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吴棠

吴棠

吴棠。字仲宣,号棣华,安徽盱眙(今安徽明光市三界镇)人, 相传吴棠少时"家奇贫,不能具膏火,读书恒在雪光月明之下"。

吴棠,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以举人大挑一等授淮安府桃源县(今江苏泗阳县)令。在任期间,勤于政事,常改装出行,访贫问苦,以礼化民,以文治县,亲治匪患和水患,为政三年境内大治。咸丰元年(1851年)调任淮安府清河县令,在任严禁胥吏苛派、严禁赌博、严禁贼盗。咸丰二年(1852年)邳州大水,岁荒盗炽,上调吴棠署邳州知州,施行"首恶必惩,协从解散"的政策,亲率壮丁,按名捕拿,并亲勘灾情,兴修水利,赈灾济民,收养弃婴。在沭郯交界处,率勇击退山东捻众,地方暂靖,邳民称颂。

咸丰三年(1853年)初,吴棠又回任清河县令,时值太平军、捻军风起云涌,反清杀官、声振华夏,清廷摇摇欲坠。吴棠带兵征战于徐淮之间。时太平军攻占扬州,遂有屠城之难,消息传来,淮人纷纷迁移。一时贵者叹于室、富者犹于门、贫而强者喜于道。吴棠诓称:清廷大军将至,淮派员接应,人心稍安,迁者多返。吴棠在地无城郭、手无兵柄情况下,徒以忠义号召,会同乡绅鲁一同招集乡勇,倡办团练,申明纪律,乡镇立七十二局,不数月间,会者数万人,首尾相联,合力防御,声威大振。咸丰十年(1860年)捻军李大喜、张宗禹率部二万余众,攻克清河县清江浦(今淮安市区),击毙淮扬道吴葆晋,副将舒祥等,河督庚长等逃往淮安府城。吴棠临危不惧,招集乡勇,驻军瓦砾上,亲自在清江浦北圩上督战,终击退捻军。

吴棠是清朝镇压捻军最著名的地方守令之一,因守城有功,政绩卓著,于咸丰十年补徐海道,旋授徐海道员(四品官)。咸丰十一年(1861年)擢江宁布政使(从二品官),代理漕运总署。同治二年(1863年)实授漕运总督,1864年署江苏巡抚,次年署理两广总督,皆因江淮未戢请留而不果行,仍留在漕督原任,署理两广总督。同治五年(1866年)调离任闽浙总督(正二品)(加都察院右都御史、兵部尚书衔),七年调任四川总督,1871年署成都将军。光绪元年(1875年)十一月,因病奏请开缺。二年正月奉上谕准其开缺;三月回籍;闰五月二十九日(1876年7月20日)病逝于安徽滁县(今滁州)西大街吴公馆。

在《淮阴市志》中这样写他的传:"自幼学习勤奋,'家奇贫,不能具膏火,读书恒在雪月光照之下。'举人出身。历任桃源、清河两县知县、邳州知州。桃源县俗号强悍,过去主政者,'率以猛,棠独以宽'。经常到乡间巡行,警恶怜贫,'三年大治'。调清河县,处理县界纠纷甚力。邳州多盗,调任邳州知州,'擒斩数百人。'聘名士鲁一同修《邳州志》。清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攻占南京、扬州,淮上戒严,又调回清河县。到任后,'招集民勇,申明纪律,乡镇立七十二局,练勇数万,首尾联络'。并传檄风、颖、庐、泗、滁、宿、徐、海各府州县,共同防御"。我们不难看出吴棠出生在贫寒家庭,由于他的勤奋,他的奋斗,在社会上不断提升,成为那个时代的杰出人物。

