我和你好夫妻恩情非浅,

贤公主好海量胸襟坦然。

想当初有苦衷姓名改换,

我生怕坏家声玷污祖先,

只心想在辽邦苟延残喘,

万不想与公主还配凤鸾。

这都是老天撮合难料算,

我二人到白头捐弃前嫌。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舒展,

誓不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公 主:驸马!(接唱)

夫妻们果真是恩情匪浅,

咱与您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长吁短叹,

有甚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杨延辉:(接唱)

非是我终日里愁眉不展,

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肖天佐摆大阵两国交战,

我老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过宋营前去探看,

怎奈我处深宫难以出关。

公 主:(接唱)

为子者讲孝道把亲思念,

您要见高堂母咱不阻拦。

杨延辉:(接唱)

多蒙你明大义允我探看,

又怎奈无令箭我怎能过关?

公 主:(接唱)

有心赐您金箭,

怕您一去就不回还。

杨延辉:(接唱)

公主赐我金箭,

探母一面即转还。

公 主:(接唱)

宋营离此路途远,

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杨延辉:(接唱)

宋营离此路虽远,

快马加鞭一夜还。

公 主:(接唱)

适才要咱盟誓愿,

您对苍天也表一番。

杨延辉:(接唱)

公主要我盟誓愿,

双膝跌跪地平川。(跪)

我若探母不回转

公 主:(白)怎么样啊?

杨延辉:(接唱) 黄沙盖脸尸骨不全。

公 主:(白)言重了!(扶四郎起,唱西皮快板)

为夫骗令箭

一见驸马盟誓愿,

咱家才把心放宽。

驸马后宫巧改扮(转唱西皮摇板)

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宫女抱阿哥引公主下)

杨延辉:(唱西皮快板)

公主前去盗令箭,

本宫心内好喜欢。(绕场,出宫)

站立宫门把军校喊--

备爷的战马扣连环,爷好过关。(下)

(太后唱西皮导板)两国不和常交战,(西皮原板)各为其主锦江山。金沙滩设下了双龙会宴,只杀得场家格尸骨堆山。叫番儿摆驾银安殿,拆开兵书仔细观。

(铁唱西皮散板)适才离了皇宫院,见了母后把驾参。(太后接唱)我儿不在皇宫院,来到银安为哪般?(铁接唱)儿在皇宫心闷倦,特地前来问娘安。(太后接唱)我儿说话礼太谦,母女何需常问安。(铁接唱)辞别母后下银安,举目抬头四下观。桌案现有金批箭,不能到手也枉然。低下头来心暗转。猛然一计上心问。忙把校儿掐一把…奴才生来皮肉残,他要拿母后令箭玩。母后传旨把他斩……(太后接唱)哪个敢斩外孙男。别人要箭理当斩,外孙要箭拿去玩。金批令箭交与你,五鼓天明交令还。(铁接唱)谢罢母后金批箭,母后中了我的巧机关。

(辉唱快板)在头上摘下胡地冠,身上脱下紫罗衫。沿毡帽,齐眉掩,三尺龙泉挎腰间,将身来在宫门站,等等等等候了公主盗令还,爷好出关。(铁唱摇板)银安盗来金批箭,成就珊马孝义全;(辉接唱散板)虽然分别一夜晚,为人需要礼当先。辞别公主跨走战,泪汪汪哭出了雁门关。(铁接唱散板)啊……驸马呀!见驸马跨雕鞍我心好惨.等候了驸马回奴心才安。

深夜探母

(保唱西皮摇板)帐中领了父帅令,巡营了哨小心。(唱娃娃调导板)杨宗保在马上传将令,(原板)叫于声众三军细听分明:萧天佐摆下了无名大阵,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庭。向前者一个个俱有封赠,退后者按军令插箭游营。耳边厢又听得蛮铃震,三军撒下绊马绳。(辉唱快板)适才关前盘查紧,乔装改扮黑夜行。远望宋营灯火映,刀枪剑朗似麻林。大胆且把宋营进,闯进辕门见娘亲。

