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讨学钱

讨学钱

讨学钱》又名《张先生讨学钱》讲述了老师张先生新春的时候去陈家讨要学钱的事。戏文用地道的长沙话唱,搞笑,风趣。

张先生忙不赢哪,收拾笔砚与书文,今日不到别家去,要到那陈家去走一程,爬山过坳我去讨学俸,你看我教书好累人哪,你看我教书好累人哪。

正月里正月正,家家户户贺新春,龙灯狮子多热闹哇,敲锣打鼓闹沉沉,忽听得门外高声喊咧,龙灯狮子要上我的门,张先生我最爱看灯,怎奈我无钱打包封,关门躲债主设法呀做人情,我关门哪闭户躲新春,关门哪闭户躲新春。

二月里是花朝,先生就把学生邀,大学生有了七八个,小学生也有上十名,如今的世界就大不同,老书不教要教国文,算术体操都容易得搞咧,就是这个英文的A.B.C.D,A.B.C.D我搞不清,张先生我从没进过那洋学堂门,如今教书打背躬,如今教书打背躬。

三月里是清明,家家户户挂祖坟,大爆竹三眼铳,鞭子放发是这样冲,莫道儿孙不孝顺,只怪坟山不做功,我堂堂的秀才落了第,如今是个陌生人,如今是个陌生人。

四月里四月八,东家送我一只鸭,只想喂不想杀,偏偏督学来视察,我没得办法,只好抓哒咯只鸭来杀,刀也钝鸭又是咯挪,哎哟价,一刀就割哒咯手指甲,烂布子缠来线来扎,有意栽花哎花不发,无心插柳柳发芽,如今我写字手发痂,如今我写字手发痂。

五月里是端阳,张先生回家看师娘,学生急忙啊来送礼,肉几块酒一缸,还有那糯米粽子和麻糖,舍不得吃又舍不得尝,柜子里头放米缸里藏,没晓得天气热,大雨过后又出太阳,我急忙打开柜子看,哦嗬一声我慌了张,麻糖溶成块粽子上霉霜,肉肚里蛆婆子拱,酒味都跑光,吃又不能吃,尝又不能尝,只好端起往外哐哪,只好端起往外哐哪。

六月嚅三伏天,教书教得汗涟涟,跑到门外歇荫凉,毛伢子蹲在那后面搞名堂,找起生字来考我,晓得我没带字典在身旁,想了半天没认得出,毛伢子开口就骂娘,我胡子一翘一了气,跑到陈家论短长,陈大嫂一见我慌了张,泼了一钵热米汤哪,泼了一钵热米汤哪。

七月里是中元,家家户户接祖先,求祖先哇多保佑哪,保佑我的学傣往上添,但愿白米加几升,但愿家家拿现钱,孙儿子子儿孙,明年中元把香焚哪,来年中元把香焚。

八月里是中秋,上边屋里做喜酒,下边屋里过中秋,心想登门是喝几盅,怎奈我无钱打包封,满腹的文章我何处用,写首对联打秋风,不信但看宴中酒哇,杯杯先敬有钱人,我夹几块肥肉子润喉咙哪,我夹几块肥肉子润喉咙哪。

九月里是重阳,重阳移火进了房,东家盖的红罗被,我把稻草垫上床,人家喝的重阳酒,只有张夫子呷米汤,四时八节无人问,想起我教书好心伤哪,想起我教书好心伤哪。

十月里立了冬,日子越过越冷清,大学生跑了七八个,小学生只剩三四名,我饿起肚皮来讨学俸,来此不觉是陈家门,去年的门对子是我写,四红对联两边分,一门天赐平安福,四季人同富贵春,我叫声陈大嫂快开门哪,我叫声陈大嫂快开门哪。