《淮阴市志》还写道:"咸丰十年,捻军功克苏北重镇清江浦后,才命吴棠署淮海道。旋授淮徐道,帮办江北团练,'修寨保民,贼数至,不为害'。十一年任江宁布政使兼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同治二年(1863年)实授漕运总督,次年署江苏巡抚。其间,拆武家墩以北石工,修筑清江城,并筑清江里运河南北土圩,上置炮台多座,以防捻军。又创建崇实书院,建文庙大成殿,置义学四所。四年调署两广总督,未赴任,仍留漕督原任,筹划恢复运河漕运,以小粮船岁运四万余石。黄河北徙后,裁河道吏员和河标营兵,改修防为操防,并改隶淮扬镇总兵。黄河、运河和洪泽湖等滩地涸出,试行屯田,'划予各兵督耕充饷,以自然之利,养有用之兵。"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吴棠为漕运及苏北人民作出的贡献。"同治五年调任闽浙总督,次年调任四川总督,镇压川黔边境苗民起义。十年署成都将军。在任拨捐输银赈济灾民,疏呈捐输之弊,要求清政府'讲求吏治,尤当于序补之先'。光绪元年(1875年)因病乞归,其时已于多年前在滁州城南谯北路建造住宅,称之南公馆。归后不足一月,病卒于滁州。谥'勤惠'。并于建祠祭祀"。葬于滁州沙河集东圩村龙山。可见吴棠的一生,是勤政为民的。他实心任事,尊师重教,清正廉洁,后人将永远怀念他。

吴棠与滁州

咸丰六年(1856年),吴棠因父亲去世回乡守孝。恰逢太平天国攻打滁州,他便"在籍办练"(团练)。事后在滁州及附近各县百姓中留下声名。

一、保卫滁州 激战沙河集

咸丰八年(1858年)四月,吴棠会各练勇于张八岭,准备进攻沙河集。当时,"无械无饷之孤军,徒以忠义激励乡团杀贼"。初八日,清河军士张一鹏、文汉升率领的练丁数千,按察使张光弟增派的水勇三百名,在吴棠的率领下,与太平军李秀成部战于滁州北门外。"张一鹏、文汉升、李贯、马芝等奋勇杀敌,双方均伤亡数百人。吴棠见练勇伤亡严重,"屡欲以身殉,吴炳祺率众奋勇争前,拥之骑夺路乃免。"这是场恶战,事过二十四年,光绪八年(1882年),已是扬州知府的吴炳仁(吴棠侄)仍记忆犹新,曾写诗一首:

此地曾经作战场,驱车重过易神伤。

酸心旧部留荒冢,表义丰碑倚夕阳。

--《过黄泥岗》

诗中所说的表义丰碑,是指同治四年(1865年)吴棠在滁州所建的忠义祠。咸丰皇帝光绪《滁州志》收录了吴棠"因洒泪而为之记铭"的《滁州新建忠义祠碑铭》,该铭记述了沙河集之战的惨烈,"既悲相从患难之无人,又感吾乡风俗好义,能杀贼以卫乡里,凛凛乎有生气焉"。光绪《滁州志》还收录了同治三年(1864年)十月十四日吴棠给朝廷的奏折,要求给死难者表旌抚恤。"十月二十六日准,兵部火票递回原片","议政王军机大臣奉旨:文汉升等均著交部,照千总阵亡例,从优议恤。钦此。"

二、解救滁州 驱逐李兆寿

李兆寿又叫李昭寿,原是太平天国的一个将领(一说是捻军的将领)。咸丰八年(1858年)五月初一,他带领二千人由金陵渡江进驻滁州城。不久,他在清流关投降了清军将领胜保。胜保奏请朝廷,赏给他花翎三品衔,所部改编为豫胜营,赐名李世忠。李世忠抓乡民增挖两道护城沟,昼夜催逼,非打即骂,又"纵兵四掠乡民粮食,村舍全烧,严冬之际,无食无居,民皆冻饿以死,盱、定、滁、来四界之内,白骨遍地,蒿莱成林,绝无人烟者四载有余。"(光绪《滁州志》)琅琊寺、醉翁亭、州衙都被烧毁。吴棠"慨念故乡久为灰烬,凋敝已极"。遂"密陈皖北隐患、淮北盐务疲敝悉由李世忠盘剥把持,其勇队在怀寿一方盘踞六年,焚掠甚于盗贼,苗(苗沛霖)平而淮北粗安,李存而淮南仍困,请早为之计。"(《清史稿》吴棠传)朝廷采纳了吴棠的意见,诏会僧格林沁等筹办,设法革除。迫使李世忠于同治三年(1864年)四月,将所部豫胜营遣散,退出滁州。

三、安定滁州 关心民生疾苦

吴棠派侄子吴炳麒带兵驰往滁州驻防。为防止李世忠部在退出滁州时骚扰市民,叔侄俩周密策划,封闭东、西、北三面城门,只允许该军从南门撤出。至时,城内秩序井然,避免了象其他地区乱军退出时的纷乱。吴棠并严令士兵:"虽一草一木勿扰吾乡,能卫乡里即所以报国家也。"(汪雨相《嘉山县志》)从此,滁州结束了战乱,各界人士纷纷回归,恢复了战乱前的安定。

