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鄂友三

鄂友三

鄂友三,1908年出生于包头市九原区沙尔沁镇沙尔沁村人,如今内蒙古西部地区70岁以上的老百姓,无人不知晓,无不对其恨之入骨,人称"恶毛驴"。他原本姓郭,排行老四,幼年弃送包头基督教三妙救婴院,由瑞典籍传教士鄂必格牧师收养,遂改为鄂姓,以后辗转萨县耶稣教堂读书成人。1931年3月进南京黄埔军校读书,时年23岁。1934年5月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九期骑兵科。

抗日战争期间,鄂回乡加入绥远人民自卫抗日第四路军任副师长兼参谋长,与日本鬼子互相对峙,双方积怨很深。同时,一直在大青山与我八路军部队摩擦作对,侵扰抗日游击根据地。1940年2月13日,鄂部受到我军大青山骑兵支队3营重点打击,鄂脖子中弹逃亡。2月下旬,鄂部开始疯狂进攻我军,给我军造成重大伤亡。3月12日,致使我大青山骑兵支队政治部主任彭德大在后脑包战斗中英勇牺牲。

1940年,鄂部整编改称"游击骑兵第四师",鄂任师长,加紧反共,不时向我军袭击。有一次,鄂友三受伤后,被我军俘虏,司令员下令枪毙,派人押到山顶枪决。鄂在行刑前纵身跳下山涧,逃过一命。鄂友三匪徒为非作歹,所到之处,粮草吃尽,财物抢尽,妇女抓尽,奸淫妇女,无恶不作,群众骂他"恶毛驴"。抢劫杀害群众,反对共产党、八路军,破坏抗日,罪行累累,尽人皆知。残害人民群众名目繁多,什么"倒栽葱",即将人头朝下,脚向上活埋;什么"搬骠子",即用二尺麻绳将人脖子勒紧,然后伸进棍子旋转,把人活活勒死;什么"割大嘴",即用尖刀快刃将人嘴向两边撕割至耳根,缓慢死亡。在这一带被他残害的人民群众、过路行人和工作干部不计其数,群众恨透了他们。

1945年8月,抗战胜利之后,鄂部改编为绥远保安师,随后整编为骑兵12旅,鄂友三任中将旅长。鄂部行动诡迅,时常进犯我骑兵大队和区县干部,扫荡我察绥根据地,偷袭我人民解放军。

1948年4月11日,鄂友三为总指挥,率领骑12旅等部,窜扰冀中根据地,在任丘县烧毁30万公斤粮食,缴获小麦300余吨,大米8千余吨,杂粮200余吨,面粉万余袋,炸毁解放军3个兵工修理所,毁坏各种枪支2千余支。骑12旅烧、砸、抢,大肆破坏,给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留下极坏印象。1949年2月12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军委给第20兵团政委李井泉并告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等电报指出:"……在解决鄂友三匪部后,我方部队即不要再向彼方攻击……",由此可见,鄂友三臭名昭著,毛主席气愤至极。

1948年10月23日,华北"剿总" 傅作义召开紧急秘密军事会议,鄂部即将开拔。中共地下党员、北平《益世报》采访部主任刘时平以同学、老乡关系闻讯设宴。席间,于杯来盏去之中,刘时平巧妙把情况了解清楚:"傅作义命令鄂友三骑12旅、郑廷锋94军和骑4师突袭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情况十万火急!当即汇报地下党负责人,1948年10月24日10时许,这份关系重大的紧急军事情报火速传向中央军委。由于我们事先得到情报,10月29日晚,我华北军区第7纵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河北省定县北旺村,包围攻击骑12旅。刹那间,枪声大作,杀声震天,鄂友三旅部被抄,电台丢失,全旅乱作一团,骑兵溃败而逃。其他两路国民党军也分头受到我军狙击,纷纷退却,在我军民的迎击下,敌人偷袭计划终于落空。

1948年12月16日凌晨1时,我北岳军区部队向张北县北郊馒头营的骑12旅反击。刹那间,枪炮声、冲锋号声、喊杀声连成一片,响彻天空,我军猛打猛冲,所向披靡,敌人纷纷缴械投降,鄂友三急忙抓来一匹无鞍马仓皇逃窜,骑12旅机枪营被全部歼灭。