打包封

打包封是长沙话,是指过年时封给别人的红包。

打背躬

打背躬是指做事很费劲。

挂祖坟

挂祖坟是指新年的时候祭祖,要去祖先的坟前祭拜。

十载寒窗苦,教书大半生,哈哈哈….自从科士落了榜,不能四处把名扬,只好面向孔夫子,游学教馆混肚肠,我,张九如先生,我们张家里的读书人少哇,还就只有我还算得个把角色,在那年纪轻小的时候,人长得漂亮,国字脸.大打扮是长褂子,短打扮就是马褂子,他们就讲咧,张家大爹哎,你屋里少爷就莫糟蹋角色啦,只有把他送得去读书,哈哈哈….我屋里爹爹老子他又爱奉承,就把我送去读书,还只读得三年,一本三字经就让我读完哒,在后来又填了四年的红蒙子,一字一横,二字二横,三字三横,那个四字就是只扮桶框框,那个大字是只趴胯弓,丁字就是一个推把弓,那个而字像把粪耙头,我都搞得清清白白哒,他们又讲,张家大爹哎,你屋里这个少爷,读书那就真的有长进,现在省里大张告示贴起,你何不去找个功名,谋得个一官半职呢,于是乎,我就听了这个消息,马上到省里一冲,刚好到浏阳门,他们就晓得我是,文曲星下哒凡,排成一字队,对我就是几个鞠躬礼,把我一东洋车子,就拖到四十九标,试官大人出首对子把我对,他出的是:大成至圣孔子,我就对起哒,雷神普法天剪,他又出一首:山羊伴石狮,羊动狮不动,我又对起打,水牛斗木马,牛斗马不斗,两首对子对得严实密缝的,于是乎,他们就送我的匾,匾上二个大字,滚蛋,好哪,功名不成,两袖清风,我只好卷起铺盖,又归得家来,刚好到屋,我屋里师娘又讲,哎呀,先生哪先生哪,你文不能测字,武不能挑水,今后你靠何度日啊,我对师娘言道,一担食,一飘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唯也不解其乐,功名不成吗,我办学堂哪,于是乎,我就邀哒坳前坳后坳左坳右一帮子弟,起馆教学,靠舌根度日,朝如斯,夕如斯,教书虽好,唯有学奉难收,唯有陈大嫂屋里的毛伢子,在我的学堂读书有三年,学奉年年不清,今日要到他家去讨取学奉,嘿嘿---就此而往.

张先生,忙不赢,收拾笔砚与书文,今日不到别家去,要到陈家去走一程, 要到陈家去走一程,除夕的火,十五的灯,家家户户贺新春,龙灯狮子多热闹,敲锣打鼓闹阵阵,忽听得门外高声喊,龙灯狮子要上我的门,张先生爱看灯,怎耐我无钱打包封,关门躲债主,设法做人情,关门闭户躲新春. 关门闭户躲新春.

元宵过,又是花朝,先生就把学生邀,大学生有了七八个,小学生有了十几名,如今的世界大不同,老书不教要教国文,算术体操都容易搞,就是这个英文A-B-C-D,ABCD我搞不清,张先生从没进过洋学堂门,如今教书打背弓. 如今教书打背弓.

三月里三月三,陈家请我吃中饭,一碗盐菜还有一碗蛋,盐菜冰冰冷,蛋又兮兮咸,一碗条子鱼这么长一只又摆在中间,请了两个陪客又没得名堂,他只喊先生看,又不喊先生尝,鼓起一对眼睛象只螳螂,塔帮窦燕山有义,敬我一把盐菜子饱肚肠,我险些卡死见阎王. 险些卡死见阎王.

想起那旧年子四月八,东家送我一只鸭,我只想喂又不想杀,偏偏督学的又来视察,没得办法,我只好又捉哒这只鸭来杀,刀又钝,鸭又是个爬,我一刀又割了这只手指甲,哎哟哟哟,血直滴,烂布子缠,麻绳子扎,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发芽,我如今写字都手发颤. 我如今写字都手发颤.

四月过,又是端阳,先生回家看师娘,学生们急忙来送礼,肉几块,酒一缸,还有那糯米粽子和麻糖,舍不得吃,舍不得尝,柜子里放,我米缸里藏,没晓得天气热,大雨过后又出太阳,急忙打开呀柜子看,哦嗬一声我慌了张,麻糖溶成块,粽子起霉霜,肉里蛆婆子拱,酒味都跑光,吃又不能吃,我尝又不能尝,我只好端起它往外框.只好端起它往外框.

端阳过,又是中秋,上边屋里做喜酒,下边屋里过中秋,心想登门喝几盅,怎奈我无钱打包封,满腹的文章何处用,写首对联打秋风,不信你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我夹几块肥肉子润喉咙。我夹几块肥肉子润喉咙.