当年十二月,吴棠会同曾国藩合词具奏,向清廷呈交了《豁免皖南钱漕折》,请求豁免凤阳、滁州、全椒、来安、盱眙、天长、定远、五河等三十余州县自咸丰十年(1860年)以来历年积欠的钱粮杂税,奏请获准,给战乱后的滁州人民休生养息提供了物质条件。

吴棠又捐银四百七十两,在滁购置房屋数十间,作为教育所用。后薛时雨重建醉翁亭、重修丰乐亭,吴棠也是倡议、捐助者之一。薛时雨在《重建醉翁亭记碑》中曾提及此事。

吴棠家事与族谱

吴棠先祖"宅于(皖南)休宁之商山村,明代中叶四世祖吴万由徽迁滁,卜居于滁州、定远、盱眙之三界。"(吴棠《重修吴氏族谱叙》)

吴棠父亲吴洹,字圣基,号北山,坐馆为业。性情和易,治家有法。家贫不能送子读书,便亲自教授。寒暑皆随鸡声起,教吴棠以朱子小学及圣贤书,录前贤名言粘在窗壁上,以便吴棠随时学习。母亲程氏,定远县武庠生程夔光之女,敕封孺人,死后,赐封一品夫人。有二子吴检、吴棠。吴棠先后娶盱眙庠生李世之女李氏、宝庆府知府谭光祜之女谭氏、两淮伍佑场(今江苏盐城市伍佑镇)大使黄宗寿之女黄氏为妻,侧室史氏,妾沈氏、邵氏。(吴棠于同治十三年重修的《盱眙吴氏族谱》)吴棠有三子二女,子吴炳采、吴炳祥、吴炳和。长女名不祥,次女述仙。

长子吴炳采,字载甫。生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于咸丰十一年(1861年)去世,娶句容县知县王会图之女为妻,生有一女。王氏生于道光二十二年,炳采死后守志终身,赐封淑人,吴家人称"大老太"。

二子吴炳祥,字吉甫,生于道光三十年(1850年),同治庚午(1870年)科举人,江苏候补道,光绪二十年(1894年)署江苏盐巡道,寓居扬州,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病故于任上。著有《怡庐诗钞》二卷。娶定远同知衔胡清女为妻。胡氏生于咸丰二年,赐封宜人。有二子:公望、公武。公望有二子四女:长子克斌、次子克昶。四女为:克静、克琬、克敏、克宁。公武无后,过继克宁为后。

三子吴炳和,字协甫,生于咸丰二年(1852年),以父荫钦赐举人。光绪五年(1879年)九月入京谒试,光绪六年(1880年),奉旨参加礼部考试,授直隶候补道。炳和娶黄氏,赐封宜人。有子增诃,娶桐城张廷玉的后人张传经为妻,传经生于1883年,卒于1955年。增诃有子克炎,克炎有子绍彬,1993年于滁州市工商银行退休。妻秦翠兰在滁州市邮电局退休。绍彬有二子一女。长子秦威,次子吴琦,女吴媛媛。

长女名不详,嫁河南知县秦茂林之子秦尔熙,有子秦其增。次女述仙,嫁漕运总督杨殿邦之孙杨士燮,字味春。述仙四岁丧母,最为吴棠钟爱,会诗文,针线、厨艺俱佳。时味春屡试不第,致使夫家贫困,"述仙三年内,妆奁典卖一空,助夫苦读,后杨味春官居浙江巡警道,赖其助力。经常济困扶贫,周恤亲友,公婆谓之贤孝妇"。(吴炳仁《约园存稿》)

兄吴检因家贫弃学,置一马磨磨麦为粉养家。吴棠乡试、省试,都由吴检陪同,拉一蹇驴让棠乘之,另一驴驼面粉换盘缠。每到旅店,店主都以为吴检是吴棠的仆人,后见同寝同食,方知其为兄弟。(吴炳仁《约园存稿》)

吴检有四子:炳麒、炳仁、炳寿、炳康。炳麒字祥伯,跟随吴棠长年征战,官至四川直隶州忠州知州,有一子增倬,字银斋;炳仁字莼甫,官至扬州知府,有《约园存稿》三卷。有子十一,女五。炳寿有子三:增侃、增年、增谷;炳康有一女静淑,过继增谷为嗣。

