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银古

银古

日本漆原友纪的漫画《虫师》主人公,十岁时受虫影响后:银白色短发,黄色皮肤,右眼为绿色,左眼失明(为空洞状),平时用白发遮住。

日本漆原友纪的漫画《虫师》主人公

姓名:银古 (日文ギンコ)

原名:阿勇、四木(翻译不同)(十岁时因为虫失去记忆,另给自己起名为银古)

性别:男

外貌:十岁时受虫影响后:银白色短发,黄色皮肤,右眼为绿色,左眼失明(为空洞状),平时用白发遮住。

十岁以前:黑发黑眼黄皮肤(标准亚洲人)。

体质:天生具有看得见虫及吸引虫的体质

职业:虫师,处理由虫引发的问题或缓解人与虫的矛盾的人。(虫为一种虚拟与常见动植物孑然不同的的生物,类似灵体。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

衣着:永远穿着长裤

冬:白色毛衣+(白色、灰色、浅紫)围巾+(灰黑色、茶褐色)外套

春秋:白色长袖(+薄外套)

夏:白色短袖

衣着随意自然,且全为现代装束,与剧中其他人的传统和服有很大区别。

随身物品:

烟:几乎每时每刻都叼在嘴里(就像是从他嘴里长出来的一样),抽烟不是因为有烟瘾,而是用于驱散虫。这种烟也是一种虫,会缠住自己的同类不放,一小段时间后就会放开。

旅行箱:木质,分有很多格子,用于存储:

光酒、

记录虫的现象的卷轴、

用于寄信的蚕茧、

虫下(减弱虫的影响的药剂)

衣服:如上

性格:

温和善良、宽厚、乐于助人、沉着冷静、云淡风轻、讨厌杀戮、坚持众生平等

在漫画和动画中都属于线索一样的人物,把各个小故事中的人物串起来,他一路旅行,帮助人们解决或缓解由虫引发的问题。

奴伊(蕊):收养他了一段时间的人,可称其为银古的师傅

淡幽:身负使命封印禁种之虫,坚强的女性,残疾,不能行走,银古的朋友

化野:医生,银古的朋友,以收藏奇怪的东西为乐。

玉婆婆:淡幽的仆人,虫师,和银古有交往

谁都没有错,人和虫都只是为了生存。所以你要活下去

它活了数万年,你同它走过了最后的旅程,能相见真是太好了呢。休息对于生存而言,也是紧要问题

你只是在后悔把不该带入人世的东西唤醒了。虫本身没有错,所以让它恢复本来的样子就好了。

不要被恐怖和愤怒迷住双眼,所有生物只是依借其存在方式而存在的

介绍:银古,与银虫同音。他是以研究存在在世界上的被称作“虫”的非生物而旅行的虫师。

如果说,“虫”不能被称作是生物,那么,人类又是什么呢?

和所有的生物都有着区别的人类,究竟是什么呢?

然后,银古又是什么呢?

他,是虫师吧。。。

银古因为“虫”,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感受到了人类的温度。

银古因为“虫”,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被那份爱所带回人类的世界。

银古因为“虫”,忘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于是流着泪独自踏上前进的旅途。

一个人的旅途,无法停止。

因为自己是吸引虫的体制,如果留在什么地方太久了,就会带来灾难。

那就继续走吧!

在下一个或许有需要自己帮助的地方,遇见另一个陌生的面容。

被虫吞噬又怎么样?

被这个世界吞噬了又怎么样?

在记忆的深处里,自己,早已经不存在了。

闭上第二层眼睑,躺在发出光芒的河旁边,那是生命的源头。

静静地听着有人发出声音,呼唤自己。

银古可能就是孤独的代名词吧!

他不常微笑,可是,想笑的时候也就笑了。

每年的某些时候会回去见见老朋友;

每年的冬天也约定好会去见见曾经心动的女孩;

而其他的日子,就只是旅行。

失去的左眼中,深埋着的记忆,我们因为屏幕中的画面而看到了。

但,银古他,却忘记了。

有时真希望,自己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见到他,然后,将这段记忆告诉他。

即使告诉了他之后他依然要去远行。

可是,人类或许正是有了记忆,所以才被称作人类的吧。

第2话 睑之光

翠:在眼睑里,还有一层眼睑,在那里,外面的光是绝对传达不到的

弥季的母亲:这不是你的错,不知好歹同情别人的人才有错

第7话 雨临虹起

虹郎:可是即使离开了村庄,结果我还只是条丧家之犬,如果不找个活下去的目标,我连就这么活着都做不到

银古:目标啊?