重阳过,就立了冬,日子越过越冷清,大学生跑了七八个,小学生只剩十几名,饿起肚皮讨学奉,来此不觉是陈家的门,去年的门对是我写,四幅对联两边分,一门天赐平安福,四季人同富贵春,我叫声陈大嫂快开门. 叫声陈大嫂快开门.哎呀,到了到了,哎呀!陈大嫂--陈大嫂,哎你开门,开门.

陈大嫂:叫门的是哪一个.

张先生:啊,是我张先生哒.

陈大嫂:啊!来哒来哒来哒哩.

陈大嫂:奴在厨房忙不赢,忽听得门外叫高声,在家不会迎宾客,出外方知少主人,用手开开来看,哎呀咧,原来是张先生到来临,原来是张先生到来临呀! 恶死-恶死.

张先生:怕你屋里的狗咬人啊!

陈大嫂:顺手拿一根打狗棍,野狗子莫咬张先生,野狗子莫咬张先生啊!

张先生:进哒你的屋我打一个躬, 恭喜你,贺喜你,贺喜陈大嫂在屋里,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陈大嫂:张先生你莫讲文.

张先生:文章是天下行,我取掉帽子行鞠躬.

陈大嫂:莫啦,张先生你莫讲礼性,我陈大嫂本是一个堂客们啊! 我陈大嫂本是一个堂客们啊!

张先生:人不知,而不愠,客进屋来又不抽凳. 客进屋来又不抽凳.

陈大嫂:忙把椅子拖一拖,尊声先生你请坐啦!

张先生:先进于礼乐,后进于礼乐

陈大嫂:我转到厨房里泡一杯热茶喝啊, 我转到厨房里泡茶喝啊!

张先生:陈大嫂,陈大嫂,陈大嫂你好贤良,客进屋来泡茶喝啊!戒之哉宜勉力,阿大嫂泡茶费哒力呀! 阿大嫂泡茶费哒力呀!

陈大嫂:先生请坐,请坐,请坐.

张先生:坐坐坐,请坐.

陈大嫂:哎呀!先生呀!我只一些日子没看见你,我看你这人那硬老了一点,

张先生:陈大嫂那我老就不乱老的,有古诗一首,

陈大嫂:什么古诗啊!

张先生:请听咧!记得少年骑竹马,看看又是白头翁.

陈大嫂:哈哈,先生咧!你硬是出口成章.

张先生:陈大嫂,你说我张先生老了,我看你陈大嫂也比不得以前了.

陈大嫂:哎呀!是的,先生咧!想我屋里毛伢子不肯读书,我屋里桂妹子又不肯绣花,我屋里陈大胡子在外,不是为媒就是做中,这屋里的里里外外的事情,都要我一个人操心,哎呀!我愁都愁老了咧!硬是老得不像一个人哩。

张先生:哎,陈大嫂呃,那就不是我张先生帮你吹牛皮,在这块地方,你还算得个把子角色,我早就帮你韵了一首诗.

陈大嫂:什么诗咧?

张先生:那就请听咧!哎------陈大嫂你说老不算老,好比那后花园中一树枣,那外面老得皮起了皱,陈大嫂呃,你那资格子还有蛮好之好呵!

陈大嫂:哎呀!张先生咧,那就不是我陈大嫂自夸自,在我那没年纪的时候,在我们这块地方,上五里,下五里,左五里,右五里,五五二十五里,谁个不知哪个不晓我陈大嫂,有我这样的相貌子,又没得我这样的衣架子,有我这样的衣架子,那就没得我这几步路架子,看着啦!哎呀,啊呀,不行了,不行了.

张先生:行行.

陈大嫂:不行了不行呢!

张先生:陈大嫂,你屋里搞得越来越兴旺.

陈大嫂:是的呢!

张先生:一屋贴得红彤彤的.

陈大嫂:我屋里又贴了新对联,你去看一下子.

张先生:什么,又贴了新对联,那先生看看.嗯!曰进千箱宝.

陈大嫂:先生咧!认白了字,是日进千箱宝.

张先生:你怕我一个子曰学而时习之的曰字我都不认得了啵!

陈大嫂:曰字宽一些,日字窄一点.

张先生:啊耶!哈哈哈,陈大嫂哎呀,这硬是一十二只鸭婆子过河,沙哉少哉呀!