吴棠兄弟于同治三年(1864年)移家滁州,随同迁滁的还有族侄吴炳经等人。吴炳经字德甫,廪贡生,跟随吴棠南北征战,军功保举奉贤知县。

吴氏孝敬堂的辈份至吴棠已是十二代,从吴棠的祖父吴钅才起,辈份谱为"金水木火土"为偏旁的字。吴棠又拟十二字为"后之命名者庶有所依"。即"克绍至德继祖扬芳诗书世守福寿延长。"吴氏族谱有《原籍商山族谱》、吴棠于同治十三年重修的《盱眙吴氏族谱》、《皇帝封赠诰命圣旨》、《清河移建崇实书院记》等四册,保存在洛阳吴检的五代孙吴至海处。吴棠侄玄孙吴绍赣和吴绍坪于近年所补修吴氏族谱一册,已由吴绍坪自费印刷。

现居滁州的吴棠嫡裔可以确认的有吴绍彬一家。吴检有子四,次子炳仁有子十一,吴绍珑等后人比较多。还有吴炳经的曾孙吴绍华等族人。

吴氏孝敬堂的族人跟随吴棠常年征战,授予知县、道员的有数十人。后人中也有很多有成就的:

吴继光(绍琳),字铁夫,黄埔军校第二期毕业,国民党军第58师副师长兼174旅旅长。在淞沪抗战中殉国。(见吴志浩口述 徐茵执笔《血染淞江光昭青史---回忆父亲吴继光将军》)

吴绍号又。1905年生,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博士。著名作物遗传育种专家、农业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玉米育种奠基人之一。历任河南大学农学院副院长兼河南农业厅副厅长、河南农业大学副校长,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中央监察委员。

吴少同(绍同),1919年生,福州军区空军后勤部部长。抗战期间参加新四军四支队,曾营救过五名美军飞行员。

吴棠故居在滁城

吴棠世居明光市(原属盱眙)老三界。咸丰八年(1858年),李兆寿至老三界,焚烧民房数百家,吴氏家族数百人仓皇出逃,依附吴棠,转徙清淮等地。吴棠哀叹"飘零我是无家客。问故巢,而今安在,劫灰凄恻。"吴炳仁也曾有诗记载在淮安时的困境:

芦屋同居数十人,一盂麦饭派来均。

更挑野菜和根煮,惊恐忧劳度一春。

由此可知三界的吴氏老屋已不存在。同治三年(1864年),李兆寿交出滁、定、盱等地,吴棠在三界建造新宅,后因"后裔寓滁"在滁城另建新居。(汪雨相《嘉山县志》)现在可以确认的吴棠曾经居住过的有三处:

1、西公馆与约园:西公馆位于滁城西大街75号,共有七进。门匾上书"瞻丰草堂",潘慰祖(江苏淮安人,工书法篆刻)书。吴炳仁曾有诗作:"饥驱廿载困名场,负我瞻丰旧草堂"。1937年,西公馆被日寇烧毁一部分,其余的于1995年拆迁。吴棠侄玄孙女吴绍坪等曾于1993年在故居前合影留念。现匾额和遗留的石鼓等保存在吴棠侄玄孙吴绍宪处。约园是吴家的花园,地点在三古堆,吴炳仁《约园存稿》曾记载"我有约园丰山麓",并小注"予有约园在滁城西隅"。现已淹入城西水库,据说干旱的时候还能露出来。

2、南公馆:位于南谯北路(中心街)64-72号。古称中心桥街,位于老城区中心地段,南公馆东面临街,西至金刚巷,北至盐局巷,南至人民电影院(含本身),是一个长方形的建筑群。吴炳经的曾外孙王立仁90多岁了,对吴棠故居非常熟悉。他说,吴棠的房子叫南公馆,在人民电影院那一片,房子很高大,很漂亮。中心街是东西向,为了房子门朝南,沿中心街做了一道木栅栏,进栅栏是一个大院子,沿院子北侧开了一个大门,后面是上房,还有很多房子。有一百多间。南公馆的老太太(吴炳采之妻)是我们王家的姑娘,我妈妈吴汝琨(吴炳经的孙女)嫁到王家来,我妹妹王德华又嫁到吴家去(夫吴棠侄玄孙吴绍赣)。我们是亲上加亲。因而,小时候经常到南公馆去玩。

