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绿珠传

绿珠传

《绿珠传》,宋代汉族文言传奇小说。共一卷,收入《琅琊密室丛书》、《说郛》。宋乐史(930~1007)撰。乐史,字子正,宜黄人,官太常博士,直史馆。此书份量虽小,却是名篇传奇,记述了西晋时期美女绿珠的离奇经历。绿珠本姓梁,以美艳而成为西晋名宦石崇的爱妾。"八王之乱"中,权臣孙秀向石崇索取绿珠,为石崇所拒。不久,石崇陷罪被逮,绿珠坠楼自杀。传中还附录了石虎的爱妾风的传说。

《绿珠传》是宋代轶事小说,乐史撰。它以西晋末年大动乱年代为背景,叙述石崇的宠姬绿珠"美而艳",善吹笛歌舞,石崇以"真珠三斛"买来,置于金谷园馆。权臣孙秀知道后,派人向石崇索取绿珠,遭到拒绝。后来孙秀在赵王司马伦面前诬陷石崇,致使石崇被灭族。在石崇被捕的时候,绿珠坠楼自杀而死。乐史作此小说,一是赞扬绿珠的贞洁气节,用以反衬那些享厚禄、盗高位却朝三暮四、反复忘义的小人;二是揭露石崇、孙秀等上层贵族的道德沦丧,荒淫残暴。作者认为,石崇的被杀,孙秀被军士剖心,乃是上天对他们恶行的报复,绿珠只是使这种报复加快到来而已。小说中的绿珠实际上只是贵族奢侈享乐、相互争夺的牺牲品,从中反映出旧时代妇女地位低下、任人宰割的悲惨命运。《绿珠传》1卷,存有《说郛》本,《广四十家小说》本,《图书集成初编》本。

今有:李剑国《宋代传奇集》中华书局2001年版;《笔记小说大观》,江苏广陵古籍刊行社1984年影印本;《中国文言小说百部经典》,史仲文编撰,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张友鹤《唐宋传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版1979年新一版;鲁迅校录《唐宋传奇集》文学古籍刊行社1958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作为由战乱不断的五代进入国家统一的宋王朝的乐史,创作《杨太真外传》和《绿珠传》这两部轶事小说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对历史进行反思,要统治者从变乱中吸取教训。

《绿珠传》同《杨太真外传》一样,艺术上虽不成熟,但影响很大:市人小说中就有《绿珠坠楼记》,《宋四公大闹禁魂张》曾将此作为头回,《西湖二集韩晋公人奁两赠》也将此故事作为入话。元杂剧中有《绿珠坠楼》,明传奇中有《竹叶舟》,清传奇中有《三斛珠》等,皆或多或少受到《绿珠传》的影响。

乐史(公元930─1007年),字子正,抚州宜黄(今江西宜黄)人,宋初文言小说家

由南唐入宋,曾举进士,任过三馆编修、直史馆著作郎、水部员外郎等职。

他是北宋著名学者,尤其精通地理,著有《太平寰宇记》。他还编纂了笔记小说《洞仙集》、《广卓异记》等书。所作传奇小说,有《绿珠传》和《杨太真外传》等。

绿珠者,姓梁,白州博白县人也。州则南昌郡,古越地。秦象郡,汉合浦县地。唐武德初,削平萧铣,于此置南州;寻改为白州,取白江为名。州境有博白山,博白江,盘龙洞,房山,双角山,大荒山。山上有池,池中有婢妾鱼。绿珠生双角山下,美而艳。越俗以珠为上宝,生女为珠娘,生男为珠儿。绿珠之字,由此而称。

石崇为交趾采访使,以真珠三斛致之。崇有别庐在河南金谷涧。涧中有金水,自太白源来。崇即川阜置园馆。绿珠能吹笛,又善舞《明君》(明君,昭君也。避晋文帝讳,改昭为明。)明君者,汉妃也。汉元帝时,匈奴单于入朝,诏王嫱配之,即昭君也。及将去,入辞,光彩射人,天子悔焉,重难改更,汉人怜其远嫁,为作此歌。崇以此曲教之,而自制新歌曰:

我本良家子,将适单于庭。

辞别未及终,前驱已抗旌

仆御流涕别,辕马悲且鸣。

哀郁伤五内,涕泣沾珠缨

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

延贮于穹庐,加我阏氏名。

殊类非所安,虽贵非所荣。

父子见凌辱,对之惭且惊。

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

苟生亦何聊,积累常愤盈。

愿假飞鸿翼,乘之以遐征。

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

昔以匣中玉,今为粪上英。

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并。

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

崇又制《懊恼曲》以赠绿珠。崇之美艳者千余人,择数十人,装饰一等,使忽视之,不相分别。刻玉为倒龙佩,萦金为凤凰钗,结袖绕楹而舞。欲有所召者,不呼姓名,悉听佩声,视钗色。佩声轻者居前,钗色艳者居后,以为行次而进。

赵三伦乱常,贼类孙秀使人求绿珠。崇方登凉观,临清水,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出侍数百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而披罗彀。曰:"任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矣。然受命指索绿珠。不知孰是?"崇勃然曰:"吾所爱,不可得也。"秀因是谮伦族之。收兵忽至,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获罪。"绿珠泣曰:"愿效死于君前。"崇因止之,于是坠楼而死。崇弃东市。时人名其楼曰绿珠楼。楼在步庚里,近狄泉。狄泉在正城之东。绿珠有弟子宋玮,有国色。善吹笛。后入晋明帝宫中。

今白州有一派水,自双角山出,合容州江,呼为绿珠江。亦犹归州有昭君滩,昭君村,昭君场;吴有西施谷,脂粉塘:盖取美人出处为名。又有绿珠井,在双角山下。耆老传云:"汲此井饮者,诞女性多美丽。里闾有识者以美色无益于时,因以巨石镇之。尔后虽有产女端妍者,而七窍四肢多不完具。"异哉!山水之使然。昭君村生女皆炙破其面,故白居易诗曰:"不取往者戒,恐贻来者冤。至今村女面,烧灼成瘢痕。"又以不完具而惜焉。牛僧儒《周秦行记》云:"夜宿薄太后庙,见戚夫人,王嫱,太真妃,潘淑妃,各赋诗言志。别有善笛女子,短鬓窄衫具带,貌甚美,与潘氏偕来。太后以接坐居之,令吹笛,往往亦及酒。太后顾而谓曰:'识此否?石家绿珠也。潘妃养作妹。'太后曰'绿珠岂能无诗乎?'绿珠拜谢,作曰:'此日人非昔日人,笛声空怨赵王伦。红残钿碎花楼下,金谷千年更不春。'太后曰:'牛秀才远来,今日谁人与伴?'绿珠曰:'石卫尉性严忌。今有死,不可及乱。'"然事虽诡怪,聊以解颐。

噫!石崇之败,虽自绿珠始,亦其来有渐矣。崇常刺荆州,劫夺远使,沉杀客商,以致巨富。又遗王恺鸩鸟,共为鸩毒之事。有此阴谋,加以每邀客宴集,令美人行酒,客饮不尽者,使黄门斩美人。王丞相与大将军尝共访崇,丞相素不能饮,辄自勉强,至于沉醉。至大将军,故不饮以观其变,已斩三人。君子曰:"祸福无门,惟人所召。"崇心不义,举动杀人,乌得无报也。非绿珠无以速石崇之诛,非石崇无以显绿珠之名。

绿珠之坠楼,侍儿之有贞节者也。比之于古,则有曰六出。六出者,王进贤侍儿也。进贤,晋愍太子妃。洛阳乱,石勒掠进贤渡孟津,欲妻之。进贤骂曰:"我皇太子妃,司徒公女。胡羌小子,敢干我乎?"言毕投河。六出曰:"大既有之,小亦宜然。"复投河中。又有窈娘者,武周时乔知之宠婢也。盛有姿色,特善歌舞。知之教读书,善属文,深所爱幸。时武承嗣骄贵,内宴酒酣,迫知之将金玉赌窈娘。知之不胜,便使人就家强载以归。知之怨悔,作《绿珠篇》以叙其怨。词曰: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