陈大嫂:妙哉妙哉

张先生:沙字是哪样写,妙字是怎样写的.

陈大嫂:沙字是三点水,妙字是女旁边.

张先生:沙字三点水,妙字是一个女旁边,啊耶,日曰妙沙四个字,我张胡子到今天才搞清白。

陈大嫂:张先生,今日到我家来,有何贵干.

张先生:你屋里陈大胡子在屋里吗?

陈大嫂:没在呀!

张先生:呵,那我就少陪了,少陪了.

陈大嫂:哎呀咧!我说张先生哪,我陈大胡子不在家呀,难到说我陈大嫂又不知书达理了呀!

张先生:你虽知书达理,有道说,知音说与知音听,不是知音不可琴.

陈大嫂:是不可弹.

张先生:琴不弹不响,话不讲不明.

陈大嫂:有话请讲.

张先生:陈大嫂请听,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才到贵府门,你屋里毛伢子在我的学堂中,读书有三春,学奉连年又没搞清,群弟子,记善言,我特到你屋里讨学钱.

陈大嫂:不提学钱犹自可,提起学钱伤了我的心,我屋里毛伢子在你学堂中,读书有三春,一个一字都不认得,上字下字都搞不清,朝如斯,夕如斯,教你的混帐打摆子,老娘把你赶出门.

张先生:好恶吧,好恶吧,提起讨学钱,这个理由都没被我讲得清楚,她就把我推出来了.哼!她是什么人呵,堂客们, 我们又是什么人,嘿嘿----读书之人,跟她斗人格上有妨碍,而面子上难以为情,回去,回去,不行,我要是回去了,陈大嫂又会讲大话吹牛皮,张胡子算什么家伙,他到我屋里讨学钱,门都没进,那些绅士们又会讲,张先生咧你是有文而不撮,愠肚而藏之,这是有道理的,嗯,喊开门着,陈大嫂呀!开门,开门,开门.

陈大嫂:又是哪个在老娘的门口吵死.

张先生:嗯!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我做个退而省其身,一足一滑,陈大嫂哎,我又来也.

陈大嫂:哪来的这么多也.

张先生:苟于也,亦于也,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挖也,狗肠子煮南瓜,味之有也.

陈大嫂:你又来搞么子.

张先生:陈大嫂,你开口说张胡子一个一字不认得,闭口一个一字不认得,这个一字一横我认得啊.

陈大嫂:二字呢?

张先生:二横.

陈大嫂:三字呢?

张先生:三横

陈大嫂:四字呢?

张先生:四横呢.

陈大嫂:哈哈哈…..四字四横,我怕你瞎了眼.

张先生:陈大嫂,这个四字是你逼得急,是你逼逼逼出来的.

陈大嫂:你尽教白眼字,还好意思来讨学钱.

张先生:陈大嫂呀,你屋里毛伢子在我学堂中,读书有三春,费了我先生一肚子的心,那人家请客多热闹,连没看见你屋里请过先生, 连没看见你屋里请过先生.

陈大嫂:不提请客犹自可,提起请客我记在心,四时八节你无人请,唯有我家请先生,请得先生高堂坐,鱼下酒,肉下饭,还有两只这样大的盐鸭蛋.干鱼腊肉横起塞,你误人子弟吃冤枉.,你误人子弟吃冤枉.

张先生:汤伐夏,国字商,我吃了你的干鱼腊肉泄肚肠.

陈大嫂:教不严,师之惰,我毛伢子读书不进怪哪个.

张先生:养不教,父之过,你毛伢子读书不进你的错.

陈大嫂:读书须用意,一字值千斤,日曰妙沙, 日曰妙沙都搞不清,你怎能开馆教学生. 你怎能开馆教学生.

张先生: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斤,不把学钱犹小可,反怪先生太不仁,你屋里毛伢子,在我的学堂中,读书有三春,他三日不来读,四字不来愠,一个一字不认得,反怪先生,公治长第五,子谓公治长,你毛伢子他骂了我有娘, 你毛伢子他骂了我有娘.

陈大嫂:怪不毛伢子骂你的娘,只怪你猴子没得规章, 只怪你猴子没得规章.

张先生:大小戴,注礼记,你陈大嫂讲话放狗屁. 陈大嫂讲话放狗屁.

