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独脚铜人

独脚铜人

「独脚铜人」是梁羽生小说中的武器,多为力大无穷的武者使用。

独脚铜人全称独脚铜人槊。

属于十八般兵器里面的槊。刀、、戟、斧、钺、钩、、锤、、镗、棍、槊、棒、流星

槊是十八般兵器中的重型兵器之一,多用于马上作战。在云南江川李家山古墓群中就发现了战国晚期、东汉早期的槊。槊的各类很多,结构复杂,较为笨重,多为力大之人使用。因此槊在现代武林之中已近失传,练槊的人寥若晨星。

槊是由和棒演变而来的。《正字通》一书中云:"矛长丈八谓之槊",所以古代也把丈蛇矛称为"铁槊"。古代的槊,柄用坚木制,长约2米,粗约一把,柄端装有一长圆形锤,上面密排铁钉或铁齿六至八行,柄尾装有三棱铁钻。因其形状与狼牙相似,故也称"狼牙槊"。《武备志》载:"棒首施锐刃,下作倒双钩,谓之钩棒;无刃而钩者亦用铁爪植钉于上如狼牙者,曰狼牙棒;本末均大者为,长细而坚重者为,亦有施刃者,大抵皆棒之一种。

独脚铜人槊是在木棒或者铁棒的前端部分按照人的形状制作。因为只有一条腿,所以叫独脚铜人。

独脚铜人是最难使用的兵器,它分量沉重,可以当作铜棍又可以当作盾牌还可以拿来点穴。非常沉重的一种外门兵器,适合膂力较强的人使用。(见梁羽生《联剑风云录》)

(以下资料由梁羽生家园百科版燕山故客整理)

韩维(龙凤宝钗缘)

那紫膛脸的汉子提着个独脚铜人出来,打个哈哈,说道:"干咱们这一行的朋友,哪一个不是在刀尖上打滚过来的?咱们讲究的是个义字,挂红见彩,乃是吉兆,打不死依然是朋友,算不了什么。小弟替李大哥助阵,哪位朋友指教?尽管在小弟身上穿个三刀六洞,小弟一样感激盛情。"

这汉子名叫韩维,是个独脚大盗,平时喜怒不形于色,人称"冷面虎"。

他使的那独脚铜人,重四十八斤,本来是属于重兵器之类,但铜人的双臂又可当作点穴棒来使,兼有武学中""三者之长,端的是个厉害人物,比那绰号"屠夫"的屠虎更胜三分。

英雄大会上的不知名军官(龙凤宝钗缘)

正自有一个军官拦着独孤莹的去路,手使独脚铜人,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独孤莹的脑袋猛砸下来,独孤莹剑术本来极是精妙,但她这时心头的酸痛尚未过去,出招不成章法,眼看就要给铜人砸着,忽听得弓弦声响,噼啪一声,神箭手吕鸿春一箭射来,从那军官的后心射入,前心穿出,那军官"扑通"便倒,铜人打得地底陷裂,泥土飞扬。独孤莹吃了一惊,头脑登时清醒。

北宫横(慧剑心魔)

田悦身边的一个军官蓦地一声大吼,跳下马来,喝道:"好猖狂的强盗,敢小觑我军中无人么?"

这军官用的兵器十分古怪,是个独脚铜人,打出来呼呼风响,是大铁锥家数,但铜人的手指,却又是指着对方穴道,好像那铜人也是活的,捏着两支点穴镢一般。大铁锥是重兵器,而点穴则要用灵巧的手法,如今这军官用的独脚铜人,却使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兵器性能,刚劲轻巧兼而有之。饶是华宗岱武学深湛,见多识广,也不禁暗地皱眉,心头一凛:"想不到田承嗣手下也居然有如此能人!"

华宗岱未知虚实,不敢硬接,身形一晃,闪过一边。那独脚铜人指东打西,倏地变了方向,来点华剑虹穴道。华宗岱衣袖一带,将女儿轻轻的带过一边。信手抢了武士的一支长矛,一招"苍龙出海",疾的刺出,只听得"咔嚓"一声,铜屑飞溅,火花点点。华宗岱的矛头折断,铜人身上,也伤痕斑驳。原来就在这一瞬之间,这支长矛已在铜人身上戳了十七八下。

华宗岱试出对方的功力竟然与自己不相上下,不过对方却占了兵器的便宜。华宗岱心里想道:"要是我有判官笔在身,倒可以与他一斗。如今双手空空,且又是敌众我寡,要想胜他,可就难了。"

………………华宗岱道:"你可是雪山老怪的弟子北宫横么?哼,哼,可惜了你这副身手,却做田承嗣的鹰犬!今日我是寡不敌众,有种的咱们约期再单打独斗一场。"

完颜鉴手下第一大力士(武林天骄)

耶律玄元喝道:"挡我者死,避我者生!"携张雪波继续向前闯,一个身躯如同铁塔似的大汉,手舞独脚铜人挡着他们去路。

这人是完颜鉴手下第一大力士,手持的独脚铜人重逾七十二斤。他以泰山压顶之势把独脚铜人朝着耶律玄元打下来,喝道:"逆贼敢出狂言,且看谁死谁活!"

