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304年

304年

公元304年,氐族部落酋长李特于成都称成都王,史称成汉;同年,匈奴五部大都督刘渊于山西离石称汉王,史称汉赵,长达386年(公元304年至公元589年)的大分裂时代开始。公元304年,成都王司马颖在河间王司马帮助下,杀掉了长沙王司马义,打败了东海王司马越。他把晋惠帝抢到手,控制了洛阳,自己坐镇六朝古都邺城(河北临漳县)。

西晋永安元年,建武元年,永兴元年;成汉建初二年,建兴元年;前赵元熙元年

大事记

中国

李雄占据成都,称王,建立成汉;刘渊称王,建立前赵,十六国时期开始。 从304年巴{宗}(cong/)李雄和匈奴刘渊分别建立政权开始,先后有十六个政权出现,史称十六国。 实际上不只十六个{贝}国家.除了汉族建立的西凉、北燕、前凉、冉魏,巴{宗}建立的成汉以外,其他政权分别是匈奴族建立的汉、前赵、北凉、夏、鲜卑族建立的前燕后燕、西 {贝}秦、南凉、南燕,羯族建立的后赵,氐族建立的前秦、后凉,羌族建立的后秦。而匈奴、鲜卑、羯、氐、羌史称五胡,所以又称为五胡十六国。

公元304年,刘渊在左国城南郊建坛登基,称汉王。

经过西晋短暂的统一后,中国又陷入纷乱的动荡中,南方仍是司马氏政权,历史称东晋,北方则较为混乱,政权分割交替,且多为少数民族政权,所以历史称五胡十六国。 十六国形势。

公元304年至公元439年(西晋永兴元年至北魏统一),南至今淮河,北至阴山,西至葱岭,东至海,东北至鸭绿江下游以北,西南至澜沧江以东,相继建立了十六个分裂割据政权。即西晋永兴年建立的成(巴氐)、汉(匈奴),西晋亡后建立的前赵(匈奴)、后赵(羯)、前凉(汉)、前燕(鲜卑)、前秦(氐)、后秦(羌)、后燕(鲜卑)、西秦(鲜卑)、后凉(氐)、北凉(匈奴)、南凉(鲜卑)、南燕(鲜卑)、西凉(汉)、夏(匈奴)、北燕(汉)。

公元304年匈奴人建"汉",公元306年氐人建"成",开启了各民族在中原建国的热潮。五胡十六国时期,关中变联合国,中原聚集各种族人,并分别建立50多个国家。公元352年氐族人统一中原,定都长安,建立前秦国。南方则由鲜卑奴建立东晋国,不愿被胡人统治的汉人开始南下,南方也开始人种大混合。公元315年鲜卑拓跋氏建立"代"国,后被前秦所灭,公元386年,拓跋重建代国,改国号"魏",史称北魏。

晋惠帝永兴元年(公元304年),特子雄攻下成都(流先病死),击走罗尚,306年正式称帝,国号成,范长生为丞相。后李寿改国号汉,史称成汉。

乐广卒

乐广字彦辅、南阳阳(今河南南阳南)人。少为裴楷所知,又被王戎举为秀才。贾充辟为太尉掾,转太子舍人。其人善清言而不长于笔墨,与王衍宅心事外,名重于时。天下言风流者,谓王、乐为称首。时值世道多虞,朝章紊乱,广清已中立,任诚保素而已。后代王戎为尚书令。太安二年,广婿成都王颖与河间王联兵攻击司马,广既处朝望,群小谮诸司马。问广,广神色不变,云:"岂以五男易一妇女哉!"(谓附颖则五男被诛)示不与司马为敌,但终不见释,于永兴元年(304)正月八日优恐而死。

司马被杀

长沙王据守洛阳,屡败司马颖,城中粮食虽日益减少,但军心稳固。司马大将张方以洛阳城不克,欲还长安。但东海王司马越暗中与殿中诸谋叛,永兴元年(304)正月二十五日将司马执送别省,促惠帝罢免官,置于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东北)。改元永安;又与张方密谋,张方于二十七日入城取至营,炙而杀之。颖入洛阳,仕为丞相,以司马越守尚书令。