(昭唱西皮导板)一封战表到汴京,(西皮原板)宋王爷御驾亲自征。萧天佐摆下了无名大阵,满朝文武解不明。本帅帐中修书信,天波府搬来了老娘亲。我命宗保去巡营,中途路上遇仙人。拾来天书三卷整,才知番邦阵有名。将身且坐宝帐上,众将到齐破天门。

(太君唱西皮导板)宋王爷御驾镇北塞,(唱流水板)两国不和动兵灾。我的儿宋营挂了帅,老身押粮到此来。八姐九妹前把路带,(转唱摇板)悬灯结彩所为何来?

(唱西皮导板)一见校儿泪满腮!(唱西皮流水板)点点珠泪洒下来。沙滩会一场败,只杀得杨家好不悲哀:儿大哥长枪来刺坏;儿二哥短剑下他命赴泉台;儿三哥马踏如泥块;我的儿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未曾回来;惟有儿五弟把性情改,削发为僧出家在五台;儿六弟镇守三关为元帅,最可叹儿七弟被播洪就绑在芭蕉树上乱箭攒身死无葬埋。娘只说我的儿难得见!延辉我的儿啊!

(辉唱西皮摇板)老娘亲请上受儿(回龙)拜,(转唱二六板)干拜万拜也是折不过儿的罪来。孩儿被擒在番邦外,隐姓埋名躲祸灾。萧后待儿恩似海,铁镜公主配和谐。儿在番邦一十五载,常把我的老娘挂在儿的心怀。胡地衣冠懒穿戴,每年问花开儿的心(转快板)不开。闻听得老娘到北塞,乔装改扮过营来。见母一面愁眉解,愿老娘福寿康宁永无灾。

怒欲斩杨

(辉唱西皮导板)听说太后传将令,(唱快板)吓得我三魂少二魂。大胆且把银安进,太后台前领罪名……家住在山后磁州郡,火塘寨上有家门。我父令公官极品,我母佘氏老太君。太后问我的名和姓,我本是杨四郎延辉是儿的名哪……

(太后唱西皮快板)听一言来怒冲冠,骂一声驸马理不端。身在北番心在汉,一十五载漏机关。今日既然将罪犯,还敢在此胡乱言。人来与我推出斩,(唱摇板)斩下人头挂高竿。

(辉唱西皮散板)听说一声问斩刑,探母不该转回程。眼望后宫呼救应,公主哇,夫刽见一面死也甘心。

(铁唱西皮快板)忽听国舅来报信,倒叫咱家吃一惊。附马因何犯将令,你快醒来说分明。(辉唱西皮导板)殿角前绑得我昏迷不醒,叫声公主你是听。你若念在夫妻义,急忙上殿去讲人情。你若不念夫妻义,斩了我杨四郎你另嫁别人哪!

(铁唱西皮快板)驸马不必这样论,咱家上殿讲人情。迈步且把银安进,参见母后问安宁。(太后唱)我儿不在皇宫里,来到银安为何情?(铁唱)驸马身犯何条令,因何捆绑要问斩刑?(太后唱)你夫妻定计盗我令,为何反来问娘亲?(铁唱)驸马犯罪理当斩,看在儿面饶他身。(太后唱)但凭你说话牙齿软,一定要斩他不容生;(铁唱)母后不把人情准,不由咱家无计行。回头便把(转唱摇板)驸马请,一同哀告你我的老娘亲。