"当"的一声,长剑刺着铜人,火花飞溅。

长剑并没断折,铜人身上却已现出裂痕。这柄长剑并非宝剑,重量不过三斤,竟然能挡七十二斤重铜人的一击,当然是由于耶律玄元深厚的内功所致了。

大力士吃了一惊,倒退几步,耶律玄元笑道:"现在你知道蛮力不足恃了吧?不过,你这莽夫倒还不值得我取你的性命--"说到一个"命"字,大力士肘尖的曲池穴、膝盖的环跳穴,虎口的关元穴都已中剑!

"扔掉铜人,你也给我躺下去吧!"

只听得大力士一声大吼,果然就好像奉了圣旨似的,一一照办,铜人脱手飞出,他那铁塔似的身躯也倒了下去。"轰隆"一声,铜人飞出打塌了假山一角。

"关东铁汉"铁大鼎(狂侠天骄魔女)

铁大鼎手持独脚铜人,一招"泰山压顶",向着公孙奇天灵盖猛磕下来,铜人的手臂,又插到了公孙奇胁下,中指尖对着他的"愈气穴"。铁大鼎号称"铁汉",这铜人用力磕下,没有千斤,也有七八百斤气力,而且不单是兵器沉重,他还可以用铜人点穴,兼有武学中"重、拙、巧"三者之长,当真是厉害非常,公孙奇挺剑一挡,"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摇摇晃晃,又退三步,看来已似步法凌乱,但却刚好避过了铁大鼎的铜人点穴。桑白虹抢上两步,挥袖拂开马驰的斫山刀,一剑刺出,刺中了铁大鼎的铜人,".."的一声,火星蓬飞,铜屑纷落,这一剑将铁大鼎的猛劲引过一边,铁大鼎收势不及,身子倾侧,跄跄踉踉地奔出两步,也几乎跌倒。

钟无霸(鸣镝风云录)

这虬髯汉子名叫钟无霸,在他们这帮人中,武功仅次于乔拓疆,用的是一个独脚铜人。

………………

钟无霸是乔拓疆的副手,外家功夫已是练到登峰造极之境,手使一个独脚铜人,械重力沉,当真有万夫不敌之勇。邵湘华、杨洁梅的一刀一剑碰着了他的独脚铜人,发出一片金铁交鸣之声,火花四溅,两人的虎口都是沁出了血丝。

厉抗天(联剑风云录)

厉抗天所使的铜人重一百二十多斤,横扫过来,有如泰山压顶,张玉虎大吃一惊,抢救不及,把手一扬,将缅刀化成了一道电光,向厉抗天掷去。

就在这一瞬间,忽听得龙小姐一声长笑,长剑在铜人上一按,借厉抗天撞来的猛力,身子弹上半空。厉抗天料不到她的轻功如此神妙,方自一怔,张玉虎那柄缅刀早已飞到,厉抗天的铜人在迫切之间收不回来,只听得"铮"的一声,飞刀正中他的肩头,陡然间又飞了回来。原来厉抗天的外家功夫已练到登峰造极,浑身有如铁铸,缅刀虽利,竟然插不进去。张玉虎听得那飞刀碰击之声,所中的竟然不似是血肉之躯,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正想拼死肉搏,说时迟,那时快,龙小姐在半空中打了一个筋斗,连人带剑,也化成了一道银虹,向厉抗天疾冲刺下。

乔北溟(联剑风云录)

但见乔北溟红光满面,威风凛凛地走了出来,他双目一扫,自霍天都夫妇的面上扫过转到了厉抗天的身上,忽地拿起了厉抗天的独脚铜人,…………乔北溟提起了独脚铜人,沉声说道:"不必多言,来吧!"…………乔北溟铜人磕下,虎虎生风,霍天都吃了一惊,慌忙跟着进招,但听得"当当"两声,三条人影,倏地分开,凌云凤固然是给震得胳膊酸麻,乔北溟也给他们凌厉的剑迫退了几步。