陈大嫂:一而十,十而百,该你的学钱硬不得.

张先生:有左氏,有谷梁,没得学钱作商量,如六经,始可读,你不把学钱,嘿嘿----陈大嫂,那我要….

陈大嫂:你要怎样啊.

张先生:我就要打.

陈大嫂:啊,打呀,好啊,你来呀!你来呀!

张先生:我打烂你的炉锅煮不得粥呀! 我打烂你的炉锅煮不得粥呀!

陈大嫂:二十传,三百载,不打炉锅你是我的亲生崽呀! 不打炉锅你是我的亲生崽呀!

张先生:君则敬,臣则忠,我顺手挖你一旱烟筒. 顺手挖你一旱烟筒.

陈大嫂:呸,唐高祖,起义师,老娘要打你的耳巴子.

张先生:你打,哎呀,男子不和你女子争,等你的丈夫回来再搞清,李闯至,神气横,我坐在你屋里堂屋中,你不把学钱我不出门. 你不把学钱我不出门.

陈大嫂:不信但看筵中酒,张胡子你莫在我屋里吼,杯杯先敬有钱人,老娘要把你赶出门呀! 老娘要把你赶出门呀!

张先生:你来啦!

陈大嫂:你来!你来啦!哼!你酸不酸,涩不涩,敢在老娘面前摆味,你来,你来.

张先生:你不尊敬先生,你要天珠地灭哩.

陈大嫂:你误人子弟,要雷打火烧.

张先生:好恶吧,好恶吧!她又把我推出来了,那个陈大嫂那张嘴巴子象针扎子一样,这个耳巴子象蒲扇子一样.哎呀!陈大嫂你出来,陈大嫂你不出来算不得一个角色,你出来了我张胡子不跑也不算个角色,啊!你不出来,那我就要讲几句恶话子,你是哄骗学奉,扭打斯文,八个字的诛语,我要告得你喊天,你出来吧,你不出来那我就会少陪了.

陈大嫂:张胡子,你又在讲老娘的恶话子啊!好呀,你莫走,你莫走.

张先生:哎呀!

陈大嫂:算帐,看老娘该你多少钱,

张先生:哎!这才是话.前年欠我八十个,去年又是一百文,加上今年三十,总共八呀三,二百一十文.

陈大嫂:那我也有算的.

张先生:你有什么算的呢!

陈大嫂:我屋里毛伢子上学,打了上学包封的.

张先生:上学包封上不得算.

陈大嫂:那又怎么上不得算.

张先生:学规上没写上学包封在内.

陈大嫂:那学规上也没写上学包封在外.

张先生:算好多.

陈大嫂:一年三十个,三年九十文.

张先生:好,就除九十,还有一百二,拿得来.

陈大嫂:那我还有算的.

张先生:你还有么子算的.

陈大嫂:我毛伢子读书,烧了香烛钱纸.

张先生:可怜的,那些钱纸香烛是烧给孔夫子的,我又没得到手了.

陈大嫂:那我又来问你,孔夫子是哪个写的.

张先生:是我写的.

陈大嫂:又贴在哪个的学堂里.

张先生:贴在我那学堂里.

陈大嫂:是的咧,孔夫子是你写的,贴在你那学堂里,我不问你要,我问哪个要,我问哪个去要噢.

张先生:好,你不敬孔夫子,先生要敬孔夫子,你算好多钱.

陈大嫂:三十个.

张先生:好,又除三十个,还有九十啦,拿哒来.

陈大嫂:那我还有算的.

张先生:你还有么子算的哟.

陈大嫂:你---你该我两升荞麦粉子.

张先生: 荞麦粉子,什么时候.

陈大嫂:去年六月.

张先生:去年六月呀!哎呀,陈大嫂,那点子东西也要算钱啊!

陈大嫂:哎,我帮你度过了五荒六月,一没算你的利,又没算你的息,我难到连本钱都不要.

张先生:你就算喂了猪呀!

陈大嫂:我喂搞么子,

张先生:卖钱啦!

陈大嫂:那我要喂了你呢?

张先生:未必先生当只猪都当不得.