(辉唱散板)我哭,哭一声老太后I(铁唱)我叫,叫一声老娘亲。(辉唱)当初被擒就该斩,(铁唱)不该将儿配成婚。(辉唱)斩了孩儿不要紧,(铁唱)儿的终身靠何人?(辉唱哭头)啊啊啊!(唱散板)我的丈母娘啊[ (铁唱)我疼儿的娘呀!(快板)母后还是不应允,不由咱家怒气生。当初擒他就该斩,(太后唱)不知他是姓杨的人。(铁唱)斩了附马儿无靠,(太后唱)再与我儿另配婚……(铁唱)好马不把双鞍配,(太后唱)那有长生不老的人。(铁唱)母后再三不应允,倒叫咱家无计生。左思右想我的心不定……将阿哥扔给了老娘亲。 (辉唱西皮快板)适才过关犯将今令,多蒙公主讲人情。未谢太后先谢你,我母道你是贤德的人哪! (铁唱)得罪母后咱赔礼,千万莫要记在心。

故事由来

杨四郎延辉在宋、辽金沙滩一战中,被辽掳去,改名木易,与铁镜公主结婚。十五年后,四郎听说六郎挂帅,老母佘太君也押粮草随营同来,不觉动了思亲之情。但战情紧张,无计过关见母,愁闷非常。公主问明隐情,盗取令箭,四郎趁夜混过关去,正遇杨宗保巡营查夜,把四郎当做奸细捉回。六郎见是四哥,亲自松绑,去见母亲等家人,大家悲喜交集,抱头痛哭。只是匆匆一面,又别母而去。一名《四盘山》,又名《北天门》。此剧是生、旦唱腔成就较高的传统戏之一。《坐宫》是其中一折。

艺术成就

《四郎探母》又名《北天门》,取材于杨家将故事,但情节却与《杨家将演义》有所不同。小说中的杨四郎战败被擒后降辽招亲,是为了伺机报仇。后来果然策应宋军破辽。该剧的作者却在原小说的基础上进行了加工改造,有意淡化战争气氛,重点渲染人物之间的人伦亲情。因而长期以来对此剧褒贬不一。贬之者认为:这出戏同情和美化了“叛国投敌”的杨四郎,宣扬了“叛徒哲学”,有辱杨家将“一门忠烈”的形象,应当否定,甚至禁演;而褒之者认为:杨四郎的“叛徒”罪名,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属于“冤假错案”,应予平反。尽管对该剧的思想倾向有不同的评价,但褒贬双方对《四郎探母》的艺术成就都一致公认。该剧结构严谨,情节顺畅,环环相扣,一气呵成。对人物感情的描写,很有深度,在“人情”二字上做足了文章。在两军对阵、剑拔弩张的背景下,身陷异邦的杨四郎夤夜冒着杀身之祸偷跑出关探望母亲。漫长的十五年骨肉离别,短暂的一夜团聚,杨四郎在声声更鼓的催促下,依次与家中亲人相见,说不尽的离愁别恨、思念之情,却又才相聚,又分离。

情感刻画鲜明生动

作者淋漓尽致地抒发了母子、夫妻、兄弟之间的种种人伦之情,苍凉凄楚,哀婉动人。该剧人物不少,行当配置相当整齐,唱念安排得当,唱腔也丰富而优美。尤其《坐宫》一场,几乎囊括了西皮唱腔的全部板式,通过板式的变化、多层次地揭示了人物的情绪变化,是一出极著名的生、旦唱工戏。这一场的开始,四郎思母心切,但老母既近在咫尺,又好似远在天涯;铁镜公主想为丈夫排遣忧闷,便与他闲聊,并猜测心事。在这一段戏里,唱腔用的是舒缓柔和的慢板。接下来,四郎对公主讲明了自己的真实来历和想见老母一面的心情,公主大为意外。这时唱腔随之加快,转上摇板、原板和快板。公主表示愿意帮助四郎,但“怕你一去不回还”;四郎则急切地保证信守诺言,以至跪下盟誓。这时唱腔进一步催快,特别是两人的大段对唱层层递进、一气呵成、淋漓尽致地表达出二人的激动心情。