1948年12月23日,骑12旅2000余人被我军阻击在张北县西面狼窝沟北山坡下长约1.5公里的地段上。我军骑兵11师和察北骑兵旅发挥马刀、步枪的威力,迎着弥漫的硝烟,跃马挥刀,迅猛冲杀,杀得骑12旅溃不成军,狼狈逃窜,我军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马匹。

1949年1月1日,逃至商都县东南四台房村的骑12旅及国民党11兵团司令孙兰峰残部,被我军蒙骑16师64团突袭冲杀,其势锐不可挡,排山倒海,无奈,只好同孙兰峰一起落荒逃回归绥。

历史车轮滚滚前进,1949年,"九.一九和平起义",迫于全国形势的强大压力,鄂友三见风使舵,不得不顺应历史潮流,在绥远起义通电上签字。1949年12月9日,原骑兵11旅、12旅,保安骑兵第4旅合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兵团直属骑兵第4师,鄂友三任师长。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鄂友三妄图重整旗鼓,卷土重来。

1950年11月25日,华北军区以暗通国民党罪,将鄂友三等三人逮捕。鄂先经劳改,不久,即在北京永定门外天桥被执行枪决,从而结束了其罪恶一生。

鄂友三(1911-1950)

生于1911年11月19日(清宣统三年九月二十九)。绥远萨拉齐(今属内蒙古包头)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九期骑兵科毕业。

1934年5月军校毕业后派任军校第十期第1总队(总队长陈联璧)骑兵队(队长洪绪辅)少尉助教。

1935年9月16日叙任陆军骑兵少尉。

1936年9月升任军校第十三期第1总队(总队长王认曲)骑兵队(队长杨龙天)中尉区队长。

1938年7月调升绥远省第1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

1939年7月调升绥远民众抗日自卫军第4路(总指挥郭怀翰)上校参谋长。

1940年6月所部改编为游击骑兵第4师(师长郭怀翰),升任上校第二副师长。

1942年8月升任游击骑兵第4师(辖三团)少将师长。

1943年9月游骑4师改编为第8战区骑兵挺进第5纵队(辖三团),改任少将司令。

1945年3月28日获颁四等宝鼎勋章。6月15日晋任陆军骑兵上校(直晋)。8月所部改编为第12战区骑兵挺进第5纵队(辖五团),仍任少将司令。10月所部改编为绥远省保安骑兵师(辖三团),升任中将师长。

1947年5月骑兵师整编为骑兵第12旅(辖四团),改任中将旅长。

1948年10月7日获颁四等云麾勋章。

1949年9月19日在绥远归绥率部起义。12月9日整骑12旅改编为人民解放军骑兵第4师(辖三团),改任师长。

1950年11月因涉嫌"反革命"被公安部逮捕。不久,即在北京永定门外天桥被执行枪决,从而结束了其罪恶一生。

为了更有效控制华北战场,1947年12月2日,傅作义被任命为"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统一指挥山西、河北、察哈尔,热河及绥远5省军事。

他改变作战方针,针对解放军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战法,将主力部队集中于战略要点,实行以主力对主力,以运动战对运动战的机动战法,集中优势兵力,进行战术包围,逐步消灭解放军主力。

傅作义侦察得知冀中军区主力部队已经调外线作战,准备进行察南绥东战役,内部空虚,于是制定了"冀中穿心战"的作战计划,任命号称"大青山之王"的手下悍将鄂友三为总指挥,率领骑12兵旅不足两千人的精兵,配属杜长城的爆炸工作大队和李子兴的新闻宣传队,组成"救民先锋队"。鄂友三的骑兵负责击破沿途根据地军民的阻击,杜长城爆炸大队负责破坏根据地的设施,李子兴新闻宣传队负责宣传鼓动,沿路收集新闻,拍摄照片发回天津。

冀中地处北平、天津、保定战略要冲,是华北晋察冀解放军的重要根据地,人口密集,商业发达,经济繁荣,兵工生产发达。华北解放战争,离不开冀中的兵源、粮源和武器制造。

冀中区党委机关、冀中军区所在地就在河间县的黑马张庄。

1948年4月11日,"救民先锋队"从天津秘密出发,向冀中大城县进攻,冀中军区毫无防备,骑12旅于当天中午到达北迸庄,分区独立营匆忙设防阻击。鄂友三以十几骑正面佯攻,主力分两侧快速进行包抄,骑兵从正面,两侧三面夹击,营长夏英才当场战死,独立营死伤惨重,幸存者四散奔逃。

