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辅车相依,唇亡齿寒

辅车相依,唇亡齿寒

辅车相依,唇亡齿寒。意思:辅车相依:辅:颊骨;车:齿床。颊骨和齿床互相依靠。比喻两者关系密切,互相依存。 唇亡齿寒: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感到寒冷。比喻利害密要相关。 意义:指命运紧密相关联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拼音】:pí zhī bù cún,máo jiāng yān fù详细释义 【释义:焉:哪儿;附:依附。皮都没有了,毛往哪里依附呢?比喻事物失去了借以生存的基础,就不能存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解释 欲:要;患:忧愁,担心;辞:言辞,指借口。要想加罪于人,不愁找不到罪名。指随心所欲地诬陷人。

词目: 辅车相依,唇亡齿寒

发音: fǔ chē xiāng yī chún wáng chǐ hán

释义:辅车相依:辅:颊骨;车:齿床。颊骨和齿床互相依靠。比喻两者关系密切,互相依存。

唇亡齿寒: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感到寒冷。比喻利害密要相关。

意义:指命运紧密相关联.

示例: 以言政党,犹非其时;若云辅车相依,以排一党专制之势,则薄有消长耳。(章炳麟致梁启超书》)  

《左传哀公八年》:“夫鲁,齐晋之唇,唇亡齿寒,君所知也。”

吕氏春秋权勋》

昔者,晋献公使荀息假道于虞(yú)以伐虢(uó)。荀息曰:“请以垂棘(jí)之璧与屈产之乘(shèn),以赂(lù)虞公,而求假道焉,必可得也。”

献公曰:“夫垂棘之璧,吾先君之宝也;屈产之乘,寡人之骏也,若受吾币而不吾假道,将奈何?”

荀息曰:“不然,彼若不吾假道,必不吾受也;若受我而假我道,是犹取之内府而藏之外府也,犹取之内皂而著(zhuó)之外皂也。君奚患焉!”

献公许之,乃使荀息以屈产之乘为庭实,而加以垂棘之璧,以假道于虞而伐虢。

虞公滥于宝与马,而欲许之。宫之奇谏曰:“不可许也。虞之与虢也,若车之有辅也。车依辅,辅亦依车,虞虢之势是也。先人有言曰:‘唇竭而齿寒。’夫(fú)虢之不亡也,恃(shì)虞;虞之不亡也,亦恃虢也。若假之道,则虢朝亡而虞夕从之矣,奈何其假道之道也!”

虞公弗听而假之道。荀息伐虢,克之;还,反攻虞,又克之。荀息操璧牵马而报。献公喜曰:“璧则犹是也,马齿亦薄长矣!”

故曰:“小利,大利之残也。”

注释

(1)昔者:从前。

(2)晋献公:周代晋国国君,姓姬,名诡诸。晋,在今山西和河北南部一带。 荀息:晋国人,字叔,献公时官至大夫。 假道:借路。 虞(yú):周代国名,在今山西平陆县一带。 虢(uó):周代国名,在今山西平陆县境内。

(3)垂棘(jí):古地名,在今山西,所产玉石很名贵。 屈产:古地名,在今山西,以产马著名。 乘(shèn):量词,指古代四匹马拉的兵车。此指马。

(4)赂(lù):用财物买通别人。

(5)先君:上代的国君。

(6)寡人:古代国君自称,谦词,寡(少)德之人。 骏:好马。

(7)币:礼物。 不吾假道:不借路给我。

(8)不吾受:不接受我们(的礼物)。

(9)是犹:这就好象。

(10)皂:马槽。 著(zhuó):置,放。

(11)奚:古疑问词,为什么。 患:忧虑。

(12)庭实:把贡献、赠送的东西陈列在庭中。

(13)滥:不加选择,不加节制。此处当“贪求”讲。

(14)宫之奇:虞的大夫(古官名)。 谏:旧称规劝君主、尊长,使改正错误。

(15)辅:车子两旁夹车的木。

(16)先人:前人。

(17)竭:亡。

(18)夫(fú):语首助词,又叫发语词。

(19)恃(shì):依赖,仗着。

(20)之:代词,这里指晋国。

(21)奈何:怎么。

(22)克:战胜。

(23)操:拿着。

(24)犹是:仍旧这样。

(25)马齿:马的年龄。因马的牙齿随年龄的增长而加多。 薄长:增加。

(26)残:害。

“唇亡齿寒,辅车相依。”这句《贤文》出自春秋时期的一个典故。春秋时期,晋国的近邻有虢、虞两个小国。晋国想吞并这两个小国,计划先打虢国。但是晋军要开往虢国,必先经过虞国。如果虞国出兵阻拦,甚至和虢国联合抗晋,晋国虽强,也将难于得逞。

晋国大夫荀息向晋献公建议:“我们用屈地产的名马和垂棘出的美玉,作为礼物,送给虞公,要求借道让我军通过,估计那个贪恋财宝的虞公会同意为我们借道。”晋献公说:“这名马美玉是我们晋国的两样宝物,怎可随便送人?”荀息笑道:“只要大事成功,宝物暂时送给虞公,还不是等于放在自己家里一样吗!”晋献公明白这是荀息的计策,便派他带着.名马和美玉去见虞公。

虞国大夫宫之奇知道了荀息的来意,便劝虞公千万不要答应晋军借道的要求,说道:“虢虞两国,一表一里,唇亡齿寒,辅车相依,如果虢国灭亡,我们虞国也就要保不住了!”这里的“辅”是指面颊,“车”是指牙车骨。面颊和牙车骨,是一表一里,互相依存的,所以叫做“辅车相依”。嘴唇和牙齿,也是表里相依的,嘴唇如果不存在了,牙齿失去掩庇,就要受寒,所以叫做“唇亡齿寒”,也叫“唇齿相依”。

可惜目光短浅、贪财无义的虞公,竟不听宫之奇的良言忠告,反而相信了晋国的阴谋欺骗,不但答应“借道”,而且愿意出兵帮助晋军,一同去打虢国。宫之奇预料祖国将亡,无法挽救,只得带着家小,趁早逃到曹国去了。

这样,晋献公在虞公的“慷慨帮助”下,轻而易举地把虢国灭亡了。晋军得胜回来,驻扎在虞国,说要整顿人马,暂住一个时期,虞公还是毫不戒备。不久,晋军发动突然袭击,一下子就把虞国也灭亡了,虞公被俘,屈地产的名马和垂棘出的美玉,仍然回到了晋献公的手里。

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日:“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晋不可启,寇不可玩,一之谓甚,其可在乎?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弗也。许晋使。宫之奇以其旅行,曰:“虞不惜矣。在此行也,晋不更举矣。”冬,十二月丙子朔 ,晋灭虢,虢公丑奔京师。师还,馆于虞。遂袭虞,灭之,执虞公。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