总观全剧,对四郎、公主和其它重要人物的情感刻画都很鲜明、生动。正因如此,民族之间的残酷争战对人的正常亲情所造成的巨大损害,就更让人思索不已。作为一部情感刻画很深、唱腔艺术成就也很高的作品,很多京剧演员都喜欢演唱《四郎探母》。它还常常成为名家的联袂演出的大合作戏。

四郎失踪

杨家共生了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后来又收了一个义子,分别排行为大郎、二郎、三郎、四郎、五郎、六郎、七郎、八姐、九妹。他们个个是英雄好汉,每个人都能带兵打仗,独当一面。而且这种英雄豪情传了几代人,对北宋王朝的抗番除奸势力,造成了极其良好的影响。

杨四郎长得一表人材,武艺高强,英勇善战,在几个兄弟中间,最得父母的喜欢。他们寄希望于四郎,日后统率杨家将的非他莫属,然而谁能想到,金沙滩一场恶战,却改写了他的人生命运。

雁门关北面的金沙滩,北国的契丹王在那儿设下重兵。杨家将全部出征,拼死厮杀。但杨家将在这场大战中损失惨重,伤失元气。首先是大郎和二郎身亡,一个被乱箭射死,一个被大刀劈死;而三郎死得更加悲壮,他在追杀敌军时竟陷入淤泥之中,被对方的战马踩死;过后清点人数时,又发现四郎失踪,有的说是被北国俘虏了,有的说失散了。由于杨家大将死伤过半,朝廷虽给予封赏,但毕竟元气难以恢复;而且有人说三道四,伤透了杨家人心。在这种情况下,五郎为了超世脱俗,使出家当了和尚。

四郎被擒

杨四郎的确是和杨家将失散了,他是在向敌人冲杀时,被对方裹挟走的。人多,混乱,在情急中迷失了方向。可当他发现走错方向时晚了,因为对方的将领早已看到他勇猛厮杀,非普通军士,就让人把他给绑了,押送回营。

再说契丹王的损失也十分惨重,老王在大战中身亡。众将佐觉得不可一日无王,经过合计,就推拥皇后萧绰执掌朝政,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萧太后。别看肖太后是女人,她会用人,事事和大伙商量,把个小王朝治理得倒是很富强。

人们押着杨四郎来到萧太后跟前,备说详情,断言他肯定是杨家大将。既已被俘,杨四郎已经作好了必死的准备。不过他不甘心,他要时刻准备返回宋朝,和各位兄弟一起为国尽忠。于是,当萧太后问他叫什么时,他说了一个假名:穆义。呵,不是杨家人,萧太后放心了。

招为附马

肖太后所生一女,名为铁镜公主,虽已年过十八,尚未许配人家。当然会有一些大臣来为公主说媒拉线,均因肖太后看不上那些想做她女婿的人,直到如今也没有把婚事定下来。肖太后见这个穆义长得相貌堂堂,又让他试了试武功,甚为满意。便让大臣作媒,把铁镜公主嫁给了他。

四郎家有娇妻孟氏,两人十分恩爱。他当然不愿娶北番公主,因为他并不打算在北方呆一辈子,一有机会他会跑回宋朝的。但经不住别人的威胁,他也只好屈从了。就这样,杨家人对他生死不知;而他也是时刻挂念着母亲和众兄弟姐妹。虽说肖太后和公主待他很好,但一片思乡之情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杨延辉由一个青年变成了已届而立的中年人。他摸摸下巴的胡须,再看看自己的一身北国装束,一阵悲痛油然而生。

雁门阵

这天,听说统兵肖天佐在雁门关摆下一个大阵,让人上书宋朝,说是若破得了大阵,北番甘愿伏首称臣;若破不了大阵,宋朝江山就得让给北番。位于中原的宋王朝绝对不会认输,认为自己兵多将广,粮草充足,为什么要把江山拱手让给你?于是皇帝御驾亲征.率领杨家将及多路军兵向北方开来,驻扎在雁门关内。杨四郎十分重视这个消息,认为这是他回宋朝的大好时机,于是他让人过细打听详情来报。