陈大嫂:你要当得猪,我还没得这样大的栏,来关得你下.张先生:哎呀!你不看看,看先生我肚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家伙

陈大嫂:猪屎

张先生:文章

陈大嫂:糠渣

张先生:八股

陈大嫂:稻草

张先生:文章

陈大嫂:猪屎稻草

张先生:八股文章,算哒,算好多.

陈大嫂:三十个

张先生:好,就又除三十个,还有六十,这六十个总得给我吧.

陈大嫂:哈哈哈-----啊呀!先生咧,这六十个钱咧,按道理是把给你,不过我们俩来猜个字谜看看,你要是猜中了我就如数偿还,要是没猜得中,先生咧,先生那就没得.

张先生:跟你论文,那是背起琵琶进磨房,对牛弹琴.

陈大嫂:你莫小看人啦.

张先生:拿得来,是只什么字呢.

陈大嫂:二个山字打垛.

张先生:啊一山

陈大嫂:山里的山

张先生:山里的山,山里的山,啊,这又怎么办呢?今天我这个康熙字典没带起来.山里的山,山里的山,哎!长沙有座岳麓山,衡阳的座南岳山,把这两座山打垛,对,一个高字.哈哈哈…….陈大嫂,拿得来,拿得来.

陈大嫂:拿什么来

张先生:拿得钱来

陈大嫂:是只什么字.

张先生:高字

陈大嫂:啊!哈哈哈,哎哟,张先生,你有牛皮.

张先生:有牛皮吧

陈大嫂:你猜中咧

张先生:猜中了吧

陈大嫂:是个高字,哈哈哈

张先生:你再来看看,看先生这回肚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家伙.

陈大嫂:是文章

张先生:猪屎

陈大嫂:八股

张先生:糠渣

陈大嫂:文章

张先生:荞麦粉子.

陈大嫂:八股文章.

张先生:算了算了,拿得来.

陈大嫂:先生咧,这个字我屋里毛伢子在门外面墙壁的上面写得有这个字,你去看看.

张先生:看不看都是一个高字,

陈大嫂:哎哟,去看一下子

张先生:这要看什么

陈大嫂:去看一下子,呸,听我来骂你呀!开言我把张先生骂,骂声先生理不通,你在外面讲斯文,一个出字都认不清,碰了你的鬼,撞了你的神,老娘要把你赶出门,老娘要来一个倒搭门.

张先生:陈大嫂,是一个出字啊,是一个出行大吉的出字咧!

陈大嫂:月下来迟呵,哈哈哈….

张先生:这是一个出字,你看看这个字,我硬写过好多遍,怎么就搬不得家,啊呀!陈大嫂哇.陈大嫂你太不仁,不顾我这个教书人,哄骗学奉她硬不把,还反把我几次赶出门,我要到前村和后村,邀请三朋和四绅,要与你陈大嫂把理评,你不把我的学钱万不能呀! 你不把我的学钱万不能.

张先生把'妙哉'念成了'沙哉',讲一口白眼字,怎么讨得到学钱咯?"谭相求老先生一口诙谐的长沙腔开讲花鼓戏《张先生讨学钱》,把台下一群细伢子逗得笑弯了腰。

孩子们不知道台上这个穿着旧衬衫的幽默老人,竟是国际著名音乐家谭盾的父亲谭相求。前日,谭老的 "青少年暑假传统文化欣赏课"在雨花区长岭社区开讲,7名父母在社区打工的"候鸟儿童"和城里孩子一起,聆听了生动的这一课。

迷上《火影忍者》和迪斯尼的孩子们,听花鼓戏会坐得住吗?培养出大音乐家的谭老还真有一套,一边播放花鼓戏影碟,一边模仿角色讲戏,生动搞笑的语言很快就逗乐了孩子们。"不要觉得花鼓戏'老土',开场白里二胡、唢呐、锣鼓一响,用心一听你就会回到长沙、株洲、益阳一带的乡村农舍!"谭老告诉孩子们,花鼓戏既有像小品一样押韵搞笑的方言对白,又有配合故事情节的精彩音乐,一部戏就像一个地方的百科全书。

"现在的细伢子,假期都被补课、上网占满了,艺术上的熏陶很少。"谭老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谭盾音乐里的中国元素也是为全世界音乐爱好者喜爱的原因。据悉,暑假里谭老将定期在社区开讲艺术欣赏课,下堂课还将讲谭盾的音乐作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