次日可怜无复比,此时可爱得人情。

君家闺阁未曾难,尝持歌舞使人看。

富贵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

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面伤红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知之私属承嗣家阉奴传诗于窈娘。窈娘得诗悲泣,投井而死。承嗣令汲出,于衣中得诗,鞭杀阉奴。讽吏罗织知之,以致杀焉。悲夫,二子以爱姬示人,掇丧身之祸。所谓倒持太阿,授人以柄。《易》曰:"慢藏诲盗,冶容诲淫。"其此之谓乎。其后诗人题歌舞妓者,皆以绿珠为名。庚肩吾曰:"兰堂上客至,绮席清弦抚。自作《明君辞》,还教绿珠舞。"李元操云:"绛树摇歌扇,金谷舞筵开。罗袖拂归客,留欢醉玉杯。"江总云:"绿珠含泪舞,孙秀强相邀。"

绿珠之没已数百年矣,诗人尚咏之不已,其故何哉?盖一婢子,不知书,而能感主恩,奋不顾身,其志懔懔,诚足使后人仰慕歌咏也。至有享厚禄,盗高位,亡仁义之性,怀反覆之情,暮四朝三,惟利是务,节操反不若一妇人,岂不愧哉!今为此传,非徒述美丽,窒祸源,且欲惩戒辜恩背义之类也。季伦死后十日,赵王伦败。左卫将军赵泉斩孙秀于中书,军士赵骏剖秀心良之。伦囚金塘城,赐金屑酒。伦惭,以巾覆面曰:"孙秀误我也!"饮金屑而卒。皆夷家族。南阳生曰:"此乃假天之报怨。不然,何枭夷之立见乎!"

绿珠,姓梁,是白州博白县人。白州就是现在的南昌郡,是古代边疆民族百越居住的地方,秦代叫象郡,汉代属于合浦县。唐代武德初年,平定了后梁萧铣的势力之后,在这里设置南州,又改名为白州。这是因为当地有一条白江,因而改称为白州。在白州境内有博白山、博白江、盘龙洞、房山、双角山、大荒山。山上有池塘,池里有婢妾鱼。绿珠出生在双角山下,长得非常美丽娇艳。当地的风俗,以珍珠为最好的宝物,因此生了女儿通常会取名叫"珠娘",生了儿子取名叫"珠儿"。绿珠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石崇在当交趾采访使的时候,用三斛真珠把绿珠买下来。石崇有座别墅,位在河南金谷涧,金谷涧中有金水河,从太白山流下来。石崇就依山傍水建造花园、房子。绿珠会吹笛子,又很会跳《明君》舞。明君是汉代的一个妃子。汉元帝的时候,匈奴呼韩邪单于到中原来朝见皇帝,汉元帝下诏把王嫱许配给他,王嫱就是王昭君。王昭君要随呼韩邪单于回到关外之前,入宫向皇帝辞别。见她相貌光彩照人,皇帝后悔了,但已经没法收回命令了。汉代的人同情她远嫁异乡,为她作了一首《明君歌》。石崇用这个曲子教绿珠唱,自己写了新的歌词,歌词说:

我本良家子,将适单于庭。

辞别未及终,前驱已抗旌。

仆御流涕别,辕马悲且鸣。

哀郁伤五内,涕泣沾珠缨。

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

延我于穹庐,加我"阏氏"①名。

殊类非所安,虽贵非所荣。

父子见凌辱,对之惭且惊。

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

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

愿假飞鸿翼,乘之以遐征。

飞鸿不我愿,伫立以屏营。

昔为匣中玉,今为粪上英。

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并。

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

【注释】①【阏氏】匈奴皇后称呼。阏,音yān。

石崇还写了《懊恼曲》送给绿珠。

石崇有一千多个姬妾,都长得非常美艳。他选了几十个,都妆饰得一模一样,若是全部站在一起,看起来几乎没有分别。石崇给她们戴上用玉刻成的倒龙佩、用金丝绕成的凤凰钗,让她们衣袖相连,绕着柱子舞蹈。如果想召唤其中某一人,也不喊她姓名,只听佩的声音,看钗的颜色,佩声轻的排在前面,钗色艳的排在后面,照这样编成队,照次序行进。