骑12旅按预定计划,继续南侵,于12日攻入大城境内,又将缺乏战斗经验和军事训练的大城民兵营和分区的一个新兵连击溃,长驱直入,沿津保公路向西,冲向任丘县

鄂友三的骑兵旅孤军深入,一路上迅猛快速推进,一来充分发挥草原轻骑特点;二来是沿途解放区地方武装战斗力不强,又是仓促上阵,防堵不利;三来傅作义惟恐华北野战军正规部队赶回,因此在大城境内并没有造成特别重大破坏,但李子兴新闻宣传队及时拍下照片,送回天津,在报纸上发表,造成极为恶劣的政治影响。

4月13日,傅作义命鄂友三进攻任丘县,任丘县没有防范,鄂友三轻易得手,大肆破坏当地军用、民用设施,烧毁了冀中军区8分区装满部粮食,正准备送往前线的一座粮库和多间房屋。

根据事后统计,鄂友三在任丘县总共烧毁了30万公斤粮食,缴获小麦300余吨,大米8千余吨,杂粮200余吨,面粉万余袋,杜长城的爆炸大队炸毁了县城内的解放军3个兵工修理所,毁坏各种枪支2千余支,烧毁任丘被服厂、布库、县府合作社、边区银行任丘分行、酒精制造厂和运输大队。

15日凌晨,傅作义又指挥鄂友三的骑兵向此行最重要目标--河间县城快速发起进攻。进到河间县城外围时,鄂友三命人切断电话线,冒充解放军与河间县城内的解放军总机联系,了解了解放军的防御部署,从防御薄弱的城东关突然杀入县城,从解放军阻击部队背后猛插一刀,占领了河间县城,留下部分兵力进行烧、杀、抢掠,骑兵主力则快速杀向冀中军区所在地--黑马张庄。

军区机关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不得不撤退。鄂友三在城里城外进行了严密搜索,进行了彻底的破坏,烧毁一座汽油库,炸毁了地雷制造厂和第8军分区烟草总厂,烧毁被服厂,厂内有棉军衣15万套,单军衣10万套;烧毁一个军鞋厂和厂内10万余双棉鞋,15万双布鞋。炸毁广播电台、冀中军区生产促进会总库、晋察冀日报社全部器材、冀中军分区干部训练团、中共中央党校修械所、冀中军区造纸厂。

尤其是冀中军区的大型军火仓库也被杜长城爆炸大队炸毁,内有各种炮弹万余发,各种枪支5千余支,地雷手榴弹万余颗。解放军储备的马料2万多担也被付之一炬。没有烧毁的粮食,也进行了就地散发。

撤退之前,骑12旅彻底捣毁了冀中军区司令部,就连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做饭用的锅也给砸了。狂妄之极的鄂友三竟然在冀中军区为毛泽东准备的精致卧房书案之上,留信一封,称"来访未晤,由汝等自夸铜墙铁壁之老巢,今日已为国军摧毁,今后将随时来访。"

鄂友三的骑12旅本身军纪就不好,此次奉命烧、砸、抢,更是无所顾忌,给毛泽东和军委留下极坏印象。

就连冀中军区司令孙毅,也受到毛泽东的批评。1948年8月中旬,毛泽东在西柏坡见到孙毅的时候,批评他:"今年春天,国民党军队鄂友三骑兵旅奔袭冀中河间,听说你们受了损失,把你这个孙胡子做饭用的锅都砸了。这说明你们警惕性不高,对敌情报掌握得不准,不细。"孙毅是当年宁都起义的骁将,因蓄着一把大胡子,而被毛泽东亲切地称之为"孙胡子"。孙毅当面向毛主席做了检讨。

傅作义的部队占领大城县后,冀中军区焦急万分,急电催调主力回援。不仅冀中军区部队星夜赶回根据地增援,就连出击察南、绥东的4纵也急忙抽调部分主力日夜兼程,赶回冀中增援,并于16日赶回冀中根据地

而傅作义见吸引解放军主力回援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命鄂友三的骑12旅迅速经青县返回天津。