虹郎:你说你是毫无目的地在旅行,但大概还是有什么理由的吧,旅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毫无目的的话,怎么可能不断的旅行下去

银古:这个嘛,偶尔我也会想休息一下的,这种时候就会像这样制造一个目的,这样一来闲暇也就产生了,因为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是不会有闲暇的

虹郎:(切~)我可是认真在做,你却只是像喘口气啊

银古:我也是很认真在做的嘛

虹郎:问题在于绝无不同

银古:那是什么,休息也是为了活下去的切实问题,而且我还有着比你更充分的动机,你只是为了不被灰暗的过去困扰,而以追寻彩虹不断自虐吧。真不开窍,找个地方扎下跟,抛弃过去不就行了

虹郎:我明白,就因为我做不到才会在这里的,不过,或许该收手了

第9话 沉甸甸的果实

银古:如果你手上掌握着可以拿一条命去拯救众生的种子的话

祭主:大概我会使用吧,如果这种种子存在的话,眼看着有人牺牲才是罪孽

银古:但是如果明知道会有人死掉却还把种子埋到土里,拿就和杀人没什么区别了,不论因此能救多少条命,但死去的人却是强行被拿去做了祭品

祭主:如果是这点程度的罪孽,大概不管是谁都会下手的吧,即便失去一个人,但只要能保住两个人的话

第10话 栖于砚台之白

银古:出于自己的执着的,就是与异形之物

第12话 眇目鱼

夜纪(银古):那些不是幻象吧

奴伊:既不能说是和我们一样存在着的,也不能说是幻想,但是会产生影响是没错

夜纪: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东西吗?

奴伊:虽然存在的方式不同,但并非是与我们完全隔绝的,是我们生命的另一种形式

奴伊:没错,有两种黑暗,一种是把眼睛闭上,黑暗中没有月亮的夜晚.,遮挡住了光和亮而出现的黑暗,还有一种是“常之暗”,虽然在白天的时候就待在那种昏暗的地方一动不动,但到了晚上就会离开池塘,吞噬小的虫,大概是它把吃掉的虫分解成光吧,不断地沐浴那样的光,似乎就会变成这样

奴伊:我说夜纪,晚上一个人走山路的话,有时会发生刚还照亮道路的月亮突然看不到了,星星消失掉而迷失方向的情况,虽然平常也会有这种事的,但如果连自己的名字,过去的事都想不起来了的话,那是因为常暗到了身边的缘故,据说如果能奋力回想起来,就能挣脱开

夜纪:那如果怎么都想不起来呢?

奴伊:据说那时就不管是什么,起个当时想到的名字就行了

夜纪:这样也能行吗?

奴伊:只是相对的,可能叫以前的名字时的事就会想不起来了

夜纪:还不是一 回事,为什么你明明知道这事却袖手旁观呢?你不是虫师吗?为什么让这种危险的虫活着啊?

奴伊:别让恐惧和愤怒冲昏了你的头脑,所有的事物都只是在以其自身的存在方式存在着,从能躲避开的东西处,拥有着智慧的我们躲开就好了,所谓虫师就是从远古时代开始,一直探索着这种办法的人们,我也在一直撰写着这些有关银蛊的记录,而当我注意到鱼的末路时,我也已经沐浴了太多的光芒了,我也反复尝试让单眼的鱼离开池塘,避免它们沐浴光芒,可是,一旦开始白化了的鱼,虽然多少时间上会有些早晚,但最终都失去双眼,成了常暗

第19话天边之线

银古:你比任何人都无法就收现在的吹,就是因为你否定了吹,所以她才无法保持人类的形态

第21话 绵孢子

银古:“不了解的东西全杀光”这种做法太过草率我也不喜欢

绵彦:为什么要杀我?

银古:因为你们吞噬人类的孩子

绵彦:我们没有错

银古:我们也没有错,但是我们比你们强大,所以要在你留下种子前杀掉你

绵彦:你为什么不趁现在把我杀了呢?

银古:因为你的寿命还没有结束

第22话 海上宫殿

银古:我不知道究竟是继续插手这事好,还是放任这座小岛不管好,因为我没有剥夺你们幸福的权力

银古:这座岛上,重生的事今后大概还是会继续进行下去吧,为了安慰即将死亡的人,也为了填补活着的人心里的空洞,或许不必面临它而昂然死去,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另一个世界,住着一群与常见动植物孑然不同的生物。远古以来,人们敬畏地称它们为『虫』。当虫的世界和人的世界重合时,虫师银古便会出现。

介绍中提到的虫显然不是看上去肉呼呼扭动的小东西,而是一种最接近生命本源,类似灵体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而这种方式却可能有驳于人类的常识,甚至危害人类的生存。于是就出现了『虫师』这种职业,他们云游四方,对虫的生命形态,生存方式进行研究,并接受人们的委托,解决可能是由虫引起的怪异事件。银古,正是他们的一员。

银古,他出入穷乡僻壤去追寻虫的足迹。虫可能潜伏在人的身体中,潜伏在沼泽地中,潜伏在整个山岭中;带来疾病、瘟疫等可怕的灾难。银古穿越草木的意识,找到结症,予以化解。他一路走来,与少年天才画师、写虫之卷的女孩,保佑一方平安的大师……惺惺相惜,又黯然别离。在这里,共存与牺牲,始终是最伤感的话题……

The Sore Feet Song -Ally Kerr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