欲见母亲

不几天,消息更加振奋人心。说是宋军中执掌帅印的是自己的六弟杨延昭,而带领杨家将的是自己的老母亲佘太君。杨延辉心里十分激动,老娘和他一关之隔,他决心要去和母亲见一面,不管后果如何。但怎么才能出关呢?把守雁门关的是肖家的大将,混是混不过去的。在万般无奈之际,他首先想到了铁镜公主,没有公主帮忙,是绝对过不了关,见不到老母的。四郎跪在公主面前,把自己是杨家四郎的秘密告诉了铁镜公主。公主感到十分意外,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驸马竟是敌军杨家将。他们婚后十五载,恩恩爱爱,举案齐眉,从来没有闹过别扭。而这会猛不丁听到驸马说出实情,心里一阵慌乱,不知如何是好。只要她把这话告诉太后,驸马必死无疑。究竟怎么办?她没有了主意,只有伤心地哭着,任凭驸马怎样劝慰,都难以听进去。这时,怀里的大阿哥哭了起来,孩儿的啼哭唤醒了她的理智。她不能没有驸马,孩儿不能没有父亲。她理解四郎,也敬慕杨家人的英武。

她问:驸马这个时候告诉身世,究竟是什么意思?

杨四郎只好说实话,说是老母亲就在雁门关内,他想去见一面,了却做人子的心愿。公主说,雁门关把守极严,没有母后的令箭是万万过不了关的。四郎说,求公主向太后讨一支令箭,我连夜去和老母见面回来,再归还太后。

公主骗令箭

铁镜十分贤德善良,她丝毫没有怀疑驸马会不会回来,为了成全丈夫,她毅然到银安殿去见母后。

肖太后见了公主说,我儿不在后宫休息,到这儿来有什么事?铁镜公主说,特意来向母后请安。太后很高兴。母女俩说了会儿闲话,眼见没法提起令箭的事,公主便转身离开。但她不甘心,突然想起了怀中的孩子,她在儿子屁股上捏一把,儿子顿时大哭起来。太后忙问,阿哥为何大哭?公主说,这孩子该打。太后问,为什么该打?公主说,他看见令箭,要玩,平日就喜欢玩令箭。太后说,他喜欢玩就让他玩吧,不过明日天亮得给我还回来。公主把令箭塞到怀里,谢过母后,欢天喜地走了。

她回到后宫,见四郎早已换了行装,备好马匹,正在那儿焦急等候,公主想和他开个玩笑,问驸马这是到哪儿去?四郎说,不是你答应去给讨一支令箭,成全我去和老母亲见一面吗?公主说,哟,我和母后说话,把这件事给忘了。四郎说,你可别误了我。公主这才拿出令箭,说你看这是什么!四郎大喜,匆匆和公主道别。公主这时珠泪滚滚,真舍不得和他分开。她说,驸马,你可别忘了我,别忘了大阿哥,我盼你天明前早点回来。四郎说,公主放心,外面风大,请公主和阿哥回去吧。

四郎出关

说着,杨四郎翻身上马,和一名贴身卫兵向雁门关方向驰去……

不一会儿就到了雁门关。把关的军士果然看守得极严,他们远远地就让来人下马接受检查。杨四郎出示令箭,说是受太后委派去宋营公干。守关军士认箭不认人,只要你有令箭就放你出去。令箭,犹如时下的通行证。不管你是谁,没有盖大印的通行证和一应手续,你就出不了海关。不过,杨四郎出关后,那带兵将士对下面人嘀咕了一句:这出关的壮士好像是驸马。杨四郎快鞭策马,直闯宋营,被巡逻的军兵用绊马索绊住,捆绑起来送到中军帐。带兵的一员小将长得魁梧英俊,他对主帅说:父帅,我们捉住一个北番的探子。主帅杨六郎延昭说:那就赶快押上来审问。因为自从肖天佐摆下大阵,杨延昭等将领赶到雁门,可谁也识不破这是个什么阵。识不了阵,自然破不了阵。后来还是被宗保的媳妇穆桂英识破,说这是天门阵。杨延昭自觉责任重大,此刻听说北番有细作被捉,他自然要亲自过问。