司马讨杀刘沈

晋永安元年(304)正月,司马颖攻占洛阳,河间王为其声援,及闻刘沈起兵关中,于是还退渭城(咸阳),令虞夔于好(今陕西乾县)与沈军激战。夔军溃败,司马退守长安,急令洛阳张方回援。张方遂抢掠都城官私奴婢万余人回返,但途中乏食,张方下令杀人,取其肉与牛马肉掺杂而食。后刘沈军为冯翊太守张辅击败,张方又遣将敦伟率军夜袭,获刘沈,司马杀之。

周、陈敏破石冰

张昌起兵占据荆、江、徐、扬、豫五州大部之地后,不久败匿。太安二年(303)年底,议郎周、前南平内史长沙王矩等起兵江东,进讨昌余党石冰,共推前吴兴太守顾秘都督扬州九郡诸军事,杀石冰所署将吏。于是贺循起兵会稽,华谭、葛洪、甘卓等均起兵以响应顾秘。石冰遣将羌毒抵挡周,斩羌毒,石冰自临淮退寿春。广陵度支陈敏在寿春与石冰激战,永宁元年(304)三月,又与周合攻石冰于建康。石冰北投徐州同党封云,封云司马张统斩冰及云,投降周,于是,扬、徐二州复为官有。周、贺循皆散众还家,不言功赏,唯陈敏为广陵相。

李雄入据成都

太安二年(303)末,李雄率流民军急攻罗尚,官军无粮,罗尚留牙门张罗守成都,自率军由牛水(今四川沱江)东走。张罗于是开门降雄,流民军进入成都,但城内粮尽,军士饥乏,李雄于是率众至(今四川射阳西广福镇)就食,挖野芋野菜充饥。

王浚结援鲜卑

王浚字彭祖,太源晋阳(今市南)人,其父王沈,系晋廷重臣。惠帝即位后,政权分散,贾氏篡权引起八王之乱。王浚参与谋害愍怀太子。贾氏败后,朝中大乱,诸王纷争,政无宁日。时王浚任安北将军,都督幽州诸军事。浚为自安之计,结援鲜卑以自固,于是以一女妻鲜卑段务勿尘,一女妻素怒延(一作苏恕延)。又向朝廷上表以辽西郡封段务勿尘为辽西公。

王浚联兵讨司马颖

先是永宁元年(301),齐王、成都王颖与河间王起兵讨伐赵王伦,王浚拥兵首鼠两端,不赴三王召募。司马颖欲讨王浚而未能。后颖以亲信与演为幽州刺史,密谋杀浚,反被浚所杀。永兴元年(304)七月,王浚乘司马颖称诏召之之机,联合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及东赢公司马腾共起兵讨颖。颖遣北中郎将王斌、石超逆之,但被王浚军击败。浚军乘胜直逼邺城(今河北磁县东南),司马颖大惊失色,慌忙奉惠帝南奔洛阳。王浚入邺城,纵兵士暴掠,死者甚众。令乌桓羯朱追击司马颖,至朝歌不及,浚还蓟,知鲜卑多掠人妇女,命"敢有挟藏匿者斩",于是鲜卑沈妇女于易水者八千人。

张方入洛专制朝政

张方系河间人,世贫贱,以材勇得幸于河间王。永乐中协助进攻齐王,又进攻司马,并进入洛阳城。后又杀司马,大掠官私奴婢回返长安。永兴元年七月,司马越起兵讨司马颖,张方受派遣又攻占洛阳,复废皇后羊氏,迎惠帝至芒山之下。惠帝还返洛阳后,大权落入张方之手。司马颖军政权被夺,不复豫事。张方军入洛后剽劫抢掠,众情喧闹,无复留意张方逼惠帝迁都长安,永兴元年(304)十一月张方挟持惠帝并司马颖、司马炽等西迁长安。太宰率官属三万迎于霸上。惠帝改元复为永安,又复立羊氏为后。十二月,诏司马颖以成都王还第,司马炽代其为皇太弟,并改元永兴。遥以司马越为太傅(越辞不受),与夹辅帝室,王戎参录朝政,王衍为尚书左仆射,高密王司马略权镇洛阳以为留台。司马模镇邺城(略、模皆越弟),百官各还本职。令州郡蠲除苛政,爱民务本,清通之后,当还洛阳。又以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张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