吴棠于同治十一年(1872年),以病奏请开缺,朝廷不允,给假两月调养。时过两年,病已渐重,于1875年复请开缺,乃获准允。过去建筑周期长,滁州新宅上百间房子短期内不可能建好,依此推测南公馆当为吴棠准备告老退休之时在滁州修建,建筑年代当在1872年之前。

1937年抗战爆发,长孙吴公望等逃难去外地。南公馆大门口的院子被加顶盖成大礼堂,宁宗宪主编《中国戏曲志安徽省卷滁县地区分卷》记载:"1939年至1940年间,由日伪县长龚玺揆、区长孙光辉等在滁城商界摊派筹款而建成。原名'荒兴大戏班(院)',是为献媚日本驻滁城宣抚班班长'荒井喜七郎'而起的。"1950年4月,这里用作滁州军分区电影俱乐部。1952年,改为国营人民电影院,翻盖了放映大厅。拆去大门口的院子和客厅等前半部分的房子。1953年,新华书店进驻北面的部分房子,临街的房子改做门市部,后面作库房和职工宿舍,其余的几十间房子在50年代房改的时候充作公房。据滁州市房产经营管理处提供的《滁县房改后房主分户情况登记表》记载:"房主姓名吴公望,住中心街72号坐东向西。1962年5月27日,吴公望出租72号房产两间给李树华,每月租金2.40元。"1972年和1985年,原宽4米的中心街两次拓宽至24米,拆除民房1万平方米。南公馆临街的房子被扩路拆除。90年代末期,临街的房子再次拆除改建成楼房,剩余的房子基本保持晚清的格局,除新华书店职工外,居住的都是收入较低的市民。

现在用作新华书店职工宿舍的部分保存较好。有东西正房三间,面阔三间,进深一间。硬山顶,小砖瓦。抬梁式五架梁,面阔十二米,进深七米。挂落雕花扇窗。还有南北厢房各两间,抬梁式三架梁,面阔两间六米,进深五米。2006年4月,已被市政府批准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东面临街,西至金刚巷,北至盐局巷,南至人民电影院均为保护范围。

3、北公馆:在北大街25号,吴炳经所建。50年代仲家油坊迁入,已被改造的面目全非。

光绪二年(1876年)吴棠卒于滁城。

据吴氏族人相传,当日为防盗墓,一门出三棺,分葬三处。吴棠真墓在南谯区沙河集的东圩村山许村民组龙山,(《滁州市志》、《滁州市文物志》)文革中被毁,尚留坟圹;衣冠冢在明光市老三界十字路东北角,已无存。

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都有祭文,并有 "御制头品顶戴原任四川总督吴棠碑文",谥"勤惠"。曾祖吴连、祖父吴、父吴洹俱赠光禄大夫。吴棠的几位夫人先后都赐封一品夫人。三子吴炳和钦赐举人、刑部员外郎。并下旨吴棠事迹入国史馆(清史稿有"吴棠传"),在清河、三界等地建"勤惠公祠"。清河的"勤惠公祠"至今仍在,淮安市拨款修缮,已作为旅游景点开放。并新建"扁舟亭"和漕运总督府。三界的故居为吴炳祥"徇乡人请援,允暂捐为吴勤惠公专祠", (汪雨相《嘉山县志》)1932年嘉山县在老三界成立,县政府就设在勤惠公祠。2000年8月被拆除。

吴氏家族世居三界,离滁城不足百里,迁滁已过百年,自吴棠起都把滁城作为故乡。如他在《滁州新建忠义祠碑铭》中说:"既悲相从患难之无人,又感吾乡风俗好义,能杀贼以卫乡里,凛凛乎有生气焉。"正因为吴棠在滁城作退居之所,故光绪《滁州志》把他作为"流寓"收入"列传"部分。吴炳仁在"喜舍弟吉甫(炳祥)自蜀南旋应试毕住滁待榜"一诗中也写道:"滩经滟愁奔浪,山绕滁阳见故乡。"

著有《望三益斋诗文钞》、《望三益斋存稿》。现藏南京图书馆古籍部。

吴棠服官三十余年,历封疆大吏16年,是皖东清史上唯一的封疆大臣安徽清史上屈指可数的名人,中国漕运史上集权总督,在整个同治朝,一直与直隶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曾国藩、陕甘总督左宗棠等疆臣齐名。