赵王司马伦作乱,赵王的党羽孙秀派人来索取绿珠。当时石祟在凉亭中,面对一湾清水,姬妾们站在一边侍候。孙秀派来的人说明来意,石崇叫出好几十个侍婢给他看,一个个都香气馥郁,身穿绫罗,说是任他选择。使者说:"君侯的姬妾够漂亮,但我奉命指名绿珠,不知哪一个是?"石崇勃然大怒,说:"那是我所爱的人,你们根本得不到她!"孙秀因此在司马伦那里说石崇的坏话,要灭他全族。派来捕捉石崇的兵很快就到他府中,石崇对绿珠说:"我现在因为你得罪别人了。"绿珠哭道:"我情愿在你面前献出生命。"石崇竭力阻止她,但她还是跳楼了。石崇也被处死,并暴尸东市。当时人称那座楼为"绿珠楼"。楼在步庚里,靠近狄泉。狄泉在洛阳城东面。绿珠有个徒弟叫宋韩,非常美丽,擅长吹笛子,后来被选进宫里侍候晋明帝。

现 在白州有一条河,从双角山流出来,汇入容州江,称为"绿珠江"。就像归州有昭君滩、昭君场,江东一带有西施谷、脂粉塘一样,都是取美人的出生或生活过的地点作名称。还有个"绿珠井",在双角山下。老年人传说,打这个井里的水喝,生的女儿必定美丽。乡里一些有见识的人认为美女对世上没有好处,就用大石头把井压住,后来,生出来的女孩虽然也有端庄漂亮的,但五官四肢大都残缺。真是奇怪啊!是因为山水使她们变成这样的吗?在昭君村里,生了女孩,都要把她们的脸烧灼成伤。所以白居易的诗写道:

不取往昔戒,恐贻来者冤。

至今村女面,烧灼成瘢痕。

这是对她们的残缺而感到惋惜。

牛僧孺的《周秦行纪》中说,他夜里在薄太后庙中暂住一宿,见到了戚夫人、王嫱、太真妃潘淑妃,各人作诗表明心里的话。另外还有个会吹笛子的女子,短鬓脚,窄袖衫,腰上束一根长带,容貌很漂亮,是跟潘淑妃一起来的。薄太后让她在旁边坐下,叫她吹笛子,偶尔也叫她同饮一杯。太后看着她对牛僧孺说:"认识她吗?这是石家的绿珠,潘妃收养她当妹妹,在一起生活。"太后又说:"绿珠怎么可以不作诗呢?"绿珠拜谢了太后,作诗道:

此日人非昔日人,笛声空怨赵王伦。

红残钿碎花楼下,金谷千年更不春。

太后说:"牛秀才远道而来,今天谁去陪伴他?"绿珠说:"石卫尉性格严厉嫉妒,今天我死也没有办法乱来。"这事虽然诡异荒诞,但也可以供人一笑。

唉,石崇遭殃,虽然是由绿珠开始,但祸殃的根源早就积累了。他曾经在当荆州刺史时,抢劫远来的使者,杀害过往旅客商人,因此发了横财,成为豪富。又曾经送鸩鸟①给王恺,一起干鸩毒害人的坏事。有这些阴谋,再加上他每次请客设宴,都叫美人一一为客人斟酒,客人不把酒喝完,就叫黄门官杀掉美人。丞相王导和大将军王敦曾经一起去拜访石崇。王丞相一向没有办法喝酒,只好勉强把一杯杯酒喝下,以至于大醉。轮到大将军时,他故意不喝,看石崇怎么办。结果石崇竟然斩了三个美人。君子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石崇心怀不义,动不动就杀人,怎么会没有报应呢?若不是因为绿珠,石崇不会招来杀身之祸,若不是因为石崇,绿珠的名声也无法显扬。