此次傅作义谋划的"冀中穿心战",不损一兵一卒,仅以损失战马一匹的代价,严重地破坏了解放军冀中军区的后方,并迫使解放军回援,达到其战略目的。不仅冀中军区司令员孙毅灰头土脸,就连华北野战军的各级首长也大感脸上无光。

更为严重的是,华北野战军在外线立足不住,后方根据地机关又受袭击情况下,不得不撤退,提前结束察南绥东战役。

傅作义此次"冀中穿心战",批亢捣虚,大胆远程奔袭,出敌不意、攻敌不备,战果比两年前国民党嫡系主力94军121师进攻冀中根据地要大得多。那次国民党有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结果仍然损兵折将1500余人,被击毁坦克3辆,最后狼狈退走。两相比较,傅作义的胆识和指挥才能确实是可圈可点。

1949年10月下旬(此处为作者笔误,应该是1948年10月下旬),华北解放军开赴山西、内蒙作战,冀中解放区兵力空虚,蒋介石令傅作义故伎重施,组织精锐部队突袭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傅作义命令鄂友三的整编骑兵12旅和郑廷锋的94军组成突袭部队,向石门地区挺进。

这个计划不巧被平津地区的中共地下党得到,迅速传到了中共中央。毛泽东一面明中央机关作紧急疏散准备,一面调遣杨成武兵团日夜兼程赶回冀中,同时在广播电台公开宣布:"我冀中地区没有部队,你们想袭击我中央机关,有胆量就请你们来吧!"

傅作义听到广播,认为解放军已有准备,急令鄂友三等火速北撤,偷袭计划落空。

鄂友三恶有恶报,欠债良多,终究难逃一劫,虽然后来在绥远起义,但在1950年11月以暗通国民党罪被逮捕,虽经傅作义营救,最终还是在北京永定门外天桥被人民政府镇压了。

1.我在旧四子王旗的艰难岁月

2003 年10 月16 日,从电视上看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国自制的航天飞船载着英雄杨利伟,在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境内安全着陆。狂喜之时,不由地勾起了半个世纪前我在四子王旗(当时叫乌兰花)历经磨难的回忆。

1945 年春,年仅 13 岁的我,因为家境贫寒,父母托表姐夫带我走口外,就来到了四子王旗。四子王旗是个大的土围子城堡,十字大街有"三福一泰"四个商行。"一泰"就是丰盛泰,是我最初落脚之地。我在丰盛泰当了一个小伙计,具体是给掌柜提茶壶、倒尿壶、端饭、送水等下人干的活。此外,还要帮伙房师傅们做烧火、做饭、喂狗等杂活。

在丰盛泰的五个多月里,未见有生意人来交谈贸易。经常来的一个是国民党

军队的孟军需,他一来,孙掌柜赶快迎他到上房赐茶、赐饭、要钱、要粮。另一个白上士,个高而瘦、脸色灰黄,穿一身淡黄色军装,头上顶一个配有国民党徽的旧军帽,走起路来一晃三摇,像一颗秋天的谷莠草。再一个叫王二旦,二十几岁,商人打扮,是个看上去很精干的小伙子。他一到丰盛泰,就自觉地走进先生们住的偏房稍微休息一会,随便吃点饭就走。

我最厌恶的是白上士,他一来丰盛泰,一下马我就得给他遛马,一次,我遛马

已经遛了一个多钟头了。人们已早吃过午饭,我又饿又累,就把马拴在柱上。可

能马也累了,就卧在地上。白上士看见我不给他遛马了,就从上房出来,气呼呼手提马鞭从头到脚在我身上乱打,直打得我站不起身来。几个伙计过来求情说: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就愿谅他吧!冯老头赶紧替我遛马,白上士这才停止了对我的毒打。

1945 年8 月,日本鬼子投降了,人们期盼着和平,可日本鬼子投降后不久,当地国民党、土匪、黑社会势力,趁机大肆抢劫,丰盛泰首遭不幸。一个夜晚,一群匪徒手持凶器,闯入丰盛泰,他们首先把咬他们的五条狗打死、打伤。把孙掌柜捆着吊打,把每个库房、房间搜了个遍。就数我的东西最少,最不值钱的一床小棉被和两件小衣也被他们劫去。不过两天,又来另一帮土匪,他们把管库的常头绑着吊在大门梁上,常头把所有钥匙交给他们,这帮土匪再洗劫一次,因无东西可抢,便扬长而去。我们几个伙计把常头从梁上放下来。