李鸿章曾经誉吴棠为"天子知名淮海吏",翰林院编修钱振伦这样称道:"以民慈父,为国重臣。江淮草木知名,天下治平第一人"。由此可见吴棠在那个时代的影响,对社会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由于他的功绩卓著,士民称颂,后任漕运总督文彬于同治十年奏建专祠。在《清淮、徐州奏建专祠疏》一文写道:"奏为已故督臣功德在民,谨胪陈事实,吁恳天恩,宣付史馆,并准建专祠,恭摺仰祈对鉴事。窃照原任四川总督吴棠在籍病故。渥蒙赐恤予溢,赏及后昆,饰终之典,至优极渥。该故督臣服官江北最久,勋绩昭著,妇孺咸知。闻其仰邀优恤,莫不奔走相告,钦感同声。于是淮安绅民前刑部员外郎李宗晟等,徐州绅民分省补用道魏邦庆等,各来臣衙门,投递公呈,请将事实具奏……出自逾格鸿慈,理合恭折具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光绪皇帝阅之,便准奏。其文如下:"光绪三年四月初三日,奉上谕,文彬奏,已故总督功德在民,请将事实宣付史馆并建专祠一折,原任四川总督吴棠业经赐恤予谥。兹据该漕督奏称,该故督前在江北,历任州县,以至漕运总督,治行最著,舆论翕然。办团剿匪,亦多勋绩。著照所清,即将吴棠事实宣付史馆,并准于清淮、徐州各建专祠,以彰忠荩,该部知道,钦此。"

吴棠在任漕运总督时,为保清河县人民生命财产及衙署大小官员的安全,使百姓能安居乐业,为防御捻军再来,吴棠于同治二年奏准朝廷,得以拆用河湖堤砖石,筑清河县城于里运河南岸,清江城开工于同治三年春,翌年秋竣工。城周长一千二百七十三丈六尺五寸,高一丈八尺,杉木梅花桩基础,椿顶满砌,全部用糯米汁灌嵌,十分坚固。四城门上均砌有砖木结构枪楼,四楼皆入嵌一额,东门署"安澜门"、西门署"登稼门"、南门署"迎薰门"、北门署"拱宸门",筑城经费耗银十二万两。清江城筑成后防御功能增强,人民安居乐业,并非吴棠私自所为。在他倡导下,清河县周边各乡镇、村寨先后皆筑圩寨,同治六年"捻贼"再度来时,皆不得逞,可见此城圩之功效也。

由于黄河北徙,改道山东。此时,河督功能降低,无河可治,清廷于咸丰十一年裁汰河道总督署,立漕运总督署,实授吴棠为漕运总督(俗称漕帅),辖二十四河标营,拥兵数十万。吴棠认为,黄河北徙,拆高堰石堤无大碍,不料招致很多人反对,亦有同僚多次弹劾上告,状告吴棠"拆堰制灾,圈城卖地"。谁知吴棠没有被告倒,官越告越大,这也是中国官员史上的一个奇迹,一个特例。同治二年,吴棠下令拆武家墩以北石工,修筑清江城,并筑清江里运河南北土圩,上置炮台多座,以防捻军。又建崇实书院,建文庙大成殿,置义学四所。四年调两广总督,未赴任,忍留槽督原任,筹划恢复运河槽运,以小粮船岁运四万余担。黄河北徙后,裁汰河道吏员和河营标兵,改修防为操防,并改隶淮扬镇总兵。黄河、运河和洪泽湖等滩地涸出,试行屯田,"划予各兵督耕充饷,以自然之利,养有用之兵。"

吴棠不仅是位能力非凡的漕运总督,也是晚清时非常有名的清廉吏,但是很多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却将吴棠描绘成一个只知闭关锁国、贪赃枉法和攀附权贵的庸吏和奸佞。事实上,吴棠是中国历史上难得的一位不畏奸权的清官廉吏。

同治五年,吴棠出任四川总督,在任拨捐输银赈济灾民,疏呈捐输之弊,要求清政府"讲求吏治,尤当慎于序补之先"。而在同治十年,吴棠弹劾李光召一事更是让其声震朝野。同治年间,商人李光召(有的资料上是李光昭。李系福建籍南洋商人,与太监李连英关系密切)与内廷权贵相互勾结,以重修圆明园的名义,从东南亚等地低价大量收购木材,然后高价卖与内务府,从中牟取暴利。此事,导致了大量官银外流,加剧国库的空虚,因为此事牵涉官员众多,并且涉及到大学士、军机大臣、亲王贝勒等一批朝廷重臣和皇室亲贵,不少知情官员为保住自己的前程,均装聋作哑、三缄其口。唯有四川总督吴棠得知此事后,毅然三次上书弹劾,请求清廷严厉追究此事,严惩大发不义之财的奸商李光召和与之狼狈为奸的贪官污吏,并向慈禧太后力陈此时重修圆明园有弊端,此事在清廷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也足可看出吴棠不畏奸权的品行。