杨四郎被押到中军帐下,六郎刚问了几句,四郎就认出这位主帅就是自己的六弟延昭。他说,六弟,我是你四哥延辉啁!六郎大惊,掌灯细看,果然是自己的四哥,只是十多年不曾见面,四哥难免说不尽的离别之情。四郎急着问:听说老娘来了,是不是真的?六郎说,就在后帐休息。四郎说,那就烦六弟带我去见老娘。

四郎探母

六郎先进后帐,禀告老母说:贺喜老娘,四哥回来了。佘太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你说的是哪个四哥?六郎说,就是我的延辉四哥。老太太忙问:我儿现在哪里?四郎在帐外急步进来,跪在母亲面前叫一声娘,说你的儿子四郎回来了]母亲抱着四郎的头看一眼,说果然是我的四郎回来了,说着母子俩抱头大哭。佘太君说,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我的四儿子了,没想到在这雁门关能重逢。母亲问当初儿子是怎么失落的,四郎告诉母亲自己如何被裹挟,如何被招为驸马,肖太后对他恩重如山,铁镜公主对他情深义重。

佘太君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儿子失落北番后能有今天,的确难得肖太后一片美意,难得铁镜公主的贤德。母子俩各自哭诉这些年的思念,母亲又说了杨家将这十多年来的景况。这时,六郎把宗保叫来说,见一见你的四伯父。四郎发现他的侄儿,原来就是刚才带兵巡逻的那位英俊小将,心里很高兴,连连夸奖宗保。六郎对宗保说,让下面人保密,不要说是你四伯父回来了,免得他回北国后受指责。宗保忙下去布置去了。

八姐、九妹听说四哥回来了,都到母亲帐上相见。一家人团聚,喜不自禁,每个人都有一腔感怀。老太太让六郎置办酒宴,为四郎归来接风洗尘。这时她对四郎说,你这一走十多年,可苦坏了你的妻子孟氏。四郎一听娇妻还在人世,顿时惭愧万分,忙问,娘,我那苦命的人在哪里?老太太说,这些年我怕冷落她,我走到哪里,就把她带到哪里。她吩咐八姐九妹:快带你四哥去瞧瞧你四嫂。

孟氏此刻正觉寂寞,想起独守空房十五年,日子难熬,往后的日子怎么打发。想到这里,不由得潜潜泪下。这时,八姐、九妹进帐说:恭喜四嫂贺喜四嫂。孟氏说,两个妹妹别开玩笑,我能有什么喜事?八姐和九妹说,我四哥回来了。孟氏急切地问,你们说什么?八姐、九妹又说一遍:我四哥回来了!孟氏问:他呢,四郎在哪里?

四郎一步上前。不等站稳,孟氏一声大哭,一把抱住了四郎,一迭声地说:你,你,我的四郎,这些年我好想你呀!思夫之情三言两语难以表达,独守空房的苦痛说也说不清。陡地见到朝思暮想的郎君,孟氏一下子昏了过去。杨四郎不停地呼唤着,八姐九妹给她喂水、揉背,孟氏才长出一口气,哭出声来。说不完的思念,道不尽的衷情,十五年的时间不是一宿半夜能够讲得清说得完的。两个人心里都苦,但孟氏的苦别人难以体会。

正在这时,忽听得打更人敲了三更鼓。四郎吃了一惊,连声说,不好了不好了,我该走了。孟氏问,你刚回来,走到哪儿去?四郎把在北国有家小的那一句话,在口里转了半天,到底没有勇气说出口。他只是说,先到母亲帐上再说。