刘渊进兵拓地

刘渊既自称汉王,始则集部族胡众拥兵自守,继则协助司马颖而渐坐大,并参与晋诸王混战。先是永兴元年八月,司马腾向拓跋猗乞兵,击破刘渊。同年底腾败于大陵(今山西文水)。刘渊随即令刘曜掠太原,攻占泫氏(今山西高平)、屯留(同今)、长子(同今)、中都(今山西平遥等地);又遣乔进攻西河,取介休(同今)。次年六月,刘渊又自率军进攻司马腾,司马腾只有向拓跋猗求救。

孝惠皇帝中之下永兴元年(甲子,公元三零四年)

春,正月,丙午,乐广以忧卒。

长沙厉王屡与大将军颖战,破之,前后斩获六、七万人。而未尝亏奉上之礼;城中粮食日窘,而士卒无离心。张方以为洛阳未可克,欲还长安。而东海王越虑事不济,癸亥,潜与殿中诸将夜收送别省。甲子,越启帝,下诏免官,置金墉城。大赦,改元。城既开,殿中将士见外兵不盛,悔之,更谋劫出以拒颖。越惧,欲杀以绝众心。黄门侍郎潘滔曰:"不可,将自有静之者。"乃遣密告张方。丙寅,方取于金墉城,至营,炙而杀之,方军士亦为之流涕。

公卿皆诣邺谢罪;大将军颖入京师,复还镇于邺。诏以颖为丞相,加东海王越守尚书令。颖遣奋武将军石超等帅兵五万屯十二城门,殿中宿所忌者,颖皆杀之;悉代去宿卫兵。表卢志为中书监,留邺,参署丞相府事。

河间王顿军于郑,为东军声援,闻刘沈兵起,还镇渭城,遣督护虞遵夔逆战于好畦。夔兵败,惧,退入长安,急召张方。方掠洛中官私奴婢万馀人而西。军中乏食,杀人杂牛马肉食之。

刘沈渡渭而军,与战,屡败。沈使安定太守衙博、功曹皇甫澹以精甲五千袭长安,入其门,力战至帐下。沈兵来迟,冯翊太守张辅见其无继,引兵横击之,杀博及澹,沈兵遂败,收馀卒而退。张方遣其将敦伟夜击之,沈军惊溃,沈与麾下南走,追获之。沈谓曰:"知己之惠轻,君臣之义重,沈不可以违天子之诏,量强弱以苟全。投袂之日,期之必死,菹醯之戮,其甘如荠。"怒,鞭之而后腰斩。新平太守江夏张光数为沈画计,执而诘之,光曰:"刘雍州不用鄙计,故令王得有今日!"壮之。引与欢宴,表为右卫司马。

罗尚逃至江阳,遣使表状,诏尚权统巴东、巴郡、涪陵以供军赋。尚遣别驾李兴诣镇南将军刘弘求粮,弘纲纪以运道阻远,且荆州自空乏,欲以零陵米五千斛与尚。弘曰:"天下一家,彼此无异,吾今给之,则无西顾之忧矣。"遂以三万斛结之,尚赖以自存。李兴愿留为弘参军,弘夺其手版而遣之。又遣治中何松领兵屯巴东为尚后继。于时流民有荆州者十馀万户,羁旅贫乏,多为盗贼,弘大给其田及种粮,擢其贤才,随资叙用,流民遂安。