《清史稿》记载

吴棠,字仲宣,安徽盱眙人。道光十五年举人,大挑知县,分南河,补桃源。调清河,署邳州。山东捻匪入境,率团勇击走之,还清河。咸丰三年,粤匪陷扬州,时图北窜,棠招集乡勇,分设七十二局,合数万人,联络邻近十馀县,合力防御,有声江、淮间。丁母忧,士民攀留,河道总督杨以增疏请令治丧百日后,仍署清河。太常寺少卿王茂荫疏荐,诏询以增,亦以治绩上,特命以同知直隶州即补,赐花翎。六年,丁父忧,仍留江苏,以剿匪功,累擢以道员即补。十年,补淮徐道,命帮办江北团练。皖北捻匪出入,以徐、宿为孔道,山东土匪时相勾结,一岁数扰,棠督军屡击走之。

十一年,擢江宁布政使,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辖江北镇、道以下,令总兵龚耀伦等破贼於阜宁、山阳,解安东围。漕督旧驻淮安府城,棠以清江浦地当冲要,筑土城驻之。捻匪大举来扑,督军力战击退,贼踞众兴集相持,令骁将陈国瑞进攻,战十日,大破之,贼遁泗州。督属县筑圩寨,坚壁清野,收抚海州、赣榆土匪,先后遣将击捻匪,擒李麻子於曹八集,斩何申元於洞里庄,歼卜里於半截楼,又破山东幅匪於郯城徐家圩、镒阳集、长城等处。

同治二年,实授漕运总督。令陈国瑞进剿沂州,迭歼渠魁,国瑞遂隶僧格林沁军。苗沛霖叛陷寿州,棠令总兵姚庆武、黄开榜水陆赴援。疏言:“欲拯临淮之急,必须一军由宿、蒙直捣怀远,使苗逆急於回顾,临淮始可保全。削平之策,尤须数道进兵,方能制其死命。”又密陈:“皖北隐患,淮北盐务疲敝,悉由李世忠盘剥把持,其勇队在怀、寿一方盘踞六年,焚掠甚於盗贼。苗平而淮北粗安,李存而淮南仍困,请早为之计。”诏下僧格林沁等筹办。

三年,加头品顶戴,署江苏巡抚。四年,调署两广总督。棠疏陈:“江境尚未全平,请收回成命,专办清淮防剿。”诏嘉其不避难就易,仍留漕督任。军事初定,即筹复河运。署两江总督,未几,回任。五年,调闽浙总督。

六年,调四川总督。时蜀中军事久定,养兵尚多,而协济秦、陇、滇、黔,岁饷不赀。棠令道员唐炯剿贵州龙井苗匪,复麻哈州。道员张文玉等克黄平州,疏请遣周达武一军入黔助剿,即调达武贵州提督,饷仍由四川任之。平苗之役,赖其力焉。

八年,云贵总督刘岳昭劾棠赴川时仆从需索属员馈送,言官亦劾道员锺峻等包揽招摇,命湖广总督李鸿章往按。鸿章覆奏:“川省习尚钻营,棠遇事整顿,猾吏造言腾谤。”诏责棠力加整饬,勿稍瞻顾,斥岳昭率奏失实,惟坐失察锺峻等薄谴。十年,署成都将军,奏拨捐输银二十万两赈饥民。十三年,云南、贵州军事先后肃清,以协饷功被优叙。灌县山匪作乱,令提督李有恒剿平之,斩其渠余其隆。疏言:“部章新班遇缺先人员补官较易,服官川省者,报捐不惜重利借贷,其中即有可用之才,夙累既重,心有所分,官债虽清,民生必困。请敕部另议变通,俾试用甄别年满、历练较久诸员,得有叙补之期,实於吏治有益。”

光绪元年,剿叙永厅匪及雷波叛蛮,平之。以病乞罢。二年,卒,诏优恤,谥勤惠。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