孟氏跟他到婆母帐上说,娘,他又要走。四郎说,娘,铁镜公主骗得她母后的令箭时,定的是五更时交还,若回去晚了,怕是公主会受到责难。佘太君听说四儿马上又要别离,心里自然十分难过。她擦把泪长叹一声说;总得舍一头。他在北国十多年,也多亏了铁镜公主。那边又有孩子,他要是不回去,那边也成了一个残缺的家;再说,他是公主骗得令箭才能回来一见,若是不回去,公主没法向她的母后交代。孟氏说,我让他带我走。老太太对孟氏说,儿啊,我知道你苦,你就让他走吧,你以后就当是我的女儿。

孟氏苦不堪言,泪水滂沱而下。十五年的思念只是瞬间相见,这瞬间怎能填补日后情思绵绵!她自知留不住,不觉松开了四郎的衣袖,再一次哭得晕了过去……

四郎拜别母亲,告别弟弟妹妹,告别他终生愧对的人,走了。朝着北方,迎着塞外的寒风,策马向雁门关那边驰去,他总算了却了心愿,在失落北国十五载后,能回去见老母一面,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音讯。此刻,他自然想到了给过他无限温暖和爱抚的铁镜公主。公主,你这会儿在干什么呢?

身份败露

杨四郎刚过雁门关,就被北番军兵拿下。他问,你们为什么要绑我?军士说,太后有令,说等驸马回来一定拿下送到银安殿去。四郎一听,心里说,坏了,这事到底让太后知道了。其实,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只要他有这么个行动,他的意图和身份就会暴露无遗。

杨四郎被押送到银安宝殿上,就见萧太后一脸怒气,十分怕人。四郎跪下说,参见太后。太后厉声问:你干什么去啦?四郎吱唔,没法回答。太后说,你骗得令箭,偷偷出关,原来你是杨家的人。太后对军士说,把这个杨四郎杨延辉推出去斩了!殿上有萧家的人,他们说,我们不能落个日后受埋怨的事,还是悄悄去给公主报个信吧。

不多一会儿,铁镜公主来了。她见驸马五花大绑跪在殿前,而太后怒发冲冠,杀气腾腾,什么都明白了。她上前叫了一声母后。肖太后说,你是不是又要来骗我的令箭?公主也跪在殿上,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太后说,按军令行事,盗得军令理当斩。公主说,你把他斩了,我怎么办?太后说,我再给你招个驸马。公主说,你再给我招个驸马好不好且不说,可是阿哥没有了亲爹,他长大了会不会埋怨你?公主这句话,着实把肖太后噎得半天没有喘过气来。其他的文武大臣都出来说好话,可萧太后就是不松口。她一是气四郎隐瞒了真实身份,二是气女儿和驸马合伙来骗她的令箭。不杀杨四郎,怎能消这口气?

这时公主说:你倒不如当初就把他杀了。太后说,当初我不知道他是杨家的人。公主说,既然当初你不知道给我招了驸马,现在知道了又要杀他,这岂不是害了我!你怨我骗你的令箭,我怨谁?公主这句话,又把个萧太后噎得喘不过气来了。是呀,当初公主的婚事是娘做的主,认错人的是自己,斩人的还是自己。这岂不是让女儿寒心,日后这母女关系……

这时,公主的两个舅舅悄声对铁镜说:你当初是因为阿哥取得的令箭,这会儿你何不用一用阿哥呢?铁镜说:怎么用阿哥,请舅舅明示,舅舅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铁镜公主计上心来,又在阿哥的屁股上拧了一把。她怀中的阿哥果然“哇哇”地大哭起来了。公主说,小畜牲,你也别闹,你爹活不了,你娘也不想活了。说着,她把阿哥往太后怀里一塞说:母后,阿哥就交给你了。

肖太后没想到女儿会来这么一手。阿哥在她怀里哭起来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大,她不知怎样才能止住阿哥的啼哭。婴儿哭,大人哭,银安殿乱成了一锅粥。这时她肖家的几个兄弟说,太后,为了阿哥,你就放驸马这一回吧;再说,驸马平日对你忠心耿耿,这次去瞧他的老娘和兄弟,也算尽了他的一分孝义。肖太后顺坡下驴,对众人说,既然大伙都替驸马说话,我也不做这个恶人了,恕驸马无罪!