常头说:"丰盛泰完了,伙计们自找活路吧!"我走投无路后,只好到信城乡表姐家谋生。

信城乡在四子王旗以北约十公里处是一个小土寨。大户是闫家四个兄弟。闫

四已故,其妻约四十岁上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名根换,二儿叫狗换。表姐夫兄长,凭着识几个字在闫四家当了个账房先生,我就在闫四家当了个小农奴,做了农奴的人没有任何生活乐趣,只求早晨吃顿莜面糊糊山药蛋,下午吃顿莜面窝窝山药蛋,闲来无事抓虱子,打发灰混的时光。

信城乡除"三座大山"压迫外,还有最直接、最残暴的一座山---"恶有山"。真名鄂友三是国民党军的一个骑兵师长,因罪恶有山重,人称"恶有山"。

这里人们传言着:"恶有山的部队,穿得烂,走得慢,腰底下有个硬疙瘩,谁敢来反抗二尺麻绳扌票个扁"。信城乡就那么几户人家,仅有几个中年妇女,恶有山的部队一来,必遭强暴。每次,匪兵们把她们的丈夫赶出门外,听着妻子被奸污的哭声他们的心在滴血。匪兵们走后,受害夫妻互相抱头痛哭一场,他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有冤无处申。

国民党匪兵对共产党和革命青年更是用尽酷刑。1946 年春节前,天寒地冻

一天下午,这帮匪徒们捉住了一个地下共产党员,就是丰盛泰时我见过几次的王二旦。他为人和善,商人打扮,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匪徒们把他拖下马,用马鞭再次抽打,打得遍体鳞伤,说不成话,奄奄一息。

1946 年 3 月,表姐夫带其妻回到了忻州,我也随同回到父母身边。就在我们离开信城乡数日,闫四家遭匪徒抢劫,闫根换的妻子被匪徒强暴,根换奋起反抗可他哪里是这帮带枪匪徒的对手,被拖出荒郊,摔死在野外。

1955 年春,我从朝鲜回沈阳,偶见报纸报道:人民政府依法将罪大恶极 的鄂友三枪决。

(张昌耐)

2.给鄂友三翻案的人很无耻!

你们知道什么?我是土生土长的绥远人。我的老爷过去经常和我们说鄂友三的暴行。你们知道归绥地区的老百姓管他叫什么吗?叫"恶毛驴"。为什么这么叫?是因为他和他的部队在归绥地区残害百姓,强奸良家妇女,无恶不作,他的被杀不是共产党要报什么私仇,是因为他在归绥地区民愤太大了,这样的人你们还叫他民族英雄?你们真扯淡,是非不分,无耻至极!

以后别瞎说,要做调查研究才有发言权!

3.我们家是土生土长呼和浩特人,看到这里有人为鄂友三翻案,还说他是什么民族英雄军纪严明,实在是不能接受,从老绥远到包头的人都听老人说过的,鄂友三绝对就是个土匪,他打日本鬼子抗日是真的,但祸害老百姓也是在呼包两地路人皆知的事实,虽然他抗日,但老百姓恨他比恨日本鬼子厉害,他的部队喜欢公开强奸调戏妇女杀人抢东西这都是事实,鄂友三被枪毙在当时真的是大快人心平民愤的事,事情过去这么多年还经常有人说起枪毙鄂友三感到很高兴,在呼市包头喜欢帮他翻案的基本都是他的土匪部队的后代。你们这些不了解情况的人不要帮这个土匪头子翻案。

4.我家是老绥远人,鄂友三的在我们当地都叫"恶有山",还有叫"恶毛驴"的,当地有民谣:

"鄂毛驴"进了村,

气势汹汹要杀人。

追得后生无影踪,

见了女人就成亲。

……

5.民谚"人吃饺子马喂料,搂着姑娘媳妇才睡觉"。

6.有土匪后代余孽为鄂友三翻案,说他是性无能,不会强奸妇女,但呼市包头的人都知道鄂友三纵容部队调戏强奸妇女是路人皆知的事实。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