乔北溟道了一个"好"字,倏地晃身,铜人又横扫过来,霍天都夫妇双剑齐出,剑光从铜人身上划过,登时铜屑纷飞,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哈萨克武士哈川(白发魔女传)

哈萨克那名武士哈川见卓一航剑法凌厉,也跳上前来助战,他手提独脚铜人,一上来便是一招"泰山压顶",当头砸下。卓一航见他一身蛮力,不敢硬接,一闪闪开,以为有蛮力之人,轻功必定较弱,一闪之后,便立刻剑走斜边,取他下盘,那知哈川武功,另成一家,他轻功确是平平,但却精于"摔跤"之技,卓一航欺身直进,蓦然给他伸脚一勾,身子倾斜,剑势失了准头,哈川一声狞笑,独脚铜人对胸便撞,幸喜卓一航临危不乱,变招快极,见他铜人来势极猛,闪避已是不及,趁着身子前倾之势,骤然骈指向他手腕一点,哈川正在发力,忽然手腕一麻,铜人垂了下来,卓一航急忙一旋脚跟,转了出去,唰唰两剑,同时挡开了石浩与雷蒙的兵器。

厉盼归(云海玉弓缘)

那怪人大吼一声,抡起一件黄澄澄的兵器,倏地就冲到了金世遗跟前,一招"泰山压顶",便砸了下来!

金世遗吃了一惊,"这家伙竟会使用独脚铜人!"原来独脚铜人是最难使用的兵器,它份量沉重,可以当作铜棍,又可以当作盾牌,这还不算,真正懂得使用铜人的高手,还可以拿来点穴,本来重兵器的缺点就是不够灵活,因此能用铜人点穴的人,内功轻功都非有极深的造诣不可,那才能举重若轻得心应手。金世遗在江湖上闯荡以来,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奇门兵器。

……………………

金世遗叫道,"请让我把话说清楚了,再动手如何?"那怪人喝道:"你偷入地道,说什么我也不能饶你!"他口中说话,手底却是丝毫不缓,铜人一送,突然开动了机括,铜人的十只手指忽地活动起来,同时点金世遗十处穴道,金世遗被迫得连连后退,哪里还能够分心说话?

六合帮的一个大头目(侠骨丹心)

厉南星刚自墙头跳下,蓦听得一声喝道:"照打!"这人是六合帮的一个大头目。身长七尺,双臂有千斤之力,使的兵器是个独脚铜人,也有七十二斤之重。他在园中,历南星在内院和史白都的恶斗他看不见,因此也就不知玄铁宝剑的厉害,自恃械重力沉,丝毫也不把似个文弱书生的厉南星看在眼内。

厉南星喝道:"避我者生,挡我者死!"那人冷笑道:"好个会吹牛皮.."

话犹未了,只听得"当"的一声,厉南星已是一剑劈在铜人身上,劈得铜屑劈落,火星蓬飞,那个大头目"登登登"的连退三步,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便即倒下去了。原来他虽没有给宝剑斫中,但已是震得五脏六腑全都翻转,气绝而亡。可是他的独脚铜人却还没有给宝剑劈开。

史白都(侠骨丹心)

史白都飞快地赶了到来,手中提着那个大头目的独脚铜人。原来他是因见玄铁宝剑的威力太强,普通的刀剑实是难以抵挡。

因此在这大头目身亡之后,临时灵机一动,遂拾起了他的独脚铜人,希望能够仗着这件兵器来克制厉南星的玄铁宝剑。

董十三娘跟着来到,再次上前,换了一条长鞭,和文道庄联手合斗金逐流。

恶斗再度展开,史白都高举独脚铜人,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厉南星砸下。

厉南星横剑疾劈,金铁交鸣,如雷震耳。铜人身上损了一个缺口,但厉南星却给震退三步。厉南星心头一凛,暗自想道:"我的内家真力比不上他,应当在剑法上求胜。"

史白都喝声:"撒剑!"跨步欺身,一招"横云断峰",铜人拦腰疾扫。

厉南星冷笑道:"不见得!"玄铁宝剑扬空一闪,抖起了满空错落的剑花,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铜屑纷飞,宝剑仍然紧紧握在厉南星手中,史白都的独脚铜人却已是遍体鳞伤

申洪(幻剑灵旗)

上官飞凤道:"申洪,你来告诉他们。"

那个用独脚铜人作兵器的虬髯汉子上前说道:"我们二人奉了主人之命,送一封信给天梧道长。天梧道长知道我们要来扬州,他在看过了敝上给他的那封信之后,就回房间去写了这封信托我们带来扬州,设法交给你们。"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