铁镜公主接过阿哥,和四郎一起叩头谢恩。在众人的努力下,平息了这场探母风波。

从此杨四郎延辉安心留在北国,为北方少数民族和汉民族和睦相处,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四郎探母上下集

北宋年间,辽邦萧天佐、萧天佑起兵进犯中原,三关被困。六郎杨延昭命焦、孟二将回朝讨救兵。鉴于朝无良将,天波府佘太郡亲自挂帅,带领杨门众将赴边关解危。

身在辽邦被招为驸马的四朗杨延辉,知母亲挂帅赴边,悲喜交集。公主琼娥发觉驸马神态有异,追问之下,四郎无奈将隐情实告。琼娥深明大义,准四郎出关探母并会前妻。

四娘耿金花与四郎一另十五载,杳无音讯,关前相见,又爱又恨。太郡闻报大恼,怒斥逆子,下令处斩。众将求情讨保,太郡始谅四郎,准其携公主过营密议两邦和解之策。

萧后闻知驸马、公主罢兵出关议和,怒火万丈,将四将父子押到雁门关城楼,逼佘太郡放回琼娥,不然要将四郎父子斩首。

太郡将计就计,也以斩琼娥相胁。萧后进退维谷,在太郡及琼娥劝说下,茅塞顿开,两邦和解。

【考释】故事见《杨家将演义》第四十一回,剧本情节略有不同。京剧、秦腔、晋剧、梆子等剧种均有此故事内容的剧目。编剧:洪潮、陈鸿飞。80年代,揭阳潮剧团演出。

与此类似的是四探母这部戏,同样也是十好几年,不过杨四比起薛平贵来更加窝囊,薛平贵好歹把两个女人都搞定了,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杨四却只能含辛茹苦的作个倒插门的养老女婿,而且连四夫人都见不上一面。李维康在谈到删除这一节时,说能更好的表现四朗与铁镜的爱情,这让我不能满意,因为在演到那儿的时候,人们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一点,而说到爱情就更不好解释了。逃避不是办法,勇敢去面对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作为一个历史悠久,却命运坎坷的大戏,四朗探母应该改一改了,既然人们能接受红鬃烈马那样的结局,而且为了不至于N年以后,再因为叛徒一类的东西被禁演,杨四的性格该改一改。杨四不是一个乐不思蜀的窝窝囔囔的阿斗,更不是统率辽国兵马对抗大宋的叛徒,杨四失落番邦一十五载,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大宋人,一边是自己的故土,一边是对自己有再生之德的第二家乡,杨四像乔峰那样希望辽宋两家能够永葆和平(当然不能是金庸式的那样的下场),在被他的这种信念的感召下,萧太后终于放弃战争,奔向和平(其实本来的战争贩子就不是她,是萧天左之流),而四朗也能够一家骨肉团圆。当然这次我们不希望再听到两个青衣在那儿呀呼嗨了,倒是佘太君与萧太后两个老旦可以呀呼嗨一曲和平之歌赛一赛嗓子。

江湖棋局总是在流行当中不断地被完善和发展,其原因就是江湖棋人为了谋生,将众人熟知之局略加改动,使之成为新局。直接或间接地推动了江湖棋局的发展。图3被江湖棋人称作“四郎探母”,即是在“晴天霹雳”局基础上变化的一则新“霹雳”局。着法如下: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