【注释】①【鸩鸟】传说中的一种毒鸟,用它的羽毛泡酒,能毒死人。当时规定鸩鸟不准过江,而石崇在南方寻得一只幼小鸩鸟,欲把它送给王恺(音kǎi)。

绿珠跳楼,算得上是侍女中贞节不屈的。古代还有一个叫六出的。六出是王进贤的侍女,王进贤是晋代愍像太子的王妃。洛阳遇到五胡之乱,石勒掳走进贤,想叫她嫁给自己的儿子,进贤骂他:"我是皇太子的妻子,司徒公的女儿。你这个胡羌小子,竟敢冒犯我?"说完就投河自杀。六出说:"既然有这样的主人,我也应该这样。"跟着投河自尽。还有个叫窈娘的,是武则天建立的周朝时代乔知之的得宠婢女,很有姿色,特别善于歌舞。乔知之教她读书,她也很会写文章,深得知之的喜爱。当时武承嗣因得势所以骄横,有一次武承嗣在家里设宴,酒喝的微酣,硬是强迫乔知之窈娘和自己打赌。乔知之输了,武承嗣就派人到乔家把窈娘强行用车载到自己家里。乔知之又怨恨,又懊悔,写了一首《绿珠篇》以表达自己的怨愤。诗写道: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

此日可怜无复比,此日可爱得人情。

君家闺阁未曾难,尝持歌舞使人看。

富贵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

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面伤红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乔知之私下买通了武承嗣家的家奴,把这首诗传给窈娘窈娘读到诗后痛哭了一场,投井而死。武承嗣命人把她打捞出来,从衣服里搜出了乔知之写的诗,用鞭子活活打死私下传讯的家奴,又暗示官吏编造乔知之的罪状,就因此把他杀了。可悲啊!石崇和乔知之把自己的爱姬给人家看,招来杀身之祸。这正是前人所说的"倒持太阿,授人以柄"。《周易》上说:"慢藏诲盗,冶容诲淫(因疏于保管而招致盗窃,因打扮妖艳而引起奸淫)。"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后代诗人描写歌舞妓的,都以绿珠为名。如庾肩吾的诗说:

兰堂上客至,绮席清弦抚。

自作明君辞,还教绿珠舞。

李元操的诗中说:

绛树摇歌扇,金谷舞筵开。

罗袖拂归客,留欢醉玉杯。

江总的诗是:

绿珠含泪舞,孙秀强相邀。

绿珠死去已经几百年了,诗人还一直咏叹不止,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一个婢女,没读过书,却能感怀主人的厚爱,奋不顾身地报答,志气刚烈,凛然没有办法侵犯,确实足以引起后人的仰慕歌咏。至于有一些人,享有优厚的俸禄、占据高位却不讲仁义、反覆无常、朝三暮四唯利是从。他们的节操反而比不上一个女子,难道不应该惭愧吗?今天我写这篇传记,不只是叙说一个美丽女子的故事,也不只想堵塞祸乱的根源,而是想要惩戒那些忘恩负义的人啊。

石崇死后十天,赵王司马伦叛乱失败,孙秀被左卫将军赵泉在中书官府中杀掉,连心都被挖出来吃了。司马伦被囚禁在金墉城,皇帝赐给他金屑酒,要他自杀。司马伦非常羞愧,用头巾盖住脸,说:"孙秀害了我啊!"然后就喝下金屑酒而死。他和孙秀都被满门抄斩

南阳生评论这件事说:"这是老天爷给的报应。不然的话,怎么会马上就被杀了呢?"

绿珠的事迹在干宝《晋纪》和别的笔记小说中有记载。乐史在前人积累的史料和传说基础上整理成一篇比较完整的故事,它写的是西晋末年石崇的宠姬绿珠不惜一死,以报答主人知遇之恩的故事。中国历来有把女人看成祸水的思想,其实绿珠这种女子的遭遇是很悲惨的,她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尽管她们可能一时得宠,但也只是上层统治阶级的玩物,而且往往成为他们互相争夺的牺牲品。在这篇传奇中,作者对这些女子寄予同情,认为石崇等人之所以遭到祸害,主要还是因为他们荒淫残暴、作恶多端。这种看法是很难能可贵的。作者还以绿珠等下层人物和那些身居高位的人作比较,前者尚能知恩图报,后者却唯利是图、反复无常。乐史赞扬了前者,谴责了后者,这实际上是肯定了古代"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乐史的传奇小说往往大量罗列前代的小说、诗文材料,在材料的组织上下了很大功夫,有匠心独运之处,但经常忽略对主要人物的刻画。本篇和《杨太真外传》都有这种缺点。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