二月,乙酉,丞相颖表废皇后羊氏,幽于金墉城,废皇太子覃为清河王。

陈敏与石冰战数十合,冰众十倍于敏,敏击之,所向皆捷,遂与周?合攻冰于建康。三月,冰北走,投封云,云司马张统斩冰及云以降,扬、徐二州平。周?、贺循皆散众还家,不言功赏。朝廷以陈敏为广陵相。

河间王表请立丞相颖为太弟。戊申,诏以颖为皇太弟,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如故。大赦。乘舆服御皆迁于邺,制度一如魏武帝故事。以为大宰、大都督、雍州牧;前太傅刘实为太尉。实以老,固让不拜。太弟颖僭侈日甚,劈幸用事,大失众望。司空东海王越,与右卫将军陈??,及长沙王故将上官已等谋讨之。秋,七月,丙申朔,陈??勒兵入云龙门,以诏召三公百僚及殿中,戒严讨颖,石超奔邺。戊戌,大赦,复皇后羊氏及太子覃。己亥,越奉帝北征。以越为大都督。征前侍中嵇绍诣行在。侍中秦准谓绍曰:"今往,安危难测,卿有佳马乎?"绍正色曰:"臣子扈卫乘舆,死生以之,佳马何为!"

越檄召四方兵,赴者云集,比至安阳,众十馀万,邺中震恐。颖会群僚问计,东安王繇曰:"天子亲征,宜释甲缟素出迎请罪。"颖不从,遣石超帅众五万拒战。折冲将军乔智明劝颖奉迎乘舆,颖怒曰:"卿名晓事,投身事孤;今主上为群小所逼,卿奈何欲使孤束手就刑邪!"

陈??二弟匡、规自邺赴行在,云邺中皆已离散,由是不甚设备。己未,石超军奄至,乘舆败绩于荡阴,帝伤颊,中三矢,百官侍御皆散。嵇绍朝服,下马登辇,以身卫帝,兵人引绍于辕中斫之。帝曰:"忠臣也,勿杀!"对曰:"奉太弟令,惟不犯陛下一人耳!"遂杀绍。血溅帝衣。帝堕于草中,亡六玺。石超奉帝幸其营,帝馁甚,超进水,左右奉秋桃。颖遣卢志迎帝;庚申,入邺。大赦,改元曰建武。左右欲浣帝衣。帝曰:"嵇侍中血,勿浣也!"

陈??、上官巳等奉太子覃守洛阳。司空越奔下邳,徐州都督东平王不纳,越径还东海。太弟颖以越兄北弟宗室之望,下令招之,越不应命。前奋威将军孙惠上书劝越邀结方,同奖王室。越以惠为记室参军,与参谋议。北军中候苟奔范阳王,承制以行兖州刺史。

初,三王之起兵讨赵王伦也,王浚拥众挟两端,禁所部士民不得赴三王召募。太弟颖欲讨之而未能,浚心亦欲图颖。颖以右司马和演为幽州刺史,密使杀浚。演与乌桓单于审登谋与浚游蓟城南清泉,因而图之。会天暴雨,兵器沾湿,不果而还。审登以为浚得天助,乃以演谋告浚。浚与审登密严兵,约并州刺史东赢公腾共围演,杀之,自领幽州营兵。腾,越之弟也。太弟颖称诏征浚,浚与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及东嬴公腾同起兵讨颖,颖遣北中郎将王斌及石超击之。

太弟颖怨东安王繇前议,八月,戊辰,收繇,杀之。初,繇兄琅邪恭王觐薨,子睿嗣。睿沈敏有度量,为左将军,与东海参军王导善。导,敦之从父弟也;识量清远,以朝廷多故,每劝睿之国。及繇死,睿从帝在邺,恐及祸,将逃归。颖先敕诸关津,无得出贵人;睿至河阳,为津吏所止。从者宋兴自后来,以鞭拂睿而笑曰:"舍长,官禁贵人,汝亦被拘邪?"吏乃听过。至洛阳,迎太妃夏侯氏俱归国。丞相从事中郎王澄发孟玖奸利事,劝太弟颖诛之,颖从之。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